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五十五章陈晨的报复

    江瑞拿着行李来到医院,看到站在病房外的人时一点都不意外。 ..

    “我以为你会来的更早。”

    温品堂笑了笑:“刚从国外回来。到是你,竟然还活着!”

    江瑞不介意他的调侃:“万叔叔是想把我切碎了喂鱼,可惜我妈不让。”

    “你啊!”温品堂没好气的说,“再让辛晴为难,我就先出手掐死你算了。”

    赢擎苍冷着脸从病房里出来:“我的儿子用不着你教育。”

    你算哪根葱?我老婆为不为难管你什么事?

    “品堂!”辛晴有些惊讶,“不是说在国外回不来吗?”

    “你难得来一次,我当然要赶回来。”温品堂跟辛晴说话的时候,总是很温柔。那种温柔与他平日里温婉的笑容不同,那是一种眼里都能滴出水,能淹死人的那种。

    赢擎苍脸黑了:“你怎么知道他在国外?你什么时候背着我跟他联系了?”

    辛晴眨了眨眼睛,温品堂继续丢雷:“你不知道现在有微博吗?”

    “那是什么东西?”赢擎苍连手机都是只会接听,和开关机

    江瑞默默的进了病房,辛晴拉着问:“没事,我们也去万家基地,阿莎还在那呢,寻寻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妈,你不去阻止他们吗?”江瑞指了指后面要打起来的两个男人。

    辛晴捂着嘴笑:“没事,他们感情很好。”

    赢擎苍是真的讨厌温品堂,如果这个男人用什么卑鄙的手段来抢辛晴,他还可以以牙还牙。可偏偏他就远远站着看,时不时出来刷刷存在感,让辛晴对他产生一种奇妙的友情。

    温品堂才是辛晴喜欢的那种人,赢擎苍一直都知道,自己就是沾了先遇到辛晴的光。可除非他死了,否则辛晴这辈子都是她的。

    “希望过了明天就永远不要再见。”赢擎苍转身走,没看见温品堂眼里算计的光芒。

    赢擎苍你这辈子都摆脱不了温家的!

    私人升机一大早离开s市,下午才到了太平洋上空。陈晨的伤口还没长好,所以只能躺着,团子在旁边给她讲故事。

    “饿不饿?”江瑞走过来,“马上就到了,妈说你想吃冰淇淋,等会我想想办法。”

    怕陈晨胀气所以大人们不让她吃凉的,搞得团子都陪着妈妈也不吃冰淇淋了。

    陈晨刚睡醒,眯着眼睛看着江瑞:“晚上就想吃。”

    “好!”

    万家的小岛永远是夏季,明媚的阳光跟海风让人心情愉悦。陈晨的伤口很快好了起来。一周后,她已经可以下床,跑到实验室里捣鼓去了。

    “你已经做了三个小时试验,一会陈姨又该说你了。”江瑞推开实验室的门,手里还端着碗漂亮的奶油布丁。

    陈晨脱下手套,走到旁边沙发上坐下:“今天是什么口味的?”

    江瑞为了给她解馋,每天都做布丁给她。不会很冰,但是跟冰淇淋口感差不多。

    “芒果。”江瑞把勺子给她。

    陈晨吃了一口,舒服的眯着眼从旁边拿起一个玻璃瓶:“抗疲劳的,刚做好,给你打

    一针?”

    “给我的?”江瑞看着她,目光幽深。

    又吃了口布丁,陈晨点头:“是啊,用不用?”

    江瑞的目光由深变浅,最后变成一片氤氲。

    “用。”他的声音低沉,像是有千言万语却只化成一个字。

    陈晨几口将布丁解决掉,拿出针管注射进江瑞的胳膊:“好了,回去睡一觉明天就精神抖擞!”

    “你跟我一起走,不然明天陈姨不让你进来了。”

    两个人一起去了餐厅,吃过饭江瑞没有像前几天一样陪陈晨去海边,而是回了房间。他的胸口跟火烧一样,整个人都快爆炸了。

    一大早,辛晴发现江瑞没来吃饭。

    “小瑞呢?”

    团子端着杯牛奶:“爸爸不在房间,可能晨练还没回来。”

    江瑞有晨练的习惯,谁都知道。但是辛晴却说:“不会,小瑞很守时,早饭前一定会回来的,肯定有什么事把他绊住了。”

    “我叫人去看看。”万老板在赢擎苍的冷盯下站起来,万一却匆匆跑过来,“老板,江瑞好像不太对劲”

    除了陈晨,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就算江瑞打伤了陈晨,私下揍一顿什么的可以。但他也是从小看大的孩子,大人绝对不会希望他真的出事。

    “我爸爸怎么了?”

    “从昨天晚上八点多钟,他就开始绕着岛跑步。开头我们以为他在锻炼,可是他整整跑了五个小时!”万一带着敬佩的语气,“等他停下来后,我们以后他就回去了,结果他又开始攀岩,然后游泳。一直到现在,他又开始在沙滩上跑步了”

    辛晴推开椅子就跑:“我去看看!”

