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二十章警察叔叔来了

    大熊跟刀疤气势汹汹的杀进来。

    张校长一见他们,立马底气足了。这位黄太太本身没什么可怕的,但是她老公算是温家的亲戚,谁知道温家会不会管。现在大熊他们来了,这事就跟自己没关系了。

    “你你们是谁?”黄太太见他们这么横,一时胆虚了。

    刀疤板着脸,因为自己弟弟惹出来的事,他已经在老大那没面子了,要是现在躺在医院里的是陈晨,自己就可以切腹谢罪了。

    “张校长,你就任由学校的老师被欺负吗?”大熊的嗓门震的人耳膜都疼,陈晨头如捣蒜,“是啊,是啊,她说是我把她女儿打伤的。”

    张校长揉了揉眉心,可不就是你打伤的吗?但是他可不敢这么说,“黄太太,黄丽丽同学在公共场合跟同学吵架,还企图攻击老师,现在这种情况,只能说是意外。”

    “意外?”黄太太吃惊的指着张校长,“我女儿可还躺在医院里,你们学校却不想负责任。”她看了眼大熊,明白了什么,“哼,是因为他们吗?你们既然是部队的,就应该听过我们家,替这个女人出头,就不怕得罪温家吗?”

    大熊哈哈两声:“温家?你是温品堂的老婆?”

    “你你胡说什么?”

    “那不就行了。”大熊扫了她两眼,“如果你是他老婆,今天我就给你面子。不然的话,就从这滚出去。”

    黄太太气的五官都扭曲了,可她知道今天自己肯定讨不了好,只好狠狠的瞪了陈晨一眼,丢下句狠话:“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一定要让你离开学校!”

    等黄太太离开了,张校长才松了口气,大熊看着他:“张校长,有时候要早早做出选择,不要等到出了事才发现自己站错了队。”

    “呵呵呵呵”张校长打哈哈,“陈老师快去上课吧,去吧,去吧!”

    陈晨挥了挥手,跟着大熊往外走,刀疤跟在她身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直到出了办公楼,陈晨见他还不吭声。

    “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刀疤身子一愣,冲着陈晨敬了个礼:“嫂子,对不起,都是海波的错,连累到你了。”

    “这话怎么说的。”陈晨瞪了他一眼,“是那个女生先侮辱人在先,还企图打我。”她伸出手,上面贴着创可贴,“看,害我昨天说是自己不小弄伤的,江瑞还嘲笑了我半天。”

    刀疤挠挠头:“不管怎么说,这次都是他惹的祸,我会好好教育他的。”

    “嫂子,你去上课,我们就在门口等你。”大熊拉着刀疤走了,陈晨路过王海波他们班时,瞅了两眼,发现那孩子不在。心里还嘟囔了两句:可怜的,肯定被他哥虐待了。

    黄丽丽的事好像大家都知道了,陈晨上课的时候收获了很多同情的眼神,大家都觉得她肯定要被开除了。甚至有个男生在课后偷偷往她书里夹了封慰问信。

    “我心中最美丽的老师,你的笑容像天使一样,请相信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在你身后默默的支持”

    江瑞把手上的纸揉成团丢进垃圾桶:“你教的学生智商果然都不高。”

    “你这种没有青春记忆的人是不会理解的。”陈晨没理他,又夹了块排骨,“对了,周末团子就要表演了,你有空去吗?”

    “有空。”江瑞看了她一眼,“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陈晨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笑咪咪的说:“哎呀,能出什么事嘛,都是小孩子。”

    “我的意思是不放心小孩子跟你在一起。”

    “你闭嘴吧,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吃过饭,刀疤先送陈晨回去了,江瑞敲着桌子,大熊在旁边等他下命令。

    “盯着点,黄家那些蠢货肯定要去找温家,这种小事温品堂是不会知道的,怕就怕别的蠢货出头。”

    大熊奇怪的问:“那你打电话给温平堂不就行了。”

    “你去打吧。”江瑞瞟了他一眼,大熊闭嘴了。

    果然,过了两天,陈晨刚下课就被警察拦住了,说她殴打学生,要带走她调查,王海波急的给他哥打电话,结果刀疤说让他老实呆着,什么也别干。

    到了警察局,陈晨见到那个黄太太也在,她旁边还站了个中年男人。

    “温先生,黄太太,人我们带回来了,放心,保证关她几个月。”警察态度谄媚,一转脸跟陈晨说话时,马上变了个腔调,“陈小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赶快通知你家里人来谈赔偿的事情,不然就等着坐牢吧!”

