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七十章薇蓉,我马上救你

    陈晨知道宋春丽被关起来的时候,都过了半个月了。冰火!中文 ..

    “不是吧?还没放出来?”

    江瑞转了把方向盘:“等她什么骂够了,什么时候再放她出来。”

    宋春丽一开始以为就是吓唬她,没想到一关就三天。第四天江谦人来看她,说决定送她去国外,以后就不用回来了。宋春丽当然不同意,这么走了就意味着她输了,于是又吵又闹。

    她自己被关在独立的房间,有电视有空调,除了不能出来,就跟住宾馆似的。江谦人只好让她在里面呆着,告诉她什么时候同意出国,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她会不会到死都不同意?”

    “不会。”江瑞冲她笑了笑,“过几天她就受不了。”

    陈晨不明白:“不是说环境很好吗?”

    “每天吃的东西都一样。”江瑞说,“她顶多坚持一个月。”

    “你们太坏了!”陈晨笑的见牙不见眼。

    江瑞把车停好:“中午按时吃饭,我下午来接你。”

    “团子呢?”陈晨下车前问,“她带着黑子去温家玩了。”

    “放心,温品堂会亲自送她回来的。”江瑞摸摸她的头,“去吧!”

    陈晨咧着嘴跟他挥手,一转脸看见阿紫的脸贴在橱窗上。

    “哇,都变形了,你吓谁呢?”陈晨走进去,“怎么今天不玩游戏了?”

    阿紫每天在店里照样玩她的网游,雷打不动。

    “我觉得我游戏里那个老公有点奇怪。”她神叨叨的,“我跟你说过她是女的吧?”

    陈晨点头:“说过啊,你说你们俩为了做什么结婚任务,她的号去变性了。”

    “对吧!可是最近我觉得她越来越像个男人了。”

    “你玩游戏玩傻了。”陈晨戳戳她的头,“去,把昨天的账算了。”

    阿紫心不在焉了一整天,晚上陈晨回了家她又打电话过来。

    “游戏里的朋友从国外回国,问我要不要见了面。”

    陈晨不放心的说:“什么人啊,你就敢见。”

    “好像是个和咱们差不多大的男人。”阿紫在那边自言自语了句什么就挂了。

    这家伙玩上瘾了还陈晨一扭头看见江瑞从厨房出来,急了:“你怎么又把碗洗了?说好你做饭我洗碗的。”

    “不用,洗洁精会腐蚀皮肤。”江瑞递给她一碗芒果,上面还浇着冰酸奶。

    陈晨接过来不在意的说:“再腐蚀也没有那些化学药剂厉害,我可以带手套。”

    江瑞拉着她到客厅坐下,嘴角微微上挑。这种无意的牵手,陈晨是反应不过来的。他还没试过正式拉她手,要找个机会试一试。

    “我接你过来是享福的,哪有让你干活的道理。”江瑞打开电视,正想问她要看什么节目,门外就传来狗叫声。陈晨跑过去开门,黑子率先冲进来。

    “汪汪汪!”

    团子跟在后面:“妈妈黑子的爪子脏了。”

    “汪汪汪!”黑子坐在陈晨跟前,抬起一只爪子。

    &nbs

    p;  陈晨弯腰要抱它去洗手间,江瑞皱着眉头站起来:“我抱。”

    洗完吹干,两个人出来才看见温品堂坐在客厅里。

    “你穿围裙比军装好看。”他戏谑的看着江瑞。江瑞冷着脸把围裙脱掉,“有事?”

    温品堂站起来:“去书房谈谈。”

    江瑞请他坐下:“能让你专门上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呵呵,说不上是好是坏。”温品堂表情严肃,“白起要把白薇蓉嫁给陆涛。”

    江瑞目光闪了闪:“他也没什么可选的了。”

    “既然你早就知道,那么白子期如果这次回来,恐怕就会直接调进最高层。”温品堂温婉的眼神有些凌厉,“你的手下刀疤这些日子一直没出现过,你派他跟着白子期准备做什么?“

    “你觉得我会做什么。”江瑞看着他,“如果他回不来,白家再怎么折腾也是无用功。”

    温品堂跟他对视了几秒钟,突然笑了:“白起既然让他家的命根子跟了你,就说明他相信你。你不会那么做,不但如此,你派刀疤去就是为了保护他。”

    “如果他死了,白家会跟我拼命,到时候他们恐怕会鱼死网破。”江瑞挑了挑嘴角,“怎么折腾我倒是无所谓,可我怕他们叛国。”

    “所以我不会担心你会在这种地方做手脚。”温品堂看着他,“你是军人,保家卫国是你的天职,国家给了你最大的权利,你就必须要回报。”

    江瑞眯着眼:“你不是我爷爷,用不着装老成,虽然你的确比我老。”

    温品堂站起来:“行了,算我今天白来。”

    “你不担心吗?”江瑞送他出来,“军用物资一向在温家手里,现在恐怕陆家要分一杯羹了。”

    “他要就拿去。”温品堂勾了勾嘴角,“不是每个人都能禁得起诱惑,希望陆家能做得到。”

    江瑞嗤笑了声,送他进电梯。等他回来的时候,陈晨拿着电话从屋里冲出来:“小瑞哥,阿紫要杀了大熊!”

