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四十六章半夜回来的男人

    就在陈晨苦苦纠结晚上要不要继续跟江瑞睡一间房的时候,人家却连着好几天都没回来。 ..

    “妈妈。”团子洗澡的时候问,“爸爸已经三天天没回来了。”

    陈晨心里又是轻松,又是担心:“军人嘛,有任务的时候几个月不回来很正常。”

    “等我在大一点,就可以去帮爸爸了!”团子握拳。陈晨捏了捏她的脸,“礼拜一就开学了,你先想着好好学习吧。”

    太平洋的小岛上,爆炸声接连响起,海岸线边上一排全副武装的军人肃立待命。

    “老大,人跑了。”大熊带着刀疤跟小四跑过来,“他们关押了几个人也都死了。”

    江瑞沉着脸,这是第一次。他的队伍跟踪了那架飞机两天才找到这里,现在除了一座空岛却别无所获。

    “不过,我们在间屋子里找到了一台电脑,虽然被人用枪打烂了。但是里面安装了一种特殊电路板,应该可以重新启动。”

    小四是这方面的高手,他既然这么说,就一定有把握。

    大熊见江瑞脸色不太好,笑了笑道:“至少炸了他们一个基地。”

    “把戴墨镜男人的资料送上去。”江瑞冷哼了一声,“他现在没利用价值了,我没有必要替他背黑锅。如果陆家想报仇,我倒是十分期待他们能不能把人找出来。”

    陈晨等团子睡着了,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演国外一部枪战片,她看着男主角拿着枪做各种危险动作,看着看着,电视上的人就变成了江瑞。

    “啪啪啪”陈晨拍了拍自己的脸,“醒醒,醒醒,你这是在干嘛,人家不就说了喜欢你吗?你至于这么惦记他吗?”

    拿起遥控器换了个电视购物的台,陈晨心不在焉的听主持人疯狂的推荐,然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江瑞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客厅的沙发上躺着个人。他关掉电视,坐到陈晨身边仔细看她。

    不过几天没见,他就觉得很想她。以往任务结束一定会去跟大熊他们打靶减压,可今天他只想回家。在路上的时候,他想到回家这个词心里就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

    就好像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勃发出来,但是又找不到出口,在他的胸腔里四处乱窜。

    “嘤嘤,好冷。”陈晨哼唧了两声,手在毛毯上乱抓。江瑞抱起她回到卧室,把人塞进被子里,顺便捏了两下白团子,这是他特别喜欢的地方。

    江瑞并不知道,他这种对女性的迷恋就是所谓的恋母情结。就像他一直以来对辛晴的感情一样,那是种深深的迷恋,向往,甚至膜拜。

    陈晨在被子里滚了两圈,江瑞赶紧塞了个枕头到她怀里,陈晨老实了。

    “怎么能睡的这么死呢”对于一个听到秒针的声音都能醒的男人来说,实在无法理解陈晨的行为。“以后得看着你,不然真被卖了。”

    看到陈晨睡熟了,江瑞才进去洗澡,然后钻进一个被子里,抱着软软的小女人一起睡觉。

    陈晨觉得越来越热,她动了动,发现动不了。慌了,猛的睁开眼,却看到古铜色的胸膛。她捂着嘴,往上看去,果然江瑞正眯着眼看她。

    “你你回来啦

    ?”陈晨高兴的说。

    江瑞显然很满意她的表情:“嗯,半夜回来的。”

    “怎么不叫醒我呢!”陈晨说,然后突然发现自己还贴在男人怀里,脸腾的一下红了,“放放开我。”

    “不要。”江瑞直接拒绝,“团子说你有裸睡的习惯,为什么我从来没见你裸睡过。”

    这种事情团子竟然告诉你陈晨心想等会一定去打团子的屁股。

    “住在陌生男人家里还裸睡,这是神经病才做出来的事吧。”陈晨推不开他,只好试着把腿离男人远一点。谁知道江瑞却搂着她的腰,把腿伸进了她两腿中间。

    陈晨的双腿被牢牢缠住了,她急的开始捶江瑞的胸膛:“你放开我,放开!”

    “我不是陌生人,法律上来说我是你合法丈夫。所以就算现在我把你扒光了,你也不能拒绝。”江瑞按住她,“别动了。”

    清楚的感觉到顶在自己小腹的那个东西,陈晨捂着脸:“那你放开我啊!”

    “你必须要习惯。”江瑞的声音在早上该死的性感,“我给你时间接受我。”

    陈晨显然误会了江瑞的意思,她还以为男人说的是她喜不喜欢他。

    “我我”

    江瑞看她那脸红又着急的样子觉得心里痒痒的,正准备伸手去摸白团子,就听到门砰的被撞开。

    “爸爸!爸爸!”团子冲进来爬上床,黑子在她身后跟着也跳上来。结果发现不在家几天凶巴巴的男主人躺在上面,尾巴一夹又跳下去了。

    江瑞缩回手,一本正经的把团子抱过来塞进被子里:“怎么穿着睡衣就跑出来了!”

