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三十三章辛晴跟赢擎苍

    第二天陈晨选完礼服回来,一进门就楞住了,下意识的转身就想跑,可是团子已经冲了进去。

    “奶奶!”

    辛晴高兴的抱住扑过来的团子,一边脸上亲了一下:“哎呦!看我的孙女呀,想不想奶奶啊!”

    团子也亲了辛晴两口,然后声音响亮的回答:“想!”

    “阿苍,笑一笑。”辛晴扭头对一脸严肃的赢擎苍下命令。

    赢擎苍挤出个笑容来,团子甜甜的喊了声:“爷爷!”

    “嗯。”虽然答的别扭,但眼神温柔了不少。

    江瑞一直盯着陈晨,见她正一步一步往电梯那边挪,皱着眉头道:”你要去哪里?“

    “啊?”陈晨哈哈了两声,“我我把车钥匙丢了,下楼去找找,找找。”

    “你没有车。”江瑞提醒她。

    停好车的赢成从电梯里走出来:“咦?嫂子你在这干嘛呢?”他把陈晨推进家,看到沙发上的人时乐了:“妈,你们来啦!”

    怪不得陈晨要跑呢,肯定是怕被妈认出来。

    没错,陈晨已经快吓死了。脑子里百转千回的半天,生怕被认出来。

    “陈晨?”辛晴笑眯眯的叫了她一声,“来,过来让我看看。”

    陈晨蹭过去:“阿阿姨。”

    “阿什么姨,你应该叫我妈!”辛晴不满意了,她心里已经激动的要死了,当年的六六长这么大了,而且一点都没想万老板的面瘫脸,漂亮的不得了。

    陈晨仔细看了看辛晴,发现她表情除了高兴以外很正常,渐渐放下心来。她最后一次见辛晴时,还不到十岁,这都十几年过去了,自己的样子也因为长大有了变化,想必早就认不出来了。

    “快叫啊!”辛晴催她,“叫了我好给见面礼呢!”

    陈晨看了眼江瑞,江瑞咳嗽了两声:“叫吧。”

    “妈”陈晨忍着眼泪叫了声,她已经快十年没叫过这个称呼了,让她想到了陈欢。

    辛晴看着她,自己先哭了,抱着陈晨喊:“可怜的孩子啊,你”

    “阿晴。”赢擎苍扶住她的肩膀,捏了两下,“你吓到她了。”

    “啊!对对对。”辛晴擦干净眼泪,“你别介意啊,我听赢成说,之前你一直带着团子流浪,都是小瑞的错,如果他早点找到你,你们就不用受罪了。”她摸着陈晨的手,“怎么还这么瘦?”

    “小瑞!你有没有好好做饭给陈晨吃?”辛晴凶巴巴的瞪着江瑞,后者莫名其妙,他印象中的辛晴对陌生人是很小心的,怎么会对陈晨这么热情?就算是因为团子的关系,这态度也过了。

    江瑞摸了摸下巴,这里面,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吗?

    “爸爸有做饭,爸爸做的饭最好吃了!”团子见不得江瑞被冤枉,“是妈妈身材好,吃什么都不长肉。”

    辛晴又抱着团子亲了半天:“呦!还是我们团子心疼人。”她又瞪了眼在旁边吃香蕉的赢成,“比你叔叔他们小时候可爱多了。”

    “妈,好好的说我干什么?”赢成刚说完,就被赢擎苍糊了一巴掌,“说你怎么了?”

    <b

    r />

    “没怎么,没怎么!”赢成一脸谄媚的凑过去,“妈,儿子也想你了,抱抱。”

    辛晴推开他:“你等会跟我们走,以后不要住小瑞这里了,又不是没房子。”

    赢家在京城有好几处房产的,可赢成不想去,一个人住太可怜了。

    “来,这是给你的,看看喜不喜欢!”辛晴从包包里掏出一个盒子。

    陈晨接过来打开,里面是一套钻石首饰,用了大颗的粉钻跟蓝宝石,花朵的造型活泼又大方。

    “这太贵重了。”陈晨不敢要,辛晴不高兴了,“你不喜欢?”

    “不是,不是。”陈晨赶紧摆手,“我怕弄丢了。”

    辛晴呵呵一笑:“丢了就丢了,丢了我再给你做!”

    “拿着吧,咱妈有座钻石矿呢!”赢成酸溜溜的说,“咱们家也就姑娘能享受福利,我跟两个哥哥从来没有。”

    “胡说!”辛晴戳了他脑门一下,“前几年我还送了一个耳钉,是你自己不带。”

    赢成撇撇嘴:“你送的耳钉是兔子造型的,我带上还不被人笑死。”

    “那你爸还是花朵造型的呢,他怎么就带了?”

    陈晨这才注意到赢擎苍的右耳朵上,带着个花朵耳钉,上面的钻石是非常罕见的黑色。

    “自己不敢带,就不要埋怨你妈。”赢擎苍冷眼飘过来,赢成蔫了。自家老爸是绝对的妻奴,辛晴让他穿女装,估计赢擎苍都不会拒绝。

    江瑞一直没吭声,辛晴冲他眨眨眼:“等明年开了春,天气暖和了,就办个婚礼吧!”

