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四十二章又白又软的手榴弹

    大熊和陈晨以为江瑞下一秒就会掏出枪把白凯给干掉,谁知道他慢悠悠的说了句:“我明天去医院。”

    啊?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就连白凯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阿紫怒视着江瑞,要不是陈晨拉着她,她就扑上去咬人了。

    “跟我去洗手间!”她拽着陈晨离开。

    江瑞看着还呆在那的白凯:“还不走?”

    “希望你说话算数,明天医院见。”白凯连饭都顾不上吃匆匆走了,他得赶紧把这消息告诉白家。

    洗手间里,阿紫一脚踢在红木的垃圾桶上:“我告诉你,要是他敢因为别的女人跟你离婚,我就侵入他们的系统,以后每一次行动都去破坏!”

    “你不总说是我占他便宜了吗?”陈晨撇撇嘴,“这会怎么舍得骂你的偶像了。”

    “那能一样吗?”阿紫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他可以不喜欢你这个人,但是不能因为别的女人不喜欢你。”

    陈晨眨眨眼睛:“有区别吗?”

    “当然有了。”阿紫给她解释,“你看,如果你们俩因为性格不合,或者八字相冲不能在一起,这属于主观不可抗拒因素。可是如果是因为别的女人,那就是客观的外在因素,这个绝对不允许发生。”

    “我好像明白了。”陈晨一副很了解的模样。

    阿紫白了她一眼:“你这只小白兔八成已经陷进去了,还傻乎乎的不知道捍卫自己的男人。”

    陈晨当没听见,阿紫洗完手拉着她回去,发现刚刚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她看了看江瑞,又看了看大熊,决定还是找个好下手的问。

    “我这是第一次来京城,等会吃完饭能不能麻烦你带我去逛逛?”

    大熊没想到小姑娘会约她,乐呵呵的赶紧点头。

    “我”陈晨刚想说我也去,就被阿紫一个眼刀制止了,只好灰溜溜的低头吃饭。

    等大家吃饱后,阿紫就拉着大熊跑了。江瑞开车回家,一路上陈晨也不说话,团子观察了半天,小声跟江瑞说:“爸爸,妈妈肯定是吃醋了。”

    “吃什么醋?”江瑞皱眉。

    团子觉得有些失望,原来自己的爸爸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

    “因为你要去看别的女人,所以妈妈生气了。”

    江瑞明白了,想了想还是说了句:“我不是去看那女人的。”可陈晨显然没听见,还坐在后面发呆。

    等回到家团子特意带黑子去楼下散步,江瑞看见陈晨偷偷从冰箱里拿冰激凌吃,觉得他女儿肯定想多了。但是又发现陈晨一直在躲避自己的目光,想了想还是把人拦住了。

    陈晨正准备回房间找个电影看,江瑞一拉她,她又吓了一跳:“你你干嘛?”

    “别老一惊一乍的。”江瑞拉她坐下,“明天你跟我一起。”

    “一起?”陈晨心想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江瑞看着她:“我是为了你才把白薇蓉打伤的,你当然要跟我一起去。”

    尽量忽略自己心里的那一点小高兴

    ,陈晨哼了一声:“知道了。”然后抱着冰淇淋跑回房间。

    这是个特别容易把自己藏起来的女人,江瑞看着陈晨的背影沉思。他发现陈晨看着傻乎乎的,其实心里什么都明白。但是她只要不想面对,或者不想思考的事,她就当不知道。

    就像一只鸵鸟,以为把头埋进沙子里,藏起来就没事了。

    江瑞觉得自己一定生病了,怎么会对这种女人产生兴趣

    想到陈晨隐藏的身份,还有她身体里的另一个性格,江瑞又觉得还是非常有挑战性的。而且,不管怎么说他的确不排斥触碰陈晨。

    摸摸了嘴唇,想到昨天的吻,江瑞决定回头多试几次!

    晚上一家三口吃过饭在客厅里玩大富翁,陈晨已经输好几盘了,正想耍赖让江瑞让她,就听见门铃响起来。陈晨趁机把桌子上的棋都推到:“我去开门!”

    阿紫跟大熊一前一后走进来。一个咬牙切齿,一个垂头丧气。

    “怎么了这是?”

    “你问他!”阿紫气呼呼的往沙发上一坐,“我再也不要跟他出去了,战神!你的兵虐待老百姓,我要投诉他。”

    江瑞看了眼大熊,后者一脸苦逼。

    “老大,我没欺负她。”

    阿紫哈哈冷笑了两声:“没欺负我?”她拉着陈晨,“你来评理,我让他带我去京城神秘的地方开开眼,你知道他带我去哪了吗?”

    陈晨摇头。

    “他带我去了故宫!”阿紫怒吼,“那种地方我自己不会去吗?”

