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十一章你竟敢背着妈结婚

    “别别别!”大熊拦住她,“嫂子,我都讲这么明白了你怎么还不明白?“

    陈晨无力的点头:“我明白啊,你起开,你们家老大绝对是个变态,他太危险了。 ”

    “哎,我的意思是老大是很护短的,他对自己的兄弟和亲人会绝对的维护,一旦有人伤害到他们,他一定会让那个人痛不欲生。”

    “你是这个意思?”陈晨坐下,“不是吓唬我?”

    “当然不是,我吓唬你干嘛?”大熊翻了个白眼,“对了,来来来,看看团子的房间漂不漂亮。”

    大熊一直呆到下午,去接了团子后才满意的离开。

    “妈妈,你不去做饭吗?”团子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旁边的陈晨比她笑的还欢。

    陈晨吃着薯片:“你饿了?幼儿园不是有点心吗?”

    “妈妈,你要给爸爸做饭啊!”团子觉得自己有必要教育陈晨,“爸爸上一天班多辛苦,你作为一个家庭妇女应该让自己的丈夫进门就吃上饭。”

    陈晨手里的薯片掉了,她只注意到了家庭妇女这四个字。

    “我是少女,不是妇女。”

    “那也是家庭少女。”团子说,“大熊说你明天要跟爸爸领结婚证,我们以后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你不能像以前一样那么任性。”

    陈晨抱着头,被一个不到五岁的孩子教育好丢脸。

    “爸爸回来了!”团子没理会她的感受,听到开门的声音飞奔过去。

    江瑞手里提着超市的购物袋,接住扑过来的小丫头。

    “饿不饿?今天爸爸做饭。”

    团子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不饿!爸爸辛苦了。”

    陈晨听见了磨牙,明明刚刚还说饿。

    江瑞换好衣服去厨房准备晚餐,陈晨在团子眼神的逼迫下进去帮忙。

    “大熊他给我讲了那个白小姐的事。”陈晨没话找话说,“要是她上门来揍我我能还手吗?”

    正在煎鱼的江瑞看了她一眼,陈晨看他的眼神以为他生气了。

    “不行就不行,为了团子我忍了。”

    江瑞皱了下眉头:“我不知道你也有战斗力。“

    什么意思?瞧不起她?”

    陈晨瞪着眼睛:“我学过跆拳道的!我”

    “可以。”

    “啥?”她没反应过来。

    江瑞盖上锅盖:“只要有人敢招惹你,随便你打,打不过的话还有我。”

    陈晨脸红了红,低头洗菜。

    这个男人平时都是伪装的吧啊!时不时就蹦出这么让人误会的话真讨厌啊!

    “别洗了。”江瑞站在她身后。

    见他这么体贴,陈晨洗的更卖力了:“没事的,我不累。

    “你把菜叶都洗掉了,一会怎么炒。”

    体贴什么的见鬼去吧

    晚上团子在自己的公主房里睡觉,她的床是灰姑娘的马车造型,小丫头喜欢的不得了!还给大熊打电话道谢。陈晨有些羡慕嫉妒恨的走出来,正好看到回房间的江瑞。

    “明天九点去民政局。”

    陈晨惊讶道:“那谁送团子去国学园?”

    “我帮她请假了,她每天跟我们一起。”江瑞关上

    房门,留下一脸囧相的陈晨。回了房间陈晨躺在床上嘟囔:带着团子去领证,这是生怕人家不知道是奉子成婚。

    她这会还不知道,原本就紧张的明天,因为某个人的来到,更紧张了

    第二天早上三个正在吃早饭,门铃就响起来。

    团子蹬蹬蹬跑去开门,陈晨还没来得及问是谁,就听到她喊。

    “小叔叔!”

    “哎呀团子,你还记得小叔叔啊,快让我抱抱!”一个年轻的声音传进来。陈晨身上一僵,“你你家里人?”

    江瑞放下碗:“我弟弟。”

    “嗨!”陈晨扭头看到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男人抱着团子冲她挥手。

    “嗨”她动作僵硬。

    成成走过来打量了她一番:“我就说能生出团子这么可爱的人一定是美女,果然呀!大嫂你好,我是赢成!”

    赢?陈晨有些错乱的看向江瑞,你弟弟不是应该跟你一样姓江吗

    “我们家比较复杂,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看出她的疑问,江瑞却没说原因,一句话就打发了。然后看着成成。“妈说你几天前就离开家了,怎么现在才到?”

    成成把团子放下,自觉地给自己盛了碗粥:“顺便干了些别的!”他没敢看江瑞,把目光放在陈晨脸上,“嫂子别急,我时间多着呢,回头我告诉你我们家的历史啊!”

    “啊!谢谢”陈晨扯了个笑容,反应过来,“你要住下吗?”

    成成理所当然的说:“是啊,不然我来干嘛!”

