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三十九章阿紫来了

    过了元宵节,辛晴跟赢擎苍就要离开了。

    “阿莎夏天生孩子的时候,你一定要去,顺便补办婚礼。”辛晴拉着陈晨的手,“不要怕江瑞,他敢欺负你就打电话给我。”

    辛晴一直絮叨:“我的电话号码你记下来吧?回去以后我也会经常给你打的。”

    “嗯嗯嗯。”陈晨头如捣蒜,“记下了,记下了。”

    团子抱着辛晴的腿:“奶奶,我放暑假可以去看你吗?”

    “当然!”辛晴蹲下来亲了亲她,“暑假团子去奶奶家住,你阿莎姨姨很想见你呢!”

    江瑞送他们去机场,路上赢擎苍在辛晴的暗示下,还是开了口。

    “江瑞,一个男人必须要对自己的女人负责。不管你喜不喜欢陈晨,她现在都是你老婆。”

    正开车的江瑞楞了下,怎么赢擎苍现在也有功夫管他了。

    赢擎苍看了他一眼:“你跟陈晨过的不好,你妈会不放心。”

    江瑞了然了,点点头:“我会的。”

    “我的意思是,你的职业属于高危,女人跟孩子的安全,你要保障。”赢擎苍看了他一眼,“不要有一天,让她们成为敌人威胁你的手段。”

    江瑞目光一沉,过了好一会,才轻轻的吐出一句话:“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会在那之前,把敌人都杀掉。”

    等他回到自己家那边,陈晨已经带着团子先回来了。

    “爸爸,奶奶走了以后,妈妈就哭了。”团子不知道陈晨为什么突然那么伤心,“我哄了她好久,都没用。”

    江瑞一边换衣服一边问:“她人呢?”

    “在房间里,好像已经睡着了。”

    江瑞又想把那个女人掐死了,到底谁才是女儿啊?

    “团子饿不饿,爸爸买了点心放在餐厅。”团子高兴的抱了他一下,跑出去时又问道,“爸爸,你给黑子买了吗?”

    江瑞点点头:“买了。”

    “爸爸万岁!”团子跑了,身后跟着同样汪汪叫的黑子。

    推开房间的门,江瑞看到床上鼓起一个包,随着呼吸正有规律的起伏。他突然有种想扶额头的预感。一把掀开被子,果然床上的人已经睡着了,脸上还挂着泪珠。

    “唔冷。”陈晨嘟囔的着把身子蜷的更紧,又把被子拉上。

    江瑞皱着眉头伸手捏住她的鼻子,陈晨的脸越憋越红,手也开始胡乱挥舞,然后猛的睁开眼啊了一声坐起来。

    “醒了?”

    陈晨显然还没有清醒,她揉了揉眼睛,又晃了晃脑袋,然后指着江瑞大喊:“你干嘛捏我鼻子!”

    “我下次会注意的,改捏你的脸。”江瑞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两眼,“或者在下面一点的地方?”

    “流氓,变态。”陈晨咬牙切齿,“请你出去,我要换衣服。”

    江瑞不但没走,反而挨着她坐了下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陈晨不敢看他,又一想自己又没干什么,干嘛心虚,于是抬起头理直气壮的说:“我没干坏事。”

    &nb

    sp;  “你倒是想。”江瑞挑了挑嘴角,“你那个智商还想干坏事?”

    “你把我叫醒就是为了跟我说智商问题吗?”陈晨火了,正准备发飙,就听到男人慢悠悠的说,“陆琪死了,陆家说是我杀的,我已经开始接受调查,这段时间你跟团子都不要出去。”

    陈晨捂着胸口:“你你说什么?”

    “有空看看新闻吧,别老发呆。”江瑞觉得她瞪着眼睛的模样好笑的很,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脑袋,然后大概觉得这个行为不妥,又握着拳头咳嗽了一声,“如果非要出去,让大熊他们跟着。”

    “根本就不是你杀的,为什么要调查你。”陈晨反应过来了,拽着江瑞的袖子问。

    江瑞在她眼里看到了紧张,嗤笑道:“你怎么知道不是我杀的。”

    “反正肯定不是你。”陈晨就是这么感觉的,“你会被抓起来吗?”

    看她那么认真,原本想逗她的江瑞也认真的回答:“不会。”

    陈晨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担心,听到江瑞这么说,才松了口气。

    “我被抓了,岂不是便宜了你,我的房子我的钱,就都归你了。”江瑞站起来,“行了,你不用担心我,只要记住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出门就好了。”

    陈晨那点伤春悲秋的心情已经被虐的连渣都不剩了,她皮笑肉不笑的说:“放心,我记住了。”

    “那你真没什么想说的?”江瑞出去前又问了她一遍。

    “没有。”陈晨用被子蒙住头。

    听到关门的声音,她才搜一下爬起来打开电脑。原本以为又要失望,结果却看见阿紫的头像在一闪一闪。

    “阿紫!”视频一接通,陈晨就喊起来,阿紫捧着桶泡面跑到摄像头前,“妈呀,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果然出事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去哪了?”

