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二十六章江瑞撞了人

    周围的人都尖叫起来,江瑞下车一看,一个年轻的女人倒在车前,额头跟后背都有血。<冰火#中文 ..

    他蹲下来,伸手在女人动脉上摸了摸,女人慢慢侧过脸来,是个长相柔美的女子,一双眼睛有些迷离,带着水汽看着江瑞。

    那副样子谁看了都忍不住想把她抱进怀里怜爱,可江瑞却皱起了眉头,他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女人嗑药了。

    “救救我”说完人就晕了过去。

    江瑞看了看四周,发现不远出有几人鬼鬼祟祟的正往这边看,他抱起晕过去的女人将她放到上车,老百姓对穿军装的人有种本能的信任,谁也没有上来询问,还主动给江瑞让道,让他掉头。

    到了医院,接到电话的大熊已经等在那了,江瑞把人交到他怀里:“头部有磕伤,背后撞到我的车。”

    “我靠,陆家人!”大熊看了女人一眼叫道。

    江瑞皱了皱眉头:“你怎么知道?”

    “她是陆家最小的女儿,上个月刚从国外回来,还办了个舞会。”大熊撇撇嘴,“人家给你下帖子了,你看都没看就给扔了。

    江瑞挥挥手:“那你送她去急诊,然后联系她家人。”

    大熊见他转身就走,急了:“等我一下,我让两个兵看着她,我也要走!”

    因为要把车留下,大熊蹭了江瑞的车,路上才好奇的问:“你在哪救的人?”

    “马路上,冲出来的。”

    “啊?”大熊哈哈了两声,“怎么听着像故意的?

    江瑞看了他一眼:“她磕了药。”

    “大白天嗑药?而且她可是陆家的人啊!”大熊不可思议的说。

    陆家,要往上几代说,温家跟江家连人家脚趾头都够不着。据说是宫里出来的,满族正黄旗,九十年代初还称霸着京城。后来慢慢没落下来,到了上三代官场也没几个人了。

    但是仗着祖上传下来的东西,还是勉强挤在京城世家的圈子里。不过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陆家一向女儿多,这几代都用来联姻了。

    圈子里曾开玩笑的说,谁家都有个姓陆的媳妇!

    “老大”大熊突然神叨叨的说,“要是让陆家人知道是你救的人,估计会哭着喊着上门来道谢的,顺便推销他们家闺女。”

    江瑞点点头:“所以,我决定说人是你救的。”

    “你不能这么坑我!”大熊不干了,谁不知道陆家媳妇都是吸血鬼,拼命往娘家拿好处。

    江瑞看了他一眼:“你可以考虑一下,她长的还不算丑。”

    大熊楞了一下,他觉得刚刚那个白家小妞长的挺美啊,跟嫂子不是一种风格,但绝对是个美人呀!怎么到他老大这,就成不丑了

    “我们这是去哪?”他发现不是回江家的路。

    “接陈晨。”江瑞把车停到路边,给陈晨打了个电话。几分钟后,陈晨拉着团子从饭店出来,谢红领着温宇泽跟着后面。

    大熊哦哟了一声:“温品堂的老婆,合着是来道谢的?”

    陈晨跟谢红打了个招呼,约好了回头去家里玩,然后就挥手道别。看

    着江瑞亲自下车帮她开车门,谢红露出微微的笑容。来之前,她是有些看不起陈晨的,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丫头而已。

    可是她看到江瑞亲自送她来,刚刚又亲自扶她上车,谢红就知道今天她的表现没错。陈晨没后*台有什么关系,江瑞就是她最大的后*台,让她可以在京城横着走!

    “妈,我可以跟团子玩吗?”温宇泽黑黝黝的眸子盯着自己的母亲,温家对他交朋友管的很严,才导致他越来越不愿意跟别人接触。

    谢红点点头:“当然可以,过年我们去团子家拜年!”

    “爸爸!”从上车起就盯着江瑞的团子终于开口了,“你身上有血的味道。”

    陈晨一愣,还没等她问,大熊就先叫唤起来:“团子!这你都闻的到?天才都是狗鼻子吗?”

    “团子才不是狗鼻子,团子又不是黑子。”小丫头噘着嘴,“爸爸,你受伤了?”

    江瑞摸摸他的头:“没事,刚刚救了个人。”

    “怎么回事?”陈晨问,大熊主动把刚刚的事情讲了一遍。陈晨听完后第一句话是:“一定是个美女!”

    大熊觉得陈晨今天好聪明:“嫂子怎么知道?”

    陈晨给了他个你是白痴的眼神:“他有洁癖呀!如果不是美女他怎么可能会抱人家!”

