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二十九章把她隔离起来

    陈晨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团子却提醒了她。万一江瑞真看上那个陆琪,自己就得离开,那以她现在的能力肯定抢不过江瑞,回头连女儿也得没了。

    一想到团子被后妈虐待的惨样,陈晨就打了个哆嗦,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陆琪一点都没有让团子失望,她第一件事就是翻看陈晨跟江瑞的衣柜,发现两个人的衣服放在一起,连内衣裤都在一个盒子里。

    “都已经过生孩子了,还穿少女型的内衣,这种女人能有什么吸引力”她又跑到浴室,看到两个人的毛巾跟牙刷都是情侣款的,不舒服的念叨了两句,陆琪又回到房间里转一圈,最后目光落在笔记本电脑上。

    这边江瑞又把车开到了一家专卖店,几个人在里面选好了衣服,出来时遇到了谢红母子。

    “你们也来买衣服?”谢红主动打招呼。

    陈晨挥挥手:“是啊!好巧。”

    “泽宇,快叫人!”谢红推了推一脸严肃的儿子,团子露出个甜甜的笑容,“你好,温泽宇!”

    温泽宇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团团子你你好”

    “看看我这没出息儿子!”谢红笑着说,“对了,过年的舞会你们会来吧?”

    陈晨啊了一声,“什么舞会?”

    谢红看了江瑞一眼,往年这个男人都是不出席的。

    “回去问你老公。”她在陈晨耳边小声说。

    “哦。”陈晨点点头,谢红拉着温泽宇,“那我们进去了,记得要带团子来舞会哦!”

    等他们拎着大包小包的回了家,没想到陆琪却出了问题。

    “江首长,你能不能去送我去医院!”他们一回去,就看见陆琪脸上带着口罩,坐在客厅里。

    陈晨看着她:“你脸怎么了?”

    陆琪支支吾吾了半天,就说自己脸上突然起了疹子,江瑞打电话叫大熊过来送她去了医院。

    “我去书房。”江瑞看了赢成一眼,后者跟着他一起进去了。

    “妈妈,你快回房间看看,有没有丢东西。”团子推她,陈晨发现电脑果然被动过了,她走的时候是休眠状态,现在已经是关机状态了。

    书房里,赢成好奇的问江瑞:“你为什么要让那个女人住到家里来?”

    “我爷爷欠陆家一个人情,这次当替他还了。”江瑞敲了两下桌子,“而且,我想知道恐怖分子为什么要抓她。”

    赢成想起来什么:“要不我去联系约翰斯,问问看最近有什么动静没?”

    “我叫你进来就是这个意思。”陈瑞点头,“我之前问过白起,他说最近有人买凶去杀欧洲的几个生化博士”

    “你怀疑跟抓陆琪的是一批人?”赢成有些不敢相信,“不会吧?离的这么远不说,这女人不可能跟恐怖分子有关系啊!”

    江瑞看了他一眼:“大熊已经去查了,看看她在回国之前都接触过哪些人,你”顿了一下,江瑞咳嗽了两声,“最近保护好她们母女。”

    “我明白!”赢成点点头,冲江瑞挤挤眼,“怎么,发现嫂子重要

    了?”

    赢成心里嘀咕,你要是知道她是六六,回头会不会把我皮扒了

    “搞清楚自己的位置,你现在是白吃白住的。”江瑞毫不客气的说,“还有一个星期就要过年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啊!”赢成拍了下桌子,“我忘记告诉你了,妈说今年过年来你这过。”

    “来京城?”江瑞第一个反应是,赢擎苍怎么可能同意。

    赢成笑的贼迷鼠眼的:“妈说要来看儿媳妇,爸拦不住。”

    江瑞总觉得他笑的很奇怪,正想着要不要揍赢成一顿时,电话响了。

    “喂。”

    “老大,医生说她中毒了。”

    “中毒?”江瑞皱了皱眉头,“什么毒。”

    “查不出来。”大熊在电话那边说,“医生只能检测到她的血液里有毒素,而且不止一种。”

    “住院治疗?”

    大熊叹了口气:“没用,医生说也没什么生命危险,脸上疹子估计过一段事情就好了。”

    “带她回来。”江瑞挂了电话。

    赢成也不笑了,认真的问:“你怀疑是生化病毒?”

    “去让陈晨跟团子呆在自己房间不要出来。”江瑞又拿起电话,“我叫人过来看看。”

    陆琪一路上也不怎么说话,大熊试探过她几次,也没拿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等回到江瑞家,她还没说话就被关到客房里。

    “陆小姐,你中了毒,等下会有人过来给你检查,如果没问题的话,会放你出来。”江瑞隔着门对她说,陆琪慌了,“江首长是什么意思?你要囚禁我吗?”

