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十四章另一个陈晨

    陈晨失眠了。<冰火#中文 ..

    她是个一挨枕头就着的人,可是江瑞的话让她心烦意乱。

    “你怀疑我有问题,干嘛还留下我?”

    “以你的智商也折腾不起什么风浪来。”

    男人说这句话时一脸睥睨的模样,好像她是个小虫子随手一按就死。

    又气,又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今后的日子会怎么样?江家老太太的反应那么大,还有白家陈晨开始后悔了,她想要不要带着团子偷偷离开,可是又想到团子的能力。

    “团子在我身边,会得到正确的引导,不然我们谁也不知道她会长成什么样。”这是江瑞跟她说过的话,陈晨嘴上说他是吓唬自己,但心里是明白的。

    “啊啊啊啊!烦死了。”陈晨抱着被子从床头滚到床尾,一直到快天亮才睡着。等她早起来的时候,父女两早就走了,桌子上给她留了早饭,还放着个录音笔。

    “妈妈,爸爸说你晚上一定没睡好,让我不要叫你,你吃了早饭就乖乖呆在家里吧,不然熊猫眼上街也不好看!”

    陈晨将录音笔丢到一边,跑进洗手间里一看,果然有很眼圈。诅咒了江瑞几句,胡乱吃了几口饭又跑回房间去补觉。等她再醒来时,是被饿醒的。

    看了看表,已经下午两点了,洗了个澡坐在客厅的等团子回来,结果只等来了电话。

    “妈妈,大熊叔叔来接我去找爸爸了,他说晚上给你带晚餐回去,再见!”

    陈晨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团子就着急的挂断了。她瞬间觉得女儿已经不在乎自己,有了爸爸以后就不要她这个妈妈了。抱着沙发垫郁卒的倒在沙发上,结果又睡着了

    身子一阵阵发冷,隐约听见团子在叫她,偶尔还夹杂着几声什么动物的哼唧,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陈晨想睁开眼睛,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爸爸”团子拉着江瑞的衣角。

    江瑞把体温表拿起来看了看:“没事,快退烧了。”他安慰女儿,“明天早上妈妈就好了。”

    团子看了眼昏睡的陈晨小脸纠结的摇头:“不是这个。”

    “是什么?”江瑞抱起她,“想说什么就说。”

    “如果妈妈醒来以后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你千万不要把她赶出去啊,她真的是妈妈,只是烧坏了脑子,睡一觉就好了!”

    江瑞皱了皱眉头:“她会怎么样?”

    “就是就是”团子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我知道了。”江瑞摸摸她的头,“不管妈妈变成什么,我都不会赶她走。”抱着小丫头站起来,“走吧,爸爸陪你睡觉。”

    团子大概担心陈晨,比平时睡着的时间要晚。江瑞回房间洗了澡,都已经躺下了,又翻身下床走到陈晨房门口,正想推门进去,就看到她打开了门。

    “你没事了?”怎么看着脸色更白了。

    陈晨的目光不似以往透亮,而是黑的如墨一般,直勾勾的盯着他:“你挡路了。”

    江瑞眼神骤然一紧,身子微微侧了侧:“你想干什么。”

    &

    nbsp;   “喝水。”陈晨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走过去。

    江瑞盯着她的背影,这个女人身上的气息全变了,灰蒙蒙的。江瑞不是团子,一般人他是感觉不出来什么的,只有一个人身上某种气息特别强大的时候,他才能感觉的到。

    比如他的士兵,身上的气息往往都是炽烈的红色。像万老板那种长期在黑道游走的人,气息就比较阴冷,而赢擎苍则很冷厉。

    “我饿了。”陈晨站在走廊尽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江瑞走过去:“现在不能吃肉。”知道她无肉不欢,可是现在大晚上的,又刚刚退烧。

    “你说给我带晚餐的。”陈晨指控,“而且我不吃肉。”

    盯着她看了半天,江瑞走进厨房,煮了碗面端出去,陈晨手里拿着筷子坐在那:“太慢了。”

    “你什么时候去学校上班。”江瑞突然问了句。

    陈晨吸溜了口面条,伸出一个手指头,还瞪了江瑞一眼。一直都到她吃完,擦干净嘴才说话:“吃饭的时候不要跟我说话。”

    “那现在吃完了可以回答了。”江瑞看着她,“什么时候去上班。”

    “今天是周末,下个星期一。”她也看着江瑞,“你的记性太差了,智商肯定也不高,幸好团子遗传了我的基因。”没理会江瑞冷厉的目光,她接着说,“不过你还是有用的,那个感知别人情绪的能力不错。”

