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七十九章婚礼上的血光

    陈晨没心没肺的怎么会记得准备礼物这种事情。 ..江瑞也就是随口一说,他早就准备好了。

    第二天去参加婚宴,他带着小四一起去。

    “老大,你放心,我会盯着嫂子的!”小四见江瑞从看到陆涛后眉头就一直皱着,忍不住说,“你放心吧。”

    江瑞看着站在门口迎宾的陆涛,几个月不见,那家伙身上的气息越发阴暗了。想到前段时间大熊说他干的那些事,江瑞的目光渐渐暗了下来。

    “别说的我好像就会惹事一样。”陈晨不满了,然后她看到了谢红。

    谢红隔着老远冲她招手,人也往这边走过来。她身后跟着风姿谦谦的温品堂。陈晨一直觉得这样的男人就该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四十几岁了,还能迷倒一片小姑娘。

    经常听大熊他们八卦,说是隔三差五的就有女人想勾搭温品堂,但都被他扔出去了。可是陈晨觉得,温品堂好像也不爱谢红,那种感觉不对,跟家里她爸妈的感觉不一样。

    “好久不见!”谢红一过来就拉着陈晨手,“来的时候团子拜托我照顾你呢!”

    今天一大早团子就被江瑞送到温家去了,说要跟温泽宇那小子做物理实验。

    陈晨瞪着眼睛,正想要鄙视回去,就看见穿着旗袍的白薇蓉走过来,她盯着人家的肚子看了半天。谢红碰了碰她,小声问:“你也知道?”

    “嗯,小瑞哥说了。”

    白薇蓉今天光艳照人,站在几个人跟前,妖娆一笑:“刚刚在教堂没见你们,还以为你们不来了。”

    “大喜的日子我们当然要来喝喜酒了!”谢红笑道,“恭喜你。”

    江瑞板着脸,温品堂跟陈晨不吭声,只有她自己应酬了。

    “谢谢。”白薇蓉的目光在江瑞脸上停了一下,又看向陈晨,压住心里的妒忌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喝陈小姐的喜酒。”

    她是在讽刺陈晨嫁给江瑞连个婚礼都没有,却不知道陈晨压根不记得她跟江瑞已经领了证的事。

    “白小姐还是操心自己吧,怀着孕话还那么多。”

    江瑞这话让白薇蓉脸刷一下变了:“你你怎么知道”

    她怀孕这事没往外说,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可江瑞他们是什么人,或者说这个圈子里哪还有人不知道的。

    “江江瑞,我”见江瑞一脸厌恶的扫了她一眼,白薇蓉又开始犯病了,“你要相信我,我喜欢的人是你啊!”

    噗!陈晨笑出声,一脸吃惊的看着白薇蓉。新娘子在结婚宴上跟另一个人表白,这也太

    “白小姐。”谢红提醒她,“别忘了今天是什么场合。”

    陆涛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拦着她的腰询问:“怎么了?”

    “没事。”白薇蓉扯出个笑容来。

    “准备开席了,你快去换衣服吧!”陆涛冲江瑞他们点了点头,“温先生,江首长,等会多喝几杯!”

    江瑞没什么表情,温品堂淡淡一笑:“我们也过去吧!”

    以他们的身份自然是做在首席的,精致的

    卡片上写了每个人的名字。陈晨很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座位竟然跟江瑞不是一桌。

    “坐我旁边。”江瑞拉着她坐下,温品堂跟谢红坐在两人对面。谢红给了她个没事的眼神,“放心,不会有人这么不开眼的。”

    陈晨哦了一声没多想,其他三人心里却明白。这白薇蓉真是没脑子,做这种事有什么意义吗?

    “果汁还是甜酒?”江瑞看着身边的小女人。

    今天陈晨穿了套紫色的旗袍,江瑞怕她着凉,让她加了件黑色的水貂绒小斗篷,配上白色宝石的首饰,整个人贵气妩媚的像朵花。尤其是眯着眼睛冲他笑的时候,江瑞心里就软的一塌糊涂了。

    “甜酒!”陈晨可不知道男人心里那点小悸动,眯着眼睛冲他笑。

    江瑞又问了谢红,谢红自然没意见。转身叫服务生送甜酒过来,结果也不知道那个服务生怎么回事,端上来的时候洒到了陈晨的旗袍上。

    “对不起对不起”服务生也知道今天来的客人非富则贵,满脸惊恐的道歉。

    谢红赶紧拿餐巾纸帮她擦,江瑞黑着脸让服务生下去:“不行,去换一条。”

    “换一条?”陈晨瞪眼睛,“现买吗?”

    坐在旁边的小四嘿嘿笑着把他一直拎着的袋子递过来:“备用的!”

    “走,我陪你去换了。”谢红接过来,拉着还没回神的陈晨去休息室。路上告诉她,“一般我们来参加这种宴会,车上都会放一两条备用的。”

    陈晨啧啧嘴:“我都不知道!”

