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一章先生,这是你女儿吗?

    京城是一个纸醉金迷让人心中贪婪无限放大的地方,无数人类的交织成这里的繁华。每当夜幕降临,那些黑暗中的衍生物便开始鬼鬼作祟。

    “阿紫,你确定他今天会在这里出现吗?”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躲在漆黑的胡同口,盯着对面的一间酒吧。

    电话那边传来干脆的声音:“你这是在藐视我,我的情报什么时候错过?按照规律,他今天一定会来这。你赶快藏好等着吧!”

    “啊!看到了,看到了!”少女捂着嘴,小声说,“我先挂了,你祈祷我今晚顺利偷到精子,生一个高智商的宝宝吧!”

    江瑞慢慢的穿过马路,他的车停在胡同口,却在走到马路中间时停了下来。

    “靠,不会是真的吧,传说他的眼睛跟雷达一样。”少女在心里抱怨,“难道发现我了?”她正想着,突然耳畔传来几道风声,十几个带着面罩的黑衣人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

    马路中间的男人笼罩在灯光的阴影下,看不清样子,却在他抬手之间,枪声已经响彻在午夜的街头。

    藏在垃圾箱后面的少女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些黑衣人连江瑞的身都没近,就一个个倒下了。

    每一颗子弹都精准爆头,只有一个人被打中了大腿,他挣扎的想站起来。男人一脚踩在他的伤口上:“我数三下。”

    “一”

    “二”

    “三”

    “我说!我说!”地上的人嚎叫起来,却听到砰一声枪响,“来不及了。”地上的人死不瞑目的瞪着他,江瑞皱着眉头拿出电话。

    “过来善后。”说完,他身子一动,像少女的方向看去,却在下一秒整个四肢都麻痹了摔到在地上。江瑞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个身材矮小的人拖进漆黑的胡同。

    然后自己的皮带被解开,裤子,内裤,都被扒了下来。

    该死的,这是什么药,他不能动不能说话。黑暗中只能看到那人有一双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

    “啧啧,长的真帅,身材真好!”清脆的声音在黑夜里尤其好听,一双纤细泛着凉意的手抓住他的命根子,江瑞心里已经如热火烹油,可却毫无办法。

    更让他震惊的是,那双手不知道抹了什么,让一向抗药的他,有了反应。怪不得能麻痹自己,这到底是什么人?

    “军长大人,您千万别怪我啊!谁让你是公认的高智商,高体能,高样貌的男人呢!”少女的手一边动一边嘟囔,“我只想借你一颗精子,反正你那么多,给我一颗也没什么嘛对吧!”

    黑暗中,渐渐传来男人的喘息声,少女红扑扑的脸掩在灯光下,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男人的喘息越来越重时,少女拿出个试管似的仪器,然后就听到拍一声!

    男人安静了下来,少女的声音又传过来:“你看,我是很负责任的,帮你把裤子穿好,等会你手下来了你也不会没面子。”她拍了拍江瑞的脸,“不用谢谢我了,拜拜!”

    脚步声渐渐远去,胡同口又传来刺耳的刹车声。

    “赶快,把尸体都抬走。”一个粗狂的声音喊。

    “老大呢?老大去哪了?”

    “啊!老大的鞋在这”

    />

    五年后。

    北方的腊月白雪纷飞,h市最豪华的酒店里,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穿着可爱的兔兔大衣,头上还带着个长耳朵帽子,正蹲在大厅里哭。

    小女孩穿的可爱,长的更可爱,白嫩嫩的小脸上,一双大眼睛满是水雾,眨一下就滚落一串泪珠,周围的人都看着她心疼。

    “小妹妹,你找不到妈妈了吗?”大堂经理走过去问,小女孩抬起头,萌萌的小脸挂着眼泪,“我我妈妈说来接我,可是可是她到现在都没来。”

    太过分了,这么可爱的小孩都有人遗弃!

    一时间周围听到的人都愤愤不平。

    “经理,这个小女孩和她妈妈在我们酒店住了三天,还是总统套房。”一个服务员小声说。

    大堂经理头更疼了,想了想还是说:“小妹妹,如果你妈妈不来,我们就得把你送到警察局去了。”

    “哇!”这话一说小女孩就大哭起来,“团子没有犯错,团子乖乖听话,不要让警察叔叔把我关起来,哇”

    有个老爷爷看不下去了,走过来问:“好孩子,你爸爸呢?”

    “我我妈妈说爸爸被狐狸精抓走了,不不要我们了。”小女孩抽泣着,泪汪汪的说,“狐狸精把爸爸吃掉了”

    人们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个年轻女人愤然道:“真是禽兽不如,这么可爱的孩子都不要。”

    突然一个服务员指着从电梯里走出来的两个人:“啊,那是她爸爸吗?”

