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七十二章现在,要让你怀上我的孩子

    吕奇骏没办法,只好把万倾思背到客房去,然后把他往床上一丢就走了。

    “怎么还不去洗澡?”回到卧室看到阿莎还坐在那,他催促道。让这个女人怀上他的孩子,是目前最重要的事,看着走进浴室的阿莎吕奇骏冷笑了一声。

    只要她生下孩子,自己就永远跟赢家挂上勾,到时候在想办法把她弄死

    吕奇骏,不,应该叫赢穆海了。他在这畅想美好未来的时候,阿莎已经在浴室里把别墅的保全系统都给关了,然后换了身舒服的运动衣走出去。

    “还穿着衣服干什么?赢穆海笑了笑,又不是没干过,这女人在床上淫荡的很,幸好脸整的漂亮,身上皮肤也好,不然跟她上床都不爽。

    阿莎走过来,趁赢穆海不注意在他鼻子跟前晃了晃,手里冒出一股细小的白烟。男人完全没有察觉,抱着女人就滚上了床。几下脱掉自己的衣服,身下的女人主动缠上他的腰,赢穆海淫笑着开始摆动。

    “不许看!”门口突然传来万倾思的声音,阿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捂上了眼睛。

    大床上赢穆海一个人做着活塞运动,一脸的享受。

    万倾思冷哼了一声:“走,去找药方。”

    “这里还没查看过。”阿莎觉得卧室最有可能藏东西。

    小花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进来的,冲着她咧嘴:“这里交给我吧!”

    于是阿莎跟万倾思领着其他人,开始在别墅里扫荡。整整两个小时候过去,他们依然找不到药方。

    “没有。”在客厅汇合后,所有人都摇头。

    阿莎急的来回踱步:“那个王八蛋到底把药方藏哪了?”

    “要不还是用药吧,然后把话套出来。”万一提议。

    万倾思皱着眉头,小花突然跑下来说:“他好像快醒了。”

    “这么快?”阿莎惊讶道,她下的药至少要五个小时人才会清醒。

    “你们先离开,都道外面去待命。”万倾思拉着阿莎往楼上走,“你去浴室里,如果他醒了,你就装刚洗完澡。”送阿莎到门口时,他把人抱着狠狠亲了几下,“我就在门口。”

    阿莎点点头,亲了他一下进去了。

    果然,赢穆海皱着眉头,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阿莎想过去看看,又怕他突然醒了,于是先躲进浴室里。又过了几分钟,她听到外面传来呻吟声。

    “心心?”赢穆海觉得他做了两次之后就累的睡过去了,刚刚觉得口渴所以才醒来,却发现床边没人了。

    阿莎在浴室里喊道:“我洗澡呢,身上黏糊糊的不舒服。”

    “那你快点,我先睡了。”赢穆海没有怀疑,喝了水又上床去了。

    过了好一会,阿莎才悄悄走出去,皱着眉头看着床上的男人,想了想睡到旁边的沙发上。

    赢穆海早上醒来看到阿莎没睡床奇怪的问她怎么了。

    “半夜大姨妈来了,怕弄到床上。”她淡定的回答,还揉着肚子笑,“幸好,我们先洞房过了,不然昨

    晚可就得委屈你了。”

    听到女人的调笑赢穆海觉得小腹又开始蠢蠢欲动,可惜不能做了。他拍了拍阿莎的屁股,走进卫生间去洗澡。等他进去后,阿莎使劲在屁股上擦。

    “真恶心,必须赶快找到药方。”

    今天是回门的日子,一大早阿澈就过来接他们,看到万倾思那杀人般的目光,就知道事没成。在赢家吃过午饭,赢擎苍抱歉的说。

    “奇骏啊,本来是不应该麻烦你的,但是公司有点事,我想你跟我去处理。”

    赢穆海一听马上说:“爸你快别这么说,我们现在是一家人。”说完他温柔的看着阿莎,“我跟爸去公司,你在家里陪妈,我晚上来接你。”

    “嗯!”阿莎一副乖巧的模样,“你去吧,有你帮忙爹地也能轻松一点。”

    等他走了,辛晴叹了口气:“怎么办,要是一直找不到,难道就这么假装下去?”

