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十章我决定和你领证

    车子开出国学园,陈晨才从座位上爬起来。 ..

    “我以为是你的仰慕者,原来是个妈妈!”她皱着眉头,“我说,我们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

    江瑞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所以我决定跟你结婚。”

    所以我决定跟你结婚这句话在陈晨脑子里一直转啊,转啊,直到进了家,还再转。

    “坐下说话。”江瑞坐到沙发上,见陈晨一脸呆滞的站在那,叹了口气,怪不得她想要自己的基因,她这种程度,生出来的孩子可怎么办

    江瑞突然觉得奇怪,怎么陈晨没有拉低团子的智商呢?

    “你你说吧。”陈晨一脸英勇就义的模样。

    “团子早晚要面对这个圈子,我不想让她觉得委屈。所以,我们要有合法的手续。当然,如果你日后有喜欢的人,我们可以离婚。”

    陈晨其实已经转过弯来了,也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不放心。

    “如果你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人家找上门来怎么办?”江瑞是什么人?他那个圈子里的女人哪一个自己都惹不起。

    江瑞皱了下眉头:“我的女人没人敢动。”

    陈晨咽了口吐沫,这么霸气的话很容易让人误会

    “那如果你有了喜欢的女人怎么办?”陈晨嘟囔道,“我是不可能让我女儿认后妈的,如果那样你要答应放我们母女离开。”

    江瑞点点头,不可能有那么一天,但是他懒得跟陈晨解释。

    “我去部队打报告,明天我们就去登记。”他站起来准备走,到了门口又转身问她,“你要不要见见我家人,或者举办个婚礼什么的?”

    陈瑞使劲摇头:“不用了吧,我们就是为了团子,又没有任何意义。”

    江瑞眼神暗了暗,推门离开了。

    陈晨趴到门口听了半天,确定他进了电梯才尖叫着拿起手机给阿紫打电话。

    “战神跟我求婚了!”

    阿紫在那边好像打翻了水杯,陈晨听到她说了声靠,然后一通忙活。

    “其实不是求婚,就是他觉得领个证对团子比较好。”

    “妈的!”阿紫的声音传过来,“你害我把键盘弄湿了!”

    陈晨不在意的哈哈:“有什么关系,你的键盘连硫酸都能防。”

    “别转移话题,什么情况?”

    陈晨把江瑞的话重复了一遍,然后问阿紫:“你说这样我是不是吃亏了?”

    阿紫的声音充满鄙视:“你醒醒吧,吃亏的是江战神好吗。”

    “你非要把实话说出来嘛?”陈晨抱怨,“人家好歹也是水灵灵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他可比我大好几岁呢!“

    “江战神一开口,多少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排着队要嫁他呢!你就是走了狗屎运了,早知道他这么在乎孩子,我当年也应该跟你一起行动。”

    陈晨切了一声:

    “你不是说男人不如电脑好吗?”

    “那要看什么男人。”阿紫叹了口气,“你还是小心点吧,就像他说的,你的存在一旦让别人知道,到时候肯定有一帮人来找你麻烦。”

    “我知道。”陈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语气,“反正他答应了,也做出了承诺,我就相信他一回。再说了,老娘也不是泥捏的,真要是有谁欺负我,绝对扑过去咬死她!”

    阿紫对陈晨的勇气不抱希望。有时候,她还没团子勇敢。于是耳提命令了半天,告诉她有事一定要给自己打电话,实在不行她可以过去帮她,得到保证之后,才结束通话。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在知道要跟江瑞有合法关系后,陈晨觉得整个人都有了底气。她在家里巡视了一圈,看到了桌子上的聘书和教案。

    不能这么无所事事,干脆备课好了,把下周要讲的内容都整理好。中午没等来江瑞派的厨师,倒是把大熊给等来了。

    “嫂子!家具来了。”大熊把几个盒子放到桌上,“披萨和炸鸡,老大有事回不来,让我给你带的。”

    看到陈晨眉开眼笑的打开披萨盒子,他屁颠的蹲到跟前邀功:“你知道不,老大让我给你买清淡的淮扬菜,我一想那不是老年人吃的玩意嘛!怎么样?我没买错吧?”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知己!”陈晨一边啃鸡腿一边拍大熊的肩膀,“就算以后江瑞要跟我离婚,我们也还是朋友!”

    大熊拍了拍胸脯:“必须的等一下!老大要跟你离婚?你们不是没结婚吗?”

    “明天就结了。”陈晨傻乎乎的自己全交代了。

    大熊刷一下站起来,开始碎碎念:“怪不得,怪不得老大上午让小四往上面送了份报告,妈的!早知道是结婚报告,就应该偷看的!”

