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三十一章平静下的风暴

    “你怎么了?”江瑞站在那问。.“表情都扭曲了。”

    陈晨不想理他,靠这个男人还不如靠自己,她弯腰去咬腿上的绳子。从江瑞的角度看,这个姿势正好能看到女人的领口,那两团白皙的包子就这么闯进他的视线。

    “坐好。”

    在陈晨快要把牙咬崩时,突然听见江瑞凶巴巴的一声,吓得她刷一下坐起来,“你干什么?吓死人了。”

    江瑞快步走过去,一把扯断绳子:“赶紧穿好衣服。”

    “我穿着呢。”陈晨站起来跳了两下,然后脸一变冲去卫生间,等她解决完了出来,看见江瑞还站在那。她想了想,小声问他,“我昨天晚上又梦游了?”

    “你说呢?”江瑞挑了挑眉。

    陈晨点点头:“那我是解开绳子跑过来然后又把自己系上的?”

    “你说呢?”江瑞继续挑眉,然后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又丢过来一句,“你这是病,得治。”

    陈晨捂着脸栽到床上,打开电脑连线阿紫。

    “我这现在是凌晨五点,你要是没重要的事,我就把你的裸照发到论坛去。”阿紫带着个大眼镜盯着她。

    “我是不是有梦游症?”陈晨直接问,阿紫楞了下,然后冷笑着说,“有一次我睡着了,你跟团子在我脸上画了五只王八,还有一次把我搬到浴缸里,还有”

    “行了,行了!”陈晨打断她,“当我没问。”

    阿紫是个睡着以后地震都不会醒的人,怎么会知道自己有没有梦游症。而且,如果她真的见到自己梦游,恐怕会把门打开,让她走到大街上去

    “战神说你梦游?”阿紫反应过来,“擦,赶快从头讲一遍。”

    陈晨把事情说了一遍。

    “这么说你们已经睡过了?”

    “什么叫睡过了?”陈晨翻白眼,“只是睡在一间房里,我睡沙发,他睡床。哼,一个大男人,一点风度都没有,你说是吧?”

    阿紫摇头:“不是啊,战神的身体多重要啊,当然要休息好了!你又不用脑子,睡哪里都无所谓了。”

    “喂喂,你关心的重点错了好吗。”陈晨挥了挥拳头,“重点是我到底是不是有梦游症。”

    “你就没想过是战神把你抱到床上去的?”阿紫无意中戳中了真相,“说不定他已经拜倒在你的大腿之下了。”电脑那边的女人越说越激动,口水都喷到摄像头上了。

    陈晨呵呵呵呵的怪笑了几声:“我要是这么想,我才真是梦游。”

    “哎,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啊!虽然你情商是负数,可你智商高啊!”阿紫突然一拍桌子,“对了,对了,差点忘了,上次你说学校的实验室设备很不错,那能不能做一批ah29止疼药出来?”

    “你朋友要?”陈晨现在不缺钱,而且怕江瑞发现她的身份,已经退出了。

    阿紫点头:“我也跟他说了,这是最后一次,你金盆洗手了。”

    “行,做好了我快递给你!”陈晨答应,阿紫的忙是一定要帮的,“不过要到过了年哦。”

    “嗯

    ,他也不急。”阿紫打了个哈欠,“我去睡觉了,关于梦游的事,我建议你今天晚上不要睡觉了,没准就能知道恐怖的真相。”

    关掉电脑,陈晨换了衣服去吃早餐,看到陆琪坐在餐桌旁,笑意盈盈的正跟江瑞说话。

    “嗨!陈晨。”她一副熟络了模样打招呼,“我叫你陈晨可以吧?”

    “随便你吧。”陈晨想找一个离江瑞最远的位置坐,谁知道那家伙就跟她肚子里的蛔虫似的,直接拉开他旁边的椅子,“晨晨!”然后微笑的看着自己。

    虽然自己的名字发音一样,但是陈晨保证,他叫的是晨晨!

    “呵呵,谢谢。”挤出个笑容坐下,正要吃煎蛋,江瑞先把粥放到她跟前,“先暖暖胃,再吃油腻的东西。”

    陈晨默默的低头喝粥,陆琪一脸羡慕的又鄙视的看着她:“江首长对陈晨真好!”

    “她是我太太。”江瑞深情的望了陈晨一眼,吓的她差点把勺子丢到他脸上。

    陆琪摸着自己的脸叹气:“虽然说没事了,可也不知道脸上的疹子什么时候能下去。”她看了看陈晨,眼睛一亮,“陈晨啊,我们去做美容吧?马上就过年了,顺便把头发跟指甲都做了!”

    “我从来不做那些东西。”陈晨摇摇头,一口吞掉一个馄饨。

    真是蠢,只会吃。陆琪在心里咒骂了两句,仍然不死心的说:“怎么能不做呢?你看看江首长多帅,你为了他也应该让自己美一点呀!”

