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十二章一脚踢断肋骨

    白薇蓉怒气冲冲的从车上下来,昨天晚上她在俱乐部赌马的时候碰到了温家二少,她讽刺温品玉当初因为个三流明星脱离温家,快饿死的时候又甩了女人回来求他哥。

    结果温品玉就嘲笑她江瑞已经结婚了,连孩子都有了。当时她不信,打电话给家里让她爸去查,才发现江瑞真打了结婚报告。

    “这个女人是谁?这个贱种是谁?”她气昏了头,走到江瑞跟前指着团子就骂。

    听到她骂自己跟团子,陈晨正想着要不要骂回去,就看到成成跟大熊几个都慢慢往后退,她这才发觉周围的空气都变的好凝重,江瑞浑身散发着冷气。

    “啊!”白薇蓉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到自己车上,她的保镖吓坏了,又不敢跟江瑞动手,想要扶白薇蓉,发现她一直在吐血。

    江瑞抱着团子慢慢走过去,一脚踩在白薇蓉的手上:“你算什么东西,敢骂我的女儿。”

    白薇蓉已经吓的浑身哆嗦,她没想到江瑞会动手,而且还这么狠。

    “江江瑞”白薇蓉觉得自己胸口痛的快要死掉了。“你你为什么”

    “我一直当你是苍蝇,你去别人跟前嗡嗡就算了。可你敢跑我跟前叫唤,就别怪我拍死你。再有下次,别说我不给你白家面子。”

    团子天真的小脸冲着白薇蓉笑:“阿姨,我爸爸不骗人哦!他会踢死你哦!”

    白薇蓉泪流满面,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小姐!”保镖急了,“江首长这”

    大熊走过来踢了白薇蓉一脚:“这什么这,还不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去,肋骨断了。”

    保镖一听也不敢动了,直接打了电话叫救护车,然后通知白家的人。等他们再想找江瑞时,连人的影子都没了。

    因为白薇蓉是被救护车送进医院的,这事很快就闹大了,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江瑞结婚了,而且还打伤了冒犯他新婚妻子的白薇蓉。

    白家老爷子一个电话打到江家,江民自然也吓了一跳,打江瑞电话没人接,只好把在部队的儿子叫回来。

    外面怎么翻天江瑞是不知道,就算知道他也不理会。

    几个人正坐在郊外一个农家小院里,腊月的天气屋子里烧着土炕,暖和和的。团子在院子里跟赢成小四刀疤喂小鸡,时不时传来她软绵绵的笑声。

    “老大,大家都知道了。”大熊挂掉电话,“你家老爷子到处找你呢!”

    江瑞没理会,将烫的滚热的白酒倒进小酒杯里:“有了这次,相信没人会再敢找你和团子麻烦。”

    “啊?”陈晨正在研究窗户上的窗花,听到他这么说楞了一下。

    大熊兴奋的看着她:“老大是替你立威呢!”

    京城这个圈子都知道江瑞心狠手辣,面子人情在他跟前就是狗屎。本来就没什么人敢惹她,现在连一直传闻跟他有关系的白薇蓉都下场凄惨,自然就不会再有哪个不开眼的敢上门送死了。

    “谢谢。”陈晨只能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万一回头白家报复她怎么办

    “他们不敢报复你。”江瑞抬了抬眼皮。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陈晨忍不住说出来。

    江瑞抿了一口白酒:“是

    你从来都把话写在脸上。”

    “我有吗?”陈晨摸了摸自己的脸,大熊点点头,“有,而且很明显。”所以他绝对不相信陈晨是间谍,有这种间谍何愁不被对手弄死。

    几个服务员推门进来,将菜摆上桌。

    陈晨把团子叫回来,大家坐在土炕上,围着木桌吃饭,所有的菜都是农家自己种的,鸡是散养的土鸡,店家还送给团子一只刚出生的小狗。

    “爸爸,我能把小黑带走吗?”

    江瑞看了眼小黑狗:“可以。”

    “团子,这狗不好,回头叔叔送你警犬,能咬死人的那种!”刀疤急忙说,“到时候让它保护你。”

    “对对!”大熊啃着鸡爪子,“从军犬营跳一只刚生的好苗子给团团。”

    团团有些舍不得,又想要更厉害的军犬,正纠结的时候,就听到有趴门的声音,还有狗叫声。

    “把狗送回去。”江瑞摸摸团子的头,“它妈妈来找它了。”

    陈晨把门打开,果然看到一只黑狗发出急促的呜咽,想进来,又不敢进。

    “给你吧!”团子把小黑狗放到地下,大狗嗅了嗅叼着快速跑开了。

    赢成讨好的凑到大熊身边:“熊哥,能不能也给我弄一只?”

    “可以。”

    赢成乐了,大熊又丢过来一句,“你跟我一起洗子弹库。”

    翻了个白眼,不搭理他,反正他跟团子住在一起,等过了年他再来就好了!