    她打量着对面的男人:“什么时候让我研究一下。啊算了,你是团子的爸爸,我现在的丈夫,万一解剖了弄死你挺麻烦的。”

    “吃饱了,睡觉吧。”陈晨站起来,走到卧室门口又转过头,“对了,你去报个厨艺班吧,你煮的面真难吃。”

    听到门砰一声关上,江瑞半天才反应过来。多少年了没人敢这么这么跟他说话。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吗?像变了个人,可是却记得所有的事情。”猛然想到,刚刚陈晨的样子非常像一个人。

    第二天早上陈晨起的很早,跑出房间时团子还没起,只有江瑞一个人在厨房煮粥。

    “我昨晚发烧了。”她小心的说,然后观察江瑞的脸色。

    “睡一觉就能把自己冻发烧的人,我是头一次见。”江瑞打了个鸡蛋在锅里,“家里没有被子吗?”

    陈晨讪讪道:“我不知道自己会睡着嘛!”她见江瑞要端盘子,赶紧凑过去,“我端,我端!”

    她把早餐端到餐厅,见江瑞去叫团子起床了,心里松了口气,昨晚自己应该没醒,是一觉睡到天亮的。

    “妈妈!”团子跑出来,“你没事了。”

    陈晨抱起她放到儿童椅上:“没事了,今天周末,你有什么安排。”刚说完,她就发现女儿脚边还跟着一个黑色的玩意。

    “狗?”陈晨惊讶道,抱起地上的小狗,“这么小,大熊送你的?”

    团子高兴的把小狗抱进怀里:“大熊叔叔说这是牧羊犬,是最棒的警犬。”

    江瑞走过来时,母女俩正跟狗玩亲亲。

    “不是说训练好了才送给团子吗?”陈瑞摸

    着小小的狗爪子,软绵绵的真可爱!

    江瑞皱着眉头看她们把小狗放到放桌子,想让她们放下去,话到嘴边变成了:“刚两个月,只学会了简单的生活技能,这个阶段是培养感情最好的时候,等半岁以后再送回去训练。”

    “我给它起名叫黑子!”团子举着小狗,“团子的弟弟。”

    陈晨戳了戳黑子湿漉漉的鼻头,小狗打了个喷嚏。团子着急的说,“妈妈你肯定病还没好,别传染给黑子!”

    “你个小白眼狼。”陈晨狠狠咬了口包子,“今天不带你出去玩。”

    团子把黑子放到腿上一边喝粥一边说:“爸爸今天要带团子去测试。”

    “测什么试?”陈晨问江瑞。

    江瑞从团子怀里把黑子提溜起来,放进地下的狗窝里:“智商测试。”

    陈晨一听:“啊,那我也去!”

    “你也去?”江瑞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确定?”

    “你尽情的鄙视我吧,等测试完了你就该哭了。”陈晨突然一脸严肃,“我们打个赌吧。”

    江瑞挑眉:“说。”

    “你也做个测试,如果我的智商比你高,以后每天中午你要来接我去部队吃饭。”陈晨笑眯眯的说,“当然,如果我输了,以后由我来做早餐。”

    “你做早餐?每天煮面吗?”江瑞说完,又补了句,“你煮的面也很难吃。”

    陈晨没注意他话里的意思,拍着胸脯保证:“早餐而已,我输了我会去学的,你放心!”

    赌注就这么定了下来,团子是鉴证人。

    吃过早饭,一家三口出发,刚把车从地下车库开出来,就看到成成从一辆车上跳下来。

    “哥,嫂子,团子!”他小跑过来,“你们去玩?我也去。”

    大熊在那边车里喊:“我也要去!”他直接把车丢下,上了江瑞的车。

    路上,团子告诉他们要去测试智力,还把江瑞跟陈晨打赌的事告给他们。

    “嫂子”成成目光沉痛,“我下周开始就要回来住了。”

    陈晨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住就住呗,正好我去上班,你在家照顾黑子。”

    “可是我不想吃你做的早饭,团子说你只会煮方便面。”

    “放心,你想吃都没机会。”陈晨一点都不客气,“我不会输的。”

    大熊摇了摇头:“嫂子啊,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啊,还是说智商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

    无视你们!

    江瑞带团子去做测试的地方,是非常专业的军方研究所,当然不能随便找人给团子做,他不希望团子引起上面人的注意。他执行任务时曾经救过里面的一个博士,今天就是跟他约好的。

    陈晨为了证明自己的智商,要求第一个做,结果出来以后,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连江瑞都怀疑是不是出了问题。

    “哈哈哈哈!”陈晨拿着报道在几个人跟前挥舞,“我说什么来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