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十五章她只是睡着了?

    这套智力检测系统是目前最科学严谨的,国际上都以这个检测为标准,不可能出错。

    “所以嫂子的智商是190,属于天才?”大熊恨不得把检测报告盯出个窟窿。

    赢成点头:“真是啊,那团子得多高啊!”

    团子还在里面做测试,等她出来以后,江瑞看到李博士激动的拿着报告手都在抖。

    “210啊,爱伊斯坦啊!”他把报告递给江瑞,“完全继承了母亲的高智商。”

    江瑞眯了眯眼,什么也没说:“走吧。”留下李博士一个人原地兴奋。

    上了车,陈晨喊道:“你这算什么,认输了吗?”

    “嫂子,老大的智商是180,他以前测过。”大熊嘿嘿笑着说,“原来你们一家人里最笨的是老大!”

    江瑞从后视镜上看了他一眼,大熊不吭声了。赢成可不怕,故意说:“太好了,不用吃嫂子做的早餐。”

    “哇哈哈哈!”陈晨一点都不觉得赢成是在侮辱她的厨艺,拍着江瑞的肩膀得瑟,“首长大人,记得每天来接我用餐啊!”

    江瑞淡淡的丢过来一句:“你觉得你的高智商体现在什么地方。”

    “唔”陈晨不笑了,严肃的说,“不管体现在哪里,它都在我的脑袋里。”

    “那倒是,都变成浆糊了。”江瑞摸了摸团子的脑袋,“团子觉得呢?”

    团子举着手:“妈妈做的最聪明的事就是跟爸爸生了我!”

    大熊和赢成鼓掌。

    江瑞难得露出笑容,只有陈晨气呼呼的靠着车窗咬牙。她没发现江瑞眼中隐晦的目光,对于自己的智商陈晨从不怀疑的,只不过聪明的人,不一定处处体现聪明。

    很多时候,人还是傻一点的好

    而江瑞一直在想,昨晚那个样子的陈晨为什么让他觉得更熟悉了。有什么东西在心里一闪而过,他却抓不住。

    s市有家很著名的水上餐馆,大熊提议去那里吃午餐。团子还抱着黑子,原本是不让进的,可是看到江瑞后,经理不但让进去了,还给黑子专门拿了个坐垫。

    “那个是不是明星?”一进去陈晨就指着某处一个男人,“哇,那边也有一个!”

    大熊给她解释:“这里很多上流社会的人来用餐,是温家开的。”

    京城世家陈晨还是了解的,她点点头,突然有些担心:“那岂不是会碰到很多人?”

    “不然干嘛来这里?”大熊一脸蛮横,“既然都已经知道团子跟你的存在了,与其让那些人偷偷摸摸来调查,不如直接让他们看看。”

    他放低声音:“这肯定也是老大的意思,不然他不会来这里的。”

    “为什么不来?”

    “老大嫌麻烦。”大熊得意的道,“那些人都想巴结咱们老大呢!”

    陈晨当没听见,大熊已经是江瑞的脑残粉了。经理亲自将他们引到一艘船上,这里一艘船就是一张桌子,私密性很好,周围都是竹帘。

    菜上齐后,陈晨跟大熊赢成三个人边吃边聊,江瑞吃饭是从来不说话的,团子自从认了他以后,也学着不说话,父女俩一模一样的脸坐

    在那,散发着萌萌的气息。

    “江首长。”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陈晨抬头一看,有个男人站在门口,目光很不友善的看着江瑞。

    白子期早就想找江瑞了,可惜家里拦着不让,没想到今天来水榭吃饭竟然能碰到他。

    “江瑞,我爸不让我找你算账,可我妹妹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你就没什么表示吗?”

    陈晨了然了,这是白家人。她忍不住往江瑞那边靠了靠,江瑞用余光看了她一眼,不动声色的也往她身边移了移,然后看着白子期。

    “我可以派人送个花圈过去”

    “江瑞!”白子期冲进来,这时他才看清坐在江瑞旁边的团子和陈晨。眼中先是惊讶,然后一脸不屑的说,“这就是你的女人?”

    他仔细看了看陈晨,团子在一边插嘴:“别看了,再看我妈妈也比你妹妹漂亮,再看她也是我爸爸的!”

    “贱”他刚要骂,江瑞就冷冷的看过来,阴冷的目光就像看一个死人。白子期的喉结滚动了两下,他想到白薇蓉的下场

    大熊站起来:“白大少是想留下喝一杯?”

    “江瑞,你就算不喜欢薇蓉,也不应该打伤她,不管怎么说,我们俩家的交情放在那,你这么做让老人们怎么办?”白子期知道宋春丽一直将白薇蓉当准孙媳妇的,这些天也老往医院跑。

    而且,她跟白家保证,只要薇蓉不嫌弃,她一定会让江瑞跟这个女人离婚娶薇蓉。

    “你知道为什么你们家不让你来找我吗?”江瑞淡淡的开口。

    白子期冷哼了一声:“还不是为了俩家人的面子!”

