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六章爸爸,我把床让给你

    当飞机在京城郊外落下的时候,陈晨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 ..

    “直接回你家吗?你家里人怎么办?”

    江瑞抱起睡着的团子:“我自己一个住。”

    陈晨松了口气,又紧张起来:“那岂不是孤男寡女?”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挺危险。”江瑞看了她一眼,“放心,我的卧室有锁。”

    不放心的是我好吗?陈晨小声嘀咕了句,看到大熊把行李放到一辆悍马车上,车旁边还站着穿迷彩服的两个兵哥哥,正一脸看见国宝的眼神盯着自己。

    “嫂子好!”看见陈晨看他们,两个人中气十足的吼了一声。

    陈晨正往车上爬,哆嗦了一下差点摔下来。

    大熊狠狠一瞪眼:“妈的,那么大声干什么?把宝贝团子吵醒了。”

    江瑞刚坐进车里,他身上的肉球动了动,露出一张睡眼朦胧的小脸。

    “哇!”

    “哇!”

    两个兵哥哥从前坐差点翻过来。

    “我操好像!”

    “放屁,什么叫好像,是一模一样好吗?”

    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脸上有一道很深的疤,团子好奇的盯着他看。大熊看见了想把他的脸推开:“喂喂!你不要吓到团子。”

    年轻的士兵有些沮丧,正要坐好时,听到江瑞的声音。

    “团子,他们都是爸爸兵,每一道伤疤都是坏人给的,都是他们在打坏人的时候留下的纪念,你觉得他们是不是很勇敢!”

    陈晨一愣,眼睛垂了下来。团子则直接抱着那个士兵亲了一口:“叔叔不疼,叔叔很爸爸一样是英雄!”

    “我我叫刀疤,小公主我”

    “我叫团子!”团子伸出手摸摸刀疤的头,安慰他,“爸爸说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叔叔最棒了!”

    刀疤从来没觉得脸上有道疤是件这么幸福的事情!他手足无措的抱了抱团子:“团子,你放心,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旁边开车的小四一脸委屈的扭头说:“我也有伤疤,你也亲我一下吧!”

    “在哪呢?”团子盯着他看了半天。

    大熊看到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准备解皮带,赶紧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滚你丫的,你那子弹洞在屁股上,你敢脱了让团子看,我就在另一边给你补一枪。”

    “呵呵呵!”车厢里传来团子清脆甜软的笑声,大熊偷偷看了江瑞一眼,发现老大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眼底带着笑意。顿时更兴奋了,一路上都在跟刀疤逗团子笑。

    陈晨一直低着没吭声,直到进了小区才兴致勃勃的观察环境。

    “我以为你会住别墅呢!”一路看下来,小区的环境很好,绿化很丰富,只有一座高层。

    江瑞抱着团子下车:“那不是裸的告诉别人我贪污了吗。”

    小四和刀疤放下他们就走了,临走前邀请团子去部队玩,团子愉快的答应了!大熊把行李放下后,给了陈晨

    一个暧昧的眼神也离开了。陈晨打量着房间,满意的点点头。

    “不错啊,这么大!”

    三室两厅的房子,起码有两百多平。装修也很好,虽然是低调的黑白灰,可是却装出来很经典的效果,大气典雅。

    “就是冷了点,一看就是单身男人的家。”陈晨推开主卧的门,“团子咱们就睡这里吧!”

    江瑞跟着后面凉凉的说了句:“这是我的房间。”

    “我知道啊!”陈晨看了他一眼,“可这间最大!”

    团子却撇着嘴说:“妈妈,你不是说有了房子以后会让团子自己住公主房吗?”

    “额”陈晨眼珠子转了转,“你一个人睡不怕吗?”

    “我又不是妈妈,怎么会害怕!”团子说完,突然抱住陈晨,“对不起妈妈,我忘记你会做噩梦了,那我还是陪你吧!”

    江瑞皱了皱眉头,做噩梦?这么没心没肺的人竟然还会做噩梦他想了想推开旁边的门:“这间房给团子,我叫大熊找人装修。”

    “那我呢?”陈晨问,眼睛还在往主卧里飘。

    江瑞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你随便吧。”

    团子看妈妈露出得意的笑容,偷偷说:“看,我就说爸爸很好吧!”

    “好什么好?”陈晨瞪了她一眼,“一个公主房就把你收买了。”

    陈晨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听着团子在客厅里跟江瑞玩,时不时的传来咯咯咯的笑声。她想起在车上时,江瑞说刀疤的话。怪不得大熊把他当神一样崇拜。

    那个男人的情绪很内敛,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可他却全心全意的维护自己的兵。这么看来,他内心其实并不那么冷淡?

