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十三章团子继承的能力

    江瑞抱着团子走到一边去了,其他人听不清楚团子讲了些什么,只看到她慢慢安静了下来,而江瑞的表情明显是高兴的。<冰火#中文 ..

    “你够了。”江民怒斥她,“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宋春丽尖叫道:“我闹?我怎么闹了?他是江家的孙子,就得听我的安排!”

    江谦人无奈的看着他妈,自打几年前宋春丽就越来越不对劲了,尤其是江瑞认祖归宗后。宋春丽经常用一种又爱又恨的表情看江瑞。

    他曾经以为是自己敏感,可有一次江瑞受伤,他亲眼看见宋春丽把能让伤口感染的海鲜汤掺进鸡汤里。江瑞直接就把碗掀了,然后他就决定搬出去住,宋春丽哭着求他留下来。

    “小瑞,奶奶求求你了,看着你奶奶就像看着你爸,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不要走好不好?”

    江瑞并没有心软,连夜就走了。江谦人知道,那个时候江瑞对江家根本没感情。这几年还好一点,他跟江民一直维护着江瑞,那孩子分得清好坏。

    至于宋春丽,连江民都对她不抱希望了,她把当年大儿子的死都算在了江瑞头上,认为自己的儿子为了保护江瑞才牺牲的。江谦人刚开始知道他妈这么想时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她不愿意牺牲自己的儿子,那大哥呢?江瑞是他的儿子啊?

    “我恨他啊!如果不是为了救他,你大哥就不会死。可是那是他唯一的孩子啊!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见到他就想到你大哥是因为他才惨死的。可我又舍不得,他长的跟你大哥那么像”

    宋春丽每天都活在矛盾中,每天都很痛苦的不知道该怎么对待江瑞。她让江谦人劝江瑞留下来,而江谦人实在开不了口。而且他觉得,如果小瑞真的留下来,早晚有一天,宋春丽会赔上自己的命。

    后来江瑞搬出去,宋春丽也见不着他才消停了。可这几年江瑞到了结婚的年纪,她就又开始活络了,说什么一定要给自己找给喜欢的孙媳妇。

    她看上了白薇蓉,并且坚定的认为江瑞会娶她。现在突然多了个陈晨,让宋春丽怎么能接受。尤其是她听到江瑞竟然把白薇蓉打伤后,更是把这笔账算到了陈晨头上。

    “爷爷,小叔,我们先走了。”江瑞抱着团子,对着陈晨伸出手。陈晨有一瞬间的惊讶,然后心底觉得暖暖的,将手放进他掌心里。

    宋春丽扑上来就要打陈晨,江瑞正想伸手,就看见陈晨用胳膊一挡,然后快速跳开。江谦人赶紧拉住宋春丽,冲着江瑞喊:“你们先走,回头我跟老爷子去看团子。”

    身后传来宋春丽歇斯底里的骂声,还有江民怒吼的声音。陈晨却一点都没觉得不开心,等上了车,团子主动窝进她怀里:“妈妈,爸爸说了,不喜欢我们的人,我们也不用喜欢他们,只要我们一家三口互相喜欢就好了!”

    “那你刚刚哭什么?”陈晨捏了捏她的脸,“你吓死我了知道吗。”

    团子很少哭,会讲话以来就哭过两次,一次是陈晨生病她以为陈晨要死了。还有一次是在国外碰到海啸,母女俩被水冲散,团子被救以后找不到她。

    江瑞打断她的话:“刚刚躲的挺快。”

    />

    “那是啊!”陈晨立马得瑟道,“早跟你说了人家学过跆拳道的,我也是有功夫的人!”她还摆了个姿势。

    团子笑话她:“可妈妈你很少有勇气打人啊!通常都吓的跑掉了。”

    陈晨瞪着眼睛假装凶她:“干嘛老拆我台,罚你三天不许吃冰淇淋。”

    “爸爸,我们晚上吃火锅吧!一个大锅的那种。”提到冰淇淋,团子觉得饿了。

    江瑞看了眼暗下来的天色点点头,陈晨撇撇嘴,心里诽谤他:就会用吃的收买团子,怎么不问我吃什么呢?

    吃火锅的时候江瑞给赢成打了个电话,谁知道他说跟大熊在一起,不过来当电灯泡了。晚上回去江瑞怕团子吃撑了,陪她在客厅玩了会才去让陈晨带她去洗澡,等团子睡着以后,陈晨从她房间出来,看到江瑞还坐在客厅。

    “有话跟我说?”陈晨走过去。

    江瑞点点头。

    “说吧。”陈晨从冰箱拿了桶冰淇淋坐到他对面。

    “冰淇淋哪来的?”江瑞皱眉,晚饭的时候,还听到她跟团子说家里没有冰淇淋了。

    陈晨吃了一口看着他:“买的啊,你要吃?”

