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二章辛晴当奶奶了……

    当江瑞抱着团子出现在赢家大宅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靠!”成成跳起来,“哥你什么时候结的婚?”

    辛晴:“我当奶奶了?”

    “你偷了谁家的孩子”望望挑着嘴角,二十三岁他长的跟辛晴很像,英俊的五官多了些柔美,用阿莎的话说,他是赢家最漂亮的孩子!

    八年前,在救回阿莎的第二天,江瑞就拿着药方回来了,可惜他当天就要赶回学院。一年后,辛晴的腿终于能站了起来,又经过一年多的康复,才像正常人一样。

    之后,万倾思和赢心举办了婚礼,同一时间爆出明星玫景因病去世的消息。有好长一段时间,外面都谣传玫景是让万倾思给害死了,因为他后悔要娶赢家大小姐。

    望望是三年前从国外回来的,如今的辛氏又成了赢氏,因为当年买辛氏股票的人,就是望望。

    “妈!生日快乐!”江瑞放下手里的小女孩,走到辛晴跟前。

    辛晴张开双臂抱了抱他:“又一年没见,你给了我个这么大的惊喜,孩子妈妈呢?”

    江瑞的表情有些奇怪,他能说孩子的妈妈那天一看到自己,就像见了鬼一样跑掉了吗?连女儿都丢下不管了。

    “哥,你真结婚了?”成成盯着团子,“我是你小叔叔,乖,叫我啊!”

    团子还没开口,江瑞一眼扫过来:“她是我捡的。”

    “阿晴,你看,我说江家每一个好东西吧,看看你儿子改姓江以后,都学会始乱终弃了。”赢擎苍奸诈的笑着说,“谁能捡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孩子。”

    辛晴没理他们,因为团子正眨巴着眼睛盯着她,那小萌样跟阿莎小时候好像!

    “哎呦,快来,让我抱抱!”

    “阿莎和寻寻没回来?”江瑞假装没看到冲辛晴笑的一脸天真的团子。

    辛晴摸了摸了团子的头:“原本是要来的,结果阿莎怀孕了,这次不像怀凡凡,反应特别大,寻寻不敢让她乱跑。”凡凡是阿莎跟万倾思的儿子,今年不到四岁。

    “唉,希望阿莎这次能给我生个外孙女,就像”辛晴看着怀里的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团子!”团子甜甜的说,她已经判断出来,抱着自己的这个漂亮奶奶是这里最大的人物,只要让她喜欢,其他人就可以无视了。

    “噗!”成成又凑过来,“这么有喜感的名字是谁给你起的?”

    团子板着小脸严肃的说:“是我妈妈!”

    江瑞也皱着眉头沉思,所以她叫陈团子?

    “走!”辛晴拉着团子站起来,“奶奶带你去吃好吃的!”

    等客厅里全是男人的时候,成成说了句:“妈哪像奶奶啊,那么年轻,看着和我姐似的。”这话让一直板着脸的赢擎苍终于有了反应,赞同的点点头,然后又瞪着江瑞,“怎么回事?”

    “我也想知道。”江瑞脱掉大衣坐下,把团子的来历讲了一遍。

    />

    望望挑着好看的眉眼:“你确定这几年你没有碰过女人?”

    “没有。”江瑞肯定的摇头,“她们不干净。”

    在他心里,除了辛晴,其他女人都是脏的。这点执着,谁也不知道

    当然,几年前的那场意外,他是不会说的,对江瑞来说,那是毕生的耻辱,被一个女人算计,然后用那种方式让自己人生第一次交代在她手上。

    “要不,我们去做个dna检测?”成成提议,望望看着江瑞,“你的意思呢?从长相上来说,你们是父女的几率有百分之八十。”

    江瑞揉了揉额头:“不用了,过几天她妈妈会把她接走。”

    “可她要是你女儿呢?”成成觉得不合适。

    “那又怎么样?”江瑞冷冷的说,“我不承认,谁又能让我认她。”

    赢擎苍看了他一眼:“阿晴喜欢她,如果你只是不想认她妈妈,我们可以把孩子留下。”

    “你可以让望望赶快结婚给你生一个。”江瑞拒绝,他不想跟那对奇葩母女有任何联系。

    今天回来除了给辛晴庆祝生日,还有就是望望将正式接管赢氏。赢擎苍明天就会带着辛晴离开,两个人要去环球旅行,把不过因为阿莎又怀孕,辛晴第一站放在了万家基地。

    江瑞本来不想带团子来的,可是他正在执行任务,如果因为小丫头让对方怀疑自己,这半年来的部署就白费了。

    “我在调查东北一个地下军火贩子,他们跟东欧那边联系密切。对方已经见过团子了,还以为她是我的私生子。”