    “嫂子!这下你真是我们嫂子了。”大熊一脸感动的说,扭头没忘记提醒搬家具的工人小心点。

    轮到陈晨得瑟了:“低调,低调!”

    “不对啊!”大熊一拍大腿,“这么重要的事得庆祝一下啊,婚礼呢?酒席呢?”

    “没有。”陈晨吃掉第二块披萨,“还婚礼,你想让我被追杀吗?”

    大熊点点头,一脸慎重的做到陈晨身边:“对对,还是悄悄的好,反正我们兄弟知道就行了。不然让白家”他突然捂着嘴不说了。

    “说说呗!”陈晨递给他一个鸡翅膀,“老听你们说白家,什么情况?”

    大熊思考了一秒钟。

    “你现在是嫂子了,应该知道。”他眼里带着厌恶的目光,“其实根本没事,老大有一次任务遇见了白家的白薇蓉,当时是一场酒会。”

    江瑞在国外出任务时,对手在一场酒会上带人搜查,这根本难不住他,正准备脱身时,白薇蓉不知道从哪扑了过来,抱着他就叫老公。

    当时江瑞本能的把人推开了,结果引起了对手怀疑,举着枪过来要搜查他。

    大熊说到这里时表情很狰狞,陈晨觉得他很想把白薇蓉给掐死。

    “你知道那个脑残女人干了什么吗

    ?”

    白薇蓉当时就站在江瑞前面对着拿枪的人喊:“不许你们伤害他,他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噗”陈晨觉得自己的智商都干不出来这事,人家根本没说要找人,这女人倒是直接把江瑞给卖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江瑞干掉了对手,但是过程中白大小姐又自作主张的扑了好几次,终于扑到了枪口上,肩膀中了一枪。回国以后,她就以江瑞的知己好友自居。

    “你们家老大还真给她面子,就由着她那么说吗?”

    大熊嗤了一声:“你不知道,老大一开始是要制止的。但是他发现,有了白薇蓉后,其他的女人都不来缠他了。那个白薇蓉到处说自己跟老大关系不一般,白家又是四大家族之一,其他人表面上也不敢得罪她。”

    陈晨明白了:“你家老大倒是会找挡箭牌。”突然她意识到不对,“那个那我现在跟江瑞结婚了,那个白薇蓉知道了会怎么样?”

    “我估计会来杀了你。”大熊认真的说。

    陈晨顿时觉得嘴里的披萨一点味道都没有了,她就知道!战神的老婆哪有那么好当的,更冤的是自己还不是他真正的老婆。

    大熊见她那样赶紧安慰她:“嫂子,你怕什么啊?那蠢女人想对付你,可我们老大是干嘛的?你放心,他不会让人动你一根头发。”

    江瑞倒是保证过,可难道他能二十四小时跟着自己吗?陈晨后悔了,觉得领结婚证这种事情太危险。

    “哎呀,白薇蓉不敢的!”大熊见她表情还不对,接着说,“没人敢动老大,他既然要公开你的身份,就一定会保护好你,你要相信他。”

    陈晨撇了撇嘴:“好像你们家老大人见人怕一样。”

    “可不就是人见人怕吗?”大熊站起来,打发走送家具的工人,关好门又坐回来,“我给你讲讲咱们老大有多凶残吧!”

    “嗯嗯嗯!”陈晨的食欲又恢复了,抱着块披萨开始听故事。

    大熊想了想,一拍手:“八年前,有个不开眼的家伙绑架了我们老大的妹妹,还用一张救命的药方威胁老大。结果被老大丢进一个山洞里,那里面全是老鼠。”

    “然后他把洞封起来,就留一个小孔,只要老鼠出来他就用火烧,老鼠不敢跑就只好在洞里乱窜,后来一个个饿红了眼,就开始吃那个人。”

    陈晨打了个哆嗦:“咬死了?”

    “怎么可能?”大熊一脸钦佩,“老大把他的脖子,还有动脉这些致命的地方都用钢片包住了,他想死都死不了,只能每天看着自己被一口口的吃掉。”

    “好可怕!”陈晨把披萨丢掉,“后来呢?”

    “那人是个孬种,坚持了一天,就把老大要的东西交出来了。”

    “那还好,能死的痛快。”陈晨松了口气,她都觉得身上发麻。

    大熊却哈哈哈大笑起来:“他太天真了,老大骗他的,最后还是让他被活活咬死了。”

    “我我不跟他领证了”陈晨哆嗦的站起来,“我要离开这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