    江瑞摇摇头,陈晨笑了笑:“晚上不让她吃,会肚子疼的。”

    “我知道。”江瑞说,“你也不用在乎宋春丽的看法,她不姓江。”

    陈晨想了想,歪着脑袋问他:“那赢成呢?”

    “他是我弟弟,我从小被赢家人收养,十几岁才回到江家。”江瑞看着她,“过年会带你回去见我妈。”

    “收养你的妈妈?”

    江瑞端起茶杯,却没有喝,只是摸着杯口:“她很喜欢团子,赢家的人都会对你很好,像成成一样。”

    陈晨发现他在说赢家人的时候,眼神很温柔。

    “嗯!我知道了。”她点了下头,“对了,那会在江家,团子为什么哭?被你那个奶奶吓的吗?”

    江瑞见她问这个问题,似乎犹豫了一下,过了几秒钟才开口:“你有没有发现团子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奇怪的地方?陈晨挠了挠头,“太聪明?”

    “聪明是遗传。”江瑞看了她一眼,“遗传的我。”

    陈晨翻了个白眼没理他:“那还有什么奇怪的?”

    “你总带着她在外面流浪,有没有遇到过坏人?比如像上次你把团子一个人留在酒店,这种事情经常干吧?她有没有哪一次遇到过危险,比如人贩子小偷什么的。”

    “我们是吉祥二人组啊!”陈晨一拍大腿,冰淇淋也不顾上吃了,兴奋的跟江瑞说,“我们从来没遇到过危险还有什么人贩子,我们的运气还特别好。”

    有一次团子抽奖抽到了免费的旅游,结果到了机场团子死活都不上飞机,还藏了起来。等陈晨找到她时,飞机都起飞了。当天晚上她们看新闻才知道那架飞机降落的时候出了事故,很多人

    都受伤了。

    “我们运气好吧!”陈晨继续吧啦吧啦,“还有一次,我们住酒店,团子非要走楼梯,害的我爬了十三层啊!结果你猜怎么着。”她一脸期盼的看着江瑞。

    “怎么了。”江瑞配合她开口。

    “电梯出事故了,里面的人被困了好几个小时!”

    大概说的太兴奋了,陈晨顺手拿起江瑞的杯子,咕嘟咕嘟灌了几口水。看到江瑞盯着她的手,才反应过来,嘿嘿笑了笑,“我等会给你消毒啊!”

    “不用了。”江瑞伸出手把杯子拿过来,在陈晨惊讶的目光中喝了一口。“你不觉得奇怪吗?”

    是啊,你竟然不嫌弃我,真奇怪啊

    看她一脸呆滞,江瑞知道她又走神了,伸手在她脸跟前晃了晃。

    “什么?”

    江瑞叹了口气:“你难道没发现,所有这些意外都是因为团子才避免的吗?”

    “你什么意思?”陈晨一脸茫然。

    “外面说我的眼睛像雷达,你知道为什么吗。”江瑞看着她,“因为我真的能感觉到。”

    陈晨摇摇头:“不明白。”

    江瑞指着厨房:“窗外面有只小鸟,还有五只猫窝在暖气管道上。”

    “我去看看!”陈瑞蹬蹬蹬跑到厨房,过了一会又蹬蹬蹬跑过来看着他,“你怎么知道的?”

    “用仿生学来解释,我的感觉像动物的雷达,我能感知到周围的一切事物,包括人的情绪。”江瑞盯着她,“比如你,你很干净,但是有些东西是雾的,我看不清。”

    陈晨用沙发垫挡住自己,缩到沙发角上:“要不要这么神奇,你是哈利波特吗?

    “我说了是感觉,不是透视。”江瑞觉得跟这个女人解释不清楚,“现在,你明白为什么团子会哭了吗?”

    “为为什么”陈晨还是傻乎乎,一脸你到底再说什么的表情。

    江瑞握了握拳头,这要是他的兵早就一脚踢死了。

    “因为下午在江家,宋春丽的情绪很激动,吓到了她。在团子眼中,她可以看到那些情绪实体化。”

    “就像妖怪?”

    “这个你可以去问她。”江瑞揉了揉额头,“她以前不让你上飞机,不让你做电梯,那是因为那些人身上的气太过于黑暗,或者是让她觉得不舒服,所以她本能的不想靠近。”

    陈晨觉得自己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团子继承了你这项能力?”

    “应该说她比我更强大,她的感知系统比我还发达。”江瑞目光闪了闪,“按道理,你的智商这么低,她不应该有这么完美的基因。”

    “你什么意思?”陈晨炸毛了,“我很聪明的好吗?只有你自己的基因怎么可能生出那么聪明的孩子。”

    江瑞挑了挑嘴角:“所以,你隐藏了什么或者说,我看不清的那团雾里,到底是什么颜色”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