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七十五章阿紫身体中的病毒

    阿紫在来医院的路上就开始发高烧。 ..一开始医生以为她是着凉引起的,但因为江瑞交代了,他们也不敢怠慢,就抽血做了详细检测。

    “结果在她的血液中发现了从未见过的新型病毒,跟之前在陆琪身体中发现的一样。”江瑞的神情凝重,“也就是说,她跟之前的恐怖分子接触过。”

    大熊心急:“我先进去看看她。”

    阿紫已经醒了,看见他进来笑了笑:“傻瓜,胳膊断了吧!”

    “你你疼不疼?”大熊被阿紫的笑容闪了一下,一时间找不着舌头。

    “不疼。”阿紫摇了摇头,“过来。”

    大熊走过去,阿紫拍了拍床,“坐下。”大熊又乖乖坐好。

    阿紫伸出手,大熊赶紧拉住她:“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我知道。”阿紫看着自己的手掌被大熊的大爪子包着,心里暖暖的,“我又不是陆琪,她是自己作死,我不会的!我会好好配合,再说我还有陈晨,我相信她!”

    陈晨正红着眼睛从检验室出来,江瑞看着她,眼里带着紧张。

    “我没事。”知道阿紫体内有病毒时,江瑞就马上让她也去做检查。

    她看到男人明显松了口气,又想到阿紫,难过的问:“你们会把阿紫关起来吗?”

    “不会。”江瑞见她要哭了,不由自主的伸手将人抱进怀里,“我们有自己的实验室,华佗就在那里。等会他来了,会把阿紫带过去。你放心,里面什么都有,现在她的情况不适合在外面,万一让安全局那边知道了,会很麻烦。”

    阿紫在他怀里小声哭泣:“阿紫那么好,为什么要害她呜呜呜”

    “乖,不哭了,现在你要坚强一点,不然她也会难过。”江瑞慢慢的安抚陈晨的情绪。过了一会,怀里的女人抬起头,“我没事了。”

    江瑞的衬衣被她哭湿了一块,陈晨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

    “老大!”华佗带着两个人到了。

    “我们进去吧?”江瑞摸了摸陈晨的脸,拉着他进了病房。

    大熊一看到华佗就激动的摇他胳膊:“你要治好阿紫啊,不然我就送一块庸医的匾。”

    “她还没有任何病毒反应,看来是潜伏期还没过。”华佗手里拿着阿紫的报告,“如果不是意外发烧做了检查,恐怕我们也不会知道。”

    阿紫见陈晨那么难过,锤了她一拳:“干嘛?我还没死呢!”

    “呸呸!”陈晨瞪她,“胡说什么,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对呀,我就是知道你一定会治好我的,所以我都不担心,你还哭什么!”阿紫冲她挤挤眼,“你是我见过最棒的女博士,你一定能做出来治好我的药!”

    陈晨点头:“我一定!”

    华佗看向江瑞:“那把人带到实验室去吧!”

    “马上就走。”江瑞拉过陈晨,“你得帮她回去收拾衣服。”

    “啊,要等一会才行。”华佗说,“他们正在阿紫家里现场采集,看看有没有病源。”

    陈晨马上说:“那我们先一起去实验室。”

    江瑞接管部队时将原本的试验室搬到地下扩建,规模不亚于一座研究所。他一直有种感觉,当年父母遇害的原因就是跟因为某些未知病毒。

    陈欢曾经说过,他之所以有跟寻寻一样的智商,甚至有特殊感官能力,跟他体内曾经注射过的药物有很大关系。

    但是,同样是父母两个人都注射过基因改良液,寻寻跟阿莎的孩子除了智力过人,没有其他能力。但团子却继承了自己的超能感官,并且比他还厉害。

    所以有问题的,应该是当年他母亲怀孕时注射过的药物。

    “这里设备很先进啊!”陈晨参观完了感叹,“跟我家的差不多。”

    实验室里的房间设施也很齐全,阿紫看完以后很满意。

    “反正我也是宅在家里的,只要有电脑在哪都一样。”她在知道自己的身体里有病毒以后反应很平淡,好像那个人不是她一样。

    大熊反而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老大,我跟你请假,我要住进来陪阿紫。”

    “我也要!”陈晨举手,“现在只有我能做出药来,我必须留下。”

    江瑞想了一下:“大熊可以住进来。六六你住外面,我在部队有房子。白天你进来研究,晚上跟我住过去。”

    “好。”陈晨又啊了一声,“那团子怎么办?”

