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五章你看得见鬼吗?

    江瑞看到陈晨的动作时,眉头抖了抖。冰火!中文 ..之后他的腿就被团子抱住了。

    “瑞,这女人是谁?”刘芝面色不善的盯着陈晨,难道是这丫头片子的妈妈?

    大熊急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陈晨则幸灾乐祸的看着江瑞,只有团子仰起小脸脆生生的喊:“爸爸,干妈和干爸说要带我去游乐场玩!”

    太给力了!大熊简直要给团子跪下了,现在他百分之百确定团子绝对是老大的亲生女儿,不然怎能跟他们老大一样,这么高智商的坑对手

    “阿姨,昨天我爸爸问我愿不愿意要新妈妈,你是团子的新妈妈吗?”

    团子继续专注坑人不解释。

    刘芝早在听到干妈干爸时就已经放下心来,现在听团子这么说,激动的声音都发颤了:“瑞瑞你真的这么说?我愿意,真的,我会当一个好妈妈的!”

    江瑞抿了抿嘴角抱起团子,看到小丫头冲她眨眼睛,忍不住亲了亲她粉嫩的小脸:“吃饱了吗?”

    “还没吃,刚刚干爸抓了一条那么大的鱼!”团子伸出手比划了一下。

    “那团子是跟爸爸去吃饭,还是跟干干爸。”江瑞扫了眼笑的像个老太太似的的大熊,真想踹他一脚啊!

    团子从江瑞身上下溜下来,站到陈晨和大熊的中间,一手拉一个,笑眯眯的说:“爸爸要约会,我跟干爸干妈!”

    “真是个听话的孩子!”刘芝忍不住夸奖,至于陈晨她早就没看在眼里了。

    于是三个人挥了挥小手跟江瑞拜拜,回到包间之后大熊给团子要了份布丁:“嘿嘿,团子啊!你再叫我一声呗!”

    团子把布丁一口倒进嘴里:“大熊叔叔。”

    “不是这句。”

    “大熊?”

    “不是”

    “叔叔!”

    “你刚刚明明叫我干爸的!”大熊忧伤了,指控道。

    团子一脸鄙视的表情看着他:“刚刚是特殊情况呀!我爸爸肯定在做一件秘密的事情,我们不能破坏。”

    “喂,你家老大在破什么案子吗?”陈晨敲了敲盘子,“啧啧,连色相都牺牲了,不愧是战神!”

    大熊白了她一眼:“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她老子是东北的黑社会头子,最近几年跟美国那边的贩毒组织关系密切,老大这次要把他们一锅端了!”

    “所以我说不愧是战神啊,为了达到目的连女人都利用。”陈晨面带讽刺,顺便教育团子,“你看见了吧,这就是你爸爸,你还说他是英雄。”

    “喂!你不能这么说啊!”大熊不能允许有人诋毁他的偶像,“那个刘芝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每次看上的男人不管人家有没有女朋友,都要把人弄到手。”

    “曾经有个男人都结婚了,人家老婆怀着七个月的身孕,她给男人下药,当着人家老婆的面跟男人上了床之后,又让神智不清的男人跟他老婆上床,结果当场孩子流产,女的也死了,后来那男人自杀了。”

    大熊趁着团子趴在另一边玩,小声说完,然后问陈晨:“你说,这样的女人值得你同情吗?”<b

    r />

    “太恶心了。”陈晨握着拳头,“告诉你家老大,不用给我面子,狠狠的玩弄她吧,弄死了我埋!”

    大熊满意的点点头,要是陈晨还替刘芝说话,他以后是不会认同她做老大的女人的

    愉快的晚餐结束后,大熊为了奖励团子的表现真的带她去游乐场玩了。看着跟大熊坐在机器旁打小鸟的团子笑那么开心,陈晨也带着笑容,心里慢慢安静了下来,做了决定。

    晚上等团子睡着了,她打电话给阿紫。

    “喂!你还活着?”

    陈晨翻了个白眼:“我活的很好,让你失望了!”

    阿紫在那边不知道捣鼓什么,悉悉索索的一阵才又开口:“我估计啊,战神是要在情感上藐视你,从身体上征服你,最后再把你甩了,皆大欢喜!”

    “那有什么皆大欢喜的?”陈晨怒了,“你别胡说了,我有正事找你。”

    陈晨想通了,既然江瑞要带团子走,她又不可能抛下团子,就只好跟他一起走。等回了京城,自己总不能还去做药吧,那不是找死吗?

    “你要去当老师?”阿紫喷了一口可乐,“你会教孩子吗?”看看团子就知道了,陈晨完全不是合格的妈妈,团子那还是自己长的好,换做一般孩子,早养残了。

    陈晨没理会她的鄙视,急忙说:“干嘛非要教孩子?我好歹是双学位博士啊,不能教大学什么的吗?”

