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十七章她们对我意图不轨

    宋春丽让刚从国外回来的宋美玉来找江瑞,她没想到江瑞不但没让人进门,还把人给踹出去了,宋美玉捂着肚子去江家时,她差点气疯了,于是一大早就带着人来算账。

    “你怎么能这么对你表妹?”宋春丽冲进来劈头盖脸的开骂,“美玉在你这住几天怎么了?你怕什么?是不是这个女人不让?她又凭什么?”

    陈晨无辜躺枪,她耸了耸肩当没听见,继续啃着苹果看电视。

    “姨奶奶,你别这样,不是表哥的错!”

    呵呵,陈晨看了宋美玉一眼,不是你表哥的错,那就是我的错了?

    宋美玉在她的眼神下目光有些闪烁,却还是继续说:“好像是陈晨的朋友住在这,所以住不下了。”

    “什么朋友?不三不四的男人都往家里带,你怎么当人家老婆的?”宋春丽凶狠的盯着陈晨,恨不得撕吧了她。

    陈晨指了指江瑞:“那个不三不四的男人,是他的弟弟。”

    “赢家的人?”宋春丽马上反应过来。

    宋美玉捂着嘴,知道自己这次点错了炮,她不太清楚江瑞养母那边的事,只知道姓赢。但那又怎么样,养母而已,早就跟江瑞没关系了。

    “原来是表哥的弟弟啊!”她天真的笑了笑,“那也算是我的弟弟了,我跟他商量商量,让我住进来!

    江瑞一直没吭声,陈晨正暗中咒骂他,就听到门外传来整齐的脚步声,五六个穿着特警制服,全副武装的兵哥哥走进来。

    “报告首长,一班接到命令,请指示!”

    江瑞指着宋春丽跟宋美玉:“这两个人意图刺杀我,将她们带回去审问,如果不配合,就关进黑屋。”

    “你你说什么?”宋春丽气得浑身发抖,“我是你奶奶!你竟敢这么对我?”

    宋美玉挡在前面冲着几个特警喊:“你们干什么?你们敢动我姨奶奶,江民爷爷不会放过你们的。”

    陈晨以为那几个兵哥哥会顾忌,谁知道人家就当没听见,直接扭着两个人的胳膊就走。

    “江瑞你这个白眼狼,害死我儿子,现在还敢这么对我,江家白培养你了,你这个畜生”有个兵哥哥估计是江瑞的脑残粉,就想去堵宋春丽的嘴。

    “让她说。”江瑞冷笑的走过去,憋了那么多年终于爆发了,他更不会给面子,“我是畜生,你是什么?”

    宋春丽恶狠狠的看着他:“我今天就让他们把我带走,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跟你爷爷交代!”

    陈晨看着两个女人被带走后小声问:“这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的。”江瑞把门关上,“我说过了,我的家不是随便什么玩意都能进来的。”

    “那是你奶奶不是随便玩意。”陈晨嘟囔。

    江瑞瞟了她一眼:“你明天就要去学校了,不用备课?”

    “我都备好了!”

    “你确定?”江瑞挑着嘴角,“现在的学生都很聪明,到时候丢了人被开除我一定会笑

    你的。”

    陈晨站起来就往房间走,路过江瑞身边时,故意踩了他一脚!

    江瑞看着气呼呼像个小兔子似的陈晨,嘴角微微上翘,进了书房。

    回到房间的陈晨一边备课,一边幸灾乐祸的等着江瑞被他爷爷收拾,结果中午团子都回来了也没动静。直到快吃晚饭的时候,江瑞的电话响了。

    他正在厨房里煮面,接起来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等到四个人饭吃到一半,江谦人来了。

    “你把妈抓起来了?”江谦人一进来就问。

    陈晨吃了一惊,忍不住问:“你不知道?”

    江谦人一看她的这话脸立马黑了:“你真把你奶奶关起来了?”

    今天一大早荣春丽就在家里骂江瑞,江民懒得理他,直接去部队了。江谦人不敢走,劝了宋春丽半天。后来见宋春丽冷静下来,才离开家。

    结果他刚刚回去,家里的阿姨说宋春丽带着宋美玉上午出去到现在都没回来。他觉得肯定是来找江瑞了,就给江瑞打电话,结果江瑞在电话里说让他去特警连要人。

    “你想把老头子急死啊?这么丢人的事闹大了江家的脸都没了。”江谦人急的团团转,要是让江民知道这事,老头子非气死不可。

    江谦人指着江瑞:“你赶紧,趁着还没人知道,赶紧把人送回来。”

    “她们闯进我家意图不轨。”江瑞一副跟我没关系的模样,“你自己去接吧。”

    江谦人被他气笑了:“一个老太太能对你有什么不轨?我去接?那些兔崽子要是听我的,我还在这跟你废什么话!”

