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六十四章把蛋捏碎

    陈晨没想到吃个晚饭还能这么热闹。冰火!中文 ..

    门铃响的时候她正在跟团子给黑子梳毛。黑子因为表现好被允许回家来过周末,半岁的狗狗已经长到团子大腿高了,一人一狗抱在一起,亲热个没完。

    “我去开门!”团子跳起来,黑子马上翻身跟上,看的阿紫心痒痒,也想要一只。

    看到门外的女人时,团子撇撇嘴:“爸爸,找你的!”

    黑子绝对是察言观色的好狗,看到小主人不高兴,就站在门口堵着不让宋美玉进来,还时不时呲牙发出警告声。

    “表哥!我是美玉,姨奶奶让我来看看表嫂。”她不敢进来,站在门口冲屋里喊。

    江瑞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摘掉围裙走过来:“去洗手吃饭了。”他先柔声对陈晨说,陈晨哦了一声跑了。

    宋美玉赶紧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表哥,这是姨奶奶让我带来的,上好的燕窝!”

    “我不需要,你拿回去。”江瑞拉着团子去洗手,转身时不忘记对黑子下命令,“好好守着。”

    本来想跟着团子走的黑子呜呜两声,又蹲在原地不动了。

    “表哥,姨奶奶知道陈晨”

    “闭嘴。”江瑞猛的回头,“进来。”

    宋美玉以为是宋春丽的名字起了作用,得意的走进来。看到阿紫时楞了下:“你是谁?”表哥家里竟然还有别的女人?

    阿紫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这女人想龌龊了,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我是陈晨的朋友,你有意见?”

    “啊,呵呵,是陈晨的朋友啊,不好意思,你好你好!”宋美玉主动伸出手,“我是江瑞的表妹。”

    “我知道,你有什么事吗?我们要吃饭了。”

    宋美玉一听不高兴了,你算哪个葱,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

    这边江瑞把陈晨堵在洗手间里:“团子,你先出去。”

    等团子走了,他才说:“六六,你还记得我说过,把黑风的身份洗白了,你为了帮助我们脑袋中了一枪。”

    “嗯,我记得。”陈晨点头,“怎么了?”

    江瑞慢慢给她解释:“这是内部机密,很多人是不知道的,对外我们只说你被误伤了。所以,有些人可能会问你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病好没好,脑袋还痛不痛,或者记不记得他之类的。”

    “那我要怎么说?”陈晨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

    江瑞笑了笑:“不管是谁,你都说没事了,如果对方还缠着你问,你就说我们不熟,这和你没关系。”

    “可是这样不会得罪人吗?”陈晨犹豫道。

    “在这里,没有什么人你不能得罪!”江瑞终于摸到了她的头,感觉陈晨抖了一下,但是没有躲开他的手。满意的摸了两下,“记住,不要让别人欺负你,谁都不行,明白了吗?”

    陈晨嗯了一声,还眨了两下眼睛表示记住了。

    两个人进了饭厅,却看到又多了两个人。

    “老大,我凑巧碰到宋小姐,她说跟人在你家约好的。”大熊站在阿紫旁边一个劲的傻笑。

    江瑞扫了他一眼:“什么时候我家里成公共场所了,什么人都往过带?”

    “江首长你别生气,不怪大熊,是我要找表姐,知道她在你这

    ,就麻烦他送我过来了。”宋慈一脸的不好意思,冲大熊一个劲点头。

    大熊摆摆手:“你不用客气,举手之劳嘛!”

    阿紫把筷子一摔:“让不让人吃饭了?

    “你吃,你吃!”大熊赶紧坐到她身边,“我也吃。”

    江瑞看见宋慈跟宋美玉都坐下来,脸当场就黑了。

    “我没有那个习惯给陌生人做饭。大熊,人是你带来的,你送走。”

    “老大”大熊可怜兮兮的看看阿紫,又看看江瑞。

    江瑞冷声道:“不然以后你也别来了。”

    大熊见江瑞是真生气了,赶紧拉着宋慈起来:“走走走,我送你出去。”

    “好!”宋慈倒也识相,马上站起来跟着大熊走了。

    留下来的宋美玉完全看不懂人脸色,还在评价桌子上的菜。

    “听说表哥做的鱼最好吃了,今天我有口福尝一尝!”

    团子把那盘鱼往身边一拽:“这是爸爸给我做的!”

    “你怎么这么没礼貌,我是客人!”宋美玉是个挨打不记的主,又开始作死了。

    陈晨一见她说团子,生气的拍着桌子喊:“你算什么客人,我们又没请你来,出去!”

