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七十四章阿紫偷了项链

    阿紫也看见了宋慈。

    “看见没,人家正含情脉脉的想让你过去呢!”

    大熊连看都不看:“阿紫,我跟她真没什么,我除了知道她叫啥名字,其他的都不知道。”

    阿紫没吭声,再扯这事也没意思。她冲着宋慈的方向笑了笑,妈的敢算计老娘的男人。

    “六六,就在我身边,哪也不要去,听到了吗?”江瑞牵着陈晨叮嘱她,“今天来的人太杂,我不想你出意外。”

    陈晨本来还不好意思,听他这么说马上点头:“嗯,我哪也不去!”

    “乖!”江瑞冲她笑了笑。

    这丫头比以前听话多了

    宋美玉也在不远处盯着江瑞,她已经不敢在去挑衅了。宋春丽现在都没放出来,她一个人啥也干不了。

    “表姐,你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宋慈来到她身后,“上去打个招呼?”

    “哼!”宋美玉转身坐到沙发上,“我就不信他会一直对那个女人好,等她被甩了,我再找人收拾她。”

    宋慈暗中嗤笑了一声,嘴上却叹了口气:“她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看见那边那个没?听说是陈晨的朋友,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女人。”

    “那个矮冬瓜?”宋美玉瞟了阿紫一眼,一脸鄙视,“没见过世面的土老帽。”

    宋慈点头:“你说陈晨我们不能得罪,那个女人我们总能教训一下出气吧!”

    “别犯蠢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我可不想得罪白家,再说那女人又没惹我。”宋美玉把手袋递给她,“帮我拿着,我去趟洗手间。”

    “慢慢补妆啊!”宋慈笑眯眯的站起来。等宋美玉走远了,她打开手袋,把她里面备用的一条项链拿出来,慢慢悠悠的朝阿紫走过去。

    大熊正捧着盘子伺候阿紫吃东西,看见宋慈过来如临大敌。

    “一边去,我来!”阿紫鄙视他一眼,这是女人的战争,不需要男人出马。

    宋慈一脸难过的看着阿紫:“对不起,之前是我不好,我不该故意挑拨你们之间的关系。”她看了大熊一眼,发现男人一脸厌恶的盯着她,心一沉。

    捏了捏拳头从旁边拿起杯酒:“就当我道歉吧,希望你们幸福!”

    “你要是难过大可以跟我吵一架,我喜欢明刀明枪的来。”阿紫毫不客气,“再说你喜欢他又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只不过他不喜欢你而已。”

    宋慈扯了个笑容,自己把酒干了:“请你放心,我不是死缠烂打的女人,既然他不喜欢我,我也没有必要浪费自己的时间。”

    “要是女人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阿紫看了她一眼,笑了笑。

    “呵呵,我表姐出来了,失陪!”宋慈点点头,又看了大熊一眼,转身离开了。

    见人走了,大熊赶紧凑上来:“看,她以后都不会骚扰我了,你放心了吧!”

    “你实话跟我说,这么多年你的对手有过几个女人。”

    大熊不知道阿紫为什么要问这个,但还是老实交代:“没有,都是男的。”

    “所以你的智商在面对女人时就是负数。”阿紫戳了戳他,“宋慈要是那么容易想通,之前就不会用那种办法算计你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她伤害

    你的。”大熊严肃的说。

    阿紫心里一暖,忍着笑白了他眼,小声嘟囔:“切,谁要你保护”

    现场突然安静下来,白薇蓉挽着陆涛出现在礼台上。

    “真漂亮!”陈晨说。

    江瑞看都没看:“你比她漂亮!”

    “真的?”陈晨脸红了红,看了看自己的胸,明明没有人家大。

    “正好。”江瑞突然说了句。

    陈晨啊了一声,随后反应过来:“小瑞哥!!!你你”

    江瑞眼底的神色忽明忽暗:“太大了一个手握不住,不好。”

    “好像你抓过似的!”陈晨脱口而出,然后羞愧捂脸。

    我抓过!这句话江瑞没说出来。他突然想到六六睡的这么死,晚上是不是可以去偷袭

    白薇蓉的目光从他们身上划过,带着不甘心和妒忌。陆涛搂着她小声说:“注意影响。”

    “我知道。”白薇蓉调整了下表情,“我没事,给我点时间。”

    “嗯。”陆涛低头亲了亲她的嘴角,引来台下一阵掌声。

    订婚宴无非是双方家长致辞,新人互相表白什么的,结束以后大家就可以自助用餐。陈晨跟阿紫端着盘子等着吃烤蜗牛,江瑞和大熊就站在她们不远处跟人说话。

    “啊!我的项链丢了!”突然有个女人尖叫起来。

    宋美玉在包里掏了半天没找到那条钻石项链,急了。那个是她为了撑场面借的,还不回去就麻烦了。

    “表姐你是不是丢在洗手间里了?”宋慈提醒她。

    “不可能,我就没带。”宋美玉看着她,“我刚刚把包交给你了。”

    宋慈马上把自己的包打开:“哎呀,你看看,我怎么会跟你开这种玩笑。”

    宋美玉看了两眼,赶紧说:“我怎么会怀疑你呢!你快想想,你拿着包都去哪了?”

