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四十五章我喜欢你,所以呢?

    媒体很快报道了陈晨受伤的事情,白薇蓉自然成了凶手。 以往是没有人敢刊登这种消息的,但这次不一样。受害人是首长夫人,白家就是想压,也要看报社敢不敢给他面子。

    一晚上的时间,江瑞就翻了盘,军部那边趁机找人写了后续。说江首长对夫人这么好,怎么会去跟陆琪扯上关系,种种暗示江瑞跟陆琪的死无关。

    “爸,怎么办?”白凯好不容易把白薇蓉安慰好,赶紧跑回家听指示。

    白立在宣纸上写毛笔字,执笔游龙间心情慢慢沉淀下来:“让薇蓉出院,告诉她,如果不好好呆着,就送她去国外。不嫁江瑞,还有别人。”

    白凯无奈道:“爸,你也知道薇蓉她”

    “白家每个人都不是为自己而活,这么多年她活的比别人都肆意,就该履行她的指责。”白立放下笔,“我会帮她安排合适的婚姻。”

    “那江瑞呢?”白凯问,“磕一下就那么严重,他摆明了在算计我们。”

    白立将宣纸拿起来,上面只有一个忍字。

    “那又如何?我们技不如人,只能自己受着。”

    江瑞的把戏并不高明,但医生护士那么多双眼睛都看见了,没事也变成有事了。今天是受伤,要是江瑞狠一点,直接把陈晨弄死说是白薇蓉害的,这盆脏水白家也躲不掉。

    “子期怎么样了?”白立想到这个孙子就头疼,白家跟江家一样,都是单传。看看人家江瑞,在看看白子期。每次江民炫耀孙子时他都想拿袜子堵上他的嘴。

    白凯愤愤道:“打了招呼,人出不来,但是不至于被虐待。”

    “让他在里面看看也好。”白立揉了揉眉心,“江瑞带出来的兵,一个顶三。子期要是能长进一点,我早就送他去军部了。”白立突然顿了下,“去,想办法把今年江瑞那边新兵的名额弄一个来。”

    白凯大惊:“爸,你什么意思?要把子期送到江瑞手底下去?”

    “你那么紧张干什么。”白立捋了捋袖子,“江瑞的兵,每年都是他亲自挑的,想让他收下子期,不是件容易的事。”

    “爸!”白凯急了,“您还真想把子期送过去啊,那那还能活吗?”

    白立瞪了他一眼:“你觉得江瑞会害自己的兵吗?那小子虽然混了点,但绝对是个铁血汉子。你以为我愿意去开口求江民?你自己教不好儿子,我只好请外人来教。”

    白凯还想说什么,白老爷子突然道:“如果子期一直这么下去,白家就完了”

    “我明白了。”

    白家的事情搞定了,陆琪的案子也开始重新调查,可江瑞的心情却并不怎么美好。

    陈晨今天出院,她在医院里乖乖躺了两天,没有跟江瑞再过一句话。

    那天江瑞说完后,陈晨捂着脸躲进了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谁都看的出来她哭过。这让江瑞很烦躁,他没想让陈晨哭,只是想气气她来着。

    “爸爸,妈妈是真生气了。”团子戳着碗里的鱼肉,“她真生气的时候就这样,不看你,不理你。”

    江瑞放下筷子:“你快吃,我去看看她。”

    陈

    晨坐在卧室里吃午餐,看到江瑞进来转了个身,用屁股对着他。

    “你打算什么时候才跟我说话?”江瑞走过来,坐到她跟前。“我并没有胡说八道,我只是说了事实而已,再说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

    陈晨看着他:“呵呵,那真是谢谢你了,我偷看了您洗澡,您却大度的原谅了我。”

    见她说话阴阳怪气的,江瑞又说:“你也不是故意的,你没有睡醒。”

    “说完了?”陈晨问。

    江瑞点点头。

    “陈晨指着门口:“那出去吧,我要吃饭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江瑞抓住她的手,正想发火,却看见女人眼里滚着泪珠,被他这么一晃,顺着脸颊就滑落下来。

    陈晨跳起来扑上去:“我想怎么样?我想怎么样?你当着那么多人让我里子面子都没了,还来问我怎么样。”她骑在江瑞腰上,劈头盖脸的挠他。

    江瑞楞了一下,等到怀中撞进柔软触感才反应过来。想抓住陈晨的胳膊又怕弄疼她,抬手挡在脸前却不敢用力,怕她把自己弄伤了。

    “就知道欺负我,说我笨说我傻就算了,还当众侮辱我,让我丢脸。”陈晨继续撒泼,江瑞皱眉头,“我没有侮辱你。”

    陈晨一拳锤在他胸口:“你就有!”