    “送她去温品堂家。”江瑞一点都不客气,反正温家那小子已经赖上他家姑娘了,不用白不用。

    安排好以后,江瑞跟团子先去阿紫家里帮她收拾东西,然后去店里挂上店主有事暂时歇业的牌子,再返回家里收拾好两个人的衣物,还有团子的东西,顺便把黑子也带上。

    黑子看到它的东西又被打包时吓的汪汪叫

    ,躲到沙发后面不肯出来。陈晨跟它沟通了半天都没用,后来江瑞用不出来就死吧的眼神把它吓了出来。

    最后去学校接团子放学。温泽宇在知道团子要去他家暂住时,激动的嘴角都咧到耳朵根了。

    同样高兴的还有黑子。

    “汪汪汪!”

    团子摸摸它的头:“爸爸怎么会把你偷偷送走呢,真是的!”

    “汪汪汪”

    团子:“嗯,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看的陈晨一脸妒忌,怎么她跟黑子说话,那家伙就完全听不懂呢!同样妒忌的还有温小朋友,团子要永远在一起的人是我啊!这只狗算什么回事

    到了温家,温品堂知道他们要来,早就从公司回来等着。温泽宇带着团子去看房间,陈晨也跟上去给她收拾行李。

    “怎么回事?”两个男人趁机会交流。

    江瑞脸色不太好:“不知道。”

    “有怀疑对象吗?”温品堂问,“你可从来都是未仆先知的。”

    “嗤!”江瑞扯了扯嘴角,“我又不是神仙。”

    温品堂跟他开玩笑:“可你有野兽的直觉!”见他放松下来,才又开口,“应该跟上一次杀陆琪的是一伙人。”

    “肯定是。”江瑞眸子一冷,“可惜上次没找到他们的老窝。”

    “六六身边最近出现的人你查过没?”

    江瑞看了他一眼:“你是说那个龙朕傲?”

    温品堂眉头微蹙:“太干净了。”

    一个人的资料就像被安排好一样,就像江瑞曾说过,没有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

    “是的。”江瑞冷笑,“他是有问题,我能感觉的到,还特地让团子见过他。”

    “怎么说?”

    “一半黑,一半白。”

    团子看到的龙朕傲就是这两种颜色。

    温品堂沉默了片刻:“你打算怎么做。”

    “不能抓人。”江瑞摇头,“抓了人后面的线索就断了。”

    “同意。”温品堂说,“之前绑架阿紫的那些人都出自东非,我派人继续在那边查。至于那个龙朕傲,你自己盯着。”

    陈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听到他们的话吃惊的问:“龙龙朕傲?他有问题?”

    江瑞拍拍她手:“是我跟团子的感觉,没告诉你是怕你胡思乱想。”

    “那阿紫的身上的病毒是不是他干的?”

    “这就要看你的了。”江瑞看着她,“能不能想法知道那病毒在阿紫身体里存在的时间,这样我们就能判断她是什么时候染上的。”

    陈晨连犹豫都没犹豫就点头:“我能!”

    接下来,陈晨白天就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大熊陪着阿紫在外面看电视,打游戏。知道了龙朕傲有问题后,阿紫不敢在上之前的游戏了,跟大熊随便找了个游戏打发时间。

    一个星期后,陈晨垂头丧气的从实验室出来,看到江瑞就开始哭。

    “呜呜呜我太没用了,我查不出来。”

    江瑞这些天大部分时间也呆在实验室,做坐在外面处理工作。每天看着陈晨那么拼命早就心疼的不行,可是又不能开口阻止她。

    “没事,你已经很厉害了,至少你确定了病毒暂时不会有什么并发症,阿紫也不会有危险,比华佗强多了!”江瑞搂着她安慰。

    旁边躺枪的华佗抽了抽嘴角,在上司眼神的威胁下开口:“是啊,我们自己的专家到现在都没头绪呢,你不愧是黑风,真厉害!”

    “是啊是啊!”阿紫跳过来抱住陈晨,“你看我现在也没事,就当身体里多了个细胞呗,能吃能睡的完全没问题!”

    知道大家是安慰她,陈晨吸了吸鼻子:“没关系,我会继续研究,一定会做出解药来!”

    江瑞皱了皱眉头:“休息三天,正好是周末,你得去看看团子,她想你了。”

    搬出女儿来陈晨就没办法拒绝了,她点头答应。第二天去温家接上团子,逛街吃饭然后带她来看阿紫。

    “团子!”阿紫抱着小丫头亲,“来,快来传染一下。”

    “呵呵呵!”团子笑着躲开,“紫姨你现在是病毒携带者,不跟你亲!”

    两个人笑成一团,然后阿紫拉着团子坐到电脑前。

    “你看,这是网上新出的逃生游戏,至今没人解的开。团子!我看好你哦!

    第七十六章

    这是一款非常流行的单机逃脱游戏,目前网上上传的最好成绩是五个小时找到三把钥匙。

    “团子,我听大熊说你玩之前版本是秒速,再试试这个!网上输,如果赢了,可以得到设计者最新的游戏体验机会。

    ”阿紫激动的上下窜,“怎么样?怎么样?”

