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二十七章家里要多个女人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冰火#中文 ..谁知道没几天突然爆出一条消息。

    一个富家子弟喝醉了酒,不小心说出来他企图给陆琪灌药,然后霸王上攻,再拍下照片威胁陆琪结婚的事。这个圈子的八卦传的最快,陆家知道后直接就报了案。

    这事江瑞完全不关注,京城下了第一场雪,雪花跟盐巴似的飘飘洒洒。他带着团子在小区里堆雪人,老远就见大熊的车开进来。

    “老大,出事了。”

    “上楼再说。”

    大熊说警察抓到了给陆琪灌药的那几个小子,就是普通的小混混。可是让陆琪来认人的时候,她竟然说除了这几个,还有一伙人当初在追他。

    也就是因为同样有两伙人抓她,才给了她机会跑出来,然后被江瑞给救了。

    “什么意思?”江瑞听完后皱着眉头,“这事不该我们管。”

    大熊点头:“原本是的,可是今天早上陆琪的车被放了炸弹,如果不是因为下雪她临时换了车,现在就连渣都不剩了。”

    “检验科那边给出的结果是,炸弹是恐怖分子惯用的型号。”

    谁都知道,江瑞对恐怖分子恨之入骨,平时你想派他出任务要看他心情,可是如果涉及到恐怖分子,不用说,他自己就去了。

    “我们接了。”江瑞毫不考虑,“监视陆琪,看来她是目标。”

    大熊支支吾吾的看着他。

    “有话就说。”

    “陆家的意思是想让咱们保护陆琪。”

    江瑞看了他一眼:“我让你们去监视了。”

    大熊很想翻白眼,人家是让保护啊,不是监视啊!他忘了,在江瑞眼里监视估计跟保护是一个词。

    “陆家的意思是想让你保护陆琪。”他小心的说,“这事,上面也同意了。”

    江瑞扯了扯嘴角:“谁同意谁去。”

    “去哪里?”陈晨带着换好衣服的团子从房间出来。

    大熊和看见救星似的,赶紧把刚刚的话又讲了一遍,陈晨听了使劲点头,还拍着江瑞的肩膀说:“解放军叔叔,考验你的时候到了,赶快去保护人民群众吧!”

    “妈妈,爸爸才没空去保护一个女人呢!”团子不愿意了,在这点上,她的领地意识比陈晨强。

    江瑞的电话响了,他看了眼号码脸色更冷了,看到他到一边去接电话,大熊小声说:“肯定是上面亲自打过来了。”

    果然,挂了电话江瑞沉着脸踢了大熊一脚:“赶快去查,过年还抓不到人,都别想放假。”

    “那你是不是要搬去陆家?”陈晨一脸期盼,心里快乐死了。

    江瑞看着她,突然笑了笑:“不,是她搬过来。”

    直到晚上睡觉时,江瑞把自己的东西都搬到主卧的时候,陈晨才惊觉他不是开玩笑。

    “你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很高兴我保护别人吗?那就好好配合吧。”江瑞走进浴室,把洗涮用品也放好,然后直接关上门洗澡。等

    他出来的时候陈晨还坐在沙发上发呆。

    “那个姓陆的女人明天就会过来,为了习惯,我们今天就要睡一起了。”江瑞开始脱衣服。

    陈晨像触了电门似的跳起来:“你要干什么?”

    “睡觉。”江瑞只穿着短裤躺进被子里。

    “我不要跟你睡一起。”陈晨揪着自己的头发,她明白江瑞的意思,如果陆琪来家里住,他们肯定不能再分房睡的。

    江瑞看了她一眼:“是你让接这个任务的,人要来也是你同意的,现在什么意思?”

    “我我陈晨哑巴吃黄连,“那也不能睡一张床啊,“你是男人,你睡沙发!”

    “这是我家。”江瑞抬了抬眼皮,“你有两个选择,一是上床,二是自己睡沙发。”

    陈晨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从柜子里拿出被子躺到沙发上去了,刚刚躺好,江瑞就把灯关了。她啊了一声尖叫起来:“不要关灯,不要关灯!”

    “闭嘴!”江瑞把床头灯打开,“你想吓到团子吗?”