    她来的时候,万老板对自己女儿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嫁给江瑞非常生气,估计日后见了,会揍他小子一顿。

    “额?”江瑞还没反应,陈晨先吓到了,赶忙说,“不急,不急,等夏天再说吧!”

    辛晴冲她笑了笑:“陈晨啊,既然你们已经结婚了,又有团子,以后还会有方子,或者园子。你就安心的做江太太,小瑞会是个好丈夫的!”

    方子?园子?陈晨扯了扯嘴角,原来她起名字不是最奇葩的。

    “妈。”江瑞无奈的开口,转移话题,“明天的舞会你们去吗?”

    “不去。”

    “去!”

    辛晴瞪着赢擎苍:“为什么不去?陈晨在这里又不认识人,万一别人欺负她怎么办?”

    “有江瑞,没人敢欺负她的。”赢擎苍柔声道,“你最讨厌应酬了,明天那种场合会有很多人跟你搭讪的。”

    “可我们不去,就没人给陈晨撑腰了。”辛晴很清楚京城里这些家伙,一个个踩低捧高的。她又不能说陈晨是万家的小姐,到时候还不知道有多少不开眼的人来挑衅。

    团子看见赢擎苍冲她眨眼,瞬间明白了,她趴在辛晴耳朵上不知道说了什么,就见辛晴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行,那我们就不去了。”她瞪着江瑞,“不许让陈晨跟团子受委屈!”

    江瑞笑了笑:“不会的妈!”

    倒是赢擎苍有些意外,这小丫头跟阿晴说了什么?怎么一下子

    就劝服了

    其实,团子只是告诉辛晴,如果他们去了,会减少江瑞英雄救美的机会。辛晴一想就明白了,于是爽快的同意。

    “妈,你放心,我会跟着去的。”赢成拍了拍自己。

    晚饭自然是辛晴做的,她嫌陈晨太瘦,煲了一盅排骨猪皮汤,陈晨每次说她吃饱了的时候,赢擎苍就丢过来个眼神。

    “阿晴很少做饭的。”

    意思无非就是,我都舍不得我老婆做饭,她现在给你做了你还不麻溜的都吃光。

    陈晨秒懂了,尤其是看到平时饭量很少的江瑞都在埋头苦吃时,她也默默的又给自己盛了第三碗饭

    吃过饭,辛晴又叮嘱了半天,无非就是让他们明天舞会结束后,就直接去赢家,在那边过年什么的。走的时候,还特意先把黑子带走了。

    陈晨看到黑子被带走的时候非常不情愿,眼里亮晶晶的都是眼泪,辛晴却非常高兴的说。

    “看,狗狗们都很喜欢我,它高兴的都快哭了!”

    在陈瑞强大的威压下,黑子呜咽的告别了小主人,跟着从来没见过的漂亮奶奶走了。

    “呼”陈晨松了口气,总算走了。她就怕说错话被认出来,一晚上都紧张的要死。

    江瑞盯着她:“你好像很累?”

    “没有啊!”陈晨赶紧坐好,“你妈妈很年轻呢!”辛晴跟她记忆里的样子几乎没怎么变,大概时间总是很眷顾幸福的女人。

    “是咱们妈妈。”江瑞纠正,“她喜欢你这么叫。”

    陈晨忍着翻白眼的冲动点头:“是是,是咱妈行了吧!”

    “她对你很好。”江瑞走到她身边坐下,压迫感袭来,陈晨本能的朝后仰。

    目不斜视的盯着手里的茶杯,陈晨快速说:“爱屋及乌嘛,因为她喜欢团子,我是团子的妈妈,所以也沾了光。”

    “不是。”江瑞的身子俯低了些,“她是单纯的喜欢你。”

    陈晨已经在心里咆哮了,你离这么近干什么,两个人的脑门都快贴上了。

    “啊!”赢成的声音传来,“不好意思,你们继续,继续啊!”

    陈晨一把推开江瑞,结果用力过大,江瑞往地上倒去,也不知道男人是不是故意的,他拉住陈晨的胳膊,两个人就一起摔在厚厚的地毯上,江瑞躺着,而她骑在人家身上。

    “小叔叔!”团子打了赢成一下,“我都说不让你出来了,你看,刚刚爸爸就要亲到妈妈了,都是你!”

    听见女儿的话,陈晨更心塞了,手忙脚乱的想站起来,结果又被地毯绊倒,这次直挺挺的直接迎着江瑞的脸,看着越来越放大的男人,陈晨一咬牙决定牺牲后背,准备侧身摔到地上。

    结果男人一把搂住了她的腰,然后然后她的嘴唇就传来温热的触感。

    软软的,带着淡淡的烟草香气。

    陈晨猛的睁开眼,对上了一双幽黑深沉的眸子,里面仿佛有个漩涡,要将她狠狠的吸进去,然后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啊啊啊”尖叫着跳起来,陈晨一脚踩在江瑞肚子上,冲回房间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