    “嘻嘻,江首长之前问过我,我特意叮嘱过他。”谢红想到那个平时冷冰冰的男人,却对陈晨这么好,有些羡慕。“你呀”

    “怎么了?”陈晨见她欲言又止。

    温品堂交代过陈晨的情况,谢红当然不能说破,随口答了句:“以后谁要是嫁给江首长真幸福!”

    陈晨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泛酸,正想说点什么,谢红已经推开一扇装饰着白纱的门。

    “温太太?”几个穿着伴娘服的女人站起来看着她们。

    谢红大方的笑了笑:“我们的裙子脏了,借地方换一下。”

    “快快快,进里面去吧!”其中一个赶紧把里屋的门推开。

    陈晨一进去看见白薇蓉坐在沙发上,楞了下。谢红推了她一把:“换衣服而已,去吧!”

    “哦。”陈晨低着头,抱着衣服去了旁边换衣室。

    白薇蓉见到她们时,先是一惊,听到她们要换衣服,也没吭声,继续让化妆师打理头发。

    谢红冲她笑了笑,坐到旁边等。

    陈晨很快就换好了出来,白薇蓉看到她身上的旗袍时,眼里划过一抹妒忌。

    她身上的礼服是专门从法国买回来的,陈晨身上的那件当时她见过。是用昂贵的云锦缎子,整块晕染而成,淡青色的水墨效果像上好的青花瓷器。当时她也想要一件,可是人家说这是特殊定制的,普通人拿不到。

    看着眼前精美的女人,白薇蓉心里的妒忌像野草般滋长。砰一声,拍着桌子站起来。

    />

    “你们先出去。”

    化妆师见她情绪不对,也不敢多问,赶紧都跑出去了。

    “你别得意,我就不信江瑞能一直对你这么好。”

    陈晨楞在那,不知道白薇蓉为什么突然发难。

    “白小姐,注意你的措辞。”谢红站在陈晨身边,“有这个功夫,不如管好你自己。”她看了眼满脸怨毒的白薇蓉,“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想想肚子里的孩子。”

    白薇蓉的脸色更难看了,几步走到陈晨身边抬手就要打她。谢红没想到她这么大胆,拦住她生气的说:“白薇蓉,别给脸不要脸。”

    “你走开!”白薇蓉使劲推开谢红,谢红没站稳,身子一歪。陈晨怕她摔到,伸手去扶,正好让白薇蓉钻了空子,一巴掌就朝她脸上甩过来。

    啪!陈晨感到脸一疼,眼泪马上涌了出来,又气又急的狠狠推了白薇蓉一把。白薇蓉的脚被沙发腿绊倒,腰撞到了桌角上。

    “啊!”她惨叫一声,捂着肚子倒在地上。门外的人听到动静冲进来,就看到白薇蓉身下流出一摊血水。她捂着肚子哭叫。

    “好疼好疼!”

    有人马上跑去通知陆涛,很快男人都赶了过来。

    “薇蓉?”陆涛看到白薇蓉的模样吓了一跳,“抱起她就往外跑,“快点,去开车!”

    江瑞则几步走到陈晨跟前,小女人正蹲在地上瑟瑟发抖,谢红搂着她的肩膀在安慰。

    “怎么回事?”

    谢红把刚刚的情景讲了一遍,冷笑道:“不管陈晨的事,是她自己活该作死。”

    江瑞发现陈晨已经泪流满面了,心疼的把人抱进怀里:“六六,听着!这跟你没关系,不管她怎么样,都跟你没关系。”

    “哇”陈晨终于哭出声,她吓坏了,脑子里都是刚刚白薇蓉躺在地上,下半身是血的模样。

    温品堂走进来:“先离开这再说。”

    走到门外,白凯却拦住他们。

    “江瑞,这件事你怎么说?”

    江瑞看了他一眼,白凯身后还有陆家几个小辈,一个个气愤的瞪着他。

    “我也想知道,白家打算怎么办。”江瑞摸了摸陈晨的脸,“白薇蓉敢动手打人,就别怪我不给你们面子。”

    白凯怒了:“江瑞!你别欺人太甚。薇蓉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如果孩子出了问题,白家跟陆家不会罢休的!”

    “白凯,我要是你就会先担心万家是不是会罢休。”温品堂慢悠悠的开口,“打了万老板的女儿,还想要说法?呵呵,白老爷子呢?他知道这件事吗?”

    白凯心一沉,老爷子昨天开始血压就不稳,今天说会晚点过来,结果就出了这事。

    “让开。”江瑞冷眼扫过去,“不然”

    他厉声道:“小四,开路!”

    “是!”

    小四掏出枪,拉下保险栓对着白凯的头:“白先生,军令如山,请让路。”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