    “嘻嘻嘻!”团子一手搂着一个胳膊高兴的说,“今天是周末,我们去吃好吃的吧?”

    陈晨赶紧跳下床:“我要上厕所。”

    “爸爸,妈妈很担心你哦!”团子趁着陈晨不在悄悄说,“她每天晚上都在客厅睡,我想肯定是没有你她睡不着。”

    江瑞摸了摸团子头:“以后爸爸如果不在家,你要照顾好妈妈。”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在江瑞心里,团子比陈晨靠谱多了。

    陈晨觉得特别不平衡,明明团子是她养大的,可是无论从长相到生活习惯却都遗传了江瑞。比如她喜欢吃辣,但是江瑞跟团子却喜欢吃清淡的食物。

    三比一,她只好跟着去吃粤菜。路上陈晨戳着黑子的脑袋骂它:“你这个狗腿的东西,你明明喜欢吃大骨头炖肉,为什么刚刚要举爪子?”

    “汪汪汪!”黑子叫了几声。

    “妈妈,黑子说粤菜也有大骨头。”团子翻译。

    陈晨惊悚的看向江瑞。

    江瑞摇了摇头:“不是,只是她们之间感情的牵绊比较深,团子大概能猜到黑子的意思。”

    “吓死我了!”陈晨从副驾驶座上把头探过声说,“要是团子能听懂动物的话,肯定会被关起来研究的。”

    江瑞发现每次看到陈晨眼睛亮亮的,他心里就发痒。他不知道有专门的词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就是被萌到了。

    <

    br />

    “不会,有我。”他侧脸在陈晨脸上吻了一下,陈晨红着脸坐回去了。

    “你让大熊去接阿紫了吗?”她转移话题。

    江瑞点头:“嗯,他们离那么近,应该已经到了。”

    “哦。”陈晨目不斜视的盯着车窗外,江瑞现在说话越来越来温柔了。

    山顶一家很精致的粤菜馆,很多演艺圈的人都喜欢来这里吃饭,因为装修很有私密性,每个包间的隔音也很好。大熊站在一个包间门口冲他们招手:“这里,这里!”

    团子跑过去,黑子在经理殷勤的注视下竖着尾巴洋洋得意的跟在后面。结果路过一个包间门口时,里面突然走出来一个女人。

    “啊!”女人尖叫一声,“怎么会有狗?”

    黑子立马仰着头狂叫,团子赶紧跑回来:“黑子,不要叫了。”

    周依婷瞪着团子:“你家大人呢?怎么把狗带进来的?”

    “周小姐,不好意思。”经理不卑不亢的说,“这只狗是特殊的客人,你不用介意。”

    周依婷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什么叫不介意?它吓了我一跳。而且,你们饭店什么时候允许狗进来了?”

    “依婷,不要说了。”温柔的声音从包间里传出来,一个穿着长旗袍的女人走出来,“江首长,请原谅我妹妹不知道是您家小姐的狗。”

    陈晨啊了一声:“你是周依云?”

    “江太太看过我的电影啊,真是我的荣幸!”周依云有些受宠若惊,她妹妹在旁边一声不吭的看着。

    “你演的很好。”陈晨冲她点点头,“你真人也很漂亮!”

    周依云赶紧说:“江太太才漂亮。”

    江瑞从头到尾都没说话,周依云很有眼色的拉着她妹妹后退:“不打搅您一家用餐了。”

    阿紫从卫生间回来,看到他们站在门口。

    “喂,干嘛呢?快点进来点菜,我都要饿死了!”

    等江瑞一行人进了旁边的包间,周依婷才好奇的问:“姐,那是谁啊,你那么客气?”

    “江家。”周依云皱着眉头,“跟你说多少次了,这里是京城。你随便看见一个人说不定都是惹不起的。”

    周依婷嘟囔:“我那不是没看见人嘛,不就是只狗吗!”

    “狗?”周依云苦笑道,“那只狗比我们都值钱,你觉得普通人家的狗能进来这种地方吗?”

    “知道了,知道了!”周依婷摇了摇她的胳膊,“姐啊,你刚刚说的江家,不会就是那个什么叫战神的江首长吧?”

    周依云喝了口茶:“不然呢?”

    “那么年轻啊?”周依婷想到刚刚江瑞的样子,心里一热。“我以为他是老头子呢。”

    看了眼自己的妹妹,周依云警告她:“等下导演就来了,你好好表现,我只能帮你到这里。”

    “放心,我会的!”周依婷嘴上答应,心里却在盘算,哼,你不就是比我运气好吗,我长的又不比你差,以后还不知道谁帮谁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