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六十九章阿莎,你被卖了

    阿莎不知道万倾思说的是谁,她第二天就动身去了泰国,还是正大光明跟着一个栏目组去的。冰火!中文 ..这是一个很红的老牌综艺节目,由当红艺人在国外完成各种任务,类似于游戏和竞技活动。

    到了酒店,栏目组准备开始录制时,就看到玫景的助理跑过来。

    “导演,不好意思啊,玫景不知道怎么突然过敏了,没办法录节目。”小花焦急的说,“我们准备去医院看看!”

    导演一听发愁了,那就少一个人啊!

    “走,我跟你去看看。”

    到了房间果然看到玫景除了脸身上都是小红疙瘩,好像很痒,她正努力不让自己去挠。看见导演阿莎一脸歉意:“真对不起,我影响大家了。”

    “这么严重!”导演本来还想说看她能不能坚持,一看这情况也算了,“那你赶紧去医院吧,我们想想办法在当地找一个明星替你。”

    等到栏目中离开酒店后,阿莎和小花也上了辆车。一上去她就把脸上的面具扒了,露出自己本来的模样。

    “小姐,你已经吃过药了,怎么疹子还不下去啊?”小花担心的盯着阿莎胳膊上的红疹,要是好不了少爷回去得弄死她。

    为了能正大光明的消失,她下飞机的时候吃了鸡蛋。

    阿莎不在意的摆摆手:“没那么快,你放心,一会就好了!”

    当地的黑市在最大一座酒店地下,万四跟万五陪着她一起找到那个卖药方的人。

    “药方刚刚被人买走了。”一个当地的小老头说,“你们真奇怪,我这里这么多完整的你们不要,非要买那半张残缺的。”

    阿莎急忙道:“是什么人买的?”

    “几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国人”老头不耐烦的说,“不买东西就走吧,别影响我生意。”

    他们在黑市里找了一圈,也没见到几个中国人,小花见阿莎皱着眉,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万四和万五却突然伸出手:“你们想干什么?”

    阿莎抬起头,这才看到几个人站在他们跟前,顿时眼睛一瞪,穿西装的中国人?

    “赢小姐,这是我们少爷让交给您的!”领头的是个斯文男人,他双手递上一个盒子。

    万四接过来,小心的检查了一遍才交给阿莎。

    阿莎皱着眉打开,嘴角突然上翘,有些激动的说:“药方?”

    “正是!”斯文男人点头道:“我们怕让别人买去,就先替赢小姐买下了。”

    “谢谢!”阿莎真诚的道谢,“是谁让你们来的?”

    “我们家少爷不让说。”斯文男人微微鞠躬,就准备离开。

    阿莎正要说再见,突然一道声音划破空气,她抬眼看去的时候,一道细长的黑影已经卷走了她手上的盒子。

    “药方!”阿莎一咬牙,长鞭卷着盒子下一秒就已经落在不远处几个人手里。

    不等她下令,万四跟万五就扑过去,小花在原地保护她。刚刚转身的斯文男人也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愣了一下,很快也带着手下冲上去。

    来抢药方的人显然经过精密的策划,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下

    ,竟然还有两个逃了。

    “赢小姐,是我们疏忽了。你放心,我们会继续找,一定把药方抢回来。”斯文男人一脸郑重的说,心里却已经七上八下,不知道自家少爷知道了,会不会把他发配到非洲去

    明明希望就在眼前了,现在却一下什么都没了,阿莎心里难过的不得了,跟人家道了谢,带着小花他们回了酒店。洗完澡重新变成玫景后,她给万倾思打了个电话。

    “应该是赢穆海的人。”万倾思听她讲完后说,“如果是他的人至少我们不用担心药方被毁掉,他一定会拿来威胁赢家。”

    阿莎沮丧的说:“我都拿到手里了,还让人抢走,太没用了。”她又想到那几个人,“对了,药方是别人买下送给我的。”

    “嗯,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你买的?”阿莎惊讶了。

    万倾思笑了笑:“是温品堂。”

    “啊!”阿莎怎么也没想到会听到这个人的名字,脑袋里转了一圈开口问,“他他难道对我”

    “少臭美!”万倾思听到她的话恶狠狠的说,“你想说什么?”

    阿莎赶紧嘿嘿笑了两声:“没什么,没什么!那他为什么帮我?”

    “因为他想治好妈。”万倾思不等她反应过来,就接着说,“行了,赶快回来再说!”

