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九章陈晨的噩梦

    陈晨自然是不知道她给别人带来了多大的震撼,她正兴奋的站在国学园门口等着接团子。不远处的车里,江瑞坐在驾驶座上等着。

    是陈晨不让他下去的,江瑞现在确定陈晨是真的不想要跟他有任何牵扯,甚至不愿意跟他一起出现在公开场合。手机响了,江瑞接起来皱了皱眉。

    “老大,所有的资料都没问题,她从小在国外长大,十九岁回国,二十一岁生下团子,没有朋友,没有亲人。”

    江瑞沉思了几秒钟,再查,查她小时候在国外的邻居,她上过的小学,中学,还有大学,每一个她接触过的人都去查。”

    大熊在那边咳嗽了两声:“我说老大,你怀疑嫂子是间谍?”

    江瑞没吭声,大熊急了,在那边喊:“老大,不可能的,不说嫂子的眼睛干净,就她那个智商也不可能是间谍啊!”

    “我想她一定很高兴你这么夸她。”江瑞扯了扯嘴角,“去查。”

    他从来不怀疑她是间谍,只是有些奇怪自己的反应。他对事物的敏感能力从没出过错,他以前一定见过陈晨,不是被算计的那晚,是更早以前。

    江瑞有着堪比野兽的雷达眼,陈晨的味道既然让他熟悉,那么就得查出来他到底在什么时候见过她。至于陈晨的身份,江瑞倒是没什么担心,不管她是谁,既然她是团子的妈妈,自己就会庇护她。

    前提是她不会伤害团子。

    “爸爸!”团子拉开车门高兴的扑上来。

    江瑞将她抱到副驾驶上坐好,团子好奇的摸了摸儿童座椅:“爸爸,上面有猫猫哦!真漂亮。”

    “你妈妈说你最喜欢猫,我就选了这个图案。”江瑞把团子固定好,陈晨坐在后面自愧不如。

    这是他们来的路上江瑞特意去买的,一开始她以后江瑞会把座椅安装在后座,谁知道他直接就装在了副驾驶上。陈晨问这样会不会影响他形象,结果人家说。

    “这个位置最安全,你坐的那里如果发生交通意外,是最容易死的位置。”

    “”

    陈晨决定以后坐车都要坐在江瑞后面,要死一起死,到了阴曹地府变成鬼,武力值平等了,她再咬死他。

    “今天过的怎么样?”江瑞一边开车一边问。

    团子从口袋里掏出三朵小红花:“团子表现很好,这是老师奖励的!”

    江瑞虽然没什么笑容,但谁都听的出来,每次他跟团子说话时,声音会很温柔,眼睛也带着笑意。

    “团子真厉害。”他摸了摸下小丫头的脑袋,“想要什么奖励?”

    团子一听高兴的喊:“想去吃有冰淇淋的自助餐!”

    对对对!陈晨在后面跟着点头。

    江瑞从后视镜里看到她那眼子,嘴角翘了翘。连他自己没有发觉,每次面对陈晨时,他会不经意的有笑容。大熊他们正是发现了这一点,才认定了陈晨是大嫂。

    “好,我们去吃自助餐。”

    一家三口愉快的吃完晚餐,晚上团子洗完澡跑到江瑞的房间。因为陈晨占用了卧室,现在江瑞睡在客房。团子的公

    主房已经装修好了,就是定制的家具还没回来。

    “爸爸,我能不能跟你睡!”小丫头眼睛亮亮的。

    江瑞发现她只要有什么事求别人时,眼睛就特别亮,小脸就特别可爱。

    “好,上来。”他掀开被子。

    团子小小的一团窝在他怀里:“爸爸虽然没有妈妈软,但是比妈妈暖和!”她扳着肉呼呼的小手说,“我觉得现在特别幸福,不用到处跑,也不用每天担心妈妈会被人骗。”

    小丫头抬起头:“爸爸,我们一家人会永远在一起吧?会吧?”

    江瑞皱了皱眉头,他看的出来孩子眼里的害怕,团子很清楚他跟陈晨的关系,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并不像别人家的爸爸妈妈。

    “会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江瑞只沉默了一下,就回答了。他这辈子也不会爱上什么人,跟不可能跟哪个女人结婚。江家介绍给他的那些女人,他能清楚的看见她们身上的腐朽,贪婪,和肮脏的念头。

    这么多年,他至今忘不了在那深山里,怀孕的少女站在月光下看自己的模样,干净,温暖的气息是他一直的眷恋。

    “爸爸!”怀里的小人动了动,得到了保证的团子心情很好,又开始说,“我们班的那些小孩都太傻了,我跟他们玩不到一起。”

    江瑞楞了下,他把这个问题给忽略了。

    “那就不要跟他们玩,我明天去找园长,给你单独安排课。”

    “好!”团子仰起小脑袋亲了亲江瑞的脸,“爸爸果然是最了不起的人,什么事都能办到!”

