79第八十章谁在设计谁……

    白凯还没动作,他身后陆家的人就哗一下散开了。

    狠狠的瞪了那些人一眼,白凯侧身让开:“这件事没完,我们走着瞧!”

    “六六?”江瑞发现怀里的人抖得越来越厉害,一把将她抱起来,大步离开。

    温品堂坐在车里:“有需要打电话。”

    谢红看着江瑞的车离开,有些担心:“要是那孩子真掉了”

    “那又怎么样?”温品堂依旧是一副淡淡的口气,“有你当旁观者作证,是白薇蓉先动的手,别说她孩子掉了,就算她今天死了,万家也饶不了她。”

    “那一巴掌六六可不能白挨。”

    谢红还想说什么,笑了笑还是没开口。回到家温泽宇说团子已经被大熊接走了,问他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温品堂没告诉他,只说这几天不要去打搅团子。

    回了家,江瑞把陈晨抱进浴室:“六六,是你自己脱还是我给你脱?”

    陈晨小脸煞白:“小小瑞哥那个孩子”

    “听话,那跟你没关系,洗个澡出来吃冰淇淋!”江瑞说着就动手去解她的扣子。

    小女人哪里肯让,结结巴巴的说自己脱,把人推出去了。

    “六六,好好泡澡,不然一会我就进来了,你知道门挡不住我的。”江瑞站在门口说了句。里面没吭声,但是他知道陈晨明白他的意思。

    客厅里,小四跟赶过来的大熊一脸凝重。这事可大可小,如果白家抓住不放,恐怕得闹上法庭。

    “老大!”见江瑞出来,他们急忙问,“嫂子怎么样了?”

    江瑞摇头:“你查查今天那个服务生。”

    “把酒洒在嫂子身上的那个?”

    江瑞已经听小四讲过情况了,语气凶残的道:“老大的意思嫂子被人设计了?”

    “我马上就去!”小四拉开门就跑。

    大熊骂了声操:“是谁?龙朕傲?”

    “不是他。”江瑞摇头,“他不屑这种手段。”冷笑了一声,江瑞吐出句话:“我怀疑是陆涛!”

    “那也是他的孩子啊!”大熊不敢置信。

    江瑞:“他本来就不想要那个孩子。”

    陆涛要的是白家的支持,牺牲一个未出世的婴儿就可以给江瑞扣个屎盆子,这种事他绝对干得出来。

    “他不会以为这样就能扳倒我们吧?”大熊握了握拳头,“妈的,找机会揍他一顿。”

    “他没那么天真。”江瑞看了眼陈晨的房间,“先查清楚到底是不是他,然后我们等,我倒要看看他想干什么。”

    大熊见他一直往那边看,知道他担心陈晨,便站起来:“那我去接团子!”

    江瑞坐在客厅沉思了一会,听见有了动静,陈晨红着眼睛走出来,头发还在滴水。

    “过来!”叹了口气,拿起块毛巾,“也不怕感冒。”

    陈晨在他身边坐下,江瑞一边给她擦头发一边说:“你不相信我?”

    &nb

    sp;  “什么?”陈晨一脸呆滞的抬起头。

    “我说这事跟你没关系,你不相信我。”

    “可是是我把她推倒了,当时她打了我一巴掌,我一疼就忘记了她肚子里有宝宝。”

    江瑞仔细看了看她的脸,发现还有点肿,脸色沉了几分,用毛巾把她的头发包好,走进厨房。陈晨见他拿了包冰块出来,撇了撇嘴:“已经不疼了。”

    “都肿成这样了怎么会不疼?”江瑞把冰块轻轻放在她脸上,“这件事是有人故意设计,不是你的错。”

    陈晨听了猛的一动,结果撞到了冰块包,疼的呲牙咧嘴。

    “嘶嘶!”她吸了几口冷气,“你什么意思?”

    “他们已经去查了,你只要知道这事不是你的错就好了。等结果出来了,自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听他这样说,陈晨心里轻松了点。不管怎么说,如果是因为她那一推让白薇蓉掉了孩子,她会内疚一辈子的。

    见她打了个哈欠,江瑞让她躺下:“睡一会,我去做饭。”

    “睡不着。”陈晨可怜兮兮看着他。江瑞坐到她身边,继续给她擦头发,在她头皮上慢慢按摩。没一会,陈晨就眼皮就开始打架,最后她还死撑着说,“希望宝宝没事”

    看到陈晨睡着了,江瑞才小心的给盖上毛毯,然后就听到门外传来狗叫声。

    及时把门打开,冲团子做了个嘘的手势。正想嚎叫的黑子张着狗嘴,屁也没敢放,蹭了蹭江瑞的腿跟着团子进了家。

    “妈妈没事吧?”路上大熊就告诉她出了什么事。在大家眼里,团子是比陈晨还靠谱的存在。当然专业专攻,陈晨在生化方面绝对是翘楚!

