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三十章江家的人情

    周荷楞了几秒钟,反应过来之后开始撒泼。

    “你以为你是谁?随便杀人不用负责任吗?来呀,你开枪啊,我就不信你真敢!”

    陆涛心里也不舒服,再怎么样母亲也是长辈,江瑞这样也太过分了。于是他也不再劝周荷,而是跟江瑞说:“江首长,我们可以好好谈,这么冲动对大家都没好处。”

    “呵呵!”赢成突然笑了,“陆先生,你是不是忘了,我哥他有特权,任何闯进他家里的人,都有权直接射杀。

    陆涛脸刷一下白了,江瑞的确是有这种特权的。

    “什么玩意?”周荷还不明白,陆涛拦住她,“妈,你冷静点,江首长可以在自己家里开枪。”

    这下该明白了吧,可周荷已经失去理智了,她不管不顾的非要带陆琪走。

    “我要给你爷爷打电话。”她拿出手机,也不知道江民在那边说了什么,她脸色更难看了。

    江瑞嗤笑道:“你不会忘记当初说好的,你们陆家可以要求江家做一件事,是你自己犯蠢,已经把这个机会用了。”

    “妈?”陆涛惊呆了,“你干了什么?”

    江民年轻的时候曾经被人陷害,当时陆家为他出庭作证。事后江民承诺日后陆家人可以要求江家做一件事,不管是什么,江家都会答应。

    “妈”陆涛不可思议的看着周荷,“你说找人让江首长同意保护琪琪,就是用了江家的人情?”

    天!陆涛觉得自己要疯了:“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跟我商量?爸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周荷心虚的说。

    陆涛扶着额头:“妈,你以为我爸知道了会原谅你吗?”

    “不原谅还能怎么样?跟我离婚吗?”周荷嘴硬,“不过是个人情而已,回头跟江老爷子说说,就当我没用过好了。”

    陆涛觉得他妈简直愚蠢透顶,一怒之下他站起来:“我要回家去找爷爷,你跟不跟我回去?”

    “对对对!”周荷一听附和道,“找你爷爷,让他去跟江老爷子说!”

    “哼,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妈,如果因为这件事影响我的继承权,那你就当没我这个儿子吧。”陆涛说完转身就走,周荷被他吓住了,这会也顾不上还有个女儿,匆匆追着儿子走了。

    赢成把门关上:“你猜陆家老爷子知道了会不会吐血?”

    没有吐血也差不多了

    陆涛直接去了陆家老宅,把这事说了后,陆家就炸了。

    陆老爷子今年已经快八十了,抬起拐杖就要打周荷,周荷以为儿子会替她挡,却不知道陆涛这会恨不得亲手掐死她。

    “啊!”杀猪似的叫声传来,周荷捂着胳膊倒在地上。

    旁边的陆家老二恶狠狠的说:“爸,我们兄弟三个,当初说好了要一起用这个人情的,现在这个蠢女人把机会浪费了,大哥必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

    “我是你大嫂,你怎么能骂我?”周荷脸上的妆早就哭花了,一脸狼狈的坐在地上。

    &nbs

    p; “大嫂?哼,你做出这种事情,还想留在陆家”

    陆家老大已经听到消息赶回来,周荷一见他进门哭的更委屈了,可是还没开口,陆有为一巴掌就扇过来:“妈的,你这个蠢货,拿上你的东西滚出陆家。”

    “有为!”周荷懵了,她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她以为江家既然愿意给陆家那么大的人情,那么这种小事平时用一下也没什么,却不曾想现在连老公都不要她了。”

    陆有为没理她,走到陆老爷子跟前:“爸,这事江家也有问题,江老爷子怎么能答应周荷的这种请求,这摆明了是故意坑我们。”

    “废话!”陆振海气的声音发抖,“要是我我也会答应。”

    陆家的地位今非昔比,而江家因为江瑞称霸京城。陆家能从江家手里要个人情,这是占了大便宜。原本他是想等到明年军委采购时,让江瑞帮陆家拿到五年的采购权。

    这样陆家至少十年之内还能在京城站稳,可现在

    “爸,要不去找江老爷子说说?”陆家老三提议。

    陆振海摇摇头,一脸心疼的敲着拐杖:“想都别想,江家是故意借这个机会来摆脱我们。”

    “那他们也太过分了!”

    “过分?”陆振海气的浑身发抖,“我们自己送上门去给人家,不利用的是傻瓜。”他指着趴在地上哭的周荷,“你要是有本事解决这事,就还是陆家的媳妇,不然有为马上就跟你离婚。”

    周荷哭着站起来,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又看了眼儿子,谁也没理她,只好捂着脸跑了出去。

    陆琪还不知道她妈的遭遇,听到外面没动静了,她又拿起电话给周荷打过去,结果周荷不接电话,陆琪便又打给陆涛。

    “哥,你们怎么走了?”