    “我试试吧!”团子拿起手柄。

    阿紫在旁边紧张的盯着,大熊回来的时候给她带了最喜欢的鸭脖,她都不吃。

    “干什么呢?”陈晨跟江瑞从房间出来,大熊看到她脸红红的,冲着江瑞坏笑了两声。

    刚刚在房间是是这样的。

    “六六,你如果再这么不要命的研究,我就不让你进试验室了。”江瑞严肃的看着她,“你都有黑眼圈了,回头让你哥知道了,又要跟我算账。”

    陈晨摸摸脸,神神秘秘的说:“小瑞哥,这几天你在部队住有没有很奇怪的感觉?”

    “什么感觉”江瑞心里一颤,难道被她发现了

    “晚上睡觉总是梦到黑子舔我。”陈晨挠了挠头发,“有时候是猫,有时候是兔子,反正就是老梦到动物舔我。”

    江瑞脸一黑,装作若无其事的问她:“哦,舔你哪了?”

    陈晨脸一红,不吭声了。

    “怎么脸突然红了?”江瑞摸摸她的头,装模作样的说,“看吧,都说了让你不要那么拼,累病了吧。”

    “不是。”陈晨推开他的手,“是是太热了。”

    江瑞伸手就把她的外套脱掉:“现在不热了。”

    “嗯嗯。”陈晨低着脑袋点头。

    事实证明,不管是多么高冷炫酷的男神,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也是无耻禽兽。

    “六六,你有没有觉得你好像长大了。”江瑞眯着眼睛,在她胸前打量。

    陈晨抬头看他:“啊?没有吧,我好久都没长过个子了。”

    “我说的不是个子。”江瑞的眼神定在她胸前。

    小女人穿着薄薄的贴身打底,两团浑圆被衬托的想当壮观。

    陈晨注意到了他的眼神,捂着脸转过身去:“小瑞哥你你往哪看呢!”

    “因为很明显,我觉得长大了。”江瑞舔了舔嘴唇。陈晨最近特别累,晚上倒头就睡着了,被他扒光了都不知道。男人几乎吻遍了她全身,尤其是那两团,就快含着睡觉了。

    这也让江瑞快忍不住了,他想要陈晨,心里面的野兽分分钟都想扑倒她。

    “我我出去看看团子!”陈晨往外跑,江瑞慢悠悠的跟上。

    阿紫比划了个嘘的手势,让他们别吵,于是几个大人都凑到电视跟前。

    大熊小声说:“这个能联网的电视好吧,多方便!”

    “多久了。”江瑞指了指团子。

    阿紫伸出一个指头。

    “你们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分心的。”团子突然大声说,“已经找到2把了。”

    “上一次你一个小时找到了五把。”大熊盯着屏幕,“看样子这个真的很难。”

    阿紫:“废话!团子现在的速度就已经破纪录了,我刚刚已经发到贴吧,你看看多人人跟帖,都说我吹牛。等会团子搞定了,我们发成绩截图,有图有真相,看他们还说什么!”

    两个小时候过去,团子找到了四把,连陈晨都跟着激动。

    “还有最后一把啊!”

    “是啊!是啊!”阿紫猛点头。

    又过了半个小时,团子突然扭头问江瑞:“爸爸,如果有时候需要牺牲才能达到目的,那我们还要继续做吗?

    “那要看你的目的是什么。”江瑞想了想说,“如果要舍弃的,是你重要的东西,那么你要判断值不值得。是否愿意为了达到目的去放弃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团子歪着脑袋:“那我要怎么才能知道,这个东西对我重不重要呢?”

    “没有她你会活不下去,或者活下去了也觉得没有乐趣,生活的变成了灰色的,从此把自己画地为牢,苍老一生。”江瑞说这句话时,目光划过陈晨的脸庞。温柔而执着,可惜小女人还在研究游戏,并没有看到。

    “我明白了!”团子点点头,转身控制游戏里的人。

    她选的游戏人物是个小女孩,还带着一只小狗当宠物。小狗没有任何作用,这会在你抚摸它的时候发出呜呜的回应。团子从抽屉里找到一把刀,游戏提示是一把锋利的匕首。

    “用刀撬开吗?阿紫摇头,“肯定不行,必须的是钥匙。”

    却见团子操纵游戏里的自己走到角落里的水槽前,然后抬手刺进了胳膊。

    高仿真的效果让屏幕上都溅了几滴血,阿紫和陈晨傻了。

    “团子,你要干什么?”陈晨抬起过女儿的脸,刚刚那个画面太血腥了,她以为团子出了什么问题。

    江瑞按住她的肩膀,别急,先看看。

    画面里,游戏人物站在水槽边上,血顺着她的胳膊流进去,慢慢的填满水槽。当游戏提示人物生命还

    剩三分之一时,水槽突然动了下。

    团子操作人物站起来,原本是悬空的水槽慢慢开始往下沉,一直到跟地上的痕迹切合,然后血从一个小圆口流向画面里,等半个屋子都被刺目的红沾满后,水槽的出口处弹出把钥匙。

    “我操!”阿紫跟大熊同时爆粗口。

    阿紫跳起来:“这他们谁设计的,真变态!”