    “好吧,我帮你做简历,回头发你邮箱。”阿紫不耐烦的说完,就准备挂电话。

    “等一下,记得要找待遇好,工资高的学校哦!”

    接下来的几天,陈晨带着团子去边境玩,第一天大熊还陪着她们,后来不知道是不是江瑞有事,大熊也不见了。直到一周后,早上在餐厅吃早餐时,看到新闻上说,昨天晚上本地最大的地下组织被炸了。

    “妈妈,是我爸爸炸的吧?”团子嘴里还叼着面包,一脸兴奋的问。

    陈晨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你学坏了,一定炸死了很多人,你还这么高兴。”

    团子把面包咽下去摇摇头:“妈妈,我爸爸是英雄,那么跟英雄作对的就都是坏人!”

    “是啊,是啊!”陈晨把团子盘子里的草莓蛋糕吃掉,“就你爸是好人,你爸什么都对,哪天他把你卖了,你还帮他数钱。”

    团子不干了:“妈妈,那是我的蛋糕!”

    母女俩正闹着,团子眼前突然出现一块大的草莓蛋糕,她高兴仰起头,就看到大熊正一脸讨好的提着蛋糕,而他身后,江瑞站在那,眼神定在陈晨身上。

    “爸爸!”团子扑过去。

    江瑞将小家伙抱起来:“爸爸来接你了。”

    “团子”大熊凑过来,“我给你买了蛋糕!”

    “吃那么多甜食会牙疼。”江瑞摸了摸团子的小脸。团子点点头,“嗯,大熊叔叔你自己吃吧!”

    大熊哭着把蛋糕扔了

    “回房间收拾东西,我们马上离开。”陈晨跟在江瑞身后进了电梯,看着窝在男人怀里的团子,心里一阵阵泛酸水,真是个小白眼狼<b

    r />

    大熊先带着团子去顶层看直升机了,陈晨一边收拾行李,一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嘴又开始犯贱。

    “你把那个喜欢你的女人杀了?”

    “杀了。”

    “她最后知道你的身份了?”

    “知道。”

    “你杀了她爸,炸了人家地盘,她是不是死不瞑目的说做鬼也不放过你?”

    “是的。”

    陈晨一脸得瑟的凑到江瑞身边:“你还是去庙里拜拜吧,杀那么多人,小心冤鬼缠身!”

    “你怕鬼?”江瑞看了她一眼。

    “我又没做亏心事,我怕什么?”陈晨把酒店里送的卡通蜡烛也装起来。

    江瑞突然抬手指了指她身后:“不怕就好,那里的鬼说你昨晚上厕所的时候不冲,熏了他一个晚上。”

    “咔!”陈晨的脖子僵硬了,她扭头看了看,然后扯出个笑容,“你你怎么知道我昨晚上厕所没冲?”

    “他告诉我的。”江瑞的目光放在陈晨身后。

    陈晨妈呀叫了一声,跳到江瑞怀里:“你跟他说我不是故意的,是马桶让我弄坏了,我不是故意的!”

    江瑞皱着眉头,原本想把人丢出去的,可是捏了两下,软软的,手感还不错

    “我骗你的。”

    “啥?”陈晨目光呆滞的从男人怀里抬起头,江瑞看着她那样子,不知怎么的就像起小时候在山里见过的小松树,好像!

    陈晨连滚打爬的从男人身上下来,她就是白痴啊!这种骗小孩子的话她为什么要相信啊?可到底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没冲厕所的

    “进房间的时候,打扫楼道的清洁工说的。”江瑞见她皱着眉头,好心解释道,同时偷偷搓了搓自己的手,掌心仿佛还残留着女人身体的温度。

    陈晨想起他们那会出电梯时遇到的清洁工,好像在说自己房间的马桶坏了要赶快叫人去修什么的。这个男人果然是危险的。她看着江瑞,什么情况都瞒不过他,阿紫的提醒没错,她必须得小心,绝对不能让他发觉自己就是黑风。

    “收拾好了?”江瑞见她站在不动。

    陈晨赶紧点头:“好了,走吧!”

    其实根本没多少东西,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就是她和团子的全部家当了。大熊看到时眼睛一直哀怨的盯着江瑞,好像他虐待了自己的老婆跟女儿似的。

    “军方的直升机都这么奢侈吗?”上了飞机后,陈晨发现飞机里豪华的不像样,还有张大床。“啧啧,你真,贪污了人民群众多少钱?”

    江瑞坐在沙发上看文件,没理她。大熊替他们老大辩解:“这可不是国家的钱,这都是那些恐怖分子或者占领基地后搜到的脏钱。”

    “不用交给国家吗?”

    “凭什么?”大熊冷笑了一声,“这都是我们兄弟用命换来的,当然要留给自己享受!”

    陈晨点点头:“嗯,我支持你,别忘了以后享受的时候叫上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