    陆涛不耐烦的说:“家里现在出事了,你自己就在江家呆着吧。”说完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挂了。

    “家里出事了?”陆琪喃喃道,“那你们就不管我了?”她气愤的站起来,把手机丢到地上。

    陈晨听到她不闹了,就想跑回客厅,结果被江瑞推进房间关起来,晚上吃饭的时候都是赢成把饭菜送进来的。

    “他怎么不害怕,还在客厅里乱晃。”陈晨别扭的说,“说不定早就被传染了,还给我们做饭吃。”

    “嫂子,你关心我哥啊?”赢成挤挤眼。

    团子在旁边插嘴:“妈妈关心爸爸是正常的!”

    “你们哪只耳朵听见我关心他了?”陈晨低头吃饭,“对了,如果她不会传染呢,送她回家?”

    赢成知道她是转移话题,也不戳穿她:“那要看她自己了,不过我要是她,我就赶紧走了。”

    不久之后,他们见到了那女人的执着跟愚蠢。

    半夜,陈晨睡的迷迷糊糊的,听到客厅有人说话,她披上外套跑出去看到白天那两个军人又来了。

    “首长,那边已经知道了,想把人带过去。”

    江瑞眼底划过道精芒:“想的美,上次的事情就是他们内部出了叛徒,以后只要是我

    们找到的,一缕跟他们没关系。”

    “可是上头要是硬起来”一直笑眯眯的那个军人这会一脸严肃,“闹起来也不好看。”

    “他们不敢。”江瑞冷笑,“枪杆子在我们手里,他们想指哪打哪,也要问问我们同不同意。”

    笑眯眯军人点点头:“那陆琪还是留在你家吗?”

    “留着吧,她是唯一的线索,给她种病毒的人一定会来找她。”江瑞突然笑了下,“告诉那边的人,只要陆琪在我这一天,他们就不能干预。当然如果她离开我家,就随便他们了。”

    虽然不懂江瑞是什么意思,但是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一定又在算计谁了。

    “我们可以自由活动了吧?”陈晨等人走了,跑到江瑞跟前,“要过年了,团子还想买烟花呢!”

    江瑞瞟了她一眼:“没有我跟赢成陪着,你们不能上街。至于烟花和过节的东西,过几天会有人送过来。”

    “那新年舞会呢?”陈晨问,“团子还没参加过舞会呢!”

    江瑞想了一下:“想去就去。”

    陈晨圆满了,说了声晚安就跑回去睡觉,刚躺上床就看到江瑞也走进来。

    “你还睡这里?”

    “你可以睡沙发,不过最好把自己绑住。”江瑞一边脱衣服一边说,“不然万一你半夜梦游攻击我,我可能会失手杀了你。”

    陈晨僵住了,看着江瑞走进浴室,顿时一阵锤床,她还没跟这个家伙算随便把她内衣放到他衣柜里的账呢!还有那个牙刷跟毛巾,什么时候换成情侣的了,害的她都没法好好刷牙了。

    “动作挺快。”江瑞从浴室出来时,看到陈晨把自己的脚绑在沙发腿上,嘴角抽了抽,“睡觉。”

    半夜,江瑞再次被吵醒,陈晨和昨晚一样趴在地上,脚吊在沙发上姿势极其怪异。他揉了揉眉头走过去,想把人抱到床上,却发现她系了个死扣。

    “真是没见过这么笨的。”江瑞真想掐死她,直接拽断了把人丢上床。自己准备睡觉时,又突然坐起来,把绳子绑到陈晨脚上,另一头绑在床腿上。

    当然,他还是打了个死扣

    天亮了以后,陈晨是被尿憋醒的,猛的睁开眼发现自己又躺在床上了,顿时沮丧的直挠头。然后她想起来要去上厕所,结果刚跳下床,就摔了个跟头。

    “啊!”陈晨捂着腰,“疼死了,这是什么啊?”她发现自己被绑着,解了半天又解不开,突然觉得很诡异,“难道我有特异功能?”

    昨晚也是系成这样了啊,那她怎么过来的,过来就过来吧,竟然还是死扣?

    陈晨害怕了,而且她快要尿裤子了:“团子!团子!”

    “干什么。”江瑞推门进来,“团子跟赢成去遛狗了。”

    床上的女人傻眼了,抓狂的对江瑞喊:“帮我拿把剪刀!”

    江瑞双手抱胸,靠在门上:“为什么我要帮你拿,昨晚你又梦游了,影响了我的睡眠。”

    因为陈晨绝对不敢说,是因为她快要尿出来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