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二十四章陈晨是我的女儿

    陈晨带着团子跑去住酒店,还是住的五星级的。

    “反正刷人渣的卡,不刷白不刷!”

    她抱着枕头躺在沙发上,团子坐在她对面。

    “妈妈”

    “你别叫我,你竟然跟那个家伙串通。”陈晨气得眼泪哗哗流。

    原来温家最近接到恐吓信,明着挑衅说要绑架孩子,于是他们故意利用了今天的嘉年华。为了不引人注意,江瑞特地带了她跟团子去。

    “爸爸也是为了那个小男孩呀!”团子小声说,“再说我不是没事嘛?”

    陈晨突然严肃的看着她:“我问你,如果今天是妈妈被坏人抓住了,拿抢顶着头,你害怕吗?你会吓哭吗?”

    “我会。”团子连想都没想就回答,然后她扑进陈晨怀里,“对不起妈妈,我知道错了,下次我再也不瞒着你了!”

    陈晨抱着她:“你知道妈妈今天看到你被人抓住时有多害怕吗?你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妈妈不知道啊!我看到你被人用枪指着,当时就想着冲过去救你。”

    “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妈妈!”团子大概体会到了陈晨的心情,抱着她哭的很伤心,“以后团子再也不骗妈妈了!”

    “再骗我,我就不要你了。”陈晨愤愤的道,“尤其是跟着那个人渣一起骗我!”

    团子不敢替江瑞说话,只好点点头,缩在陈晨怀里。母女俩估计都哭累了,顺手盖上毯子,抱在一起睡着了。

    陈晨是想着以后都离江瑞远远的,她还不知道万家那边都快疯了!

    “你说团子是万家的孩子。”辛晴一时间有些消化不过来,“这这什么意思”

    陈欢激动的走来走去:“意思是,团子的妈妈就是六六!”

    辛晴也激动了:“真的吗?你确定?”

    “我确定!”陈欢拉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转圈圈。

    门被推开,赢成走进来:“妈,这么急叫我回来干嘛?”

    “成成!”陈欢冲过来,“团子的妈妈叫什么?”

    赢成奇怪的看着她:“叫陈晨!跟您一个姓呢!”

    陈欢一边点头一边笑:“果然是六六,这是她的大名!”

    “六六不姓万?”赢成也吓了一跳,“那那她嫁给了小瑞哥啊!”

    “六六嫌姓万不好听,她跟我的姓!”陈欢眼一瞪,“你说什么,六六跟阿瑞已经结婚了??”

    赢成被陈欢掐着脖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放开他,他不能说话了。”辛晴把赢成拉过来,“结婚证领了?”

    “是啊!”赢成摸着脖子点头,“不过他们是为了团子才结婚的,没感情。”

    陈欢急忙问:“住在一起吗?”

    “当然!”赢成还不知道陈晨已经带着团子离家出走了。

    辛晴一拍桌子:“马上打电话,叫他们回来!”

    “等一下”陈晨阻止她,“成成你先出去,我和你妈有话说。”

    赢成哦了一声小跑着离开了。

    “怎么了?”辛晴看着她,“难道你不想见六六?”

    陈欢叹了口气:“这些年我做梦都想。”

    当年六六离家出走的时候,留下过口信,让万老板别找她。不然以万家的手段,只要她还在地球上,就一定找的到。六六说她用特殊的方法将那件事遗忘了,她不想在跟过去有联系,这会让她永远活在痛苦中。

    “如果这个时候叫他们回来,六六一定会想起来的。”陈欢咬了咬嘴唇,“阿瑞一定不知道她是六六,反正他们现在也再一起,不如就先培养感情,等到彼此爱上对方了,以阿瑞的本事,一定可以帮六六!”

    辛晴拍了拍她的手:“可这样你又见不到她了。”

    “没事,这么多年都等了,也不差再多等两年。”陈欢擦干净眼泪,“倒是有件事情得拜托你。”

    辛晴瞪了她一眼:“我们之间客气什么!”

    “呵呵!”陈欢吸了吸鼻子,“过年的时候就不要让阿瑞来了,万一六六也过来,她的身份就藏不住了,你跟赢擎苍去京城过年吧!顺便帮我看看六六。”

    辛晴想了想点头同意了:“嗯,没问题,我也想去看看那孩子。”

    “你去是最合适的,寻寻都不行。六六一定害怕见到我们,你去的话,她应该会放心,毕竟你只见过她小时候,现在的样子肯定认不出来。”

    辛晴明白她的意思:“我就当是小瑞的妈妈过去看儿媳妇,这样她才敢见我!”