    陈晨觉得自己的生命一直没保障,谁知道江瑞哪一天想起来就会跟自己算账了。不过如果她跟那些士兵打好关系,到时候没准能看着他们的面子上,饶自己不死!

    这么想着,她决定以后对大熊好一点。

    收拾好东西走到客厅,发现一大一小不见了,厨房里隐约飘来饭菜的香气。她悄悄的穿过走廊,看到那一大一小正坐在餐桌旁吃午餐。

    江瑞穿着黑色的毛衣,显露出精瘦的好身材,伸在桌子下面的腿是陈晨做梦都想要的长度。偏偏这么个宛如明星的男人,腰间却绑了个小碎花的粉色围裙。

    “爸爸,你做的饭好好吃!”团子嘴里叼着一只大虾,江瑞的手里还拿着一只正在剥皮。

    “你妈妈做的不好吃吗?”

    “妈妈不会做菜,她只会泡面。”团子毫不犹豫的把陈晨卖了。

    江瑞打量了团子几眼,果然是自己的基因强大,每天吃垃圾食品还能长这么粉嫩可爱

    “喂喂喂!你那是什么眼神?”陈晨受不了了,冲上来问,“我可没有天天给团子吃泡面,都是我自己吃的。”

    “看出来了。”江瑞瞟了她一眼,目光在她胸部定了一秒钟。

    陈晨怒了,一拍桌子:“我也只是偶尔吃好吗,我的身材发育的很好,你看不见我前凸后翘吗?”说完她就惊呆了,自己得多脑残才能讲出这样

    的话。

    “啊啊啊!”陈晨捂着脸跑回房间。

    “妈妈怎么了?”团子看向江瑞,“怎么突然那么害羞。”

    江瑞把她嘴上的酱汁擦干净:“因为她说了假话,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爸爸”团子突然靠近他,“妈妈没有说假话哦!她的身材很好的。”

    江瑞身子一僵,正要开口,团子又说:“你看,我都主动要求一个人睡了,你要抓紧机会跟妈妈睡一起啊,让她拜倒在你男人的雄风下吧!”

    看着握着拳头的女儿,江瑞脸黑了:“这话谁教你的?”

    “电视里看的啊!”团子煞有其事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爸爸,我看好你哟!”

    江瑞的眉头皱的死死的,有时候孩子太聪明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第二天大熊就来了,还带了个设计师来,在那间要给团子的房间里捣鼓了半天,然后带着团子跟设计师一起去选家具了。

    “阿姨每隔一天会来打扫,我后天回部队叫一个厨师回来,团子的幼儿园明天就会联系好。”他看了陈晨一眼,“到时候每天会有人接送她,你只要老老实实呆着就好。”

    陈晨呵呵了两声:“我又不是废物,我也是有工作的!”

    “哦,你的工作是什么?”江瑞挑了挑眉,陈晨真想把拖鞋扔到男人脸上去,她腾的站起来,“等着,我去拿给你!”

    匆匆跑进房间打看电脑,陈欢心里嘀咕,也不知道阿紫给她把简历投到哪里了,最好是个名校,说出来吓死那个看不起人的家伙。

    可是当陈晨看到学校的名字时却笑不出来了。

    “国家军事学院?”她瞪着眼睛,反应过来之后马上给阿紫打电话。

    电话一通,她还没来及说话,阿紫就在那边喊:“怎么样?怎么样?看到邀请函了没?”

    “看的很清楚。”陈晨咬着牙说,“为什么是这所?”

    “不然呢?”阿紫一副你不知足的口吻,“这可是最棒的军事学校,里面都是根红苗正的红二代。万一哪个不开眼看上你,你也算是找了个后*台,回头战神哪天要收拾你,你还有个人可求助!”

    陈晨真想掐死她:“什么叫不开眼看上我?而且重点是万一让人注意到调查我怎么办?再说了,谁敢得罪战神,就算有人喜欢我,你觉得他可能为了我得罪江瑞吗?”

    “你傻啊!”阿紫叹了口气,“我真正的意思是,这个学校离战神的部队很近,这样你们每天还能见见面。”

    “见面干什么?”陈晨跟不上死党的思路。

    阿紫恨铁不成钢的说:“你不是怕战神因为你偷了他那个玩意收拾你吗?”

    “是啊。”

    “你愿意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搞定他不就行了!”

    陈晨马上点头:“你的意思是让我先下手为强,慢慢接近他,趁着他不注意杀了他?”

    “呵呵。”阿紫冷笑了两声,“你脑子装的是肌肉吗?我的意思是,让你近水楼台勾引他,让他爱上你,这样他自然舍不得杀你了,笨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