    “六六威武!”阿紫举着根羊腿鼓掌。

    江瑞挑了挑嘴角,不动声色的拉着陈晨坐下,宋美玉这才想起来团子的身份,眼泪汪汪的道歉:“表哥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你要是不走,我就叫人来送你走,不过会把你送去哪,我就不敢保证了。”江瑞拉开椅子坐到陈晨旁边,“这是最后一次,我不想在我家里看见你。”

    宋美玉一听害怕了,上次她被关了一天有了阴影。站起来就往门口跑,黑子狗仗人势的在后面追了几步,汪汪汪直叫。

    等大熊返回来时屋子里气氛已经恢复的正常,团子跟阿紫在抢一块排骨。他狗腿的凑过去:“阿紫,你吃鱼!老大做的鱼好吃。”

    “呦,这么快就回来了?怎么没把人送到家呢!”阿紫阴阳怪气的看了他一眼。

    大熊一听马上摇头:“我又不认识她,干嘛要送她回家。”

    他没说的是,宋慈是真的想让他送的,但是他拒绝了。好不容易能见阿紫一面,他不能浪费机会。

    阿紫没理他,低头扒饭。大熊也没在意,一边吃饭一边偷看身边的女人,时不时给她夹个菜。

    吃完晚饭,阿紫提议玩桌游。原本想着这种弱智游戏也就她跟陈晨还有团子玩,结果江瑞切了盘水果出来也坐到地毯上:“我要红色的棋子。”

    “那我要黑色。”大熊一见也凑过来,于是变成了五个人一起玩。

    最后陈晨赢了所有人的钱,她喜滋滋的用手机拍了张照片留念,然后跟团子去厨房拿冰淇淋吃。

    阿紫哀怨的瞪了江瑞一眼:“我说,你一个人放水就罢了,干嘛让我们也输!”

    “这样六六才高兴。”江瑞把棋子一丢,“你们该走了。”

    “靠,你个过河拆桥的。”阿紫比了个中指。

    大熊不敢比中指,只能默默的站起来:“我送你!”

    陈晨拿着盒冰淇淋过来给阿紫吃:“咦?要走了吗?”

    “是啊,不早了。”阿紫一边换鞋,一边翻白眼,“你记得看看那边发过来的货,有没有特别大的,回头我们去店里看看是不是要专门准备个地方。”

    陈晨比划了个ok的手势,江瑞关门的时候,看了大熊一眼:“六六打算把我弟弟介绍给阿紫。”

    “我操,赢成?那是个小毛孩。”大熊看了眼进了电梯的阿紫,“她不会喜欢吧!”

    江瑞挑了挑嘴角:“是我大弟弟赢望。”说完就关上了门。

    留下大熊一个人捶地。

    之后的好几天,小四都发现他心不在焉的。

    “我说,你今天又吃了一碗饭,什么情况?减肥?”

    大熊推开小四的脸:“嫂子要把阿紫介绍给赢望。”

    “我靠!老大家那个长的比女人还漂亮的弟弟?”小四拍了拍他肩膀,“那你没戏了。”

    “滚!”大熊踢了他一脚,“哪个女人愿意嫁给比自己还漂亮的男人,阿紫才不会喜欢他呢!”

    小四躲开他的蹄子:“你说说看,你哪一点能比的上赢望?人家长的比你好,家里比你有钱,人也比你聪明。你除了比人家胖一点,武力值高一点,哪都比不上。”

    “武力值高就可以了啊!”大熊挥了挥拳头,“可以保护阿紫。”

    “呵呵,保护这种事情可以找保镖。”小四叹了口气,“反正我觉得你没戏!”

    一直到江瑞带着两个女人去看店时,大熊还没恢复过来,这次连陈晨都看出来了。

    “他怎么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陈晨偷偷指了指后面,小声问。

    后座上,阿紫跟大熊一人挨着一边车窗,谁也不说话。

    江瑞扫了眼后视镜:“没事,更年期了。”

    “哈哈!”陈晨捂着嘴,“胡说,他是男人。”

    “那就是青春期骚动。”江瑞想看她多笑笑,于是故意逗她。

    阿紫从后面探出脑袋:“你笑什么?”

    “呵呵呵,小瑞哥说大熊更年期了!”陈晨从来不知道说话的艺术,想什么说什么。

    她更不知道,每次她叫小瑞哥时,江瑞心里都要颤一颤。好像有人拿羽毛在他心上挠了几下,又痒,又欲罢不能。

    大熊望着车顶:“我又不是女人!”

    “所以小瑞哥又说你青春期骚动。”她顿了下,“青春期骚动是什么表现?”

    阿紫嘿嘿两声:“简单来说就是发情了。”

    大熊露出惊慌的表情,以为阿紫知道他喜欢她了,结结巴巴的说:“你那你的意思呢?”

    “我?”阿紫看着他,从小冰箱里拿出两个桔子,然后捏了捏拳头,一手捏烂一个。嘴里冒出阴森森的四个字:“把蛋捏碎。”

    “”大熊捂着裤裆不敢吭声了。

    陈晨在前面不停的问江瑞:“什么意思啊?阿紫是什么意思啊?”

    江瑞瞪了阿紫一眼,把车停在路边:“先去看看你的店,回头再告诉你!”

    “到了?”陈晨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

    可江瑞却拦住她,目光不善的看着车窗外的两个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