    阿紫吞了一口方便面才说:“别急啊,我也刚回来。不是,你看,我搬家了。”她侧了侧身子,陈晨看到屋子里的摆设显然不是原来的房子。

    “搬到哪了?”

    阿紫看了她一眼:“国内。”

    “你回国了?”陈晨差点从床上掉下去,“在哪个城市?”

    “京城啊!”

    陈晨决定跟这个女人绝交。

    “哎呀,你听我慢慢说。”阿紫吃完了方便面,陈晨这才发现,怪不得刚刚觉得哪里不对劲,那不是正宗的老坛酸菜牛肉面嘛!

    阿紫的确被人抓走过,一帮打扮的像教徒的家伙闯进她家里。

    “幸好我机灵,他们撞门进来的时候,我就启动了电脑内置的销毁系统,他们什么都没查到。”阿紫不忘记夸自己。

    陈晨白了她一眼:“然后呢?”

    后来阿紫被他们带上了飞机,可是半路上不知道在哪个城市加油的时候,又突然出现一伙人,把她救了下来。接着就带着她绕了半个地球,最后回到了s市。

    “谁这么不开眼救你啊!”在得知好友没事之后,陈晨又开始开玩笑,“还有那人贩子也是的,绑架你干什么,浑身上下都没二两肉。”

    &nb

    sp;   阿紫在镜头里面挺了挺胸,鄙视道:“你这是妒忌吗?”

    “呵呵”陈晨用手挡住屏幕里那两颗球。

    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长的,才一米五几的身材,却有着36d的爆乳。而且,明明已经二十五岁了,看上去却像未成年。阿紫就是典型的童颜。

    陈晨羡慕嫉妒恨的说:“你要是在废话,我就不让你见江战神。”

    “啊啊啊啊!”阿紫尖叫一声,“我现在倒时差去睡觉,等我睡醒了,重振雄风之后就杀到你家去!”

    没等陈晨说话,屏幕就黑了。她锤了下电脑,想到阿紫就跟她在一个城市,顿时觉得心情美好。

    “对了,应该去跟江瑞打个招呼。”

    江瑞正在跟温品堂通电话。

    “如果我猜的不错,你老婆的那个神秘好友马上就要去你家做客了。”温品堂的声音有些幸灾乐祸。

    “说清楚。”江瑞皱着眉头,他没去查陈晨的朋友,虽然电脑里装了监听器,但是他从来没看过。

    温品堂慢慢的开口:“年前,我的人发现一批基地组织在找人,结果顺着查下去,没想到他们找到就是陈晨的朋友。”

    “你出手了?”江瑞觉得奇怪,温品堂对陈晨的事情太关心了。

    “我半路把人截了。”电话那边的人说,“然后带了回来,恐怕现在陈晨已经知道了。”

    江瑞冷哼了一声:“你最近是不是太闲了?”

    “你就当我是吧。”温品堂提醒他,“你最好查一查,陈晨的朋友跟东欧黑市有联系。”

    “我知道了。”江瑞没好气的说,那你还把人弄过来,这不没事找事吗。

    挂了电话,温品堂看着坐在旁边盯着他的儿子。

    “想好了?”

    温泽宇点点头:“我要从政。”

    “我以为你会选择从军。”温品堂摸了摸儿子的头,“这样可以跟团子在一起。”

    小少年严肃的说:“不,那样我帮不到她,我要从政,以后我站的越高,她就可以越肆无忌惮,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成语用的不错。”温品堂笑了笑,“确定就是团子了吗?你可还不到八岁。”

    温泽宇握着拳头:“她是我见过最勇敢最厉害的女孩子,我希望可以跟她一起飞。”

    “好!如你所愿”

    陈晨在江瑞书房门口转悠了好几趟,都没敢敲门。

    “你要在外面站到什么时候?”江瑞的声音突然传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陈晨一把推开门,结果没想到江瑞就站在门口,她一时刹不住脚,直直撞进男人怀里。

    江瑞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上次是吻我,这次是投怀送抱,你对我还有什么企图。”

    “我”陈晨一抬头,就触碰到两片柔软的嘴唇,她像是受惊的小动物,猛的往后一跳,结果又撞到了门上弹回来。这次,狠狠的吻上了江瑞的嘴。

    比嘴唇更柔软湿润的东西触碰到了江瑞的舌头,本能的渴望让他吸允了一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