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三十六章陆琪的机会

    陆琪偷偷溜进电梯,这里三楼以上都是客房,陆涛早就定好了房间。

    “哥!”一进去陆琪急忙说,“下面都快打起来了。”

    陆涛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怎么了?”

    陆琪把事情讲了一遍,陆涛幸灾乐祸的说:“让他们闹吧,正好没功夫注意你。”他把一块手绢交给陆琪,“你确定药已经让陈晨喝了吗?”

    “她已经喝了,我看着她喝下去的。”陆琪肯定的点头,“接下来要怎么做?”

    陆涛交代她:“你只要把这手绢在陈晨跟前晃一晃,她就会跟你走了。”

    “这是什么东西?”陆琪半信半疑,“万一不管用怎么办。”

    “这东西一点点就贵得要死,我好不容易搞来的。”陆涛不耐烦的说,“你记着,等会一进房间就赶快脱衣服,我就在隔壁,后面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我知道了。”陆琪有些紧张,想到江瑞刚刚在楼下的样子她有些后怕,“他不会杀了我们吧?”

    陆涛狠狠的戳了她脑袋一下:“不是早告诉你了吗?手绢上的东西遇水就会消失,他没有证据的。再说了,就算他知道是圈套,也不会知道是我们干的。”

    “从买药,到联系记者,我都用的匿名,没人知道是我,你就放心吧。”陆涛一边说,一边把陆琪推出门,“赶快,错过这次机会,我们就不再是陆家的人了。”

    陆琪点点头,快步离开。她不能失去陆家小姐的身份,不能让父亲跟母亲离婚,更不能让外面的贱种取代自己的地位

    大厅里,剑拔弩张的气氛没有丝毫改善,白立站在江瑞面前死不让步。白凯看着江瑞怀里的小姑娘想到了什么开口:“江瑞,你就不怕吓到孩子吗?”

    “团子才不害怕!”团子大声说,“你们敢欺负团子跟妈妈,爸爸把你们都关起来。”

    温泽宇不甘示弱的也说了句:“我也会保护团子的!”

    白凯已经急昏了头,见小孩子不配合,又不知道从哪冒出个小鬼也在这捣乱,低头就吼过去:“谁家的小鬼,没人管吗?”

    “你要替我管儿子?”慢悠悠的声音传来,白凯心里一颤,他太冲动了,怎么忘了今天这种场合来的都不是普通人呢。

    温品堂从江瑞身后走出来:“白老,您戎马半生,却生出这么几个不成器的东西,我看让军部教育教育也是好的,总比日后把命送了好。”

    “温温品堂。”白凯咬着牙,“我和你爸是平辈,你这么跟我说话不觉得太过分吗?”

    “我没有跟你说话,我是跟老爷子说话。”温品堂看着白立,“我说的对吧老爷子。”

    白立不敢相信的问:“温家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京城谁都知道,温家一向中立,跟江白两家从不搀和,可温品堂刚刚的话,摆明了是站在江瑞那边的。

    “老爷子,我这么说是为了您好。”温品堂笑了笑,“江瑞说要抓人,谁也拦不住。更何况,如果我是他,有人调戏我的妻子,又辱骂我的孩子,我也不会放过。”

    白凯见老爷子突然不说话了,心里一惊,赶紧说:“爸,你不能让他们把子期带走,那种地方不是人呆的。”

    “够了。

    ”白老爷子一挥手,“我孙子你可以带走,但是我孙女的事,你必须给我个交代。”他转身走到子期身边,“希望经过这一次,你能长大。”

    说完白立就直着腰往外走,白家的人自然都跟上。走到门口,他突然又转过身,犀利的目光直射向江瑞:“我在医院等你,你一天不来,雪薇就一天不出院。”

    “爷爷!爷爷!爸爸”白子期眼睁睁看着后*台就这么走了,可惜他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大熊一掌拍晕。

    “把他带走,什么也别给,先关一晚再说。”

    两排士兵吼了声:“是!”然后拖着白子期,整齐的退了出去。

    “爸爸!我想要做将军。”团子突然说,众人一愣。

    江瑞看着她:“团子知道将军是什么吗?”

    “知道。”小人儿点点头,“是可以保护家人不被人欺负的人。”

    沉默了半响,江瑞点点头:“好,那团子要做第一个女将军!”

    “嗯!”团子用力点头。

    大熊哈哈哈哈笑道:“我们团子以后一定是很了不起的将军。”小四跟刀疤还有模有样的冲团子行了个军礼。

    团子一脸严肃的回敬了一个,竟然还非常标准。

    “咦?陈晨呢?”谢红突然发现陈晨不见了。

    江瑞转身往之前陈晨坐的沙发看去,果然没人了。

    “大熊,找人。”他脸沉了下来,陈晨胆小,绝对不敢自己乱跑。

    温品堂也对跟他来的两个人挥挥手:“你们也去帮忙。”

    团子一脸担心,江瑞看着她:“团子想说什么?”