    “咳咳!”大熊觉得陈晨的脑波还是有问题。

    江瑞给了她个你才是白痴的眼神:“我是军人。”

    陈晨眨眨眼:不明白

    “嫂子!我们是军人,看到老百姓受伤不能置之不理的。”大熊提醒她,“这是我们的天职!”

    团子鼓掌:“爸爸好伟大!”

    大熊把脸凑过去:“大熊叔叔呢?”

    “好吧,你也伟大!”团子举起黑子的小爪子,敬了个礼!

    一路说笑的到了家,一进门赢成就扑上来:“啊啊啊,你们去哪里了啊,我快饿死了!”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江瑞不是说你回家了吗?”陈晨好奇的问。

    赢成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着她,然后在江瑞进来时又换上一副正常脸:“我想你们呀,感动吧!”

    “小叔叔!”团子把黑子放到他手上,“太好了,晚上你去带黑子拉粑粑!”

    “你们都吃过饭了?”赢成只关心这个。

    陈晨指着江瑞:“估计他没吃。”

    “哥!”赢成一脸谄媚。

    江瑞换了衣服去厨房煮饭,刚把饭端上桌,在小区门口刚刚分手的大熊就打电话来了。

    “老大,陆家人在医院想见你。”

    “不是让你说是你救的吗?”江瑞皱着眉头,“你去。”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等到吃完饭,跟团子下围棋时,大熊又打来了电话。

    “老大,那姑娘醒了,人家认出来了,说我不是救她的人。”

    江瑞的耐心快用完了:“那你就走。”

    “可她非要见你”电话那边突然传来一阵杂音,

    然后一个女声传来,“江首长,谢谢你今天救了我。”

    江瑞冷着声音说:“不客气,因为我撞了你,应该的。”

    “不不不!”电话那边的女人焦急的解释,“你没撞到我,是我自己摔倒的。”她顿了一下,像是在考虑什么,然后又说,“江首长,我们全家都想谢谢你,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

    江瑞皱着眉:“陆小姐,既然你没事就让我的兵回来。还有,以后也不要给我打电话说什么道谢的事情,没有必要。”说完,也不等对方什么反应,就把电话挂了。

    医院里的陆琪都快哭了,她还没被人这么无视过。

    “陆小姐,手机能还给我了吧。”大熊不屑的看着她,刚刚竟然抢电话,活该!

    陆琪赶紧揉了揉鼻子:“不好意思啊,我急着向江首长道谢。”

    大熊接过手机:“既然陆小姐的家人都来了,你也没什么事,那我们就先走了。”

    “等一下!”陆琪拦住他,然后脸一红,眼睛又雾蒙蒙的,“我我我想问问江首长是不是很忙。”

    “不忙啊!”大熊故意说,“我们老大已经放假了,在家陪嫂子和女儿呢!”

    陆琪眼睛一瞪,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他他已经结婚了?”

    这时候,去办手续的陆涛回来了,他是陆琪的二哥,后面还跟着他们的母亲周荷。

    “我们走了,还得回去复命。”大熊冲陆涛点点头。

    陆涛赶紧说:“请转达我们家的谢意,有机会见到江首长一定亲自跟他道谢!”

    大熊不在意的摆摆手,带着两个兵走了。

    周荷摸着眼泪坐到陆琪身边:“这下知道危险了吧,还敢不敢乱跑了?”

    “妈!”陆琪噘着嘴,“我这不是没事嘛!”

    “等出事就晚了。“陆涛的语气很差,“大白天的去酒吧,还让喂了摇头丸,你想想不觉得后怕吗?”

    陆琪又哭了起来:“怎么能不怕,我都不愿意回想,你又提醒我。”

    “好了,好了!”周荷瞪了陆涛一眼,“别吓你妹妹了。”

    陆涛叹了口气:“小琪,你好好想想,那些人有没有说过什么。”

    “什么意思?”陆琪再不经世事,也听得出这话有些不对。

    周荷也吃了一惊:“阿涛你什么意思?你怀疑那些人是故意针对小琪的?”

    陆琪瞪圆了眼睛:“不会吧?我刚从国外回来,又没得罪什么人?干嘛要害我?”

    “咱们家就剩你一个女儿了,之前开舞会的时候,就又很多人明着暗着打听想要联姻。”陆涛眼神转了转,“我怀疑是有人故意设的套,等把你救出来,再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你只能嫁给他了。”

    周荷愤怒的喊道:“是谁?是谁敢用这么无耻的手段!”

    “我会去查的。”陆涛见妹妹低着头不吭声,以为她在害怕,“没事了,这段时间不要乱跑。”

    而陆琪心里想的却是,如果那个人是江瑞多好,她昏倒前看过那个男人的脸,很帅,又有权可他怎么就结婚了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