    陈晨还没说话,门口传来狗叫声,黑子冲进来,本来它是往洗手台那边跑,因为每次回来团子都要给它擦爪子。结果看到陆琪后直接就冲上来,一口咬住她的裙角。

    “啊!”陆琪尖叫起来,“走开,走开!”

    团子跟赢成进来就看到这一幕,小丫头故意慢吞吞的走过来:“黑子,松口。”

    黑子讨好的钻进小主人怀里,在她脸上来回舔。

    “你刚刚咬过不干净的东西,不许舔我!”团子抱起它往洗手台走,“等下漱漱嘴,听到没有?”

    “汪汪!”黑子就跟真听的懂似的,叫了两声。

    陆琪黑着脸,她的裙子破了个洞。

    “江首长”陆琪一脸委屈,江瑞看都没看她,站起来,“晨晨,等会有人来送年货,你看看还缺什么就告诉他们。”说完就进了厨房。

    陈晨看到陆琪又要哭了,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想了想她开口:“咳咳,我觉得,你穿裤子可能就不会被咬了。”

    “你是故意的?”陆琪突然问。

    “啊?”陈晨没反应过来,“什么故意的?”

    反正江瑞不在,陆琪也没必要装可怜了,这两天她被关着,心情本来就不好,现在恨不得跟陈晨打一架。

    “你故意让那只狗咬我的。”

    陈晨好笑的说:“你听见了?”

    陆琪哼了一声:“怪不得你不穿裙子,你肯定是妒忌我身材好,每天都穿裙子,你就训练它咬穿裙子的人。”

    “我妈妈才没那么无聊呢!”团子换了衣服跑出来,“而且阿姨的身材也没我妈妈

    好。”

    陈晨看了眼陆琪胸口波涛汹涌的两团,有些惭愧的低下头。

    “小妹妹,你还小,不知道什么是好身材!”陆琪故意挺了挺胸,“长大你就明白了。”

    团子撇撇嘴:“不就是长着牛乳吗!我爸爸都说这样的最恶心了。”

    牛乳?恶心?陆琪看了看陈晨,顿时觉得自己明白了,原来江瑞喜欢这种的!

    年货是大熊三人组亲自送来的,刀疤看到团子亲的不得了,抱着不撒手,还想亲她,被江瑞冷冷的眼神给瞪怂了。

    “嫂子,这一箱都是半成品,吃的时候热一下就行了。”大熊把大大小小的保鲜盒塞进冰箱里。小四扛着两箱饮料放到厨房。

    “这都说部队特供的,全是纯天然的!”放下以后小四又咚咚咚跑下搂,还把刀疤也拽了下去。两个人再上来的时候一人扛着两个箱子。

    “这箱是糖和干果,这箱是薯片零食。”他们把最后一箱放到凉台上,“这里面都是炮,小心别在家点着了。”

    陈晨看着几个人忙忙碌碌的,最后默默的在心里说了句:“真!”

    “你可以不吃。”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江瑞轻飘飘的说,陈晨看都不看他,她决定以后在江瑞面前脑子都要放空,什么都不想,省得让那家伙猜到。

    陆琪回房间换衣服去了,看到自己手机上好几个未接来电,她嘟着嘴回过去。

    “妈,你还知道你有个女儿呀?”

    “琪琪!”电话那边传来周荷的哭声,“琪琪,妈妈只能靠你了,你要救救妈妈。”

    陆琪皱着眉头:“出什么事了?”

    周荷把事情讲了一遍,原本想着女儿能安慰她,结果陆琪听完气愤的指责她:“妈,你怎么这么蠢?有这种机会为什么不让江瑞直接娶我?”

    “我”周荷哭着说,“因为我不想让你嫁给个离婚男人啊,你完全可以嫁给更好的人家。”

    陆琪继续骂她:“我在国外都知道京城的局势,更好的?你倒是给我说说看,还有什么人家比江家更好?”

    “琪琪,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你要帮帮妈妈啊!”

    “我怎么帮你?”陆琪没好气的说,“爷爷做的决定谁能改,再说你这次得罪的是整个陆家,我要是爸,我也不要你。”

    周荷慌了,要是女儿也不理她,就没人管她了。

    “琪琪,你听我说,只要你能跟江瑞在一起,成了江家的人,你爷爷他们自然会原谅我,不但原谅我,日后还得好好供着我们母女!”

    陆琪一听委屈的说:“我想嫁人家就要啊?”

    江瑞对她的态度那么冷淡,怎么可能有机会。

    “傻丫头,哪有不偷腥的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没有机会我们可以创造机会呀!”

    挂了电话,陆琪故意哭着跑出去。

    “江首长,我妈妈出事了,我能不能出去见她一面?”

    江瑞正跟团子贴窗花,头也没抬的说:“大熊,你送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