    “慢点,小心摔到。”赢擎苍赶紧跟上。

    万老板被陈欢拽着也去了。万倾思在给阿莎剥鸡蛋,阿莎推了推他:“你也去看看,有什么事不能让爸妈动手。”

    “能有什么事。”万倾思看了眼还在吃香肠的陈晨,“悠着点,真有什么事你嫂子会担心的。”

    等万倾思走了,阿莎才拍了拍陈晨的头:“你给他用什么药了。”

    “没什么,就是让他觉得精力旺盛,不发泄出来身体就像要爆炸。”团子无辜的眨眨眼,“害我中枪,害我那么疼,怎么能轻易绕了他。”

    阿莎笑了笑:“六六,小时候那些事小瑞都告诉你了,那个时候你就喜欢他,现在应该也喜欢吧?”

    “小时候的事情怎么算数。”陈晨噘嘴,“我才不会喜欢那么坏,给我下圈套的人呢。”

    “你们万家的人,喜欢谁是不会变的。”阿莎一脸甜蜜,“你看寻寻,他遇见我的时候也就是五六岁,还不是喜欢了一辈子!”

    陈晨咧了咧嘴:“那是因为像我哥跟我爸那种面瘫脸,根本就没有女人喜欢。”

    门口传来骚动声,万一跟万二抬着个人走进来。

    “送他回房间去,让他好好休息。”陈欢叹了口气,辛晴苦笑了一声,”没事,就当是锻炼过度了。”

    阿莎好奇的问了句:“你那药的后遗症是什么?”

    “虚脱!”

    &nbs

    p; 陈欢走过来:“虚脱多久?”

    陈晨伸出指头:“三天!”

    “干的好。”万老板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再接再厉。”

    辛晴想说什么,赢擎苍冲她摇了摇头,拉着她离开了。

    “让六六折腾吧,这样她才能消气。”捏了捏辛晴的手,赢擎苍安慰她,“现在我们不能说话,那是人家的女儿!”

    “我知道。”辛晴难过的说,“我也疼六六啊,可看这情况还没完呢,万一把小瑞折腾坏了,到时候那丫头也得后悔。”她看的出来,六六是喜欢江瑞的,只是这回是生气了。

    “等阿莎生了孩子我们就走吧,看看你现在比在家里还忙。”

    “那也要等阿莎出了月子。”辛晴又想到江瑞,“还有六六跟小瑞,他们的事情不解决,我怎么放心走。”

    江瑞觉得他当年在美国训练的时候都没这么累,要不是还感觉的到呼吸,他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浑身上下一根指头都没劲动。

    “爸爸”团子看着他,“你看上去很不好。”

    江瑞闭着眼睛,赢成拉住团子:“别问了,他现在没力气说话。”

    “很严重吗?还需要输液。”团子觉得输液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就是生很重的病了。

    赢成摸摸她的头:“不是,那是葡萄糖,你爸他虚脱了,得补充身体养分。”

    团子想哭,又怕江瑞担心,憋着抽抽。赢成赶紧说:“哥你休息,我们先出去了。”

    江瑞这一睡,真的就睡了三天,醒来的时候闻到了饭香。

    “小瑞?小瑞?”辛晴见他动了,赶紧开口问,“好点了吗?”

    “妈”沙哑的声音从喉咙里传出来,江瑞抬手摸了摸脸,“妈水”

    陈欢从身后递了杯水:“那。”

    江瑞整整喝了五杯水才坐起来:“我睡了多久。”

    “三天了。”辛晴端来一碗小米粥,“先吃了再说话。”

    “六六呢?”江瑞接过粥,“我没给她做布丁,她有没有发脾气。”

    陈欢抿了抿嘴角:“她没事,你”

    “陈姨,我知道。”江瑞打断她,“只要她能消气,我没事。”

    辛晴有些惊讶:“你知道陈晨是故意的?那你还让她给你打针?”

    江瑞笑了笑:“那天醒来我就发现不对劲。”他看着陈欢,“陈姨,六六当年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她到底发生过什么事?还有,她有双重人格你们知道吗?”

    “双重人格?”陈欢愣了,“不可能!”

    江瑞把有一次陈晨发烧,性格就有些变化的事情讲了一遍:“那天在医院醒来,我就发现她的样子跟发烧以后的样子一样。”

    “你的意思是说,她现在的样子不是平时的模样?”陈欢不可思议的说,“可可她小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啊!”

    江瑞摇头:“我见到她的时候,她的眼神比现在轻松,也没有现在这么直接大胆。总是很小心,但是却老犯错,傻乎乎的!”江瑞回想起陈晨的样子,忍不住就露出微笑,“我一眼就认的出来,在医院的陈晨不是我认识的那个。”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