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三十四章江瑞的小心眼

    客厅里一片沉寂。<冰火#中文 ..

    江瑞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团子跟赢成窃窃私语:“小叔叔,爸爸不会被妈妈踩死吧?”

    “应该不会吧!”赢成咽了口吐沫,他想起几年前一件事。

    那时候江瑞刚进部队,有次去万家基地,万一要跟他切磋一下。结果万一打不过他,一时急了就杀红了眼。可江瑞从不对自己人动杀机的,结果就受伤了。

    因为吓到了辛晴,所以万一被寻寻狠狠训了一顿,给江瑞道歉时,后者特别好说话。然后大家就以为这事过去了,谁知道之后万一就特别倒霉,他的鞋里被放了钉子,咖啡里加了酱油,菜里下了巴豆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大家才知道,原来江瑞是个呲牙必报的小人。

    他正想着,六六以后会不会被江瑞玩死,就看见躺在地上的男人终于动了。

    江瑞闷哼了一声,弓着腰站起来。

    “哥,你没事吧?”赢成小心翼翼的问,那一脚的分量的确不轻,他看了眼江瑞的下身,心里庆幸,要是再往下一点估计六六就死定了。

    “你睡不着?”江瑞站直的同时吸了口冷气,这个该死的女人

    赢成马上摇头:“我很困了,马上就回房间睡觉!”

    “爸爸”团子还想说什么,被赢成捂住嘴抱起来,“快走,不然一会你爸让我们去楼下跑步。”

    奔回屋子里的陈晨冲进洗手间,镜子中的女人满脸通红,连眼角带着丝媚色。

    “你含羞带臊个什么劲啊?真是蠢死了,那可是初吻啊,初吻啊就这么没了。”陈晨抱着头,沮丧到不行。用凉水洗了把脸,她直接钻进被子里,完全忘记了她现在跟江瑞睡一间房。

    等江瑞进来的时候,发现陈晨已经睡的不省人事了。他盯着床上的女人看了半天,然后进了浴室洗澡,等出来以后直接钻进了被子里。

    刚躺进去没多久,女人就滚过来了,紧紧贴着他。

    陈晨皮肤很白,酣睡的时候两颊红扑扑的,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煽动。江瑞突然觉得有些热了,陈晨又在他身上蹭了蹭,还舔了舔嘴唇。

    江瑞想到刚刚那个吻,那是他第二次离女人这么近。第一次是在美国训练时,一个俄罗斯女人扑进他怀里想杀他,被他先一步干掉了。

    那种时候只有庆幸自己活了下来,完全没有任何想法。而跟陈晨的吻却一直在他脑子里打转,那种温软,带着香甜的感觉让他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这感觉让他很烦躁,于是他一脚把陈晨踢到另一边,然后翻了身睡觉去了。至于睡不睡的着,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由于这一晚上发生了太多刺激的事情,让他忽略了家里还有一个女人,从下午开始就没出现。

    陆琪躲在房间,一直跟陆涛通电话,想到明天的舞会,她也激动的睡不着觉。而跟她通完电话的陆涛,正搂着一个美艳的女人走出酒吧。

    陈晨醒来的时候江瑞早就不在了,她揉了揉眼睛,突然大叫了一声。

    “啊!!!”

    团子冲进来:“妈妈,怎么了?”

    “没事,没事。”陈晨慌张的说,然后冲进浴室,梳洗完后出来换

    好衣服,才问团子:“额,你爸爸呢?”

    “在做饭啊!”团子看着她,“妈妈,你是不是又干了什么对不起爸爸的事?”

    陈晨抽了抽嘴角:“当然没有,走吧走吧,去吃饭。”

    “你有话说?”江瑞放下碗,问陈晨。

    陈晨啊了一声,猛摇头:“没有啊!”

    江瑞指了指她的筷子:“什么时候爱吃大料了?”

    陈晨已经把筷子上的东西放进了嘴里,然后呸呸两声又吐了出来:“呵呵,不小心夹错了。”她端起旁边的牛奶喝了一口,然后噗的又喷了出来。

    “这这是什么?”

    “发酵粉跟咸盐。”江瑞慢悠悠的说。

    陈晨呆呆的看着他:“为为什么?”

    江瑞挑了挑眉头,斜眼看她,陈晨捂着脑袋开始忏悔:“是,我昨天忘记睡沙发了,抢了你的床,让你睡了沙发。可可那也不能全怪我啊,是是你自己没叫醒人家嘛。”

    “你”江瑞不可思议的看着陈晨,这个女人怎么能迟钝到这种地步?

    陈晨对她做了个拜拜的手势:“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跟你抢床了。”

    “我没有睡沙发。”江瑞说。

    “什么?”陈晨眨了眨眼睛,“那你睡哪里了?”