    江瑞不耐烦的解释:“要确定你会不会传染给别人。”

    “不会的,不可能的!”陆琪喊道,“不要把我关起来,不要!”她开始砸门。

    “你放心,如果会传染,会带你去安全的地方。”江瑞说完就离开了,完全不理会身后的哭喊声。

    陆琪哭了半天,见江瑞不理她,开始害怕,赶紧拿手机给她哥打电话。

    “哥,救救我,救救我!”

    陆涛刚进家,听到这话吓了一跳:“琪琪?你惹江首长生气了?”他以为是江瑞打她了。

    “我没有,哥,我刚从医院回来,他们说我身体里有毒,江瑞现在把我关起来了,等会还有人要来带我走。哥你快来,我不要被关起来”

    陆琪哭的泣不成声,周荷在这边也听见了,急的大叫:“琪琪,你等着,我们马上去救你!”

    “妈,我去就行了,你别添乱了。”陆涛觉得周荷去了肯定会把事情闹大。

    周荷已经穿好衣服催他:“什么叫我添乱?你以为江瑞会给你面子吗?我不去,你带不回来人。”

    陆涛想说你去了也没用,可周荷已经出去了。

    陆琪挂了电话就开始在房间里无意识的转圈,听到外面又脚步声,以为是她哥来了,谁知道门打开以后进来两个穿军装的男人,其中一个还提着金属箱子。

    “陆小姐是吧,请你配合一下,让我们抽点血。”走在前面的人笑眯眯的看着她,“我保证不疼!”

    陆琪尖叫道:“走看,别碰我!”

    江瑞在门口冷着脸:“把她按住,动作快点。”

    “你看看,不是我不怜香惜玉,首长的命令我只有服从。”说完那个笑眯眯的男人一把抓住陆琪,扭着她的胳膊按到床上。另一个拿着个细长的玩意在陆琪胳膊上轻轻一扎,然后停了几秒钟,还没等人挣扎,就又拿起来了。

    陆琪跌跌撞撞的站起来:“江首长,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什么也没有做呀”

    “啧啧,我最见不得美女哭了。”那个一直笑眯眯的男人安慰她,“陆小姐,我们只是给你做个检查,这也是为了你的身体。”

    江瑞看了他一眼:“墨迹什么,赶快回去检测。”

    “走吧,走吧!”两个人提着金属箱子往外走,“今天又得加班了。”

    陆琪见江瑞又要关门,急了:“你不能关着我,我已经给我哥打电话了。”

    “那正好,省得我通知陆家。”江瑞说完砰一声把门关上,留下陆琪在里面嚎啕大哭。

    卧室里,陈晨也正跟团子趴在门上偷听。

    “妈妈,你最好听爸爸的话,不要偷跑出去,那个阿姨一定得了什么奇怪的传染病,要是你被传染了,脸上也会长大包的。”

    陈晨瞪了她一眼:“你又知道了?”

    “当然!”团子得意的说,打了个哈欠。陈晨抱起她,“别熬着了,睡个午觉。”

    等团子睡着了,陈晨偷偷打开门,看到赢成坐在客厅里打游戏,她跑过去:“喂,怎么回事?”

    “没事,你先别出来,等会我哥把饭送到房间里。”

    “她真的得传染病了?”陈晨捂着胸口,“严不严重?”

    赢成见她害怕,赶紧安慰她:“等结果出来就知道了,你别自己吓自己,应该没事。”

    门铃响了,陈晨跳起来要去开门,江瑞从厨房走出来:“我开。”

    一打开门,周荷就冲进来:“我女儿呢?你们把我女儿怎么了?”

    “妈。”陆涛赶紧拉住她,“这是江首长家。”

    周荷脸色不太好,看着江瑞挤出个笑容来:“江江首长,琪琪她没事吧?”心里却已经在骂江瑞了,什么玩意,我可是你的长辈。

    “妈!妈是你吗?”陆琪在房间里大喊,一边使劲砸门。

    周荷跑进去推了几下,发现门被锁上了,又跑回来质问江瑞:“江瑞,你凭什么把我女儿关起来?”

    陆涛想捂她的嘴,被周荷一把推开,她看到旁边的陈晨还在吃糖,顿时火冒三丈:“是不是你这个女人?不知道哪里来的贱啊!”

    周荷捂着脸,她被江瑞删了一耳光,耳朵嗡嗡响。

    “妈,妈”陆涛吓坏了,赶紧扶着她坐下,周荷满嘴是血,还掉了一颗牙。

    江瑞冷冷的盯着她:“再敢说一句,我就毙了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