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四十四章脑子长了血块

    “医生。<冰火#中文 ..”江瑞一脚踢开白凯,顺便把还想扑上来的白薇蓉踹到地下,拦住进来的医护人员,“快点,我太太昏过去了。”

    跟在医生后面的又是那个圆脸护士,她大喊一声:“江首长的夫人受伤啦!”

    门外又哗哗涌进来一群记者,场面一下子就失控了。最后还是江瑞吼了一声:“谁他妈再挡路,就关三个月。”

    人散开了,来不及看白薇蓉一眼的医生,被江瑞提溜到了隔壁。正想先听听心跳呢,就被江瑞推开:“不用你,你坐那等着。”

    “江首长!江首长!”圆脸护士今天的话特别多,“这是咱们部队最好的脑外科主任,您放心让他看吧!”

    最好的脑外科主任非常谦虚的摇头:“哪里,哪里,我还是临床经验不够,需要多多学习。”

    圆脸护士还想接着夸,主任狠狠瞪了她一眼。

    尼玛你怎么这么多话呢?给首长夫人看病,万一她有什么疑难杂症都算到我头上怎么办?主任低着头站在旁边装死,过了一会门开了,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走进来。

    “老大。”华佗皱着眉,“嫂子受伤了?”

    江瑞看着他说:“我认为她受伤了。”

    华佗眨眨眼,给陈晨把了三秒钟脉:“唔,内伤,脑子里有血块了。”

    “啊,血里长脑块了?”外科主任激动的话都不会说了,眼前这人可是全军最厉害的医生啊,专治疑难杂症的。

    江瑞轻飘飘的扫了他一眼。

    “首长放心,我们马上配合治疗,华佗上校有什么指示请不用客气,我随时待命!”主任恢复正常,一本正经。

    华佗点点头:“你们都先出去吧,这间病房从现在开始是军事重地,谁也不能靠近。”

    “是!”主任敬了个军礼,带着一群医生护士走了,门外果然已经站了几个士兵。他想了想还是交代其他人,“都清醒一点,没有命令谁也不要来这里,否认出了事,没人保得了你。”

    病房里,华佗又仔细看了看陈晨:“就是额头撞了个包,涂点药过两天就好了。”

    “可以睁眼了。”江瑞说。

    床上的人没动静。

    “陈晨?”江瑞推了推她,“行了,不用装了。”

    还是没反应。

    “华佗!”江瑞语急,“怎么回事?”

    华佗想了下,淡定的说:“睡着了。”

    江瑞深深吸了口气:“行了,这几天辛苦你了,对外就像刚刚那么说。”

    “那等会嫂子醒来记得告诉她,这几天要随时装不省人事,最好就在床上呆着。”华佗背起他的药箱,“我去应付记者。”

    他转身离开,没有问江瑞为什么这么做。作为一个军人,服从命令是他天职。记者远远的被驱赶到电梯口,一见他过来都围上去。

    家里赢成正跟团子给黑子扎小辫,大熊就在楼下按门铃让他俩赶紧下去,说要去医院,陈晨受伤了。

    团子一路哭着到了医院,赢成抱着她,大熊在前面驱赶记者,进了贵宾楼层看见华佗在那玩手机。

    “靠,嫂子什么情况了,你

    还在这玩?”

    华佗看了他一眼:“你进去的时候最好小声点。”

    大熊奇怪的看着他,推开门就看见陈晨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他家首长坐在对面沙发上像盯犯人似的死死盯着。

    “爸爸,妈妈怎么了?”见这情景,团子也不敢大声说话,忍着眼泪扑到江瑞怀里。

    江瑞皱着眉头把她抱起来:“怎么哭了?”

    “哦,你妈妈没事,她睡着了。”

    赢成都快吓死了,他正纠结要不要打电话回去告诉辛晴,听到江瑞这么说松了口气:“哥,嫂子到底怎么了?”

    “没事,你们不是看见了吗,头上撞了个包。”

    团子趴到陈晨身边看了看:“妈妈是睡着了啊!”

    “妈呀!”大熊坐到江瑞身边,“那你说嫂子出事了,让我们赶紧来,吓得团子哭了一路。”

    赢成觉得他哥一定又在算计谁:“哥,嫂子头上的包是怎么磕的?”

    “白薇蓉。”江瑞看了看表,“团子,跟小叔叔去吃饭,顺便给妈妈带回来。”

    团子点点头,拉着赢成出门时又问他:“爸爸,是不是要做出很难过的表情?”

    江瑞冲着她竖起大拇指!