    成成嘿嘿笑了两声:“你这次的目标是女人吧?”他突然叹了口气,“我就纳闷了,这几年你亲自出任务,那些家伙竟然从来没有认出你就是战神?那些人的智商也太低了吧”

    “因为见过我的,都死了。”江瑞淡淡的开口。

    那年莱斯西一共毕业了三个人,江瑞是其中一个。回国后在辛晴的建议下,他改姓了江,正式进了京城的圈子。江家把他送进部队,短短三年,军功无数。

    两年前江瑞成为最年轻的将军,同时监管京城武警防卫军。而因为曾经在莱斯西受训,一些见不得光的任务往往也会派他去,用江老爷子的话说。

    “我孙子半夜弄死你,你做鬼都没地喊冤去!”

    在赢家住了一晚,团子成功的搞定了辛晴,第二天离开的时候,给她装了一箱好吃的不说,竟然还把自己曾经设计的一套很有童趣的首饰送给了团子。

    “干嘛对那孩子那么好。”赢擎苍拉着辛晴回来,“外面冷,你还非要送他们出来。”

    由于男人的细心宠爱,四十多岁的辛晴看上去依旧充满小女孩的朝气,除了依然的美丽之外,岁月给她平添了一份宁静的美和韵味。

    “我告诉你,那孩子一定是小瑞的女儿。”

    赢擎苍笑着搂上她的腰:“怎么那么肯定?”

    “感觉!”辛晴得意的说,“就是不知道那孩子的妈

    妈是谁,我们去基地的时候,让万老板调查一下吧!”

    “妈,哥明显不想跟那孩子和她妈有牵扯,你这样做他会为难的。”望望提醒道,“小瑞哥不喜欢。”

    辛晴冷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江谦人来的时候暗示过,他妈想要给小瑞联姻,娶温家的小姐。我问过温品堂了,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不是什么好姑娘,我才不会让小瑞娶她呢!”

    “你什么时候跟姓温的联系过?”耳边传来男人阴森森的声音,辛晴啊了一声,讪讪笑了笑,“就是前段时间嘛,呵呵!”

    赢擎苍拉着她往楼上走:“来,我们好好谈谈,关于你背着我跟别的男人打电话的行为。”

    成成冲着向他求助的辛晴挥挥手:“妈,你就让着点我爸吧,再过几年,他就是有心也力不足了!”

    辛晴红着脸瞪了儿子一眼,赢擎苍则顺手抄起走廊里的花瓶丢下来,成成身手矫捷的跳起来接住。

    “切!我可是赏金猎人,一个花瓶就想偷袭我。”

    望望看了他一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因为上次行动破坏了太多公物,现在正在休假阶段。”

    “对!”成成并没有被打击到,而是从沙发下面拖出行李,“所以我要给自己找点事干。”

    看着他拉着行李往门外走,望望好奇的问了句:“你要去哪?”

    “当然是投奔小瑞哥啦!”

    “呵呵”望望没留他,而是对着已经关上的门说了句,“祈祷你能活着回来。”

    陈晨从酒店跑出来后,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附近旅馆里,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到江瑞。更可怕的是,团子现在跟他在一起。

    “阿紫,你说我该怎么办?”

    电话那边的阿紫没好气的说:“有什么怎么办的,这不正好嘛,让他们父女先培养培养感情。到时候你在去自首,没准江战神能饶你一命。”

    “别开玩笑了。”陈晨吼到,“你觉得他可能原谅我吗?就算他认了团子,也不会认团子她妈。没准他还会把团子带走,让我们母女分离。”

    陈晨越想越可怕:“阿紫,我得想办法把团子带回来。”

    “不是你把她丢给亲生父亲的吗?”阿紫指控道,“你好歹也是双料博士,怎么一遇到事就跟白痴一样呢?”

    “是你不知道那个男人的气场有多强好吧!”陈晨不承认是自己孬种,“那种情况下,一开门他直勾勾的盯着你,眼神和刀子似的,我要是不跑,说不定当场就被杀掉了。”

    阿莎那边突然没声音了,过来几秒钟才又问她:“你的意思是,他已经认定你是五年前阴他的人了?你不是说,你带着帽子,他没看到你的脸吗?”

    “我哪知道啊?”陈晨也莫名其妙,当年她下手的时候深更半夜的,那男人不可能知道自己长什么样,之前在酒店她又带着帽子,可江瑞当时的眼神,为什么那么恐怖

    她叹了口气:“你说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