    “她打不过大熊。”江瑞淡定的扶住她,“小心点跑,别摔了。”

    陈晨使劲摇头:“不是啊,阿紫说大熊在游戏里冒充她老公,把她耍的团团转,她要杀了他!”

    “大熊喜欢她。”江瑞说。

    啥?陈晨没反应过来。

    江瑞摸摸她的脑袋:“大熊喜欢阿紫,不敢表白,只好在游戏里买个号陪她玩。”

    “可是可是阿紫很生气!”陈晨怀疑的看着他,“你确定大熊喜欢阿紫吗?他们俩一点都不合适。”

    “哦?你倒是说说看,怎么不合适了?”大熊好笑的看着她。

    陈晨比划了下:“身高啊!大熊有一米九吧,阿紫才一米五几,站在一块就像爸爸领着女儿。”

    “那有什么关系。”江瑞问。

    陈晨楞了,是啊,那有什么关系

    “行了,他们俩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江瑞指了指墙上的挂历,“过了周末团子就要开学了,学校通知书上让带的东西都买了吗?”

    “啊!没有。”陈晨垮着脸,“我忘了。”

    “明天一起去!”

    &nbs

    p;  白家。

    “爷爷,你不能把我嫁给陆涛,我爱的是江瑞!”白薇蓉哭着说,“我去跟陆涛说,他跟我是朋友。”

    白起板着脸:“你想嫁给江瑞,也得人家要你。”

    “我一定会找到机会的,反正我不嫁陆家。”白薇蓉噘着嘴,“你要是逼我,我就离家出走。”

    “好,我不逼你,你要是不答应。从今天起,你所有的信用卡都会被冻结。马上搬出白家,从此我就当没你这个孙女。”

    白薇蓉气呼呼的跑出来,她约了陆涛在常去的酒吧见面。

    “你快去跟你家老爷子说,不愿意跟我结婚。”白薇蓉端着杯酒,眼神迷离的看着陆涛,“你那是什么表情?别说你愿意啊!”

    陆涛一脸无奈:“薇蓉,我们认识的时间不短,我要是喜欢你早告诉你了。”

    “这话真不舒服,好像你多不愿意似的。”白薇蓉就是那种我不要你行,但是你不能不要我。听到陆涛的话,心里又不愿意了。

    “呵呵,那你到底什么意思?”陆涛把酒杯拿走,“少喝点吧,一会醉了。”

    白薇蓉又叫了几瓶酒:“醉了不是有你嘛!”

    之前他们一起玩的时候,每次喝多了,都是陆涛送她回家,从来没占过她便宜。

    “我现在有事,得离开一会。”陆涛看了看表,“一个小时以后回来,你一个人行不行?”

    白薇蓉摆摆手:“走吧走吧!这里人都认识我,能有什么事。”

    陆涛走了没多久,几个人就围着白薇蓉拼酒,这种事她常干,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结果过了一会,那几个人就拉着她要走。

    “你们放开我,知道我是谁吗?”白薇蓉挣扎着喊,可惜她的声音太小了,根本没人听得到。

    直到被带上车,她才开始害怕。有个人捏着她的嘴,给她吃了颗药丸。

    “你给我吃了什么?”白薇蓉拼命扣喉咙,想把药吐出来。

    长着对三角眼的男人淫笑道:“嘿嘿!没用的,那是烈性春药,遇水就化。”

    白薇蓉慌了:“我是白家千金,你们敢碰我,我爷爷不会放过你们的!”

    “啧啧!等会你只会求着我们碰你!”另一个光头男人笑咪咪的看着她,“怕是我们兄弟几个都伺候不好你,一会叫的小声点啊,咱们这可是车上。”

    白薇蓉想喊救命,可是她身上越来越热,朦胧间看见几个男人向她伸出手。

    “不要救我”耳边突然传来响声,好像有谁拉开了车门,接着她只能隐约看到几个人在车下面打斗,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

    “薇蓉?薇蓉?”

    “陆陆涛”白薇蓉努力睁开眼,喘着气,“救救我,我好热,好热!”

    男人把她抱起来:“薇蓉,坚持一下,我马上救你。”

    同一时间,江瑞接到了大熊的电话。

    “老大,白薇蓉被下了药,陆涛带她去酒店了。”

    江瑞正在跟团子一起挑她要带去学校的铅笔,听到这个消息表情漠然挂了电话。

    陆涛,至少你替我解决了那个麻烦的女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