    陈晨很听话的坐在椅子上,手支着头:“那麻烦你们给我老公打电话吧!”陈晨把江瑞的号码写给他们。

    温盛强是温家的亲戚,算起来,他管温品堂的一个堂叔叫表哥。至于温品堂,估计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个人。而黄丽丽的父亲是他的外甥。

    “姨夫这次真谢谢你了,不然丽丽就被人冤枉了。”黄太太一脸殷勤的说,“改天有时间去家里吃饭!”

    “不用客气,你姨妈特地让我跟过来,就是怕你被人欺负,我也要看看,有谁敢跟温家过不去。”温盛强得意的说,“等会这个女人的老公来了,如果不听话,就把他也抓起来。”

    旁边的警察马上说:“放心吧温先生!”

    正说着,门外进来几个人,温盛强看到其中一个光头时,心里惊了一下,这个人来这里干什么?

    “你们有什么事?”警察拦住江瑞,“报案要去外面。”

    刀疤推开他的手,江瑞慢慢的开口:“是你们通知我来的。”

    “你是那个陈晨的老公?”警察反应过来,“身份证拿出来登记。”

    江瑞把身份证递过去,警察接过来看了一眼:“江瑞?”

    “江江瑞?”温盛强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在认出大熊时,他就开始担心。无奈他并没有见过江瑞本人,所以无法确定,可没想到中间那个人真的是江瑞。

    又想起前几天听到的江瑞为了新婚妻子把白家大小姐打残的事,他哆哆嗦嗦的开口:“江江首长”

    “江首长?”拿着江瑞身份证的警察没反应过来,倒是他旁边的那个通了他一下,“战神!

    ”

    “啊!江战神?”那个警察差点掉到地上,赶忙站起来,“首首长首长好!”

    江瑞收起身份证:“我太太在哪?”

    “你太太?”

    温盛强已经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了,黄丽丽她妈还趾高气扬的指着江瑞喊:“你就是陈晨的老公?哼,你老婆打伤了我女儿,你准备私了还是公了。”

    “闭嘴!”温盛强一巴掌扇过去,“滚到一边去。”

    “姨夫??”女人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温盛强推开她,“江首长江首长这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我不知道那是您太太,不然我绝对不敢”

    江瑞抬起手,刀疤领着两个人上前把温盛强按住。

    “有什么话,到军事法庭说去吧。”

    温盛强连求饶都不敢喊,乖乖的让他们押走了,他知道,如果自己敢反抗,绝对会被当场打死。黄太太已经面无血色的跪在地上,两人过来带她走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

    “你们要干什么?警察,警察快救救我!”

    警察此刻哪里还顾得上她,早就一个个吓的跟鹌鹑似的打颤了。门砰的被推开,警察局长冲进来,腊月的天气,他额头却一直冒汗。

    “江首长!你看这”

    江瑞瞟了他一眼:“需要办什么手续才能见我太太。”

    “不不不!”局长转身咬牙切齿的对那几个傻站的警察吼,“还不快把首长夫人请出来!”

    几个警察慌慌张张的跑进去,然后心惊胆颤的跟在陈晨身后出来。

    “呀!你来的挺快啊!”陈晨一点事没有,看了眼江瑞,“咦,那个黄太太呢?”

    大熊一把推翻一个警察:“嫂子,你放心,回头我就弄死她。”

    “嗯嗯,我很放心!”陈晨点点头,“走吧?我还没吃饭呢!”

    警察局长明显感觉周围的温度又下降了,江瑞沉着脸:“走,去吃饭。”

    “首长,首长”局长赶紧跟上,“今天是我们不对,这顿饭该我们请,我们请!”

    陈瑞走的很快,已经站到了车门口,看着陈晨跳上车,自己才坐上去,随口说了句:“我不习惯跟陌生人吃饭。”

    等车连个影都看不见时,几个警察走过来:“局长”

    “都给我滚,你们几个明天就别上班了,我把你们的关系调到交通部,都去大街上站岗去!”

    原本小小的一件事,就这么闹大了,当天晚上黄家就上门想请温家说句话,把温盛强放出来,结果温家连门都没给开,温盛强的老婆找谁都是一句话。

    “这事,温家管不起,自己想办法。”

    这时候,江瑞却接到了温品堂的电话。

    “你不会是要让我放人吧?”

    电话那边传来低沉的笑声:“呵呵,我只是想跟你确认一下,你太太的身份”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