    人们纷纷看过去,谁也没有注意到,一直在哭的小女孩也惊讶的转头。

    “这位先生,你自己找小三就算了,还把自己女儿扔下,你还是不是人啊?白浪费你这么帅的一张脸了。”那个年轻女人冲上去,骂完男人后,又指着他旁边的女人,“你长这么漂亮,为什么要做人家小三呢?”

    长相妩媚的女人瞪着眼睛:“我是小三?”她看向身旁的男人。

    江瑞皱了皱眉头,目光定在大厅中间的小女孩身上,就看见跟个小兔子似的小丫头冲过来抱住他:“爸爸!”

    “我不是你爸爸。”江瑞后退了一步,在看清小女孩的脸时,眉头皱的更深了。

    旁边的美女惊呀道:“瑞,和你长的好像!”

    “就是,你看看!”大堂经理走过抱起小女孩,让她跟男人的脸平视,“你们俩和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你还不承认?”

    小女孩吸了吸红红的鼻子,可怜巴巴的说:“爸爸,妈妈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吗团子是没人要的小孩吗?”

    “那男人长的真帅,和明星一样!”周围的服务员窃窃私语。

    “切,别花痴了,你看他连自己女儿都不要。”

    江瑞冷眼扫过来,吓得周围的人不敢吭声了,这男人的眼神好恐怖。

    “你确定我是你爸爸?”他看着小女孩。

    小女孩对他眼中的寒意视而不见,怯怯的伸出胳膊:“爸爸抱!”

    大堂经理赶紧把小女孩交到男人怀里:“请您把她和她妈妈的房钱也结一下。”

    “瑞,你已

    经结婚了?”走出酒店,江瑞身边的美人委屈的看着他,“那我怎么办?”

    江瑞抿了抿嘴角:“我没有结婚。”

    “啊!”美人立马笑道,“只是有个女儿的话没关系,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男人没说话,拉车门:“今天晚上不赔你吃饭了。”

    “好好,我明白的。”美人看了眼小女孩,“孩子还小,你要好好教育,我明天再来看你!”说完坐进车里,冲男人抛了个飞吻。

    江瑞抱着小女孩回到酒店房间,小丫头就坐在沙发上直勾勾的盯着他。

    “爸爸,团子饿了!”

    “我已经替你们交了房钱,你现在可以走了。”江瑞靠在沙发里,面无表情的说。

    团子眼睛又红了:“爸爸,你真的不要团子了吗?”

    江瑞看着眼前的小丫头。的确,五官几乎跟他长的一模一样,要不是自己从来没有过女人,他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女儿了。

    可这孩子的眼神一点都不像她,亮晶晶的,一转一个鬼主意。

    “既然你不想走,等你妈来找你的时候,我正好让她还钱。”

    小丫头一听立马从沙发上跳下来:“叔叔再见!”

    江瑞看她跑到门口开了半天门都打不开,依旧用没什么音调的语气说:“怎么不叫爸爸了。”

    “呵呵!”小丫头转身冲他甜甜一笑,“我刚刚想起来,其实我爸爸是奥特曼,他去别的星球做好事去了。”

    “这么说你认错了是吧。”江瑞站起来,慢慢走到房间的冰箱前,拿出一个漂亮的草莓蛋糕,又慢慢走回来,在沙发上坐下。

    团子咽了咽口水,悄悄往房间里挪了几步,发现男人没管她,就又移了几步。

    “想吃?”江瑞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趴在桌子上的小丫头。

    团子拼命点头:“团子想吃!”

    “你叫团子?”

    “嗯!”

    “你妈叫什么?”

    “陈晨”

    “她在哪。”

    “她在对面的咖啡馆里,等着我找个傻子给我们付房费,然后再去跟她汇合!”

    江瑞眯了眯眼,双手抱在胸前,团子惊觉到自己刚刚什么都招了,又看到男人阴晴不定的脸,哇一声又开始哭。

    门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还有女人急切的喊叫。

    “团子?团子你在里面吗?”

    江瑞在听到这个声音时一刹那整个人都绷直了,他站起来走到门边,外面的声音喊的更大了。

    “里面的先生,都是误会,你开开门,我把钱还给你,你让我带走女儿!”

    “妈妈!”团子扒着门开始哭,“呜呜呜妈妈,这个叔叔说要把我卖给地主家当童养媳,你快救救我!”

    江瑞嘴角抽了抽,猛的拉开门。

    陈晨一把抱住团子,娘俩抱在一起使劲嚎。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