    怀里气呼呼的小女人,通红的小脸上还挂着泪珠,眼睛瞪的大大的,亮晶晶的看着自己。

    秀色可餐,江瑞脑子里闪过几个字。然后在陈晨的尖叫中*将她压在身下。

    “对不起。”

    正想开口骂人的陈晨也楞了:“你你说什么。”

    “我说对不起。”江瑞看她张着小嘴,傻乎乎的模样再也忍不住了,低头就吻了上去。

    陈晨任由男人撬开她的嘴,软软的舌头被勾缠住,她眨了眨眼睛。

    江瑞吸允着女人的唇瓣,带着沙哑的音调说了声:“闭上眼睛,乖!”

    陈晨被男人满眼温柔的眼神蛊惑了,慢慢闭上了眼睛。

    舌头又疼又麻,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她觉得脑子里全是小星星,双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上了男人的脖子。

    “嘤”一声娇喘,江瑞猛的离开,将怀里的女人抱的紧紧的。

    陈晨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顶着她,本能的扭了扭。

    “别动。”江瑞按住她的屁股,“除非你想我现在就吃了你。”

    低头对上陈晨的目光,带着些懊恼,害羞还有惭愧的眼神取悦了男人。

    嗯,没有后悔跟厌恶。

    江瑞满意的又在她嘴唇上啃了一口:“我喜欢你。”

    怀里的女人身体僵硬了,江瑞接着说:“所以你也要喜欢我。”

    “喂,你叫我来就是看你发呆的吗?”阿紫无聊的在沙发上滚了两圈,“我看报纸上说你被情敌磕坏了脑子,难道是真的?”

    陈晨抱着枕头缩在沙发角上,脑子里全是江瑞那句我喜欢你

    &n

    bsp;“喂,你快说啊,不说我出去跟团子玩了!”阿紫踢了她一脚,突然凑过来,“你不会是被吃了吧?”她做了个扒衣服的动作。”

    结果就看到陈晨脸红了。

    “哇哇哇,你真被吃了?”阿紫激动的跳起来,“谁主动的?肯定是你!”

    陈晨按住她:“你喊什么,没有的事。”她犹豫了一下开口,“他说喜欢我。”

    “啥?”阿紫老实下来,“战神向你表白了?”

    “他说他喜欢我,然后说所以我也要喜欢他。”

    阿紫鼓掌:“不愧是战神,表白都这么强势!”

    “等一下,他说的是喜欢,不是爱?”

    陈晨傻乎乎点头:“是喜欢。”

    “你真好骗。”阿紫鄙视她,“你没看过电视吗?上面那些说喜欢的,分分钟移情别恋。”

    “是是吗?”陈晨好不容易做好的心理建设立马被瓦解了。“你的意思是说他只是玩玩?”

    阿紫一脸过来人的模样教育她:“要是他说爱上你了,才靠谱。”她伸手捧心,“战神一定是那种,一旦说了爱,就惊天地泣鬼神,不死不休,最后两个人化成灰也要装在一个盒子里男人。”

    “你说的仇人吧”陈晨打了个哆嗦。

    “嘿嘿,你看起来好像挺高兴啊!”阿紫推了她一把,“早说了你喜欢他,还不承认。”

    陈晨没否认,她刚刚就想通了。像江瑞那样的男人,真要对一个女人温柔,谁都架不住。自己要是不喜欢他,怎么会让他吻她,怎么会那么自然的答应跟他睡在一间房里。

    至于梦游,陈晨心里呵呵,她绝对没有梦游症。每天早上会在床上醒来这种事,江战神你休想骗我!

    “那你现在得努力了。”阿紫又开始说教,“让他赶快拿着戒指说爱你,然后跟你求婚。”

    陈晨提醒她:“我们已经结婚了。”

    “那不算。”阿紫摆手,“你都不想谈恋爱吗?正常的女孩子都要谈恋爱的。”

    谈恋爱陈晨没想过。如果不是意外碰到江瑞,恐怕她现在还带着团子过流浪生活呢!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江瑞是团子爸爸的过,她总觉他们认识好久了。

    老夫老妻?陈晨捂脸。

    “啧啧,你是不是想到战神了了,瞧你那副淫荡的小贱人样!”阿紫拍了拍她脑袋,“努力搞定你的男人吧,骚女!”

    深夜,京城郊外一架直升机缓缓降落,带着大墨镜的外国男人跳上去。

    “没找到?”开飞机的是一个红发男人,他幸灾乐祸的扭头道,“上面以为你会有什么发现呢!”

    带墨镜的男人语气烦躁:“那女人身体里的确有一种新的病毒,但是很少很少,根本检测不出来。我把她浑身都解剖了也没用。”

    “你想想回去后怎么汇报吧”

    墨镜男人突然笑了下:“不过,至少能证明这次的病毒也是失败的,能引起过敏,那就不能用了。”

    “是啊,也不知道又得研究多久”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