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七十一章我要跟吕奇骏结婚

    阿莎把变声器放到手机上:“你生病了?”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 ”对方又咳嗽了几声,“时间不多了,你最好快一点,好好利用吕奇骏。”

    万倾思洗澡出来瞟了她一眼:“说什么了?”

    阿莎耸了耸肩:“我现在相信他在s市了,他竟然知道吕奇骏。”

    “不一定是本人,他肯定安排了人监视你。”

    阿莎一听瞪大了眼睛:“那我更不能跟你走的太近,万一喂喂,你把我放下来!”

    “抓紧时间,就晚上能跟你在一起!”万倾思把人抱到床上,几下扒掉阿莎的睡衣,俯身压了上去。

    一大早下来吃早餐时,赢擎苍狠狠的瞪了万倾思一眼,然后看着阿莎说:“你起来这么早干什么?”

    “啊?去公司啊!”阿莎拿起个包子,“都八点了,不早了。”

    “什么叫不早了,后半夜还没睡”赢擎苍的话被辛晴打断,“你这样说孩子会难为情的。”

    果然阿莎红着脸埋头喝粥,只有万倾思那个不要脸的还侧头道:“唔,我倒是没听到你跟我妈有动静。”

    “那当然,我是到你们房门口才听到的,我家房子的隔音可是”赢擎苍突然住嘴了,阿莎已经站起来拿起包跑出去了。

    辛晴锤了他几拳:“你都说些什么啊?”

    “是他套我话。”赢擎苍一把抓住万倾思的衣领,“走,我们去切磋一下。”

    万倾思推开他:“没空,要送阿莎去公司。”

    “阿澈会去送她,你去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有问题吗?”赢擎苍不等他挣扎,钳住万倾思的脖子就去了健身房。

    阿莎到了公司偷偷打电话给辛晴,辛晴告诉她两个男人都挂了彩,谁也没占到便宜。阿莎这才放心,这时吕奇骏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去吃饭吧!咳咳”

    “好。”阿莎站起来,看了他一眼,“你脸色不太好,生病了?”

    吕奇骏捂着嘴闷咳了几声:“没事,昨天酒喝多了,又吹了冷风,有点着凉。”

    因为下午还有工作,所以他们就近在一家西餐厅吃饭。

    “咳咳我不陪你喝红酒了。”吕奇骏体贴的帮阿莎切好牛排,“最近有几个大项目都被国外的一家公司抢走了,赢伯伯没说什么吗?咳咳咳”

    阿莎皱了皱眉头,总觉得有地方好奇怪,听到他这么问心里想了下才说:“我们也快结婚了,你也应该知道家里的一些事。”

    “我爹地有个同父异母的兄弟,以前他妈还活着的时候就害过我们家,现在他也一样。我爹地怀疑就是他背后在捣鬼,因为他一直想要赢家的财产。”

    吕奇骏咳嗽的更厉害了,喝了好几口水才压下去,皱着眉头看着阿莎:“那这样的话,他在暗,我们在明,不好对付啊!”

    “嗯,所以最近爹地很烦躁。”阿莎耸了耸肩膀,故意说,“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咳咳咳咳”吕奇骏摆了摆手,“我回头好好想想。”

    等

    到两个人回了公司,各自进了办公室,阿莎猛的一抬头。

    她知道那种奇怪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了

    晚上万倾思回去的时候,就看到三个人一脸严肃的坐在客厅里。

    “怎么了?”他亲了亲阿莎,“姓吕的占你便宜了?”

    阿莎盯着他:“我怀疑吕奇骏就是赢穆海。”

    万倾思身子顿了一下,一点都不惊讶的坐到她身边:“你怎么发现的?”

    “你”阿莎看他这副样子,一脸震惊的说:“你难道早就知道了?”

    “不算早,上午刚刚知道,不过我不敢确定。”万倾思摩挲着她的手腕,“说说你的发现吧!”

    阿莎点点头:“我昨天接过赢穆海的电话,他咳嗽的很厉害。然后今天跟吕奇骏吃饭,他也咳嗽,而且声音跟电话里一模一样。”

    虽然赢穆海肯定也用了变声器,但是咳嗽起来那种感觉两个人是一样的!

    “我查了吕奇骏回国的日子,跟白起说在机场赢穆海失踪是同一天。”万倾思慢慢说,“我让我妈去问问有没有谁做过吕奇骏的面具脸,还真有一个。”

    辛晴惊讶道:“这种技术还有人会?”

    “嗯,东欧和南美的恐怖组织有那么两个人会。”万倾思嗤笑了一声,“不过,他们的比较恶心,是用真的人皮,不然做不出来。”

    阿莎突然好想吐,她中午可是对着那张脸吃的饭。

    “我估计他会让你跟我说再转移到你名下一些股份。”赢擎苍冷笑了一声,“这样把风险分摊,也不怕有人动了辛氏的根本。”

    辛晴皱着眉头:“国外的那家公司是什么来历?”