    江瑞回亲了她一下,盖好被子:“好了,乖乖睡觉吧!”

    多年一个人的习惯,让怀里抱着个人的江瑞睡的并不踏实。也不知道过了过久,他突然睁开眼睛。看了看旁边呼呼的小人,慢慢坐起来下了床。

    走廊的壁灯透着温暖的黄晕,江瑞在主卧门口停下脚步,里面传来偶尔哭泣,急促的呼吸声。他皱了皱眉头,想起团子说陈晨会做噩梦。

    犹豫了一下,轻轻推开门。

    没有关灯?床头灯开着,走近床边就看见陈瑞额头都是汗,紧紧的锁着眉,身体一抽一抽的。

    江瑞伸出手,原本想摸摸她的头,结果陈瑞突然伸出手拉住了他。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他们是无辜的,我求求你放了他们”少女带着哭腔的声音在黑夜回荡,江瑞想抽出手,却发现睡梦中的陈晨力气极大。

    他不想吓醒她,只好慢慢坐下来,想起阿莎哄小外甥的样子,慢慢的用手去抚摸陈晨的头。

    她梦见了什么?如果一个人长期做噩梦,代表了她一定经历过一些不想面对和回忆的事情,可平时她的表现又很正常,江瑞皱着眉头,看着陈晨慢慢放松下来,最后又沉沉的睡过去。

    早上陈晨起来的时候,父女俩已经在餐厅吃早餐了。

    “妈妈,你不是找到工作了吗?”团子嘴里塞着豆包。

    陈晨得意的给自己盛了碗粥:“下个星期一去上班,我只有上午有课哟!下午还可以去接你。”

    江瑞看了她一眼站起来回房间去换衣服

    ,团子等江瑞进去了,才小声说:“最晚你做噩梦的时候是爸爸哄的你哦!”

    “噗!”陈晨把嘴里的粥吐了出来,“你怎么知道?”

    “我半夜醒来发现他不见了。”团子鼓着腮帮子,“肯定是去你房间了。”她不满意的看着陈晨,“妈妈你不是习惯裸睡吗?为什么又穿上睡衣了。”

    自打住进来,陈晨就改变了裸睡的习惯,也因为穿着衣服睡觉,让她睡不踏实,噩梦就越发频繁了。

    “你懂什么。”陈晨戳了戳团子的脑门,“快点吃!”

    送江瑞和团子出门的时候,她特意也跟着上了车。

    “我反正没事嘛,去跟着一起去,等会我不下车的,你送她进去就行!”

    江瑞看了她一眼:“你要多等一会,我要找园长谈话。”

    “为什么?”

    “教育问题,太复杂了。”江瑞说完就发动车子,不在搭理她了。

    陈晨咬着牙,死男人,因为太复杂了,所以我弄不明白,你就连说都不说了吗?早晚有一天让你求我!哼

    司徒仁看到江瑞时一点都不意外。

    “我正想找你呢!”他指着沙发,“坐下说。”

    江瑞点点头:“你觉得团子是不是不适合普通教育。”

    “对。”司徒仁兴奋的说,“她很聪明,我建议你去给她做智力检测,我觉得她的智商肯定在200以上。”

    “我知道。”江瑞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在得意,可是看着司徒人眼里就很得瑟。

    司徒仁瞪了他一眼说:“我想亲自带她,每天教她书法和国画,至于基础教育,她只要学英文就行了。”

    “那谢谢你了。”江瑞站起来,这本来就是他今天来的目的。

    “等她过两年上小学的时候,建议你跟孩子谈一谈,她完全可以跳级。”司徒仁建议,“但是,这样一来,孩子的童年就没了。”

    江瑞跟司徒仁谈完,回到车上时发现陈晨已经睡着了。他盯着陈晨看了半天,觉得自己认识这样的女人不知道是喜还是悲。

    正要开车,却看见迎面走过来一个女人。

    “江首长?”女人惊讶道,“我以为我看错了,你怎么会到这来?”

    女人穿着白色的大衣,里面的毛衣上挂着翡翠吊坠,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温太太。”江瑞淡淡的开口,算是打招呼。

    对方好像也习惯他的冷漠,不介意的笑了笑:“我来送儿子,你是”

    “送女儿。”江瑞没有隐瞒,既然团子跟陈瑞已经进入他的生活,这个圈子很快就会知道,他没想着要瞒。团子要正大光明的站在人面前,想到这里,他决定一会回家给陈晨谈一谈。

    女人瞪着眼睛,怀疑自己听错了,突然发现江瑞的后座上,好像有个女人,不过躺在那,她看不清。

    都说江战神讨厌跟人接触,他的车出了他认定的战友,谁都不能坐,就连传说中跟江瑞关系不一般的白家的大小姐都没坐过他的车。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