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五十章愚蠢的宋春丽

    江瑞一进门就看到陈晨笑嘻嘻的看着他。

    “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男人接过她手里的拖鞋,在沙发上坐下。

    陈晨的笑容龟裂在脸上,咬着牙心想:不跟变态一般见识。

    “没有呀!”她狗腿的给江瑞按摩肩膀,“你工作了一天辛苦了,饿不饿?渴不渴?”

    “你会做饭?”江瑞眼一挑,陈晨嘴角垂了下来,“那我还是给你按摩吧”

    江瑞眯着眼睛,看了眼放在肩膀上的小手,白白的,软软的,连指甲都透着粉红色。他忍不住拽过来放进嘴里咬了两下。

    “你干什么?”陈晨不敢动,这男人什么时候有咬人的习惯了?

    江瑞把她抱到自己身上,继续啃陈晨的手指,像是发现了新玩具。

    陈晨觉得手指传来一阵酥麻,红着脸的问了句特蠢的话:“好吃吗?”

    “呵呵。”江瑞笑出声,陈晨惊讶的看着他,然后又目光呆滞的说了句,“你应该多笑,你笑起来真好看!”

    江瑞的目光突然变的专注,他用手捏着陈晨的下巴:“等这件事解决了,我们约会吧!”

    陈晨傻乎乎的点头,然后才反应过来,正想问为什么,就被男人赌上了嘴唇。

    天亮了以后,陈晨躲在卫生间不肯出来,这种每天都被吻昏过去的日子太丢脸了。

    “妈妈,爸爸走了,他说让你把汤都喝掉。”团子在外面喊,接着是黑子的叫声。

    陈晨洗了把脸跑到厨房,看见锅里热着一盅木瓜雪蛤汤,脸又红了。

    “我见你总吃木瓜,没必要,现在正好。”今天早上江瑞握着她的白团子说,“而且木瓜生吃也不管用。”

    团子可疑的盯着她:“妈妈,这汤很好喝吗?”

    陈晨把汤端出来:“不好喝,保护嗓子的。”

    “你真傻。”团子趴在桌子上,见陈晨一口一口的喝汤,拍了拍她,“妈妈,你被爸爸骗了。爸爸都告诉我了,这是让你胸部变大的汤。”

    陈晨差点呛死,她捂着嘴瞪了团子一眼:“再胡说,今天不准吃冰淇淋!”

    团子笑嘻嘻的带着黑子到楼下去玩,陈晨一个人把烫喝光。想到江瑞昨晚说要约会的话,不知怎么的她觉得那一定是暗示,约会的那晚一定会发生点什么。

    其实,就算江瑞现在吃了她,她也是愿意的。打从知道江瑞也是喜欢她的时候,陈晨就已经没什么战斗力了。而且,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还是让江瑞早点把她吃了的好。

    牺牲了色相,让江瑞同意她回去上班。陈晨特意老老实实的背了一天课。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了,晚上一直做噩梦,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江瑞都送团子回来了。

    “黑子怎么了?”她拿着包子从厨房出来,就看到黑子蹲在大门口呜呜叫,旁边还放了个纸箱子。

    江瑞在看报纸,头都没抬:“以为不要它了。”

    “对哦!”陈晨摸了摸黑子的脑袋,“你今天就要去训练了。”

    黑子使劲摇尾巴,还想舔陈晨的脸,江瑞咳嗽了一声,吓得它只敢趴在陈晨脚上哼唧。

    “它晚上能回来吗?”

    &

    nbsp;  江瑞指着箱子:“不能,团子还特意帮它收拾了东西。”

    怪不得黑子以为不要它了

    陈晨还没吃完早餐大熊就来了,他把黑子的东西搬到车上。黑子狂叫着钻到团子房间里不出来,最后被江瑞提溜着尾巴丢出去了。

    一路上可怜的黑子都在发抖,爪子死死趴着陈晨的胳膊,陈晨到了学校它还企图跟着一起去,被车门无情的拦住了。陈晨转身看的时候,还看见黑子在拼命用爪子挠车窗。

    “真可怜,一定吓死了。”陈晨心想,黑子估计以为要被那两个男人给杀了。

    学校一切正常,为了做药方便,她把办公室搬到了实验楼里。没人打搅她,设备又齐全,陈晨很满意。唯一不太好的,就是她得偷偷摸摸的用化学仪器。幸好物理实验室跟化学实验室挨着,除了上课的学生,没什么人会来。

    “老大,不用去接嫂子来吃饭?”刀疤跑进办公室。

    江瑞挂了电话:“她要做物理实验,最近都不过来。”

    “怪不得,我弟特意给嫂子吃难吃的饭,就为了让她过来陪你”刀疤突然捂着嘴,“老大我什么都没说,我先出去了!”

    江瑞挑了挑嘴角,继续看送过来的名单,然后他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大熊。”江瑞吼了声。

    大熊从门口跑进来:“在呢老大!”

