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三十八章陆家告你谋杀

    年初一,江瑞带着陈晨跟团子回江家,原本陈晨是不想去的,可是她不放心团子。 结果还没进去,就听到宋美玉的笑声。

    “黑子,一会要是有人欺负妈妈,你就咬她。”团子把怀里的黑子放到地上,黑子汪汪两声。

    江谦人的耳朵灵,听到声音就跑来开门:“团子!快给太叔公拜年,给你红包!”

    “太叔公过年好!”团子甜甜的喊。江谦人把抱起她,往团子怀里塞了个大红包,又伸手递给陈晨一个。

    陈晨笑眯眯的接过来:“小叔叔过年好!”

    “嗯嗯,等会你看看,我肯定比赢擎苍给的多!”江谦人抱着团子往里走,宋美玉迎上来,冲着他们笑。

    江瑞抿着嘴角从她身边走过去,宋美玉就是个学不乖的,见状又开始生气,狠狠的瞪了陈晨一眼。

    又不是我让人抓你的陈晨摸了摸鼻子,觉得很无辜。下一秒,就听到宋春丽尖叫。

    “啊!谁把这土狗带进来的,脏死了,赶快丢出去。”

    “汪汪汪。”黑子开始呲牙,准备扑上去咬她。

    江谦人无奈的说:“妈,这不是土狗,这是百里挑一的警犬,专门给团子找的。”

    “我们家不能进狗。”宋春丽冷冷的看了陈晨一眼,也没搭理团子。她现在连江瑞都一起恨上了,对这个孙女自然也没什么喜欢可言。

    陈晨拉着团子:“我们带黑子先回去吧!”

    “嗯。”团子也不在意,她不是普通小孩,不喜欢她的人,她也不会喜欢。

    这时候江民从楼上下来,看到这情景开始穿外套。

    “爸?你干什么?”江谦人楞了一下。

    江民拍了拍江瑞的肩膀:“走,我正好去拜访赢先生。”江瑞笑了笑,抱起团子。团子赶紧冲着江民伸出手,“爷爷抱!”

    “江民,你什么意思?”宋春丽喊道,“大过年的你要把我一人丢下?”

    抱着团子亲了亲,江民转身看着她:“你既然不喜欢他们,那就一个人过年吧。”看指着宋美玉,“也不是一个人,这不还有人陪你吗。”

    说完抱着团子就拉开门,江瑞跟在后面,陈晨低着头偷笑。

    只有江谦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好好”宋春丽气得浑身发抖,她指着江谦人,“你也要走吗?”

    江谦人叹了口气:“妈,你这是何苦呢!”他扶着宋春丽坐下,“大过年的,你非要闹的大家都不开心?这样你就舒服了?”

    “要走就走,用不着留下来教训我。”宋春丽推开他,“老的小的都是白眼狼,帮着外人欺负我。”

    江谦人皱着眉头:“妈,那是我哥的孩子,是我侄子和他的妻子孩子,不是什么外人。”

    宋春丽看着他,突然大哭起来:“我也知道啊,我就那么一个孙子,可是他不听话,也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能怎么办啊。”

    “你为什么一定要控制小瑞,一定要让他听你的话呢?”江谦人

    特别不理解,“只要他过的好,我们就应该放心。你没必要总纠结这个问题。”

    “小叔叔,话可不能这么说。”宋美玉插嘴道,“表哥是晚辈,他本来就应该孝顺姑奶奶,听姑奶奶的话。姑奶奶不喜欢那个陈晨,他就应该跟她离婚!”

    “你闭嘴。”江谦人怒斥她,“以后不要来我们家了。”

    宋春丽一听尖叫道:“怎么?你们江家现在连我娘家的人都要往外赶了?是不是想连我都赶出去?”

    “姑奶奶”宋美玉开始哭。

    江谦人扶着额头站起来:“妈,你怎么变成这样了。”然后不等宋春丽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宋春丽刚刚说完就后悔了,可当着宋美玉的面又不想丢面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离开。宋美玉见她瞪了自己一眼,吓得也不敢哭了。

    好像知道江瑞他们会回来似的,赢擎苍一大早就叫了大厨过来做饭,江民到的时候,正好赶上开席。

    “江老爷子,您上座。”辛晴帮江民倒了杯酒,“我们好几年没见了,您风采依旧啊!”

    江民哈哈笑了两声:“老了,你看看,都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团子长大。”

    “爷爷。”江瑞举起酒杯,“您会长命百岁的。”

    “是啊是啊!”团子跟着喊,“太爷爷你要看着团子当上*将军哦,第一个女将军哦!”

    江民摸摸她的头:“是吗?我们团子真了不起,太爷爷就等着看团子当上女将军!”

