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第七十三章走投无路,阿莎危险

    你不知道我有录像的习惯吧,更不知道我说英国医生是试探你吧,给假赢心做整容的是个美国人。

    阿莎翻了个白眼,谁会知道赢穆海有那么变态的习惯呢!她动了动手腕,发现还是没什么力气。赢穆海刚刚被手下叫出去了,也不知道万一他们来了没有。

    “砰!”门被踹开,赢穆海怒气冲冲的走进来,“可以啊,知道在我车上按追踪器。”他一挥手,“带上她走。”

    阿莎被两个男人驾到车上,赢穆海坐在前面扭头对她冷笑:“我告诉你,如果万倾思敢动手,我就把药方烧了,让你妈永远是个瘫子。”

    阿莎咬了咬牙,扭头不看他。赢穆海哼了一声:“开车!”

    万一把车看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赢穆海的车离开,小花跳下车喊:“你们跟上他,我进去看看。”

    车子越开越远,却突然停了下来。万倾思看到赢暮生带着几个人抓着阿莎进了山。

    “少爷。”万一看着他,万倾思脱掉外套,连鞋都换了,穿上基地特殊的训练服,把武器包背着身上,“进山!”

    赢穆海拖着阿莎不知道走了什么小路,又绕了下来。她看到眼前出现几个人,其中还有一个跟她穿着一模一样衣服的女人。

    他们对赢穆海点点头,压着那女人又进了山,而且阿莎被带上另一辆车。等车开了,赢穆海看着她笑道:“你说,让万倾思亲眼看到你掉下山崖,他会不会跳下去救你呢?”

    “你要带我去哪?”阿莎冷静的问,“偷渡你就别想了,沈家一定已经下令通缉你,黑道你走不通。”

    赢穆海给了她一耳光:“贱人,还敢威胁我。”

    阿莎吐掉一口血水,舔了舔被打破的嘴角:“你以为雇佣恐怖分子就行?呵呵,万家是干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

    “你要是再不闭嘴,我就把你扒光了在车上干你。”赢穆海抓住阿莎的衣领,手往她衣服里伸去。阿莎没有力气,只要用头往他的脸上时间一磕。

    赢穆海及时把身子缩回去,对后面的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对着阿莎的脖子砍下去,阿莎昏倒在座位上。

    这时候,万倾思已经找到了另一伙人。

    他们抓着阿莎站在山崖边上,阿莎的脸被一块大胶布帖着,就露出两只眼睛,一脸害怕的看着万倾思。

    “你们别过来,不然我就把着个女人推下去。”抓着阿莎的人威胁他们,阿莎支支吾吾的冲着万倾思流眼泪。

    万一举起枪:“放开小姐。”

    有个人一看这情况,直接冲着这边开枪,万倾思他们一边躲,一边往山崖那边靠近。阿莎的支支吾吾的声音越来越大,还想往这边冲,抓着他的人一看不好,直接一推,就把她推下了山崖。

    “小姐!”小花疯了似的冲上去,几下干掉两个人,剩下三个想跑,被万一和万二打死了。

    万倾思站在山崖边,看着脚下汹涌的大海,皱着眉头半天都没反应。

    小花红着眼:“少爷,我们马上去找船。”

    “不用了。”万倾思转身就走,“马上叫飞机来

    接我,我们回基地。”

    那个女人不是阿莎,他的阿莎不会在那种时候眼神里只有害怕,并且恳求他去救她。如果是阿莎,只会让他走,不会让他为了自己冒险。

    基地有最先进的追踪系统,这个时候他必须冷静下来。同一时间整个赢擎苍通知了沈公子,整个东南亚都接到了龙王令,开始找赢家大小姐的下落。

    正当国家安全部门心惊肉跳以为他们有什么大行动的时候,温家突然动了。一向不用军方势力的温品堂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跟江家一起行动,江家直接调动了野战军。

    后来是江老爷子亲自解释说是演习,大家才松了口气。

    “妈的!”赢穆海挂了电话,“把这个女人弄醒。”

    阿莎被一桶水浇醒,发现她还是没力气,看来赢穆海又给她用了药。

    “贱人,你们要是逼的老子走投无路,大家就一起死。”阿莎被掐着脖子,咳嗽了几声,目光才了焦距,眼前的男人已经不是吕奇骏的脸了。

    这张脸跟她小时候的记忆重叠,赢穆海长的很像荣丝蔓。

    赢穆海恶狠狠的盯着阿莎,他没想到,为什么京城的温家和江家会参与进来,现在他们在船上,却不知道该往哪去。军方控制了所以的关卡,只要一出公海,他就得被人抓起来。

    “打电话给万倾思。”赢穆海没办法,只能搏一搏。

    电话接通后,他把电话抢过来:“准备一架飞机来公海,送我去东欧,不然我现在就把你的女人丢到海里喂鱼。”挂了电话,他有警告阿莎,“你最好不要想跑,不然就别想要药方了。”

    一个小时候,离这里最近的空军赶到,江谦人亲自带人来了。

    “你是谁?”赢穆海谨慎的看着从飞机上跳下来的男人。

    江谦人打量了他一翻,嗤笑道:“想要报仇都不打听清楚对手的情况,活该你今天走投无路。”

    他的嘲讽刺激了赢穆海,赢穆海一把抓住阿莎的头发:“她在我手里,你能拿我怎么样?”

