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四十章陆涛的手段

    “啪!”

    江瑞挨了一巴掌。

    这是他人生第二个耳光,还都是一个人抽的。

    “陈晨”

    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陈晨打了个哆嗦。

    江瑞猛的将她顶在墙上,然后在女人惊慌失措的表情中吻了上去。

    男人的气息将她包围住,陈晨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嘴唇又痒又痛,腥甜的气味在口腔里弥漫。她缩回舌头想把那条比她更热更软的舌头顶出去,却换来更疯狂的允吸和舔舐。

    “唔”陈晨呻吟了一声,江瑞抱着瘫在怀里的女人,慢慢的让自己的气息平复下来。低头看去,靠在他胸口的那张小脸,泛着红潮,镀了层亮光的嘴唇微微张开。

    他觉得小腹一紧,作为一个成熟男人,江瑞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反应。

    “放放开我。”陈晨小声说,她不敢抬头。

    感觉到男人的胸膛震动了两下,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你确定?”

    陈晨点点头,就感到身子一软往地下栽去。她还没来得及叫,就又被男人拉进怀里:“还确定吗?”

    “我那是没准备好,你你放开。”陈晨扭了两下,觉得抱着自己的男人身体突然绷直了。

    “你要是再动,我就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了。”江瑞的语气有些急躁,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对异性动情,虽然他还不能确定是还是精神上的。

    但是,他现在必须承认,怀里的女人对自己有了影响。也许早就有了,只是他不曾察觉。那么现在,他会好好的去发现自己的感情,一旦他确定这就是爱,那么陈晨就别想逃了。

    “我要上厕所。”陈晨喊,她只想赶快摆脱江瑞,完全不知道男人已经开始了捕猎行动,她还是唯一的目标。

    江瑞松开手,陈晨夺门而出。没有看到躲在角落里的一人一狗。

    “黑子,你看到了没?爸爸跟妈妈亲亲了!”

    黑子:“汪汪!”

    “奶奶走的时候说有情况要汇报给她,这算是重大情况吧?”

    黑子:“汪汪!”

    “嗯,我也觉得,那我们现在就去给奶奶打电话!”

    黑子:“汪汪!”

    看着偷偷溜走的女儿,江瑞面露笑意。他知道团子不可能听得懂黑子的话,只能说两个小家伙的感情好。而黑子也争气,从来的那天,就非常明白自己的主人是谁。

    江瑞突然觉得心情不错,这时候大熊正好打电话过来。

    “老大,陆有为不跟他老婆离婚了,但条件是要她帮忙劝服江老头让自己外面生的儿子认祖归宗。”

    江瑞笑了笑:“呵呵,自己的儿子自己都不了解,活该他被陆涛拉下来。”

    “我们要动手吗?”不知道为什么,大熊觉得老大好像心情很好。

    &nb

    sp;   “必要的时候帮陆涛一把,想必他马上就会去找他的弟弟了。”江瑞冷笑了一声,“让陆有为第一时间知道陆涛的动作。至于他儿子”江瑞闭了闭眼,“听天由命吧。”

    在陆家所有人看来,陆涛这个年过的应该很憋屈。妹妹惨死,父母要离婚,又多出个野种跟他分家产。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陆琪就算不被人绑架杀死,也会死在江瑞手里。

    敢算计江瑞,就注定了灭亡,至于自己,到时候可以全都推到陆琪跟周荷身子。至于外面那个野种

    陆涛从女人身上爬起来,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宝贝,我离不开你了,嫁给我好不好?”

    卢紫馨伸出雪白的胳膊,像水蛇一般紧紧缠住男人:“你知道我跟你爸的关系,你要是敢说,我就敢嫁。”

    “好。”陆涛埋头在她胸口,女人仰起脖子眯着眼睛微笑。

    她十八岁就跟了陆有为,那个男人对她算不错,除了不能给她名分。房子,钱,什么都没亏过她。可是,她已经二十五岁了,她想要的,已经不只是物质生活。

    她要正式的,光明正大的站在人前。前段时期陆有为告诉他,自己会跟老婆离婚,然后娶她,以后他们的孩子会继承陆家的一切。

    “你不知道我们这种家族的复杂,虽然我爸是董事长,可两个伯伯手里还有股份,现在我爷爷还在,大家表面上和谐友好,可谁都知道,一旦老爷子死了,就是一场财产争夺战。”