    两个人又把赢成叫进来,嘱咐他千万不能说露嘴,怕他不靠谱,辛晴还威胁他,如果让江瑞知道陈晨就是六六,赢成就永远别想当赏金猎人了。

    江瑞第二天一进部队,就发现不管是训练的,还是路上碰到的,敬完礼之后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大熊跟刀疤小四等在他办公室,见他进来了,站的比平时都直。

    “怎么样了。”江瑞坐下后问。

    “都招了!”大熊开始汇报,“东非那边派来的,为了之前那边黑市上卖的违禁药,温品堂毁了人家两个基地。看来是明目张胆的要报复他,这次老大你出手帮了他,下一次他可就没什么好运了。”

    江瑞皱了皱眉:“温平堂不能出事,他能镇得住温家,没了他,温家的人都是疯子。”

    “是,那我们继续盯着?”

    “不用。”江瑞冷哼了一声,“让他忙一点也挺好,真要是解决不了了,他自然会开口,温平堂的人情可是很值钱的。”

    大熊点点头,站到一旁不吭声了。江瑞沉思了一会,发现他们三个杵在那。

    “还有事?”

    “没有”

    “有”

    “有没有”

    三个人,三种回答。

    江瑞把帽子扔到桌子上:“说吧,别憋死。”

    “老大!”刀疤忍不住了,“你不去找嫂子吗?”

    大熊跟小四也盯着他,江瑞扫了他们一眼:“你们倒是提醒我了,殴打军人,应该把她抓起来。”

    “老大”小四急了:“嫂子那怎么能算呢?你不知道她当时有多害怕,打你也是应该的”大熊捂着小四的嘴,无声的冲他吼,“不想活了?”

    果然,江瑞的脸黑了,他嗤笑了一声:“你倒是说说她有多害怕,害怕到那么大胆子敢打我!”

    “团子被劫持的时候,我看到嫂子浑身都在颤抖,把自己嘴唇都咬破了,满脸都是眼泪,她流眼泪的时候自己恐怕都不知道,完全是失控状态。”小四一脸同情的说,“老大,她是个母亲”

    三个人都不说话了,室内的空气一时间有些压抑,江瑞站起来:“我出去一趟,大熊开车。”

    “我们也去!”刀疤跟小四举手。

    江瑞瞪了他们一眼,没拒绝。

    团子看着大口吃肉的陈晨,担心的说:“妈妈,你都吃了三个猪蹄了。”

    “很好吃啊!”陈晨往团子碗里放了块拔丝芋头,“大酒店做的就是不一样!”

    “吃完饭我们去哪里呢?”团子试探的问,陈晨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出过房门,饭都是叫的客房服务,送到房间里来的。

    陈晨顿了一下:“你反正还在放假,下午我们去看电影吧!”

    “哦。”团子撇撇嘴,还想说什么,门外突然传来两声狗叫。她蹭一下从椅子上跳下来,“黑子,是黑子来找我了!”

    陈晨嘴里塞了块猪蹄喊:“你听错了,这里是酒店,不可能有狗的,再说黑子也不可能跑到这里”她的话没说完,就卡在嘴里了。

    江瑞一进来,就看到那个女人嘴里含着猪蹄子,一脸呆傻的望着自己。

    “爸爸!”团子扑上来,黑子在她旁边拼命摇尾巴,屁股都快扭折了。

    大熊从后面探出个脑袋:“啧啧,这狗崽子果然只认团子,你不在它昨天晚上都没吃饭。”

    “妈妈,给黑子吃个猪蹄吧!”团子心疼的抱着小狗跑回来。

    陈晨木然的把嘴里的猪蹄塞进黑子嘴里,然后站起来就往卧室走。

    “团子!跟我们出去玩!”刀疤冲她找找手。团子点点头,离开时亲了亲江瑞说,“爸爸,妈妈不是故意打你的,她昨天吓坏了,晚上还做噩梦,你不要怪她!”

    江瑞也亲了亲她:“不会,是爸爸不好,爸爸会跟妈妈道歉。”

    听见自家老大这么说,大熊三人组放心的带着团子走了。江瑞走到卧室门口,发现门被反锁了。

    “是你自己开,还是我踹开。”他隔着门问。

    “这是酒店,你敢打我,我就叫保安!”陈晨在里面喊。

    江瑞挑了挑嘴角:“谁说我要打你了?赶紧把门打开,不然我就踹门了。”

    陈晨在里面纠结,昨天她是失去理智了,才给了江瑞一巴掌,现在怕的要死。可是要是不开门,等男人进来了,会死的更快吧

    “你先发誓!”陈晨靠近门口,“你絶对不打我。”

    江瑞是个人渣,他才没有什么不打女人的风度,看看历史就知道了。

    门外没动静了,陈晨抱着枕头钻到被子里,想着等下他踹门进来动手时,好歹能减少痛感。

    “我绝对不打你。”男人的声音传进来,“但是我的耐心有限,赶快开门。”

    陈晨冲到门口:“马上就开!马上就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