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三十七章事件的连锁反应

    这个晚上,注定会有很多人睡不着,也会有很多人一觉睡到天亮,比如陈晨。

    “啊!”床上女人伸了个懒腰,然后滚了两圈猛的坐了起来。

    怎么回事?她怎么回来的?为什么完全不记得了环顾四周,不像酒店,但也不是江瑞家,完全陌生的环境。

    床边的椅子上,放着一套粉色的居家服,上面还画着小羊的图案,更搞笑的是,连帽子都是来两个羊角造型。陈晨穿上衣服,去洗手间洗脸,发现牙刷和毛巾都是新的。

    整理完毕后,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拉开门。门外是长长的走廊,铺着看上去就很贵的地毯。陈晨往楼梯方向走,渐渐的听到狗叫声和小孩子的笑声。

    她往楼下飞奔,跑到一半的时候,团子看见了她。

    “妈妈!你醒啦?”

    黑子:“汪汪。”

    陈晨看见宽阔的客厅里,辛晴坐在沙发上削苹果,团子跟黑子等着吃。

    “来,快下来。”辛晴对她招招手,陈晨一脸呆滞的走过去坐到她身边。辛晴摸了摸她的后脑勺,“还疼不疼?”

    本能的摇头,然后陈晨咧着嘴嘶了一声:“好痛!”

    “对不起,对不起。”辛晴赶紧把手缩回来,“看来要过几天才能下去了,脑袋呢?脑袋里面疼不疼?”

    陈晨终于明白了,她抬起手伸到脑后,轻轻摸了摸,发现那里鼓了个包。

    “我受伤了?”她瞪着眼睛,脱口而出,“肯定是江变态打的!”

    噗辛晴差点被苹果噎到。

    “要是我打的,你脑袋上就不会是个包,而是个洞了。”江瑞端着碗不知道从哪走了出来。

    团子叹了口气:“妈妈,你怎么能当着奶奶的面说爸爸是变态呢?当心婆媳关系破裂。”

    陈晨默默的流泪,被自己的愚蠢惊到了。

    “不会,不会!”辛晴笑眯眯的说,“陈晨啊,你要记得,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江瑞欺负你,我帮你打他。你欺负江瑞,我还帮你打他!”

    中国好婆婆

    陈晨拉着辛晴的手:“那我到底怎么受的伤啊?”

    “先把药喝了。”江瑞把一碗黑乎乎的东西递给她。

    “什么东西?”陈晨捂着鼻子躲开,辛晴替她接过来,“来,这是军医开的药,比西药管用,赶快喝了。”

    陈晨捏着鼻子喝了一口,差点吐出来:“哇,你们确定是军医不是兽医?”

    “兽医也挺合适的。”江瑞看了她一眼,“如果你不按时吃药,回头脑子里长瘤子会更蠢。”

    见陈晨还不吃,团子把桌上放的盒子端过来:“妈妈,你喝完我就给你吃话梅糖哦!”她晃了晃手里的糖,黑子趁机跳起来舔了一口。

    为了给女儿做好榜样,陈晨把药一饮而尽,苦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然后快速抢了团子手里的话梅糖丢进嘴里。

    “陈陈晨”辛晴手里拿着还没来得及给她的话梅糖,“那个是黑子舔过的。”

    呸呸呸陈晨又开始往外吐,江瑞摇了摇头,“妈,你看见了吧,我觉得团子说不定是她捡的。”

    陈晨恶狠狠的瞪着江瑞,辛晴马上护着她:“胡说,团子跟陈晨长的一样,都那么漂亮,就是陈晨生的!”

    赢成揉着眼睛从楼上下来:“妈,你什么眼神啊,团子明明长的像我哥。”

    “你妈说像就像,你有什么意见。”赢擎苍从外面进来,手里抱着个保温箱。

    赢成几步从楼梯上跳下来:“啧啧,烤鸭!”

    赢擎苍一脚踢开他:“自己出去吃。”

    辛晴拉着陈晨站起来:“走,我们去餐厅吃!”

    “阿姨不是,妈!”看到辛晴瞪眼睛,陈晨赶紧改口,“爸对你真好,外面下雪呢,跑那么远给你买烤鸭。”

    “快吃,一会凉了。”辛晴卷了一个鸭饼给她,赢擎苍也卷好一个喂进她嘴里。

    团子在学着卷,江瑞把卷好的放进她碗里:“不要给黑子吃,太油了。”

    黑子双眼霍霍的在一边跳,见到团子把鸭肉放进她自己嘴里,瞬间蔫了,呜咽呜咽的开始蹭小主人的腿。

    “真可怜,给它吃一块吧?”辛晴见不得小家伙那可怜样,陈晨也点头,“吃一块有什么关系。”

    辛晴拿起一块,准备亲自喂黑子,黑子猛摇尾巴,就准备张嘴,结果两道冰渣子似的的目光射到它身上。

    赢擎苍:敢让我女人喂你,剁掉你的狗头。

    江瑞:敢不听我的话,阉了你。

    “呜呜呜”黑子在地上滚了一圈,爬走了。

    吃完了烤鸭,辛晴带着陈晨跟团子开始装饰房间,赢擎苍就守在辛晴身边。她要窗花,就给她递过去。她要福字,就帮她挑好看的。

    而江瑞要回自己家那边一趟,大熊他们还等着。

    “老大,你看报纸了没?”

