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十九章你算什么东西……

    “谁惹你了?”宋慈掩住眼底的幸灾乐祸,故意说,“哎呀,你就别想了,江瑞是什么人,他连姨奶奶都敢关,何况是你。”

    真是个蠢货,早就跟你说江瑞不是你能招惹的,以为有宋春丽给你撑腰就能接近江瑞?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白家那位被他打的现在还在医院里,你还脑子不清楚的上去送死。

    宋美玉不知道自己的表妹巴不得她出丑,急着跟她抱怨:“就是瑞娶的那个女人啊,叫陈晨!你是不知道,看上去装的和小白兔一样,其实恶心的要死,故意不让我进家,还跟瑞的弟弟眉来眼去。”

    “谁不知道瑞跟那边的人没血缘关系啊,弟弟又怎么样,说不定她早勾引上了。”

    宋慈没理会她后面说什么,再听到陈晨的名字时就震惊了。是同名?还是一个人?她急忙站起来:“你这几天好好呆着吧,我先走了。”

    “哎,我还没说完呢,你怎么了?”宋美丽发现她不太对劲。

    宋慈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没事,我跟朋友约了吃饭,拜拜!”

    她可不想告诉宋美玉,这个蠢货要是跑到学校去就麻烦了,如果陈晨真是江瑞的老婆,自己要好好拉拢她!宋家以前还行,后来在宋慈她们父辈这一代部队里没有接上,老人退下来以后,宋家在军方的势力慢慢就没了。后来干脆转入了商界,但跟温家那种根本没法比。

    宋慈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她想着,只要能认识几个江瑞的手下,到时候找个合适的嫁了,自己在宋家都能扬眉吐气了!

    明天去了一定要想办法套套陈晨的话,看她是不是江瑞的老婆

    陈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惦记上了,她正在跟团子排演舞蹈。元旦国学园每个小朋友都要表演,团子原本想表演科学实验,这是她在路上就跟江瑞商量好的。

    父女二人的想法是抓一只青蛙,然后解刨了它,让小朋友看看被解刨了的青蛙心还能跳多少下,给陈晨毫不留情的否定了。

    “你觉得五岁的小朋友可以看尸体吗?”陈晨质问江瑞。

    “是青蛙的尸体。”

    “那也是尸体。”陈晨打开平板,“团子,我们来跳这个舞!”

    江瑞看了一眼,默默的坐到沙发上,然后一晚上脑子里都是你是我的小苹果的声音

    “爸爸,这个舞蹈好傻。”趁着陈晨离开的时候,团子跟江瑞抱怨,“而且我都学会了,妈妈还不会。”

    “坚持一下,明天就不用跳了。”江瑞摸了摸团子的头。

    陈晨出来叫团子去洗澡,看到黑子围着她脚边跳,便洋洋得意的说:“你们看,连黑子都喜欢着舞蹈!”

    父女俩不想告诉她真相,黑子只是以为陈晨一晚上抽风的蹦跶是在跟它玩。

    第二天去学校时陈晨发现宋慈对她的态度更热情了,只是这种热情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陈老师,你有男朋友吗?”

    陈晨摇摇头:“没有。”

    “难道结婚了?”

    旁边那位张老师听见了,笑话她:“你别开玩笑了,小陈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结婚呢

    !”

    宋慈白了她一眼:“现在很多人都早婚啊,或者奉子成婚什么的,对吧陈老师?”

    “啊!”陈晨不知道该怎么说,要是说她就是那样的,会不会影响不太好正纠结呢,手机就响了。她赶紧站起来,“我出去接电话!”

    宋慈看着她跑出去,心里不耐烦的抱怨:真是麻烦,到底是不是啊?

    电话是阿紫打来的,就是问问她课上的怎么样,有没有被学生吃了。挂了电话陈晨就往食堂跑,虽然还不到十二点,但她想先去踩个点。

    “陈老师!”结果一进去就看到刀疤的弟弟海波同学。

    陈晨楞了下:“你怎么在这?”

    “我今天只有三节课,就早早过来等你。”海波同学递给她一张磁卡。

    陈晨接过来:“是饭卡吗?”

    海波点头:“我哥说江老大说的,你肯定会提前来食堂踩点,而且肯定不知道买饭卡。”

    “呵呵,你真是你们老大的贴心小棉袄。”陈晨拿着卡,“走!我请你吃饭。”

    学校的食堂南北大菜都有,但是陈晨吃了几口就开始怀念江瑞部队的饭了。

    “这就是你们网上宣传的美食?”陈晨戳着一盘黄焖鸡,“难吃死了。”

    海波叹了口气:“所以说啊,你干嘛要吃食堂呢,食堂的东西只能吃饱。”

    “海波学长?”一个女声打断了陈晨的抱怨,她抬起头看见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正盯着她,眼里带着浓浓的厌恶。

    陈晨看了海波一眼:“你女朋友?”