    “太好了!”陈晨马上热情的塞给他一根油条,“住吧,住吧!”你来了我就不用一个人,面对你哥这个变态了。

    团子也拍着手笑:“小叔叔会带团子去游乐场玩吧?”

    “必须去!”成成保证,偷偷看了江瑞一眼,“呵呵哥,你看呢?”

    江瑞站起来穿外套:“过年回去。”

    “好!”成成敬了个军礼。

    现在离过年还一个多月呢!

    “那小叔叔今天跟我们一起去参加婚礼吗?”团子细声细气的问。

    成成好奇道:“谁要结婚?”

    “爸爸跟妈妈!”团子喊。

    “噗”成成把油条喷出来,“哥你你你竟敢瞒着妈结婚??”

    江瑞皱着眉头:“你带团子进去换衣服。”

    陈晨抱着团子赶紧溜,不打搅人家兄弟交流。

    “你之前不是说不想跟团子妈妈有牵扯吗?”成成擦干净嘴,“啧啧,不过嫂子是个美人啊,你反悔也很正常。”

    江瑞看着他:“我只是想给团子一个正常的家。”

    成成撇撇嘴:“那嫂子呢?你就不怕她爱上你。”

    “她不会。”江瑞想到陈晨的智商,扶了扶额头,“她怕我。”

    “那要是你爱上人家了怎么办?”成成眨眨眼,刚才他可是看见陈晨咬了口油条又扔回盘子里,他家大哥后来拿起来吃掉了。

    赢家的男人都是有洁癖的,无论是对人还是对事。

    江瑞站起来:“那就让她再给我生个孩子。”

    不是没发现自己对陈晨的不同,但是这跟爱没什么关系,连喜欢都谈不上吧江瑞是个非常理智的人,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么陈晨就只能是自己的。

    不过,他不觉得会有那

    么一天,辛晴对他的影响太大了,那是一种触及心灵的阴影。

    到了民政局,大熊已经等在那了,他身后还站在小四和刀疤。刀疤看到团子也来了,激动的把她抱下车,然后就一直抱在怀里。

    “哟!成成什么时候到的?”他们显然认识赢成,大熊还跟他拥抱了一下。

    成成锤了锤大熊宽厚的肩膀:“早上刚到!”说完冲他挤挤眼。

    江瑞的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就连陈晨都觉得冷。

    “去弹药库洗子弹。”

    大熊脸一跨,看着陈晨求助。

    “为为什么啊?”陈晨小声问。

    江瑞已经准备走了,听到她问,脚步顿了下说:“透露军事情报。”

    看到男人进去,陈晨瞪着大熊:“你干什么了?”

    “他告诉我你们今天领证。”成成一脸无辜的说。

    原来你早上震惊的表情都是装的陈晨觉得不愧是江瑞的弟弟,演的真像。又一想,果然还是江瑞比较残暴,他从哪里看出来的?再说了,他们领证算什么军事情报?

    陈晨突然觉得,她每次给江瑞毒舌根本不算什么,因为他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太平衡了!

    “昨天刚练习过打靶,你慢慢洗啊!”小四幸灾乐祸的跑进去了。

    江瑞站在门口:“快点过来。”

    “哦!”陈晨答应了一声,一路小跑。

    只留下成成搂着大熊的肩膀:“唉,我早知道会这样,你保重吧!”

    “你忘恩负义!”大熊追上他。

    领证的过程很顺利,唯一出问题的就是照相的时候。

    “新娘笑一笑!”摄影师提醒她,“照片要印到结婚证上的。”

    陈晨咧嘴。

    摄影师吓了一跳:“是笑,不是哭。”

    “我是笑啊!”陈晨不满意了,本来她就很紧张。

    “那你还是别笑了。”摄影师无奈,降低了要求。

    陈晨抿着嘴。

    摄影师又说:“现在是拍结婚照,不是上战场,新娘的表情不要那么视死如归好不好?”

    成成他们几个在旁边笑蹲下了,团子跑过来摸了摸陈晨的手:“妈妈加油,勇敢一点!”

    最后,终于在江瑞杀人的目光下拍好了照片,等拿到结婚证时,陈晨感概万分,自己就算是已婚妇女了啊!她打开结婚证,照片上两个人头挨着头。

    江瑞又帅又酷,自己则一脸便秘相。她不服气的合上,决定回去就扔到箱子里,再也不看了。

    “为了庆祝我们去吃大餐吧!”成成提议,“团子想吃什么?”

    “有冰淇淋的自助餐!”团子大声说,这是她眼里唯一的大餐!

    江瑞抱起她:“爸爸带你去吃别的东西。”

    “有冰淇淋吗?”

    “没有。”

    陈晨正想鄙视他,没有你说什么,就听到团子说:“唔,没有也行,只要能跟爸爸一起吃饭,团子就最幸福了!”

    “嫂子”成成捅了捅她,“你要是又团子一半智商,我哥早被拿下了。”

    陈晨正想怒斥他,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女声传来。

    “江瑞!你结婚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