    江瑞伸手拿过去扫了两眼:“陆家什么反应。”

    “陆琪已经回去了,周荷也被陆有为接了回去。”大熊露出一脸玩味的笑容,“不过,陆涛最近经常跟你一个女人开房。”他搓了搓手,“你猜是谁?”

    “陆有为的姘头。”江瑞扔掉报纸,“狠劲够了,智商不够。”

    大熊嘿嘿笑:“不知道陆有为知道了会不会气死。”

    “盯着他外面的儿子,陆涛下一步的目标是他。”江瑞敲了敲桌子,“至于陆琪,安全部那边如果动作快一点,可能还有收获。”

    小四突然冲进来:“老大,陆琪失踪了。”

    江瑞挑了挑嘴角:“去查,看看这两天有没有私人飞机入境。”刚说完,他的手机响了,江瑞接起来,“温品堂,又让你快了一步。”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江瑞淡淡的说了声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行了,不用查了。”他写了一个地址,“去这里监视。”

    小四接过来看了一眼,准备离开时江瑞又说了句:“不要轻举妄动,如果被发现了逃。”

    “老大?”小四惊讶的张嘴,还没来得及问,江瑞就挥挥手,“去吧,这是命令。”

    安排好一切,江瑞正准备回赢家那边,又接到了江谦人的电话。

    “我说你小子搞什么呢?”江谦让在那边吼他,“你看看报纸上都说成什么样了。”

    江瑞把手机拿远一点:“你信吗?”

    “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陆家那个老东西一大早就打电话给你爷爷了,你赶快回来解释清楚。”

    “初一上午我回去一趟。”

    江谦人立马问:“明天你不带团子她们回来?”

    “不行,我要陪我妈。”江瑞挑了挑嘴角,电话那边传来一声大吼,“妈的,江瑞!辛晴来了你竟然不告诉我?”

    江瑞呵呵了两声:“是你自己不操心,温品堂当天就知道了。”

    “操!”江谦人挂断了电话。

    不出所料,江瑞回赢家的时候,江谦人已经到了。

    赢擎苍冷眼看着他:“你告诉他的?”

    “喂喂喂!”江谦人不干了,“告诉我怎么了?阿晴有交朋友的自由,你这么小心她离家出走。”

    辛晴拉着江瑞坐下:“别理你爸,事情都处理完了?”

    “没什么事,你别操心。”江瑞拍拍她的手。

    “你以为我瞎了嘛!”辛晴瞪了她一眼,“报纸上都说了,你跟什么陆家小姐在酒店幽会。”

    江瑞笑了笑,也没多解释,扫了眼窝在角落里当死人的陈晨,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些:“哑巴了?”

    陈晨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团子,后者给了她个加油的眼神。

    “对不起”她哭丧着脸,“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发神经跟她走,你就不会被人设计了。”赢成已经把昨天的事给她讲了一遍,她又看了报纸,知道事情闹大了。

    更让她担心的,是如果江瑞真要娶那个陆琪的话,团子怎么办

    “又不是你的错,你道什么歉!”辛晴心疼她,搂着拍拍她肩膀,顺便瞪了江瑞一眼,无声的说了句:“快点哄人。”

    江瑞靠在沙发上,开口问她:“那你打算怎么弥补我的名誉损失。”

    “我”陈晨慌乱的看了团子一眼,下定了决心,“我不能没有团子,所以你要是想跟陆琪结婚,我可以马上签字离婚,然后带着团子离开。”

    江瑞脸一下子黑了,连辛晴都无语的看着陈晨。

    “我说过,团子是我女儿,她只会跟着我。”一句话宣判了陈晨死刑,江谦人看不下去了,嚷嚷道,“你吓唬陈晨干什么?是不是男人?”

    他冲着陈晨说:“你放心,那个陆琪已经失踪了,没准再也回不来了。”

    失踪了?陈晨心里一喜,然后觉得这样不太好,于是努力想让自己看起来不要那么开心,却让表情更扭曲了。

    “想笑就笑吧。”江瑞挑着嘴角,“也就这点出息。”

    陈晨怒视他,然后眼睛一亮,没准就是这个男人不想负责任,就把人绑架了。

    “不要用你那猪脑子胡思乱想。”江瑞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骂自己,“你都做不出那么愚蠢的事。”

    结果,就在几个小时以后,电视上突然曝出一条消息,说陆家千金的失踪,跟江瑞有关系。因为他不想负责,所以暗中抓了陆琪,陆琪小姐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