    “当然不是。”海波赶紧否认,那女人顿时冲着他们喊,“这个女人是谁?你拒绝我是为了她?”

    “黄丽丽,说话注意点,这是我们化学老师。”

    陈晨摸了摸鼻子:“这位同学,冷静一点,大家都在看你呢!”

    这个时候食堂里已经很多人,大家听到刚刚黄丽丽的喊声,远远的都露出看好戏的表情。

    “老师?”黄丽丽怀疑的打量着陈晨。

    王海波冷着脸站起来:“陈老师,咱们走吧!”

    “那个要不你留下?”陈晨眨眨眼。

    你怎么能牺牲我?王海波用眼神控诉,陈晨拍拍他肩膀:“你们慢慢聊啊!”说完把腿就跑。

    黄丽丽拦住要走了王海波:“学长,周末我们出去玩吧!”

    “我没空。”王海波推开她。黄丽丽跺了跺脚,“你什么意思?我每天都低声下气的跟你说话,你就不能迁就我一次吗?”

    王海波觉得好笑:“我为什么要迁就你?一开始我就拒绝过你,是你老缠着我。”

    “我缠着你?”黄丽丽气的指着他,“你一个孤儿,我喜欢你是看得起你,你”

    “我用不着你看得起。”王海波打断她的话,眼光犀利扫了她一眼,“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以后也不要跟我说话,省的影响我胃口。”

    黄丽丽刁蛮惯了,被这么一

    气,抬手就想打人,却在半空被人拦下。

    “这是学校,不是你家,动手就是违纪。”陈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了回来,表情严肃的看着黄丽丽。

    王海波怕黄丽丽伤着她,赶紧站到她身前,黄丽丽已经失去了冷静,她一把将旁边的桌子掀了,劈了啪啦盘子碗碎了一地。陈晨叫了声捂着手跳了一下。

    “你受伤了?!”

    见陈晨手上有一道细细的血痕,王海波捂着头喊:“完了完了”他想说我哥非杀了我,江战神以后一定不会收我了。

    可他还没来及说,黄丽丽就发疯似的又要扑过来抓陈晨,王海波急了正想一脚踢过去,就见陈晨抓住黄丽丽的手一个侧摔,黄丽丽就躺在了地上。

    看热闹的同学早就通知了学校的纪检处,黄丽丽被几个人抬走了,她的脖子受了伤。而陈晨根本没有她就是凶手的觉悟,早拽着王海波跑了。

    刀疤来接人的时候,两个人特别默契的谁也没说,陈晨很快就把这事给忘了。结果第二天她来学校的时候,就被叫到了办公室。

    “陈老师,你别害怕啊,就是例行公事,问你两句。”

    见陈晨一脸紧张,张校长安抚她,“来来来,先坐下。”他不知道陈晨心里是在担心难道真让江瑞说中了,自己才上几天班,就要被开除?难道我讲课不好吗?

    “陈老师,昨天那个学校现在还在医院,哎这个啊,我们得给人家家长一个说法啊!”张校长尽量说的很委婉。“她说是你先动手的,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谁受伤了?跟我有什么关系?”陈晨瞪着眼睛。

    张校长扶额:“就是你昨天在食堂里过肩摔的那个女生。”

    “啊!”陈晨想起来,“我昨天走了,不知道她伤的那么重。”

    办公室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走到陈晨跟前:“你就是打人的老师?”

    “我没有打人。”陈晨说,“我是自卫。”

    女人怒气冲冲的瞪着张校长:“学校什么时候多了这种老师?勾引男学生就算了,还动手打人,今天不给我个说法我就去告你们!”

    “勾引男学生?”陈晨注意到这句话,她点点头,“没错,是你女儿企图勾引男学生,但是人家拒绝了。”

    “你”女人气的直哆嗦,张校长赶紧安抚她,“黄太太,黄太太你先坐,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说!”

    陈晨觉得作为一个老师,她有义务跟家长沟通,于是她接着说:“你应该告诉你女儿喜欢男孩子没错,但是不能被拒绝了就侮辱人家,而且还没礼貌,那么凶,别说是海波了,我要是男生我也不喜欢她。”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说我女儿?”黄太太腾一下站起来。

    门突然又被推开:“你算什么东西,敢说我大嫂!”

    王海波偷偷探头往里瞄,他现在无比庆幸自己一大早就跑去自首,把昨天的事讲给他哥听。更幸福的是,刀疤听完后还带他去见了江瑞,让他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于是他跟偶像进行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虽然隔着办公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