    “团子吃饱了吗?我们带黑子去散步!”陈晨不想让女儿听这些,团子点点头,给黑子套上牵引绳,拉着陈晨的手出去了。

    赢成又吃了一碗面,看看江瑞,又看看江谦人:“哥,差不多行了,关一天了都。”

    “我打算关三天。”

    江谦人一拍桌子:“那是你奶奶!”

    “她要不是我奶奶,现在就是块墓碑了。”

    赢成呵呵笑了:“下次她再来不用你动手,我就把她赶出去,要是让妈知道你在江家被欺负”他瞟了眼江谦人,这个男人为了辛晴到现在都没结婚,估计这辈子都要一个人了。

    谁敢欺负他啊江谦人叹了口气:“小瑞,把你奶奶送回来吧,我保证她不会再来找你了。”

    “无所谓,不怕她变成墓碑,就尽管来。”江瑞拿起电话。

    江谦人亲耳听见他说把人送到军区大院门口,才放心的离开,同时也松了口气。江瑞的手下嘴都很严,没有他的命令是不会出去乱说的,这事就算压下来了。

    结果他忘记了宋春丽身边还有个脑残女人。

    宋春丽自从嫁给江民,走哪不是被人供着,她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老头子的下属审问,明明知道她的身份,却把她关在小黑屋里一整天,连口水都没给喝。

    “妈”江谦人在把她扶下车,宋春丽一脸疲惫,往日高贵的形象也没了。但她也知

    道家丑不可外扬,憋着口气准备回家再说。

    宋美玉憋屈一天了,这会见到江谦人,又见那些当兵的跟江谦人敬礼,顿时就开始哭诉:“叔叔,你要为我们做主啊!他们关了我们一天,不过饭吃,也不给水喝,连电话也不让打。”

    “江爷爷是什么身份,他们分明没把江家放在眼里。”

    “闭嘴。”宋春丽本来就憋着火,听到宋美玉这么不分场合差点气晕过去,宋美玉被这么一吼,吓了一跳,讪讪的抹了抹眼泪,不敢吭声了。

    可是她刚刚那么大喊,已经吸引了人的注意,这个点院里好多老人都在散步,三三两两的围着他们看。听到周围传来的声音,宋春丽再也受不了了,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第二天,整个军区大院都知道宋春丽被自家孙子关了一天,江民连象棋都不敢跟人下了,成了所有人的笑话。

    “丢人,真丢人!”江民怒气冲冲的在家里转圈,“好好的你去找小瑞干什么?他什么样你不知道?你非要逼着他把最后一点情亲都磨灭掉?”

    荣春丽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听到江民的话哭着喊:“还有什么亲情,他从来没有把我当成她奶奶,有把自己奶奶关起来的孙子吗”

    “他没把你当奶奶?”江民痛心的说,“你问问你自己,你有把那孩子当孙子吗?从他回到江家,你就处处找茬,逼着那孩子搬出去就算了,他的私生活你还要干预。”

    “春丽,他是你的孙子啊!我把对儿子的感情全部都放在那孩子身上了,可你呢?”江民越说越生气,“是不是他死了你才罢休?”

    宋春丽气促的呼吸,不服气的瞪着眼睛:“我让美玉去找他,也是为了他好,我有错吗?”

    “妈,小瑞已经结婚了,你让一个女人跑到人家家里去,你觉得没错吗?”江谦人实在忍不住了,也说了两句。

    “他娶的是什么女人?我不会同意的。”宋春丽执迷不悟的喊。

    砰!江民把桌上的花瓶砸到了地上:“小瑞娶谁是他的自由,今天就算他没娶陈晨,也轮不到你们宋家那些不入流的晚辈!”

    “你什么意思?你看不起我们家?”宋春丽站起来歇斯底里的喊,“当初你就是个兵蛋子,没有我们家支持你,你能有今天的地位?现在嫌弃我们了,你的良心让狗吃了?”

    “宋春丽,你们家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再去管小瑞的事情,不然就滚回宋家去!”

    陈晨并不知道江家已经翻了天,她正紧张的坐在江瑞的车里。

    “害怕的话可以不去。”

    “谁说我害怕了?”陈晨嘴硬。

    江瑞看了她一眼:“那就赶快下车,我没时间跟你耗在这。”

    陈晨撇撇嘴,打开车门跳下来,一口气朝学校跑去。

    “你顺拐了!”江瑞喊一声,就见陈晨啪一下,摔到地上

    已经跑进学校门口的陈晨从地上爬起来,远远地冲着江瑞做了个鄙视的表情,然后转身就跑。江瑞在车里看着她,直到她进了办公大楼,才发动车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