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五十六章陈晨遗忘的事情

    江瑞看着陈欢:“到底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陈欢跟辛晴互相看了一眼,辛晴拍拍她的手:“我来说吧!”

    “那年六六应该是十二岁。冰火!中文 ..”辛晴开始慢慢的回忆,“她的兴趣就是做药,受了万一他们的影响,那会她做的药都是有攻击性的,大多数都是让人生不如死药。”

    陈欢突然眼光一聚,带着浓浓的恨意:“一次她偷偷跟着万五去出任务,结果跟丢了,在马上游荡的时候遇到一个女人。那女人一直陪着六六坐在马路边等,直到万一完成任务时发现了六六,那女人才离开。”

    “但是六六却对她印象很好,两个人还互相留了联系方式。”陈欢握了握拳头,“没想到一个月以后,那女人联系六六,说她的爱人被恐怖分子绑架了,问六六能不能帮忙。”

    辛晴递了张纸巾给她:“我们并不知道六六把自己会做药,并且很厉害的事告诉了那女人,如果我们早知道,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了。”

    “六六做了什么药给那女人?”江瑞大概猜到了。

    “因为那女人说是恐怖分子,所以六六没有忌讳,她做了一种扰乱人大脑的药,可以让人变得嗜血有攻击性。”辛晴摇了摇头,“结果那女人带她去了一所小学校,把那些药给几百个孩子用了。”

    陈欢一边说一边哭:“六六就看着那些孩子互相用桌椅砸,用拳头,用脚。最后用嘴去咬对方的肉。我们赶到的时候,整个学校都是残肢,到处都是血。”

    “我知道那件事。”江瑞的声音透着冷意,“军部到的时候,什么都没发现,一共365名师生全部失踪。这件事被列为最高机密,最后不了了之。”

    “因为我们清场了,一晚上时间把所以东西都烧成了灰。”陈欢接过辛晴递来的杯子,“当时六六已经神志不清,她被绑在操场上,从头看到尾,身上脸上都是血,她旁边有几个孩子的身体都被撕咬的露出骨头。”

    辛晴含着眼泪:“她才十二岁啊,那些恐怖分子被万老板丢火里,死的时候还大喊是六六的错,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回来以后那孩子就不说话了,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晚整晚的做噩梦。”陈欢擦干净眼泪,“我们一看这样下去不行,本来想找人想想办法,结果她突然肯说话了,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这一关就是两年。”

    江瑞的心疼得直抽,如果他像寻寻陪阿莎一样,陪着六六长大,是不是这些就不会发生。

    “一直到到十五岁生日,那段时间她晚上也不再做噩梦了,我们就想着给她过个生日,然后送她出国散散心。结果头一天晚上她就留下字条离家出走了,还特别要求我们不要找她。”

    江瑞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他好想把那个小女人抱进怀里安慰,可是他不能。他现在失去了资格,失去了被六六信任的资格。

    “她说她吃了自己做的药,通过压制神经记忆系统,把那些事忘记了。”陈欢想了想,“也许是因为这些药物的关系让她的性格产生了些变化。”

    如果这么说,那发烧之后的陈晨可能因为身体抵抗力低,所以原本的性格会凸显出来。这次受伤应该是同样的道理,因为身体的状态不好,导致原本有些肆无忌惮的性格又出来

    了。

    “等一下。”江瑞突然身子绷直,“那那些事情,她是不是也想起来了?”

    陈欢一愣:“我有一次半夜去看她,发现她睁着眼睛躺在床上。”

    “我也去看过。”辛晴拧着眉,“那会已经半夜三点了,她还在看电脑。”

    江瑞掀开被子:“我要去找她。”

    “等一下,什么意思?”辛晴没反应过来,陈欢已经浑身在发抖,刚想说什么就昏了过去。

    辛晴吓坏了,赶紧喊万老板。

    “你的意思是,六六从醒来到现在都没有睡过觉?”万老板给陈欢盖好被子,她是太激动休克了。

    江瑞满脸自责:“至少没有深度睡眠,她害怕做噩梦,所以根本就不闭眼睛,要熬到扛不住了才会睡着。”

    万老板瞪着他:“这都是谁害的?”

    “爸,还是先想办法看看怎么解决六六的事吧,这么下去人就熬没了。”阿莎碰了碰万倾思。

    万倾思没好气的看了江瑞一眼:“你说你遇见六六的时候,她不是现在这样的?”

    “没有现在大胆,反应很慢,傻乎乎的。”

    “要是不傻怎么会看上你。”万倾思撇撇嘴,“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她再吃一次那种药。”

    阿莎看他的表情有些不对,怀疑的问:“你还有什么没说?”