    “爸爸,妈妈跟奇怪的东西走了。”

    “奇怪的东西?”江瑞明白了,“什么颜色的。”

    团子想了下:“粉色,味道很奇怪,很甜,好像冰淇淋,又像黑子拉的屎,很臭。”

    “没看到人?”

    “没有。”团子摇摇头,“妈妈太笨了,什么都能把她骗走。”

    江瑞点点头:“是啊,所以以后我们要看好她。”

    “老大,监控录像上显示,嫂子一个人上了13层。”大熊跑过来汇报。

    江瑞抱着团子往电梯走:“只有她一个人吗?”

    “是。”大熊说,“不过,这里的监控录像早上突然有一半都坏了,所以只能拍到一边。”

    江瑞嗤笑了一声:“真是对不老实的兄妹。”

    跟在后面的刀疤跟小四兴奋的击掌。果然他们老大知道是谁干的!

    陈晨觉得周围雾蒙蒙的,只感觉到前面有人在叫她,她就一直跟着那个声音走。然后就觉得脑袋传来一阵巨疼,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陆琪扔掉椅子,把晕倒的陈晨塞进衣柜,然后开始脱衣服,换上事先准备好的睡衣,钻进被子里等着好戏登场。

    “能感觉到妈妈在哪吗?”出了电梯,江瑞问怀里的团子。

    大熊三人组在身后翻白眼,老大以为团子是雷达吗?就算是母女连心也没

    这么厉害呀!

    结果他们就看见团子瞪着眼睛一间房一间房的看过去,江瑞随着她的目光往前走。

    “这里!”她指着一间房,“里面有味道,但是马上就消失了。”

    大熊正想说不可能吧,就看见门口有个耳环。

    “嫂子的。”刀疤捡起来,“是这里没错。”

    “老大”大熊皱着眉头,“不太对劲啊,这好像是故意引我们过来似的。”

    江瑞把团子交给大熊:“你们在门口等着,别进来。”

    轻轻一推,门就开了,江瑞走进去,先往衣柜放向看了一眼,挑了挑嘴角,然后慢慢靠近床边。床上明显躺着个人,他挨着人坐下,正要伸手,被子突然掀开,两条雪白的胳膊缠上他的脖子。

    砰一声,门被推开,一群拿着相机的人冲进来对着他们猛拍。

    门口大熊正要进来,江瑞的声音传出来:“别过来。”于是他们只好站在门外等着。

    这间房跟隔壁房间其实是一个套间,中间有道门,记者们是从隔壁冲进来的。

    “江首长,您跟陆家小姐是真心相爱吗?”有个记者兴奋的问,昨天有人打电话到报社,说江瑞今天会跟陆琪在这里幽会,原本还不信,现在竟然亲眼看到了。

    陆琪在记者冲进来的时候,就尖叫了一声,现在把头埋进江瑞怀里瑟瑟发抖。

    江瑞推开她站起来:“拍够了吗?拍够了就出去。”

    记者们还想说什么,被江瑞阴冷的眼神吓到了,赶紧一个个猫着腰跑了。

    “进来吧。”江瑞走到衣柜前,团子在大熊怀里喊,“妈妈在里面!妈妈在里面!”

    江瑞打开衣柜,把陈晨抱出来。

    “老大,这个女人”刀疤握了握拳头,准备杀人灭口。

    “别管她。”江瑞大步离开。

    小四推了刀疤一把:“走啊,难道你想留下来跟她干一次?”

    “呸呸呸!”刀疤追上他踢了一脚,“老子才不呢”

    陆琪呆呆的坐在床上,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事情跟她哥计划的不一样呢?

    按照他们的计划,江瑞现在应该逼问她,然后她哭着说自己也是被陷害的,可现在人都走了让她怎么演?

    夜色越来越沉,人们陆陆续续的离开,温品堂让司机开车,他儿子却坐在对面有些不安。

    “不用担心,团子的妈妈没事。”

    谢红看着他笑了笑:“你儿子对人家女儿可真是上心了。”

    温品堂无所谓的点点头:“泽宇,你知道团子不是普通女孩吗?”

    “我知道。”温泽宇一脸严肃的点头,“她以后是要做女将军的。”

    “呵呵!”温品堂摸摸他的头,“不止是这样,她会很厉害,很厉害。所以你要是喜欢她,会很辛苦。”

    温泽宇刷一下脸红了:“我我”

    “别急,想好了再说。”温品堂看着窗外,“你的人生还没有开始,我不希望你后悔。”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