    江瑞一边穿外套,一边压低声音说:“好好陪着妈妈,爸爸去部队一趟。”

    “嗯!”团子哒哒哒跑到另一张沙发上玩平板,黑子自己叼了根磨牙棒爬在旁边啃。

    楼下大熊正等着他,见江瑞上车赶紧问:“没事了吧?阿紫刚刚要打电话,我没让她打。”

    “睡着了。”江瑞意示他开车,“回部队。”

    医院里,白薇蓉清醒过来。

    “陆涛?”

    “薇蓉,别动!”陆涛扶着她靠在枕头上,“还疼吗?”

    白薇蓉摸了摸肚子:“孩子”

    “没了。”陆涛面色微难,“你”

    “也好!”白薇蓉语气轻松的笑了笑,“反正本来就不喜欢,没了就没了吧。”

    陆涛抿了抿嘴角,眼里划过讥讽的目光,但很快又一脸担心的说:“唉,不过你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医生说伤了根本,以后很难怀孕的。”

    “什么?”白薇蓉的脸上这才变了,“以后我都不能怀孕了?”

    “不是。”陆涛赶紧安慰她,“只是要你好好调养,不然以后会不容易怀上。”

    白薇蓉松了口气,突然目露凶光:“都是陈晨那个贱人,都是她!我爸呢?快把那个贱人抓起来!”

    “刚说要静养,你又激动了。”陆

    涛把保温桶拿起来,“家里阿姨炖的鸡汤,喝点吧!”

    “我不喝。”白薇蓉红着眼圈,“凭什么我遭了这么大罪,那女人却一点事都没有!”

    “你还有脸说?”白凯正好推门进来,听到她这话气得哆嗦,“好好的你打人家干什么?大喜的日子,你爷爷被你气的心脏病都犯了。”

    白薇蓉哭声凄厉:“你还说我?现在是我躺在医院里,是我流产了!”

    “你活该!”白凯冷冷看着她,“你现在就给我老老实实在医院里呆着,希望万家能看在你没了孩子的份上不追究那一巴掌。不然你就等着老爷子收拾你吧!”

    “你跟我出来。”白凯看了眼陆涛。

    陆涛跟着白凯走到病房外:“爸,薇蓉现在很难过,毕竟那是我们第一个孩子。”

    “我知道。”白凯叹了口气,“你以为我不生气吗?不管怎么说,我们两家可是失了个孩子。不就是一巴掌吗,怎么能比的上一条命。”

    “爸的意思”陆涛掩饰好眼中的得意,“要走司法程序吗?”

    白凯皱着眉头:“这几天要麻烦你照顾她了,我回去跟你爷爷商量商量,看看怎么办。”

    晚上,陆涛等白薇蓉睡了,一个人去了趟酒吧。

    “哥!”一个叼着烟的年轻男人拍了拍他肩膀,“怎么不在医院陪嫂子?”

    “陆宇?”陆涛楞了下,然后苦笑道,“我忘记你是这里的常客了。”

    陆宇,陆家这代最小的儿子。刚从国外毕业,整天游手好闲。

    “对了,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我爸说嫂子的孩子没了,这不是摆明了欺负我们吗?”

    陆涛帮他叫了杯酒:“那能怎么样,江瑞是什么人。还有他老婆,那可是万家的千金。今天老丈人还说人家要是追求那一巴掌,薇蓉还得去道歉。”

    “妈的!”陆宇一口气喝干酒,“怪不得白家这几年在军政上被江家压的死死的,他们也太没出息了。”

    “也不能怪白家,据说白老爷子跟江民的关系不错,现在这样也是小辈问题。”

    陆宇又要了瓶酒,给两个人倒满:“哥,部队这种事警察肯定管不了,你知道谁能管吗?”

    “好像听说国家安全部里有个执法机构,专门负责这些。”陆涛说着瞪了陆宇一眼,“你想干什么?别胡来啊?”

    “那要是去找他们报案,他们就会去抓人吗?不管对方的军衔?”陆宇还纠缠这个问题,“对方如果反抗呢?要是不听他们的话呢?”

    陆涛想了想:“我记得偶尔听白家老爷子说过。再高的军衔,一旦他们去抓人,都不能反抗,否则可以当做叛国击毙。”

    见陆宇一脸探究的表情,陆涛推了推他:“你可别惹事,让老人们去解决,不然搞砸了我们都不好交代。”

    “哎呀你放心!”陆宇嬉皮笑脸的说,“我就是随口问问,还以为没人能管得了那些家伙了!”

    陆涛还不放心,又强调了好多遍,让他别乱来。后来陆宇不耐烦了,搂着个刚认识的女人去开房。留下陆涛一个人看着他的背影,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