    江瑞揉了揉眉心:“当然是床。”

    陈晨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竟然跟陆琪睡一张床?”

    “啪!”江瑞掰折了双筷子,咬着牙看着陈晨,”我只睡我自己的床。”

    “你的床,就是主卧,就是我睡的地方。”陈晨呆呆的说,江瑞没理她。然后就看见那女人突然一拍桌子,“太过分了,你怎么能不经过我的允许,就跟我睡一起,你这是流氓行为,枉你还是个军人!”

    江瑞看着她:“前几天,不知道是谁每天爬上我的床。”

    一句话就秒杀了陈晨,她灰溜溜的又坐回去:“好吧,那我们两清了。”她端起牛奶,“我去换一杯。”

    江瑞看着她进了厨房,目光闪了闪。

    既然你根本不知道错在哪里,那么我就别怪我继续折磨你了。

    第二天下午,江瑞开车,先在路口跟大熊三人组汇合,一起去了家造型会所,给陈晨,陆琪跟团子做了头发,然后再去舞会现场。

    “嫂子,一会去了你就跟着我们,那里唯一能说得过去的东西就是美食了。”大熊啧吧砸吧嘴,“老大是头一次出席,到时候他肯定顾不上理我们的。”

    江瑞看了他一眼:“你看着团子就好,她跟我在一起。”

    “为什么?”陈晨不愿意,她才不要去跟那些不认识的人应酬。

    “必须要女伴陪同。”

    陈晨指着坐在后面的陆琪,正要说那你带她吧,就看见江瑞阴森森的目光飘过来,吓得她不敢吭声了。

    舞会在京城郊外一所大型会馆举行,他们去的时候,很多都已经人到了。当江瑞拉着陈晨走进会场时,大家的目光都投过来。

    “哇,江战神竟然会来?”

    “没想到他也会出席。”

    “哪个女人就是他老婆”

    周围人的议论让陈晨更紧张了,江瑞拉着她的手:“不用怕,这里没人可以欺负你。”

    “我我不怕,我是紧张。”陈晨侧头看了眼江瑞另一边的团子,发现自家女儿一脸天真可爱的笑容,正瞪着眼睛到处看。

    她沮丧的问:“我是不是太没出息了,团子都比我强。”

    “嗯。”江瑞点头,看了她一眼,“你不能跟我女儿比。”

    陈晨真想踹死他,这种场合还不忘毒舌。

    “他们身后的女人不是陆家的小姐吗?”有人看到了陆琪。

    “是啊,听说她不知道惹了什么人,江首长在保护她。”

    “她什么身份啊,能让战神亲自保护”有人鄙视道。

    谢红老远看见她们,领着温泽宇走过来:“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

    “呵呵。”陈晨扯出个笑容,好不容易见到个认识的人。

    “团团子你好。”温泽宇红着脸跟团子打招呼,陈晨发现他穿的小礼服跟团子的裙子还是情侣装。

    谢红笑了笑在她耳边小声说:“我家儿子呀,专门让我给他打听你们家团子穿什么。”

    “妈妈!”温泽宇急了,“不要胡说。”

    “哎呀,不要害羞,你看团子妹妹都笑你了。”谢红摸了摸团子的脑袋,“团子,让哥哥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

    团子仰起头看江瑞。

    “去吧。”江瑞给了温泽宇一个警告的眼神:小子,离我女儿远点。

    温泽宇完全没接收到他的讯号,乐呵呵的拉着团子走了。

    “你老公呢?”陈晨四处看了看,没发现传说中的温品堂。“

    谢红的叹了口气:“他还有事,要一会才来呢!”

    至于温品堂有什么事,谢红心里是清楚的。

    一幢环境优美的别墅里,温品堂坐在沙发上,他对面是黑着脸的赢擎苍,还有一直微笑看着他的辛晴。

    “知道他不会同意我跟你们吃饭,所以我就直接上门来了。”男人温婉如玉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喜悦,“我们有四年没见了吧?”

    “嗯,上次是阿莎的孩子过满月,你去送了礼。”辛晴给他倒了杯茶,“我最近学了茶道,你尝尝。”

    赢擎苍阴阳怪气的说:“他哪里尝的出来,阿晴你太看得起他了。”

    “金钱龙井。”温品堂开口,“一年只产三公斤的极品,你爱喝这个?”

    辛晴点点头:“觉得挺好喝。”

    “嗯,知道了。”

    赢擎苍又开始了:“你别送,我们不需要。”

    “阿苍!”辛晴推了推他,“不要这样,品堂也难得见一回的。”

    “没关系,我不跟小气的男人计较。”温品堂压了口茶,“他这辈子就这样了。”

    赢擎苍冷哼一声:“那也比你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