    江瑞把名单丢到他脸上:“这是什么?”

    “你上次挑的新兵啊。”大熊捡起来,“有问题吗?”

    “自己看。”

    大熊盯着名单看了几眼:“妈的,白子期这小子怎么在里面?”

    “你问我呢?”江瑞沉着脸,“什么时候他们可以把手伸到我的队伍里来了?”

    大熊一脸凶残的道:“我找他们去。”

    十分钟后,他就一脸纠结的回来了。

    “说吧。”江瑞敲了敲桌子。

    大熊支支吾吾的把事情交代明白了,最后看着江瑞:“要不收了?”

    江瑞站起来就走,大熊知道他要去哪,想去开车。

    “不用,我自己开。”江瑞砰一声关上门。

    江家,宋春丽正在招待刚出院的白薇蓉。

    “哎,都是江瑞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白薇蓉穿着条蓝色的裙子,坐在沙发上露出楚楚可怜的笑容:“江奶奶,您快别这么说,不是江瑞的错。”

    “你就别替他说好话了,不是他的错还能是谁?”宋春丽冷着脸,“听说你爸爸在帮你安排相亲是不是,是我们江家没这个福分。”

    “江奶奶,您放心,我才不去相亲呢!”白薇蓉噘着嘴,“您都让我哥进了江瑞的部队了,我爷爷竟然还不同意我来找他。”

    宋春丽拉着她的手:“奶奶真的很喜欢你,可惜了就算让江瑞离婚,他也配不上你了。”

    “不!”白薇蓉激动的说,“江奶奶,哪怕江瑞不离婚,只要他要我,我就会跟他在一起!”

    两个人正说的美,门突然开了,江瑞大步走进来。

    “江

    瑞!”白薇蓉惊喜的站起来,“你你是来找我的?”

    走进来的江瑞一看就是在生气,宋春丽自然知道他为什么来,讥讽的冲白薇蓉一笑:“他是来跟我算账的。”

    “你先出去。”江瑞看了眼白薇蓉。

    宋春丽拉住她:“你不用走,这是江家,我说了算。”

    “江奶奶,江瑞肯定有事要跟你谈,我还是先回避一下好。”白薇蓉知道江瑞跟宋春丽一向都不对付,这种时候,她当然会听江瑞的话。

    谁知道她小看了宋春丽的执着。

    “我说不用就不用。”宋春丽拉着她坐下,“江瑞,你是为白子期的事来的吧,那什么也不用说了,人是我弄进去的,有本事你可以不收。”

    江瑞连坐都没坐,盯着她问:“爷爷知道吗?”

    “少拿你爷爷压我。”宋春丽的声音突然尖锐起来,“没有他我照样能办成事。”

    “是吗。”江瑞突然笑了下,“某军的集团参谋黄忠义。这么多年他还没忘你,也算是痴情了。”

    宋春丽在听到这个名字时脸刷一下白了:“你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心里明白。”江瑞看了眼白薇蓉,“你现在该担心,她出去会说什么。”

    白薇蓉赶紧站起来:“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江奶奶”

    “你先回去吧。”宋春丽表情僵硬,直接把白薇蓉往门口推。

    白薇蓉都没来得及跟江瑞说再见,就被关到门外了。

    “江瑞!”宋春丽气的发抖,“你怎么能当着别人的面胡说?”

    江瑞嗤笑了一声:“人是你非要留下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宋春丽咬着牙:“好,我是找了黄忠义,他跟我以前是同学,所以帮了我。”

    “同学?”江瑞冷冰冰的看着她,“原来奶奶把能跟你上床的男人叫同学。”

    “江瑞,你闭嘴!”宋春丽冲上来,江瑞避开她,“急什么,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谁还会计较这些。”

    宋春丽没站稳,跌坐在沙发上,突然捂着脸哭起来。

    江瑞侧了侧头,然后转身叫了声:“爷爷!”

    “小瑞来了。”江民走进来坐到宋春丽对面,“你又怎么了?”

    宋春丽指着江瑞骂道:“你问他,好好的他跑来质问我,不就是走关系给他塞了个人吗!他至于这样逼我吗?”

    “塞人?江民皱了皱眉头,突然目光凌厉一瞪,“你往小瑞的部队里塞什么人了??”

    “我”宋春丽目光闪烁,不敢说了。

    江民看着江瑞:“你说。”

    “她把白家的白子期弄进了我的队伍。”江瑞一脸嘲讽的说,“傻子听了都会笑。”

    砰!桌子上紫砂壶被江民摔到地上。

    “你竟敢背着我干这种事。”老人站起来,身上晃了晃。

    江瑞赶紧扶住他:“爷爷你小心身体。”

    江民推开他,一把拉起宋春丽:“江白两家在军界什么情况你不是不知道,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