    陈晨委屈的说:“我睡觉不关灯的。”

    江瑞没理她,又伸手去碰灯,陈晨以为他又要关,谁知道他只是把灯光调暗了。

    俩个人重新躺下,慢慢的安静的房间里只传来浅浅的呼吸声。对江瑞来说,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长大以后,他就没跟别人一起睡过了,现在听着陈晨的呼吸,竟然没有不习惯。

    而陈晨一开始紧张的睡不着,原本以为要失眠到天亮,可是没一会就睡死了过去。

    半夜,江瑞突然听到咚一声,他双眼骤然睁开,一片清明,然后放松了下来,扭头看了眼沙发。

    这一看,他嘴角抽了抽。

    陈晨趴在地上,大概觉得冷,正到处摸被子。

    江瑞坐起来,走过去把被子盖到她身上,转身又回到床上,看到陈晨皱着眉头睡的不踏实,闭了闭眼睛又站起来把她抱到沙发上。

    然后他刚躺好,就又听到咚一声。扭头一看,陈晨又趴在地上了。

    真是个蠢女人

    扶了扶额头,江瑞又把陈晨抱起来,正要往沙发上放,想了想转身把人放到了床上,自己钻进另一个被子里,把灯拉了。

    陈晨觉得昨晚前半夜好难受,床又硬又冷。后半夜突然舒服了,床变的软软的,而且好暖和,好暖和,好像傍边有个火炉似的,她就拼命的往那个方向挤呀挤!

    等早上一睁眼,发现自己竟然睡在床上,还抱着个枕头。她蹭一下坐起来,第一个反应就是检查自己的睡衣。发现没有任何被脱掉的迹象,这才松了口气。

    “奇怪我怎么跑到床上来的?”她换好衣服,洗刷完毕来到客厅。只有江瑞一个人坐在那吃早餐,她扫了一眼没看到黑子,就知道赢成跟团子出去溜狗了。

    坐到餐桌旁,陈晨拿了个包子往嘴里塞,见江瑞时不时晃晃胳膊,又想到今天早上自己是在床上醒来的,于是鼓起勇气问他:“那个我今天早上发现自己在床上”

    “你不知道你有梦游症?”江瑞丢过来一句。

    陈晨懵了:“梦梦游症?”

    “你自己梦游跑到床上的。”

    陈晨吓坏了,她真不知道自己有梦游症,以前跟阿紫住的时候她也没说过啊!

    “你骗人!”陈晨瞪着他,“我才不会梦游呢,梦游的人早上都很累,我睡的很舒服!”

    废话,你压着我胳膊一晚上,能不舒服吗看了她一眼,江瑞扯出个笑容:“你觉得我会把你抱到床上?”

    “不会。”陈晨想都没想马上说,估计就是掉到沙发下面,这个男人也不会管自己。

    “那不结了。”江瑞又动了动胳膊,“今天晚上用绳子把自己绑到沙发上。”

    陈晨撇撇嘴,可也不敢反驳,又听到男人说了句。

    “反正只要那女人住一天,我们就得在一个房间睡。”说完江瑞就晃着胳膊去了厨房,留下陈晨一个人脑子一直转。

    不能让那个什么陆琪的住下去,一定要想办法把她赶走,不然自己以后都不敢睡觉了

    陆家。

    陆涛还在劝陆琪:“真不知道你怎么想到,他已经结婚了。”

    “那又怎么样!”陆琪嘟囔,“我又不是去破坏的,我只是想去看看到底什么样的女人能嫁给他。”

    周荷在旁边赞同:“就是啊,这有什么。万一他们夫妻感情不好,我们家琪琪都不介意他二婚了,他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妈!”陆琪娇羞的低下头,笑的一脸甜蜜。

    陆涛叹了口气,原本知道妹妹对江瑞一见钟情他也没当回事。他知道江瑞根本看不上陆家,他连白家都不放在眼里,更别说他们家这种已经退出政治圈子的。

    可他妈和妹妹都是拎不清的,也不知道找了谁的关系,竟然让江瑞答应了。不但答应了,还让陆琪住到他家去。这太不可思议了,陆涛总觉得会出什么事。

    相反的,陆琪却高兴的不得了。原本想着能让江瑞每天来陆家,只要让他看到自己,自然会发现她的好。结果却可以住到他家去,朝夕相处!

    陆琪甚至觉得,江瑞说不定对自己是有意思的,那她就更要把握机会了!

    “走吧,我送你过去。”陆涛再不赞成,现在也没办法了,只好先厚着脸皮去跟江瑞打个招呼,万一自己妹妹做了什么,还希望他能高抬贵手。

    陆涛把车停在江瑞家楼下,陆琪还在抱怨为什么江瑞住的不是别墅,结果一只小狗不知道从哪突然跑出来大叫,吓了陆琪一跳。

    “是只小狗啊!”她蹲下来,想伸手去摸,结果小狗一点面子都不给她,张嘴就咬。

    “琪琪!”陆涛赶紧去看她的手,“破没破?”

    “没有。”陆琪眼睛红红的,甩了甩手,“真疼!”

    团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阿姨,你没事吧?”

    陆琪一看是个小女孩,正想说她两句,却惊讶的发现这个小女孩长的跟江瑞很像。

    “小妹妹,你爸爸是不是江瑞?”陆涛也发现了。

    团子点点头,眨了眨眼睛:“你就是那个非要住到我家的阿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