    这顿饭一直吃到快下午,回去的路上团子睡着了。大熊还想跟着去家里,被江瑞一句无情的话制止了。

    “洗子弹库去。”

    于是赢成笑嘻嘻的跟他挥手,还提醒刀疤别忘记去给团子挑小警犬。

    他们前脚进家,后脚门铃就响了。

    “我要不要躲躲?”陈晨缩着脖子,来的肯定是江瑞他家里人,她不像想三堂会审。

    江瑞一边开门一边丢过来两个字:“不用。”

    江谦人吊儿郎当的走进来,看到陈晨时摸了摸下巴:“这么好的姑娘,就让你小子给拱了!”

    “你你好!”陈晨不知道来的是谁,但能说江瑞是猪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咦?”江谦人靠近她,脸几乎都要贴了上来。

    江瑞抬脚就踢过去,江谦人利落的闪开:“死小子,你要谋杀亲叔叔吗?”

    “亲叔叔?”陈晨瞪着眼睛:“你是江谦人!”

    “哇!你知道我啊。”江谦人突然又盯着陈晨,“真像,我肯定在哪见过你。”

    江瑞拉着陈晨坐下:“你在哪见过?”

    “不知道。”江谦人坐到他们对面,“但是我印象里是有这张脸的。”

    陈晨猛摇头:“不可能,我都没见过你。”

    江瑞皱着眉头,调查回来的资料里陈晨的确没跟江谦让接触过,难道江谦人见的不是她?

    “有没有可能是别人?”陈晨眼珠子转了转,却没逃过江瑞的眼睛。

    看来眼前的女人隐瞒了些事情。

    “爸爸,妈妈!”团子被吵醒了,站在客厅口揉眼睛。

    江谦人激动了,几步跑过去蹲在团子面前,团子放下手时,他叫起来:“啊啊啊!一模一样!”

    “叔叔!”团子很有礼貌的冲她笑。

    江谦人赶紧纠正她:“不是叔叔,我是你叔公。”

    他抱起团子:“来,叫一声!”

    “叔公!”团子脆生生的开口。

    江谦人兴奋的冲江瑞喊:“你放心,把团子往你爷爷跟前一放,什么事都没了!”

    “那就走吧。”江瑞站起来,陈晨赶紧问:“去哪?”

    “回江家。”

    陈晨颤颤惊惊的下了车,从大门口开始,就一路有警卫在敬礼,她很没出息的有种要瞻仰伟人的冲动。不能怪她啊,这里住的都是跺跺脚就能让外面抖一抖的人啊!

    这种感觉在她看到江民时更强烈了,之前只在电视机里出现的人,突然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这种刺激让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和没出息的妈妈相比,团子的表现实在是太好了!

    “太爷爷!”小丫头完全不害怕,一头扑进江民怀里。

    从一进门就能感受到的威压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缩小版的江瑞,老头子脸上的笑根本绷不住。

    “这是团团子?”之前江民还很生气这个名字,说自己绝对不会叫的,现在却叫的很顺口。

    江谦人跟他老子一样,兴奋的凑过来:“爸,恭喜你啊,你可是第一个四世同堂的老家伙!”

    “孩子可以留下,这个女人不行。”声音像炸雷一样传来,一个打扮高贵的老女人从楼上走下来,冷冷盯着陈晨。

    气氛一下子冷了,江瑞脸上带着讥讽的笑容看都没看宋春丽:“爷爷,这是陈晨,我的合法妻子。”

    陈晨这会反而不害怕了,宋春丽的态度惹毛了她。

    “您好,我是陈晨,团子的妈妈。”陈晨说完,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看吧!看吧!她也可以表现的很高大上的。

    江民对陈晨点点头:“你应该叫我爷爷。”

    陈晨还没开口,宋春丽又喊起来:“你说什么?你疯了吗?”她冲过来指着江瑞质问,“你把薇蓉打成重伤,我还不知道怎么跟白家交代。现在还带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女人回来,你想干什么?”

    江瑞淡淡的目光从宋春丽身上划过,这个快七十岁的女人,虽然包养的很好,但是她身上的负面情绪越来越多了,跟她本来的性情交织在一起,像一张狰狞的脸不停的嘶吼咆哮,直到彻底吞噬她。

    “哇!”连见到白薇蓉被打伤时都没反应的团子,突然大哭起来。

    陈晨吓坏了,从江民怀里把她抱过来。

    “怎么了?”江谦人见陈晨脸都白了,在他看来小孩子哭很正常。

    “团子团子”陈晨只顾低着头安慰怀里的团子,小丫头却对着江瑞伸出手,江瑞接过来发现她眼里不是害怕,而是恐惧。

    “团子,悄悄告诉爸爸,你看见了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