    万倾思看了她一眼:“我不确定。”

    “说吧。”江瑞开口。

    “那种药并不是让人失忆,它应该只是压制住人类大脑里最不愿意想起的人或事。因为六六还记得我们,她每年还会在我们生日的时候发电子邮件。”

    陈欢突然醒了,她坐起来,推开要扶她的万老板,看着江瑞说:“如果她会忘了你呢?”

    江瑞身子一怔,喃喃念叨:“忘了我”

    “对,这么霸道的药性六六根本无法控制,但是我知道她很怕疼,中枪的那一幕她一定永远不想记得。”陈欢盯着江瑞,“她这几天一直呆在实验室里,应该是想再做出那种药。”

    “失败了?”万老板皱眉。

    陈欢摇头:“成功了,我想我之前在里面见到的就是,但当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那她为什么不吃?大家只思考了片刻,就都明白了。

    “六六自己更清楚那药的霸道,她担心”陈欢看了眼江瑞。

    江瑞痛苦的锤了锤额头:“她担心会忘记我。”

    “都说了这么傻才会喜欢你,果然还是傻。”万倾思沉着脸,“现在没有别的办法,确定权在你。”

    辛晴拉住江瑞:“也许有别的办法呢?我们去找老村长,他很厉害的,他一定有办法!”

    “妈,陈晨十三岁的时候老村长就比不过她了。”阿莎提醒她,“你忘了吗?”

    江瑞走到门口:“让我想想,天黑前给你们答复。”<

    br />

    屋里安静下来,万老板突然说:“你先去把药偷出来,吃晚饭的时候偷偷让六六吃了。”

    “小瑞还没决定”辛晴急了。

    “他会同意的。”万老板叹了口气,“你们养大的孩子,你们应该了解,他一定会同意。”

    赢擎苍跟万老板对视了一眼,他们都是男人,并且深爱着自己的女人。如果江瑞真的爱六六,就一定会同意

    陈晨来餐厅吃完饭的时候,发现辛晴跟阿莎都不在。

    “晴姨跟嫂子呢?”万倾思正在往餐盘累夹菜,“你嫂子不舒服了,妈在照顾她。”

    “那你赶快去。”陈晨还帮他放了个虾到盘子里。

    团子凑过来一脸期盼的看着她:“妈妈,爸爸醒了。”

    “是吗,他人呢?”算算时间也该醒了。

    陈欢端了碗汤给她:“他醒来的时候吃过了,现在在房间里。来,把这个喝了!”

    “是什么?”

    “补血的,你身子还是太虚,赶快养好!”

    陈晨接过汤,一口气喝下去:“好甜!”

    “知道你爱吃甜的,我特意放了蜂蜜。”陈欢摸了摸她的脑袋,“跟团子去玩一会,然后早点休息。”

    江瑞连夜离开了小岛,走的时候赢擎苍去送他。

    “要放弃了?”

    江瑞挑了挑嘴角:“怎么可能,当年你那么困难都要回来见妈,如今不过是她忘了我而已,我记得她就好。”

    “不错。”赢擎苍拍了拍他的肩膀,“打算怎么做。”

    “先看看六六到底什么情况,是不是真的会忘了我。”江瑞看着不远处的大海,“也许不一定会完全忘记,呵呵”他露出惯用的讥讽笑容,“到时候我在安排,只要万家不阻拦,既然她能喜欢我一次,我就有信心让她再爱上我!”

    赢擎苍把他推上飞机:“万家有我。”

    “谢谢爸!”江瑞关上舱门,看着不远处一座小楼的灯光,陈晨就住在里面,他对着空气道,“我先走了六六,我无法忍受你用陌生的眼神看我,等知道结果以后我会再来。”

    到那个时候一定会带你走!

    第二天早上陈晨没有来吃早餐,见陈欢和辛晴担心,团子忍不住说:“妈妈以前都是这样的,她早上起不来!叫醒她的话,她会生气。”

    陈欢眼里一亮,跟辛晴对视了一眼,坐下来等。

    大家这顿饭吃的心不在焉,包括团子,她还在纠结江瑞离开的事。

    “团子,跟奶奶来,奶奶有话对你说!”辛晴在赢擎苍的建议下,决定把实情告诉给团子。她那么聪明,一定已经发现事情不对劲了。

    她们刚离开,陈晨就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妈,妈,团子呢?被江瑞抢走了吗?”然后她看到坐在那的赢擎苍,嚎叫了一声扑过去,“赢叔,救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