    大熊看着江瑞:“后来我说去十三陵也行,结果她就踢我。”

    陈晨忍着笑:“然后呢??”

    “然后我说那你带我去你们平时玩的地方。”阿紫继续瞪大熊,“他就带我去了打靶场。”

    大熊又看江瑞:“我们平时去的最多的地方不是打靶场吗?”

    阿紫斜眼:“你就是故意的,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还故意不带我去。”

    “你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吗?”陈晨问大熊。

    大熊认真的说:“现在知道了,我应该直接带她去中南海,凭咱们老大的关系参观一圈没问题。”

    阿紫的眼睛都快冒火了,陈晨拦住她:“你去厨房,冰箱里有冰淇淋!”

    “战神,有这种猪一样的队友,何愁不被敌人打败。”阿紫丢下一句,拉着团子跑了。

    大熊面对恐怖分子都没这么纠结,他求助似的看着江瑞:“我到底错哪了?”

    江瑞指了指陈晨:“你问她。”

    “她说的神秘地方,是那种男男女女的,道德败坏的,酒池肉林的。”陈晨不好意思的说,“阿紫的理想是看现场版的群群p。”

    大熊震惊了:“她才多大?怎么能看那种东西?”

    “二十五啊,比我还大两岁。”

    江瑞挑了挑眉,连他都以为,那个阿紫还不到二十。

    大熊则惊为天人:“我以为她未成年!”

    &

    nbsp;   “你丫才未成年。”阿紫从厨房跑出来,嘴里还含着冰淇淋勺,“睁大眼睛看看老娘的身材。”她挺了挺胸,然后指着陈晨,“在看看她的!”

    陈晨怒了:“赶紧走吧你,我们要睡觉了。”

    红着脸把阿紫推进电梯,正想麻烦大熊再送她一趟。谁知道一扭脸就看见大熊搜一下已经冲进电梯了。

    “赶快回来。”江瑞在门口叫她。陈晨蹭蹭蹭跑回去,“你逼他去的?”

    江瑞摇头:“他自己跑的比兔子还快。”

    陈晨奇怪的道:“我还以为大熊会生气呢,看来他挺大方的嘛!”

    “呵呵,洗洗睡吧。”江瑞笑的很奇怪,陈晨觉得哪里不对劲。追问人家人家又不理她,一直到江瑞洗完澡出来,陈晨蒙着被子躺在沙发上还再问。

    “大熊不会把阿紫带到什么荒郊野地吓唬她吧?”

    江瑞躺进被子里:“你要是再不闭嘴,我就只好堵上它。”

    陈晨捂着嘴:“你想用什么?袜子吗?”

    “沾上你的口水太脏了。”江瑞翻了个身看着她,“我用嘴。”

    没声音了,陈晨连气都不敢出了。

    江瑞倒是觉得挺可惜,他刚刚不应该说的,应该直接用嘴去堵。不过这丫头的脑子真不够用,家里已经没人了,她竟然还主动躺到沙发上,完全没想到把自己赶去睡客房。

    他睁着眼睛等了一会,听到陈晨的呼吸声渐渐平缓才翻身下床。走到沙发边上抱起她塞进自己的被子里,然后他也钻进去。

    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舒服,又把人搂过来。陈晨翻身的时候把睡衣领子给扯开了。江瑞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两个雪白的半球,有一个还紧紧贴着自己的胸口。

    隔着薄薄的睡衣,江瑞能感觉到那一团柔软。他一点都没有非礼勿视的觉悟,反而伸手进去轻轻的捏了一下。

    好软!有些惊讶的又捏了两下,觉得手感不是一般的好,于是干脆就握在手里闭上了眼睛。

    这个晚上,陈晨觉得胸口一直涨涨的,让她想躲开,又想要更多一点的刺激。而从来不做梦的江瑞,则梦见自己在一片雪白的沙漠里追击敌人。

    他手里举起一个手榴弹,却发现找不到保险栓,然后手榴弹就变的好软,软的让他舍不得扔出去,最后碰一声把自己炸死了。

    猛地睁开眼,窗帘外面已经泛白,江瑞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自己不对劲,他掀开被子,看到两腿间高高翘起的东西,还有内裤里那湿漉漉的感觉,都在告诉他一个事实。

    做春梦了

    看着趴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江瑞吸了口气走进卫生间。等他洗了澡换好衣服出来,床上的女人大概是热了,半个肩膀都露了出来。

    江瑞盯着看了五秒钟,又转身进了浴室。

    陈晨这时候被尿憋醒了,跌跌撞撞的跑进卫生间,脱了裤子就往马桶上一坐。

    江瑞刚把身上擦干,正准备出去,就看到陈晨当着他的面脱了裤子,半个雪白的屁股跟大腿闯进他眼底,男人顿时觉得全身都烧了起来。

    刚刚的澡又白洗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