    江谦人来的时候,赢擎苍又趁机挖苦了他一顿,江谦人也不介意,你说你的,我吃我的。气得赢擎苍把酒都藏了起来不给他喝。

    吃过饭,男人们去书房,辛晴跟陈晨带着团子去门口放炮。

    “你知道陆琪是被什么人绑架的?”江民看着江瑞问。

    江瑞点点头:“我们调查过陆琪在回国前几天,曾经跟朋友去一间酒吧玩。第二天开始,她身边就开始有人跟踪。”江瑞走到窗边,“我想,她一定是在酒吧里无意中碰了,或者吃了什么东西。”

    “你是说,这些东西跟恐怖分子的研究有关系?”江谦人摸了摸下巴,“可为什么当时他们不动手,要等她回国以后才抓人?”

    看着窗外被炮吓的四处乱跳的陈晨,江瑞挑了挑嘴角:“应该是在观察,我估计陆琪身上的药效,连做它的人都不知道。所以当陆琪意外服用以后,那些人应该也在等着看她有什么反应。”

    “后来,考察期一过,害怕万一哪一天让人知道她身体里有病毒,所以就决定动手杀人。”

    江谦人明白了:“可是他们没想到陆琪身上的病毒突然出现了排异反应,所以就又把陆琪抓回去研究。”

    “有人利用了这件事,想让你背黑锅。”江民皱着眉头,“陆家那边就算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也绝对不会相信是你绑架了陆琪。”

    江瑞冷笑了一声:“消息就是他们放出来的,以为这样我为了撇清嫌疑,就会把陆琪救出来。”

    从陆琪母子三人算计他开始,陆琪的命就已经没了,之前江瑞被记者拍照时都没反应,就是知道有人会动手

    。

    “陆琪一定活不成。”江瑞看到陈晨已经第五次摔倒了,皱了皱眉头,转过身,“那些人一定不会留活口。”

    江民想了想:“你要抓人吗?”

    “不。”江瑞摇头,“这不是大鱼,而且”他目光划过一道阴冷,“抓他们的代价太大,不划算。”

    江谦人突然啊了一声:“你你坑安全部!”

    “谁说的?”江瑞笑了笑,“又不是我让他们去抓人的!”

    这个年很多人都过的不踏实,大年初五的时候,街上突然多了很多武警,到处都戒严。当天晚上,住在北城的很多人都听到爆炸声。

    第二天新闻里说郊外一座非法制造烟花炮竹的工厂发生了意外爆炸,死了三个人。老百姓对这种新闻已经习以为常了,也没什么反应。

    倒是一些部门发现不太对,工厂爆炸之后有很多平时不露面的机构都去了,闹腾了几天,一直到初十那地方才安静下来,不过还是被封锁着,不能擅自进去。

    “老大。”大熊一大早跑过来,“事情不太好办。”

    江瑞放下茶杯:“陆家看到陆琪的尸体了?”

    “是的,因为尸体是在郊外菜园里发现的,现在陆家一口咬定是你杀的,准备把你告上军事法庭。”

    “像是他们的手段。”江瑞一脸无所谓的靠在沙发上,“你去跟他们说,我接受传讯,但是要过了二十。”

    大熊楞了:“老大?你要上军事法庭?”

    “上不上的,要看心情,总之一切要等我妈走了以后再说。”他拿起车钥匙,“走吧,团子还等着我带蛋糕回去。”

    赢家别墅。

    辛晴趁着陈晨跟团子午睡,跟赢擎苍咬耳朵。

    “你没告诉他们陈晨就是六六的事吧?”

    赢擎苍抱着辛晴,两个人靠在二楼的窗台上:“没有,不过有件事回去得让万老板查一查。”

    “怎么了?”辛晴扭头,“是不是跟最近陷害小瑞的人有关系?”

    “你儿子已经长的了,他自己会解决,你少操心。”赢擎苍不满意的在她嘴唇上啃了一口,“是六六。”

    辛晴一听更急了:“六六怎么了?”

    “最近江瑞在查的恐怖分子跟病毒有关系,你也知道六六之前有多厉害,我怕江瑞这么查下去,会暴露了六六。”赢擎苍看到辛晴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没说。

    他摸了摸女人的脸,语气越发温柔:“你没有办法跟江瑞说让他放弃是不是。”

    “嗯。”辛晴点点头,难过的道,“那是他活下去的动力,找到害死他父母的凶手,我们不能那么自私让他不去查。”

    赢擎苍柔柔她的头发:“放心,过几天回去我跟万老板会查,实在不行让沈公子派几个人过来保护六六。”

    这些陈晨是不知道的,她有另外一件事需要担心。阿紫突然联系不上了,她年前就留了言,可是至今都没有收到过回复。陈晨知道,阿紫一定出事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