    “不会的。”阿莎安慰她,“寻寻哥会想办法,妈咪就操心了。”见辛晴还是一脸担心,阿莎干脆推着她去逛街,省的辛晴胡思乱想。

    赢穆海自以为取得了赢家的信任,晚上接了阿莎回家时,还送了她一束玫瑰花,然后趁着阿莎去洗澡的时候,偷偷把藏在壁画后面的微型摄像机拿出来。

    他有个变态的癖好,喜欢把自己跟女人上床的过程拍下来,谁知道他打开后看了两眼脸就变了,盯着画面好久都没出声。

    直到听见浴室里传来动静,他才把摄像机放起来,拿上外套打开门。

    “咦,你去哪?”阿莎见他要出门,奇怪的问。

    赢穆海咬了咬牙,转过头时已经换了副笑脸:“我国外的朋友回来了,刚刚打电话约出去见见,你先睡,我恐怕回来的晚。”

    “好!”阿莎自然乐意,冲他挥挥手。

    赢穆海一路开车到了酒吧,万一跟在他后面,见他跟几个男人热情的打招呼进了包间,给万倾思汇报了一下,然后继续留在门口监视。

    “喂。”阿莎这时候接到了赢穆海的电话。

    对方和以往一样,先是问了问辛氏的情况,然后说了句:“记得给你整容的那个英国医生吗?”

    阿莎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于是试探的回答:“他怎么了?”

    “他死了,前两天被军队抓住,我还担心他会把我们的事供出来,结果他当场就被打死了。”赢穆海在电话那边笑道,“这下你也可以放心了,除了我这个世界没人知道你是谁。”

    阿莎也跟着笑了两声,然后挂了电话。

    到了后半夜她被电话吵醒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在电话里说是赢穆海的朋友,说他喝醉了,让阿莎去接他回家。阿莎问了个地址后先给万倾思打了个电话。

    “你去吧,我马上也过去,万一就在酒吧门口,我会让他跟着你。

    保险起见,阿莎把自己做毒女的那套装备都带上,到了酒吧门口万一对她挥了挥手,然后装成客人跟着她一起进去。有个服务生看见她,直接带她往包厢走。

    阿莎皱了皱眉头,觉得有

    些不对劲,把银针捏住手里,服务生敲了几下门后推开,阿莎看到赢穆海靠在沙发上。

    “心心!你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他明显喝醉了,有些大舌头的指着屋子里的其他三个人。

    其中一个伸出手:“你好,这是嫂子吧,我是奇骏的大学同学!”

    “你好。”阿莎伸出手,在握上去的一瞬间,她身子一颤,脑子里最后一个念头是。

    糟了赢穆海知道了。

    那男人看着倒在地上阿莎,扔掉手里的小电棒:“老板现在怎么办?”

    “该死的,她还不能死,不然剩下一半的股份就拿不到了。”赢穆海哪里还有喝醉的模样,他皱了皱眉头说,“带上她,从后门走,先离开再说。”

    万一看到几个人抬着阿莎出来,知道事情不好,马上给万倾思打了电话,然后悄悄在他们车上丢了个定位器。

    阿莎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所房子里,四周的家具很陈旧,墙纸也破破烂烂的,一看就是老房子。

    “醒了?”赢穆海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冲她笑。

    阿莎活动了下手臂,她并没有被绑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坐到远一点的椅子上。

    赢穆海掐掉手里的烟:“赢大小姐,按辈分你应该叫我叔叔。”

    “嗤!”阿莎挑了挑嘴角,“你爸早死了,你跟赢家没有血缘关系。”

    “你还不是收养的,别以为姓赢就真是大小姐了。”赢穆海面目狰狞的喊了句,他最讨厌别人说他的身份。

    阿莎继续刺激他:“至少我跟我妈有血缘关系。”她轻佻的看了赢穆海一眼,“就算没有又怎么样?我是大家公认的赢氏大小姐,我拥有赢家的继承权,你有什么?”

    “哈哈哈哈哈!”赢穆海大笑道,“你别忘了,你们赢家现在有一半股份都在我手里!”

    “错,是在我手里。”阿莎提醒到,“你不会以为我是真的和你结婚了吧。”

    赢穆海冷笑着说:“就像你说的,大家公认的你是吕奇骏的合法妻子,就算你们做了手脚法律上不承认,表面上我动用辛氏的股票也没人会怀疑。”

    他把一个塑料袋丢到地上:“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你竟然是赏金猎人毒女!”

    阿莎看到那里面都是她随身带的毒药,怪不得她身上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包括脖子里的项链和头上的发夹。

    “都说毒女浑身是毒,不把你身上清理干净,我怎么敢坐在这跟你说话呢!”赢穆海眼底划过一抹阴狠,“现在,我要脱了你的衣服再仔细检查检查。”

    阿莎站起来想抵抗,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气。

    “自己中了毒的感觉怎么样?”赢穆海慢慢朝她走过来,“你五个小时候之内都用不上力气的,我劝你还是乖乖听话,只要怀上我的孩子,我会好好对你的。”

    几辆车无声的开出s市,万一看着卫星定位器:“少爷,我们到了,这附近都是老房子,独门独院的。

    “让他们准备好,记住,要抓活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