    “查不到。”赢擎苍眼底目光一闪,“不过,我总觉得他没什么恶意。”

    万倾思敲了敲桌子:“先不管他,几个项目而已,还动不到辛氏。”

    赢擎苍看着他露出个笑容:“所以,我需要自己帮他一把!”

    很快,辛氏的股票开始下跌,新闻上不断传来辛氏在海外投资失败,影响到全局的消息。

    “心心,不能在等了。”吕奇骏跑到阿莎的办公室来,“我有个办法。”

    阿莎一脸激动的看着他:“快说快说!”

    吕奇骏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然后语重心长的道:“让伯父在转移一部分股份到你身上,我们尽快结婚,这样辛氏有一半就相当于在吕家这边。”

    他看到阿莎皱眉,赶紧解释说:“你不用担心,我跟你写个协议,这些股份只有你有权利动用,但是对外来说,至少不会被辛氏影响,也是保全辛氏的一种方法。”

    “好,我回去跟爹地商量一下。”阿莎点点头,还感动的补了一句,“我是相信你的!”

    吕奇骏转身离开,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晚上再给这个蠢女人打个电话,相信很快辛氏就是他的了!

    阿莎晚上接到了赢穆海的电话,无非又是说什么让她利用吕奇骏的话。阿莎把白天的事情讲了一遍,赢穆海在电话那边急切的说:“当然可以相信他了,就这么办吧!”

    &n

    bsp;   “你都没见过吕奇骏,怎么这么相信他?”阿莎故意问。

    赢穆海顿了一下,不在意的说:“我是相信你!他那么爱你,想必为你做什么都愿意的,果然我没选错人。你放心,真的赢心已经死了,只要我不说,你一辈子都是赢家小姐。”

    “等你嫁给了吕奇骏,我又拿回了赢氏,到时候不会亏待你的,你手里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送给你!”

    阿莎把手机丢到一边,心里冷笑。刚刚那番话,明显是威胁。如果自己不能帮他拿回辛氏,他就会揭穿自己的身份。

    呵呵!可惜啊

    你以为你是猎人,却不知道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是粘在网上的飞虫了,就等着我们什么时候吃掉你!

    赢擎苍将计就计,把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转让书给了阿莎,阿莎决定马上跟吕奇骏结婚。

    “我必须这么做。”她跟万倾思在赢擎苍的书房里,三个人避开了辛晴。

    万倾思黑着脸不吭声。

    阿莎劝他:“药方还在他手里,我们那么多人都找不到,只有先和他结婚,让他放心下来再想办法。”有一点她没说,她怀疑药方被吕奇骏收起来了。

    阿莎不是没想过去他家里找,但是如果一次找不到,再被他发现,还不知道他会怎么处理,搞不好一下毁掉都有可能。

    “你瞒不了我,你想在结婚那天晚上偷药方。”万倾思轻易就捅破了阿莎那点小伎俩。

    “啊!”阿莎噘着嘴,“讨厌,你又知道了。”

    赢擎苍打断他们:“如果被发现了,你有把握自保吗?”

    “她是你女儿。”万倾思冷冷插话,“你要让她去冒险?”

    “所以我才问她能不能自保。”赢擎苍看着他,“这是唯一的机会,我不能放弃。”

    万倾思目光如冰:“我不会让我的女人冒险。”

    “你可以跟着她。”赢擎苍说,“我也不会用女儿的命去换药方。”

    阿莎赶紧说:“对呀!你带着人埋伏好,我身上全是毒,最坏的结果也能全身而退的!”

    “再说还有白起呢!”她又说了句,“赢穆海那边的人我交过手,不是我们的对手。”

    万倾思说服不了父女俩,只好听他们的计划。

    三天后,新闻公布了婚期,月底赢家大小姐将和未婚夫举行婚礼,一时间星光门口全是人,大家都等着看万倾思有什么反应,连赢家别墅门口也经常有记者溜达。

    这个后果直接造成了,万倾思来见一趟阿莎特别不容易,他整个人就特别暴躁。这让外界更多了几分猜测,自从玫景离开后,万倾思在公开场合每次有记者问他时,就会直接把问题避过去。

    几次之后,大家都觉得他并不愿意多提玫景,现在他又是这种反应,难道是后悔了?

    赢心跟吕奇骏的婚礼就在满城流言中到来了。赢家派出送亲的人,竟然是万倾思!他一直留到客人都走光。

    “寻寻哥喝多了。”阿莎有些为难的看着倒在沙发上的万倾思,“司机已经回去了,怎么办?”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