    这是她在酒吧认识陆涛时,喝醉酒的陆涛跟她说的。陆涛并不知道她的身份,而她却知道陆涛是陆有为的儿子,陆家这一代的继承人。

    当天晚上,他们就去酒店开了房,接下来陆涛便疯狂的迷恋上了她。卢紫馨哭着告诉陆涛自己的身份后,陆涛的眼中满是绝望。

    “我不管,我爱你!我不管你是谁,我都要跟你在一起。”第二天陆涛又跑来找她,卢紫馨被他放在餐桌上扒光时,得意的笑了。

    陆有为保护不了她,自己这样的身份嫁进陆家很快就会成为攻击的对象,到时候,恐怕陆有为也会因为自己不能给他带来好处而放弃她。

    与其这样,还不如找个更年轻,更有前途的人。

    “舒服吗?”身上的男人温柔的亲吻她,卢紫馨露出娇羞的笑容,更加配合,等到男人又一次释放完自己,她才趴在他胸口问,“那我的两个孩子怎么办呢?他们可是你同父异母的兄妹。”

    陆涛眼里划过一抹阴狠,可惜女人看不到。

    “没事,都交给我。”他亲吻女人,一想到自己的父亲也曾经做过同样的事,陆涛就产生一种莫名的快感,他揉搓了几下女人的身体。“我有个意见,如果你同意,那么未来的陆家就是我们的。”

    陆有为接到儿子被绑架的电话时,第一个反应就是周荷干的。自己才告诉她外面有个儿子,后脚人就被绑架了。他怒气冲冲的开车回家,一进去就给了周荷一耳光。

    “贱人,快把我儿子放了。”

    周荷被打蒙了,哭着喊:“你说什么,我没抓你那个野种。”

    &nbs

    p;   陆有为踹了她一脚:“那是我儿子,你少张口闭口的胡叫,到底是不是你绑架了他?”

    “我没有”周荷的眼神带着恨意,如今她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这个男人当年就不爱她,如今也只剩下厌恶。

    陆有为不相信,还想动手,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听了两句大喊道:“我马上就去,你不要伤害我儿子,不然你一分钱都得不到!”

    他按照电话里的地址开车到了郊外一座废旧的工厂里,一进去就看到一个小小的人被吊在半空。

    “小亮!”他跌跌撞撞的跑过去,“爸爸马上把你放下来。”

    啪啪啪,清脆的鼓掌声从他身后传来:“真是父子情深啊,我的好爸爸!”

    陆有为猛的回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走过来的人:“小小涛?”他一下子明白了,厉声问,“你干什么?为什么绑架自己的弟弟?”

    “这个野种也配叫我弟弟?”陆涛笑道,“她妈妈就是个烂货,只要有钱谁都可以上她。这样的女人生的儿子你却当宝贝似的,还想把原本属于我的东西给他。”

    陆涛慢慢走过来:“我的好父亲,我说的对不对?”

    “不是这样的!”陆有为急忙说,“你弟弟还小,以后陆家肯定是你的啊,我”

    “放屁。”陆涛打断他的话,“你跟那女人是怎么说的?你说现在儿子还小,先让我帮他打理公司,等你儿子长大了,就会随便找个理由把我外放,到时候公司就是她们母子的了。”

    “你你怎么知道?”陆有为慌张的问,然后向他解释,“小涛,你也知道那不过是哄女人的话,怎么能当真呢?爸爸对你怎么样,你是知道的。”

    陆涛冷笑了两声:“如果不是因为大伯和二伯没有儿子,如果不是爷爷现在只能指望我继承陆家,你会对我好吗?你若是对我好,你会威胁我妈让那个野种进门?”

    “小涛,有话我们好好说,你不承认他无所谓,我回头把他送走,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威胁,你先把人放下来好不好?”

    陆涛丢给他一部手机:“行啊,你先看看这个,再决定要不要放吧。”

    手机里正在播放视频,男人跟女人抱在一起拼命耸动,女人的脖子高高的仰起,露出精致的脸庞。而男人,正是他的儿子陆涛。

    陆有为双目瞪的滚圆,浑身颤抖的丢掉手机:“你你这个畜生,畜生!”

    “是你自己不能满足她,她可不止我一个男人,你当宝藏着的女人,夜夜都去酒吧跟男人上床,只是你从来不知道而已。”陆涛手里拿着个针管靠近他。

    陆有为从来不知道自己谦谦有礼的儿子原来是这样子的,他一步步后退:“你想干什么,别忘了我是你爸!”

    “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下半辈子的”

    紫色的液体打进陆有为的血管里,他想跑,却无法挣开自己儿子的手,慢慢的,他觉得身体越来越沉,耳边传来陆涛温柔的声音:“爸,睡吧,等你醒来,这一切就都结束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