    “以后不要让团子玩这种东西。”陈晨拍着胸口。“太血腥了。”

    江瑞却突然开口:”团子,你为什么不用小狗的血。”

    “因为它代表了黑子,我不能看着我最好的朋友死掉。”团子正操作游戏人物打开门,迎接她的是阳光跟一望无际的鲜花。“爸爸刚刚不是说了嘛,就算要达到目的,也要考虑被牺牲的东西是不是值得。”

    团子抬头看他:“我不认为牺牲朋友去达到目的是值得的事情。”

    “做的对。”江瑞摸了摸她的脑袋,“我的女儿以后一定是个好将军!”

    阿紫大喊了一声:“快来看!”

    因为游戏是用阿紫的邮箱注册的,现在她收到了邮件。

    “恭喜您成为第一个通过的玩家,作为奖励,您将有机会体验我们最新的迷宫游戏。如果您能在24小时之内走出迷宫,将会得到传说中的药方一份哦!”

    署名是一个叫我在等你的id。

    江瑞跟大熊的表情马上一变。

    “阿紫,查他的地址,快!”江瑞说话的同时,大熊已经往门口跑,“我去叫人集合!”

    以阿紫的水平查地址是小菜一碟,后*台显示的ip是在一家网吧登录的。大熊大门迅速出发,两个小时候垂头丧气的回来了。

    “没有。”他跟江瑞汇报,“是家小网吧,总共就五十台机子,把所有人都盘查了一遍,没有可疑的。”

    跟来的小四也说:“而且监视龙朕傲的兄弟说他并没有出门,今天一直呆在家里。”

    大家都看着江瑞,等着他说话。

    “阿紫,有没有可能建一个假的ip地址。”江瑞任是淡定的模样,“我觉得就是他。”

    “有。”阿紫点头,“高手可以进入任何电脑,都当成是自己的。”

    大熊骂了一声:“那怎么办?他不动,我们不能抓,他动了我们还是不能抓。”

    “我觉得”陈晨弱弱的举手,“他是在挑战。”

    江瑞抿了抿嘴角:“说的对。”

    他现在是挑战团子的智力,如果能通过才有资格玩下一个游戏。最后在丢出药方,引起他们的注意。

    “我已经答应了。”团子说,“不知道下一步他会干什么。”

    阿紫指着电脑:“回复了,是个游戏压缩包。”

    “团子,现在我们只有靠你了。”江瑞抱起女儿,“他的期限是24小时,那么游戏肯定不简单,你可能要玩很久。”

    陈晨心疼团子:“现在都快晚上了,不能让她通宵啊!”

    “妈妈,所以我们要明天一大早开始啊!”团子乐呵呵的,“我也很想挑战看看呢!”

    江瑞笑了笑,对大熊说:“让水榭做桌好菜送过来,吃饱了明天好干活!”

    原本愉快的晚餐在快结束时被一个电话打破了。

    “小瑞,你奶奶失踪了。”电话那边的江谦人口气焦急。

    宋春丽前几天终于想通了,放她出来后江谦人当天晚上就送她上了飞机。

    “你不是派人送她去了吗?”江瑞的第一个反应,是宋春丽自己跑了。

    像是知道他的想法,江谦人说:“我保证,她绝对不是自己走的。”

    江瑞沉默了一下:“好,我马上派人去找。”

    “我的人已经在找了。”江谦人顿了一下,“我是担心他们是冲你来的。”

    以前也曾经有过恐怖分子想要绑架江家人来威胁江瑞,不过都没有成功过。这次,他们光顾着处理宋春丽,忘记了不管再怎么闹,她都是江瑞的奶奶。

    “我知道了。”江瑞想了下,“我联系一下万家,他们路子比我们熟,有消息我通知你。”

    挂了电话,见大家都看他。

    “没事。”江瑞站起来,“我出去打个电话。”

    万倾思听完之后点头答应:“看来你们被盯上了,我建议你把六六跟团子送回来。”

    阿紫出事时,江瑞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让陈晨跟团子回万家去,可是他知道陈晨一定不愿意。也想过让阿紫跟着一起回去,可连大熊都不同意。

    既然敌人已经找上门来,就得迎战,难道要在岛上呆一辈子吗?用小四跟刀疤的话说就说,就算一辈子在岛上,也得提心吊胆的担心哪天敌人来把岛给炸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