    “老大,你想动白家?”大熊皱眉,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握了握拳头,江瑞看着睡的呼呼的陈晨,笑道:“就是因为不能动,所以才想出这么个办法。”

    “怪不得你要来医院。”大熊刚想笑,又觉得不妥,“那嫂子”

    江瑞摇头:“意外,我原本想让她装晕,可没想到真受了伤。”他目光一沉,“白薇蓉这比账我记下了,总有机会让她也尝一尝头上长包的滋味。”

    “你要和嫂子解释清楚啊。”大熊提醒他,“不然她肯定以为你连她也算计了。”

    江瑞挑了挑眉,那个女人会这么想?他觉得不大可能

    华佗在门口喊:“老大,白先生想见你。”

    “让他进来。”江瑞看了眼陈晨,发现她还再睡,不禁又在心里鄙视她。这么吵都不醒,脑子像猪,生理构造更像。

    白凯大步走进来,他已经见过之前的主任了,知道陈晨脑子出了问题,至今仍昏迷不醒。

    “江瑞,她”见江瑞不理他,白凯临时改了称谓,“你太太她怎么样了?”

    江瑞瞟了他一眼:“你不是问过医生了吗。”

    “你看,这是个意外,谁能想到那么磕一下就能磕出问题呢!”白凯偷偷往病床边站了站,发现陈晨果然睡的很沉。

    “那你的意思是我太太的头不经磕是吗?”江瑞冷笑了一声,“你们白家让我来道歉,我亲自带着妻子来了,却被你们打成重伤,现在还昏迷不醒。”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凌厉的气息直逼白凯:“现在,轮到白家给我一个说法了。”

    “江瑞,这这是意外,你不能算在我们头上。”白凯在那样的目光下竟然产生了害怕的心里,他后退了一步,眼神却没退缩,他不能在小辈跟前服软。

    “不要再废话了。”江瑞坐到陈晨身边,摸了摸她的脸,“等我老婆醒来再说。”<b

    r />

    白凯光顾着江瑞,根本没发现病床上的人睫毛颤了颤。他无奈的点点头:“行,那就等你太太醒了我们在谈。”

    “大熊,去门口守着。”等白凯走了,江瑞挥了挥手。

    大熊已经看到陈晨的手动了,知道她醒了。想必老大这是要哄人,答应了一声就跑了出去。

    病房里突然变的很安静,江瑞等了一分钟,见床上的人还没动静,便伸手去捏她的鼻子。刚刚碰到,就被一巴掌拍开:“你想谋杀啊?”

    陈晨睁开眼瞪他:“明知道我醒了。”

    “我不知道啊?”江瑞挑了挑嘴角,“你又没睁眼,我怎么知道你醒了。”

    “懒得跟你吵。”陈晨伸了个懒腰,这一觉才算睡饱了,早上头晕眼花的症状都消失了,唔除了头上的包。她用手摸摸,上面贴了层纱布。

    江瑞把她的手拿下来:“别乱碰,华佗给你用了他特制的药。”

    “是嘛!”陈晨高兴的笑,“我说怎么一点都不疼呢。”

    “但是你必须得卧床休息,不能下地。”江瑞认真的说,换来陈晨呵呵两声,“你以为我是白痴吗?”

    头磕破了,跟走路有一毛钱关系啊!

    江瑞反问她:“你不是白痴吗?”

    “你才是白痴。”

    “不是白痴怎么会磕到脑袋。”

    “不是你带我来我能这么倒霉吗?”陈晨顶回去,“你有完没完了?不就是想让我配合你的阴谋诡计吗?直接说就完了。”

    江瑞点点头:“变聪明了,既然如此就不用我废话,你好好在医院呆两天吧。”

    “嘿嘿嘿嘿!”陈晨奸笑道,“我就不!”

    凭什么听你的?一大早把我弄到医院里来,还让我被人误伤。陈晨心想,就算她今天没受伤,江瑞肯定也会让她装受伤的。这个家伙早就准备算计白家。

    哼,都让你顺心如意也太便宜了,我就不装病,我现在就回家!

    陈晨掀开被子准备下床,一脸得意的冲着江瑞呲牙。

    “你确定你要走?”江瑞双手环胸,淡定的看着她。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陈晨已经穿好了鞋,江瑞点点头,“唔,那好,那白薇蓉如果买凶杀人,还是直接开车把你撞死我就都不管了,反正是你自愿跑出去的。”

    正要迈出门的脚收了回来,陈晨僵硬着脖子转身:“你是故意的?”

    “不是。”江瑞看着她,“是专门的。”

    团子推门进来就看到陈晨咬牙切齿的盯着江瑞。

    “妈妈,你想对爸爸做什么?”小家伙赶紧站到江瑞身前。

    陈晨捂着胸口,一脸受伤的看着团子:“你觉得就我们俩的武力值,我能对他干什么吗?”

    “不一定。”江瑞突然说,“你每天晚上都爬上我的床,尤其是昨天,还非要跟我盖一个杯子。早上我洗澡的时候,你还假装上厕所进去偷看。”

    陈晨:

    团子:\\()/

    大熊跟赢成:Σ(|||)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