    “放开她!”江谦人握着拳头,“你要是敢让她受伤,今天就别想离开这里。”

    赢穆海哈哈哈笑了两声:“我手里有药方,你能拿我怎么样?赶快把梯子放下来。”

    江谦人挥了挥手,直升机上放下一条软梯,他抓在手里看着赢穆海说:“把阿莎留下,你就可以走。不然你休想离开。”

    赢穆海沉思了片刻,他带着阿莎绝对走不了,反正他手里有药方,赢家绝对不敢让自己死。

    “好!让飞机上的人都下来,就留下飞行员。”

    “飞机上没人,只来了我一个。”江谦人往后退了退,“你把阿莎交给我,我就梯子给你。”

    赢穆海拒绝:“不行,她要跟我一起上前,等我上去了她在下来。”

    阿莎皱着眉头,她不想让赢穆海走,这次跑了,再说抓到就更难了。江谦人好像知道她的顾虑,轻轻的摇了摇头,给了阿莎一个安抚的眼神。

    赢穆海把他和阿莎的手绑在一起,然后顺着软梯爬上直升机,里面果然只有

    一个驾驶员,看到他们没有什么反应。

    “你下去吧!”赢穆海得意的说,“如果想要药方也不是不行,给我生个孩子,我就把药方给你。”

    阿莎厌恶的看了他一眼,直接跳下飞机。

    看着直升机越来越远,她差点哭出来。

    “你的安全最重要,知不知道外面都乱成什么样了,我们还瞒着阿晴,先跟我回去再说。”江谦人摸了摸她的头。阿莎吸了吸鼻子,指着船舱:“里面还有赢穆海的人。”

    江谦人一脸睥睨的看了一眼:“都死了。”

    船开回s市,万倾思的飞机正好飞过来,见到阿莎后将她紧紧抱着怀里。

    “我没事!”阿莎冲他咧着嘴笑。

    万倾思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轻轻吻上她的嘴角:“疼不疼?”阿莎嘿嘿笑着把头埋进他怀里。

    回了赢家,赢擎苍见他们进来终于松了口气,辛晴见到阿莎嘴破了以为她摔了一跤。为了不让辛晴怀疑,她现在酒店洗了澡换了衣服,现在辛晴认为她是摔了一跤,那正好不用解释了。

    “小楼的时候不小心,没事!”

    辛晴好像唠叨她,就惊讶发现江谦人也在:“你怎么来了?”

    “啧啧,看看这话问的,什么叫我也来了。”江谦人坐到辛晴身边,“我想你了嘛,所以来看看。”

    赢擎苍一把拽起来:“你们俩跟我来书房。”

    万倾思冲阿莎点点头,跟着进去了。

    “下次再让阿莎冒险,我就轰了辛氏大楼。”万倾思一进书房就瞪着赢擎苍,眼神像刀子似的。

    赢擎苍闷声道歉:“这次是我不好,我没有考虑周全。”

    看到岳婿两个互掐,江谦人幸灾乐祸的得瑟:“记得收买我啊,不然哪天我一个不小心,把这件事告诉阿晴,呵呵呵那就好笑喽!”

    “你还有有脸说,是谁说会把药方拿回来的?”赢擎苍心里极度郁闷,江谦人也就罢了,温品堂那个家伙算怎么回事?调动军队就了不起吗?绝对不承他这个人情

    江谦人挑了挑眉:“谁说药方没拿回来?”

    两个男人眼一亮。

    “你拿到了?”赢擎苍激动的站起来,“快给我看看。”

    林暮生手一摊:“没有。”

    “那你说拿回来了?”赢擎苍一拳锤在桌上上,万倾思看了他一眼,“小声点,别让妈听见。”

    林暮生笑的一脸灿烂:“我说药方回拿回来,又没说是我拿回来,你激动什么?”他看了看表,“等着吧,不出三天,让你见到药方!”

    “小瑞?”万倾思看双目一瞪,“开飞机送赢穆海的人是他?”

    “哈哈哈!”林暮生点点头,“很快那个赢穆海,就会求着小瑞杀死他了”

    赢擎苍皱着眉头:“不是说那个什么学院三年才能出来吗?”

    “小瑞成绩优秀,特许了三天假!”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