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六十八章一辈子呆在牢里

    两个人把门关上就开始撕扯陈晨的衣服。

    陈晨趁着他们解开手上的绳子时,手肘往迷昏她的男人下巴上一撞,男人没想到她还会反抗,一下子被撞翻到地上。

    脱光衣服的那个一看,扑上来要抓她,陈晨抬起脚狠狠的踢向他双腿之间。

    “啊!”男人惨叫了声捂着下体一边跳一边骂,“妈的这个臭婊子,老子操死你!”

    迷昏她的男人伸手想抓陈晨的头发,陈晨侧身躲开一脚踢向他后腰。正要上去再补两脚的时,门外传来狗叫声,下一秒们就被撞开了,江瑞一脸惊慌的闯进来,看到她以后楞了下。

    “六六?”

    江瑞不敢过去,他怕他来晚了。

    陈晨指着地下哼唧的两个男人:“小瑞哥,他们想给我拍裸照!”

    “把人带走。”江瑞沉着脸,走到陈晨跟前,“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跟万五学过功夫的!”陈晨挥了挥拳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拥进怀里,她本能的想要挣扎,头顶传来江瑞的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我让你陷入危险的境地,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六六你能原谅我吗?”

    男人的声音不似以往清冷,带着些焦急和紧张。陈晨想到刚刚他进来时的表情,那么惊慌,那么无助。这还是头一次,她看到这样的江瑞。

    原来,这个男人也会害怕

    晚上,陈晨做了个梦。

    她梦到自己被好多蒙面人追,她跑啊跑啊,前面出现一条河。她不想穿着衣服跳下去,正在犹豫时一个男人骑着白马冲进来,把那些蒙面人都打死了。

    “你真厉害!谢谢你救我!”她仰着脖子和男人道谢。

    男人伸出手对她说:“我的公主,请跟我走吧!”

    “小瑞哥!”陈晨发现王子长的跟江瑞一模一样,点点头高兴的答应了。

    结果王子没有带他回城堡,而是把她送给了恶魔换取宝石。最后恶魔要喝她的血时陈晨吓醒了。

    醒来以后发现江瑞就坐在床边看她。

    “你你干什么?”

    “怎么了?做噩梦了?”江瑞想摸摸她的头,结果陈晨身上往后躲开了。

    江瑞的眼神淡了下来:“你在怪我吗。”

    “没有,绝对没有!”陈晨摇头,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怪他,还抓住江瑞的手往她额头上放,“我刚刚醒,没反应过来呢!”

    递给她杯水:“梦到什么了?”

    陈晨的脑子大概没有安装说假话的功能,她吧啦吧啦的把梦讲了一遍。

    “傻瓜!”江瑞突然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胸口上,“就是死,我也不会放开你的。”

    说完后,大概怕吓到陈晨,又换了一句;“六六,谁也不能伤害你,包括我在内,明白吗?所以,不要怕我,这样我会难过。”

    陈晨在心里消化了一下江瑞的话。

    />

    不能伤害自己,因为没法给万家交代。不能怕他,因为晴姨会以为他欺负自己。嗯!明白了。

    如果江瑞知道怀里的小女人是这么理解的,不知道会不会气死

    周依婷晚上没等到消息,一晚上都没睡好觉。按照她的想法,只要把陈晨的裸照放出去,江瑞一定会跟她离婚,这样自己才有机会。

    可是那几个人怎么没消息了?她可是把自己大部分积蓄都给了他们,要是他们拿了钱跑了,自己就亏大了。只能说她真的是个脑残,完全没想过事情败露她会怎么样。

    所以第二天上午特警去剧组抓她的时候,她都不知道是什么事,还撒泼威胁人家。直到被关进小黑屋里面,她才开始害怕。

    大熊跟江瑞走进审讯室,两个狱警把人带了出来。

    “江首长?!”周依婷激动的喊,然后竟然开始整理自己的头发,还一个劲的问旁边的人,自己的妆花没花。

    大熊好笑的摇头:“这种极品到底是怎么生出来的?”

    江瑞不耐烦的敲敲桌子:“让她闭嘴。”

    一个狱警捏住周依婷的嘴,把她按到座位上。

    “江首长,你快让他们放了我!”周依婷喊,“我跟他们说认识你,他们都不相信。哼,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等着江首长收拾你们吧!”

    江瑞冷眼看着她:“谁让你干的。”

    “什么?”周依婷楞了下,“我干什么了?”