    “我就去那边跟人喝了杯酒。”宋慈捂着嘴,一脸惊慌,“难道难道是她?”

    周围的人都在窃窃私语,有几个相熟的千金好心问她:“你怀疑是谁就快说啊!”

    “不可能的我我不能胡说。”宋慈嘴上这么说,眼睛却盯着阿紫跟陈晨。

    宋美玉冷笑了一声走过来:“是你们拿了我的项链?”

    阿紫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什么项链?”

    “怎么了?”江瑞也走了过来,将陈晨护在怀里。看的宋美玉心里又一阵恨意,口气也越发不好,“我表妹说刚刚跟你们喝了杯酒,我的项链就不见了。”

    宋慈赶紧拉她:“表姐!我只跟阿紫喝了杯酒,不关其他人的事。”

    “是啊。”阿紫冷笑的上前一步,“她刚刚是过来要跟我喝酒,可是我没见过什么项链。”

    大熊皱着眉头站在阿紫前面:“宋小姐,注意你的态度,没有证据不要乱冤枉我女朋友。”

    “表姐,你先别急,看看她的包就行了。”说这话时,她冲阿紫笑了笑。

    江瑞眼里划过道冷芒,冲大熊摇了摇头。

    大熊会意,马上推开宋美玉:“这里人太多,跟我来。”

    “大熊!”宋慈拦住他,“有些东西不能看表面的,也许你也被骗了呢?还是当着大家的面把事情弄清楚的好。”

    陈晨这时瞪着眼睛问:“你是说阿紫偷了她的项链?”

    “是不是只要打开她的包就知道了。”宋慈笑了笑,“还是你不敢?”

    阿紫知道自己一定被陷害了,她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大熊,大熊突然笑了笑,把包接过去:“给她看。”说完就把包打开,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

    除了手机还有一个化妆包跟钥匙。

    “怎么样?要拆开来给你看吗?”他抖了抖包,“还是你再检查一遍?”

    宋慈脸刷一下变了,脱口而出:“不可能,我明明”

    “你明明怎么样?”阿紫盯着她,“你明明把项链放进我包里了是吗?”

    宋美玉不敢置信的瞪着宋慈:“宋慈!怎么回事?”

    “表姐,你别听她瞎说。”宋慈马上镇定下来,笑着说,“我的意思是,我明明只跟她接触过,不是她还能有谁呢?”

    “也是。”宋美玉恶狠狠的盯着阿紫,“你这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你父母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你”

    啪!一声脆响,陈晨站在阿紫身前狠狠删了宋美玉一巴掌:“她的身份比你高贵,她是万家的二小姐,她的父母是什么身份你没有资格知道。”

    阿紫铁青着脸,她是孤儿,最恨人家提她父母了。

    大熊见她浑身都在发抖,怒火中烧,掏出手铐就要把宋家两姐妹铐起来。

    宋美玉没想到陈晨敢打她,尖叫了一声扑过去,江瑞一脚把人踹开。宋慈一看不好,跑过去拉着宋美玉就想跑。阿紫从桌上抄起瓶酒冲上去:“想跑,我打死你!”

    大熊怕她伤了自己,也赶紧跟上去,陈晨跟江瑞自然也跟着。

    宋美玉跟宋慈跑到楼梯外面被阿紫追上,阿紫抬手将酒瓶子敲在宋美玉脑袋上。宋慈下坏了,一把推开她。阿紫没站稳,整个人往楼梯外面栽,赶到的大熊一把拉住她。

    结果,宋美玉丧失了理智,狠狠的往两个人身上一撞,大熊来不及站稳,只好抱着阿紫一头从楼梯栽下去。

    “啊!”陈晨尖叫了一声,江瑞赶紧扶住她,“没事,没事,外面是喷泉池。”

    楼下传来碰一声,陈晨手脚发抖的被江瑞抱下去。看见大熊耷拉着一条胳膊,另一只手抱着阿紫正要从喷泉里出来。江瑞上前帮忙。

    “我胳膊断了。”大熊冷静的说,“先把阿紫抱出去。”

    江瑞接过已经昏过去的阿紫:“六六,叫救护车!”

    很快两个人都被送进医院,江瑞在车上就叫刀疤抓人,先把宋美玉跟宋慈关起来再说。

    “我没事,我去守着阿紫醒来。”大熊的胳膊打了石膏,还不肯休息,非要到病房去。

    医生正好从里面出来,身后还真是一脸凝重的江瑞和小四。

    “怎么了?阿紫出事了?”

    江瑞让医生离开:“小四,给华佗打电话,让他带人过来。”

    大熊急了:“老大,到底怎么了?

    “阿紫的身体里,发现了跟陆琪一样的病毒。”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