    “你爸比你聪明多了,他是怕我把你打死,让你们白家绝后。”也不知道江瑞怎么动了下,他手上就出现一把枪。“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白子期脸一下刷白:“你你别乱来啊”

    “看见了吗?”江瑞扭头问陈晨。

    “什么?陈晨一脸茫然。

    江瑞指了指已经开始发抖的白子期:“比你还傻。”

    “我的智力比你高!”陈晨恨不得把检测报贴到江瑞脸上,“你倒是能,大庭广众的把枪掏出来做什么。”

    大熊哈哈两声,指着白子期:“当然是打死他了。”

    白子期一边后退一边说:“江瑞,你敢杀我,白家会跟你没完,你爷爷也会被你连累。”

    一直悄悄躲在外面看戏的经理这会不得不钻出来:“江首长,您给温少个面子,千万别在这开枪啊!”

    陈晨撇撇嘴,好像他真敢当众杀人一样。”

    白子期趁着经理说话的空档跌跌撞撞的跑了,大熊还扯着嗓子喊:“白少爷!有空去部队我们过两招啊!”

    等经理抹着汗退下去后,赢成看了眼不以为然的陈晨:“我哥他真敢开枪哦,那个姓白的再敢多说一句,就死定了。”

    “你们这些土匪视国家法纪不顾,该当何罪!”陈晨假模假样的看着江瑞,后者眼皮抬了抬:“吃饱了?”

    陈晨马上摇头:“没有!”

    “爸爸!”一直很老实的团子两眼放光的说,

    “团子可不可以学打枪?”

    “可以。”

    “不行。”

    成成和大熊互相看了一眼,埋头吃饭。

    陈晨瞪着江瑞:“你疯了?让这么小的孩子摸枪?”

    “从小培养。”江瑞看了她一眼,“我六岁的时候就已经会打野猪了。”

    “你是原始人吗?”陈晨没好气的说,“那是你,团子是团子。我告诉你,不许教她奇怪的东西。”

    团子皱着小眉头推开陈晨:“妈妈,那不是奇怪的东西,那是本事,爸爸刚刚好帅,拿枪好帅!”

    “不行!”陈晨的声音骤然提高,吓了团子一跳。

    赢成发现她不太对劲:“嫂子?你怎么了?”江瑞也发现了,陈晨脸色煞白,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激动的。

    “哇!”团子扑进陈晨怀里,“妈妈别生气,团子不学了,不学枪了。”

    江瑞刚想说什么,就听到咚一声,陈晨一头载到桌子上。

    “妈妈!”团子哭喊道,江瑞一把抱起陈晨,大熊迅速往外跑:“我去开车!”

    赢成一手抓着黑子,一手把团子抱起来:“别怕,有爸爸跟小叔叔在,妈妈不会有事的。”

    江瑞家里,大熊紧张的盯着华佗,小四跟刀疤也在他身后,小四怀里还抱着个大药箱。

    “你看半天了,到底行不行啊?”刀疤看着江瑞,“还是把嫂子送医院吧!”

    华佗是个带着眼睛很斯文的年轻人,他本名叫田海一,祖宗几代都是学中医的,入伍以后被江瑞发现,调到了他手下当军医。

    “下次你受伤别找我。”华佗斜了刀疤一眼,“她没事。”

    团子眼泪汪汪的拉着陈晨的手:“那妈妈怎么还不醒?”

    “因为她睡着了”

    这话一说出来,连江瑞都皱眉:“睡着了?”

    华佗看了陈晨一眼,特别感激她今天出事,这样自己才有机会见到真人,还有传说中跟老大长的一模一样的团子。

    “虽然很不正常,但是她就是睡着了。”

    “老大我还是觉得应该去医院。”刀疤不怕死的继续说。华佗冲他冷笑,“下次往你伤口里撒辣椒粉。”

    大熊瞪了他们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闹?到底怎么回事?”

    华佗想了想:“简单来说,就好像电闸,当电流超过负荷时,就会跳闸。”

    “你的意思是,她可能无法面对某些事情,所以就采用这种逃避的方式?”江瑞眼底忽明忽暗的,最后归于一片黑寂。“话句话说,她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

    “对!”华佗点头,“而且应该时间挺长的了。”

    赢成抱起团子:“团子,妈妈以前有过这种突然睡着的情况吗?”

    “没有!”团子抽泣了两声,“小叔叔,我妈妈她什么时候才会醒”

    大家都看华佗。

    “等她睡够了自然就醒了。”华佗耸了耸肩膀,“或者饿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