    “敢找人绑架我太太,你有几条命赔。”江瑞的目光像准备撕碎猎物的猛兽,凶狠嗜血。周依婷打了个哆嗦,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

    她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没有。”

    “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大熊讥讽的看着她,“谁给你的胆子绑架军人家属,准备把牢底坐穿吧。”

    周依婷哭了,一边哭一边摇头:“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不管你有没有,现在都不重要。我再问一遍,是谁让你绑架我太太的。”江瑞一把掐住周依婷的脖子,“你应该庆幸我太太没事,不然你早被丢出去喂狗了。”

    周依婷憋的脸通红,嘴唇哆嗦的说不出话来,江瑞一甩手,把人狠狠的摔到墙上:“说!”

    “咳咳我只是想吓唬她,只想拍她的裸照然后让你跟她离婚,咳咳我没想过伤害她,真的!咳”周依婷缩在墙角里,捂着胸口说完,她害怕了,原来这个男人这么恐怖。

    “江首长,求求你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她扑到江瑞跟前,却被大熊一脚踢开,“妈的,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弄死她。”

    江瑞掏出手绢擦了擦,又小心的放回口袋:“送去军事法庭,终身监禁。”

    “啊不要,我不要被关起来,我不要!”周依婷尖叫着想扑上来,被狱警架着直接拖了下去。

    大熊跟在江瑞后面嘿嘿笑:“老大,那手绢是嫂子的吧!”

    江瑞挑了挑嘴角,这是今天下午陈晨给他的,用的织锦缎子,上面还秀了个瑞字,歪歪扭扭的,一看就是陈晨的手艺

    。一开始还不好意思给他,是江瑞自己看到要过来的,然后跟宝贝似的贴身装着。

    “如果周依云找你允许她探监。”

    “探监?”大熊不明白,“她们姐妹好像感情不错,恐怕周依云会想办法保她。”

    “她没这个本事。”江瑞目光一闪,“但是她没准会知道我们想知道的事情”

    周依云是第二天看新闻才知道的,果然不出所料,她托了一圈人终于找到了大熊这里。

    “周小姐好本事,能要到我的电话。”大熊在电话里笑。

    “您就别调侃我了!”周依云非常客气,“我知道很冒昧,但是能不能让我见见我妹妹?”

    大熊:“你知道她这次跑不掉的。”

    “我知道,但我答应死去的父母要照顾她。”周依云苦笑了一声,“我也不想总给她收拾烂摊子。”

    “你明白就好。”大熊说,“其实她住在里面挺好的,你以后就解脱了。”

    周依云一听:“那我能见她?”

    “可以。”大熊笑了笑,“希望这次见面,可以让你有收获。”说完没等周依云反应过来就挂了电话。

    当天下午,周依云见到她妹妹。

    “姐,姐你救救我啊!”周依婷隔着铁栏杆痛哭,“我不能在这种地方呆一辈子,你一定要救我出去!”

    周依云冷冷看着她:“你任性,自大,脾气不好我都认了。可你到底有没有脑子?绑架首长夫人?谁给你的胆子。”

    “不是的姐,她说就是吓唬一下,等江首长离了婚,她就让我嫁进江家!都是她说的,是她让我这么干的。”周依婷不停的摇头,反复说是有人让她这么做的。

    “是谁?”周依云盯着她,“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我不能说,说了我就真完了。”周依婷眼里充满恐惧,“姐,你救救我,你认识的人多,你一定可以救我出去的!”

    周依云恨不得掐死她:“你以为你现在还能逃得了?你那是绑架啊,就算你绑架了普通人,也是犯罪。更别说你现在绑架的是江首长的太太!”周依云没好气的说。

    “你说了没准还能将功赎罪,你要是不说,就在监狱呆一辈子吧。我没那个本事把你弄出来。”

    “你骗人!”周依婷尖叫道,“你在母亲病床前发过誓会照顾我的,现在你怕我出名,怕我抢了你的地位!你怎么对得起我妈?”

    周依云看着她,突然笑了笑:“你妈带着你嫁给我爸以后,我的童年就充满痛苦。你抢我的玩具,我的衣服,我喜欢的男生。你什么都喜欢跟我抢,如果不是我爸疼我,你连他都会抢走!”

    “答应你妈要照顾你,,那是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家庭有问题,不想让人家知道我是后妈。”周依云站起来,“既然你不说,那就好好呆着吧,以后我们也没什么机会再见。”

    周依婷慌了:“姐,姐你别走,我说,我说!”

    “说吧。“周依云转身看着她。

    “是是宋春丽!”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