    回去的路上,阿莎一直在想温品堂这个人,终于确定了,人家是看上她妈了。

    “这么好的男人,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晚上被万倾思欺负了几次,她懒懒的靠在男人怀里,“喜欢我妈咪,这辈子都没指望了。”

    万倾思在她肩膀上咬了一口:“他很好吗?”

    “他简直就是极品,你去打听打听,那个女人不想嫁给他。”阿莎没注意到男人已经暗下来的目光,还可惜的说,“要是我早生几年,我说不定也喜欢他呢!”

    话音刚落,就被男人压在身下:“你再说一遍。”

    “呵呵呵呵”阿莎不敢看男人的眼神,搂着她的脖子分开腿,“哎呀,来嘛!”

    万倾思狠狠一沉身子,在含上她的嘴唇之前低低说了句:“你个小妖精”

    赢擎苍知道药方被抢的消息时第一个反应是:“你为什么在哪里?”

    “我去录节目啊!”阿莎面不改色的说。

    “那你去黑市干什么?”赢擎苍看着自己的女儿,瞒的真好啊!

    阿莎小心的看着赢擎苍,又求救般的看了万倾思一眼。

    万倾思正在跟陈欢讲电话,挂断之后,摸了摸她的脑袋:“我妈把你给卖了。”

    “不是吧?”阿莎脸垮了下来,看着怒气冲冲的赢擎苍,不知道该怎么办。

    赢擎苍坐到她对面使劲戳了戳她的脑们:“你胆子真大,敢背着我们去当赏金猎人,我看你怎么跟你妈咪说!”

    “爹地啊,你怎么知道的啊?”阿莎对了对手指。

    这事说来得怪成成。那小子在基地的时候登录陈欢的电脑,发现有个赏金猎人组织,当时就很兴奋,缠着万五他们讲了很多有关于猎人的事。

    回来以后,他竟然自己攻克了约翰斯的电脑,结果发现就自己姐姐竟然是毒女。他第一时间就把这消息告诉了赢擎苍,当然是有好处的,就是他日后加入赏金猎人时,赢擎苍不能反对。

    “那小子就这么把我给卖了?”阿莎气愤的喊,“他想加入赏金猎人,做梦吧,但时候我负责考核,直接把他刷掉!”

    赢擎苍瞪了她一眼:“少转移话题,你妈咪还不知道,你最后祈祷她一直不知道,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没事。”万倾思拉着阿莎的手,“他现在打不过我!”

    “你还敢说?”本来就生气的赢擎苍脸更凶了,“你们家竟然联合起来骗我,休想娶我女儿!”

    万倾思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们已经是夫妻了。”

    “滚滚滚!滚出去”

    两个人偷偷的从辛氏后门溜出去,阿莎提议去郑格格那里,他们晚上就要去海港城了。一进院子,就看到林暮生正在贤惠的收拾行李。

    “我说什么都不用带,过去了买新的,格格非不听。”他指着地上的行李箱,“那边现在可是夏天。”

    郑格格从屋子里走出来:“这些都是我才买的,不带去穿的话,今年就穿不上了。”

    “穿不上就穿不上吧,过去我带你去私人定制,像阿莎一样!”林暮生希望自己的女人可以穿自己选的衣服,他听说阿莎的衣服都是万倾思买的。

    郑格格看那了他一眼,没吭声,郑泽背了个双肩包从里面走出来:“可以走了。”

    送走了格格他们,阿莎和万倾思吃了晚饭才回家,到了门口要开门的时候,万倾思突然拦住她。

    “怎么了?”阿莎看到他神色不对,小声问。

    万倾思拉着她后退了两步:“有人进去了。”

    他每天出门时都在门上夹一根头发,现在头发不见了。

    “你站我后面。”万倾思一边说,一边从门口的花盆下面拿出他藏的枪。阿莎点点头躲在他身后,手里夹着三根银针。

    万倾思轻轻的把门打开,目光快速扫过客厅。

    没人?

    他慢慢走进去,突然听到厨房有动静,手里的枪迅速抬起来,却看见一个男人端着酒杯晃着脑袋走出来。

    万倾思的脸瞬间就黑了,阿莎哭笑不得的收起银针。

    “嗨!你们回来了?”白起举了举酒杯,“不错,好酒!”

    万倾思收起枪,阴森森的说:“全世界就五瓶,你准备付多少钱给我?”

    “别这么见外嘛!”白起坐到沙发上,“这么久不见,你们看见我就不激动吗?”

    阿莎翻了个白眼跟万倾思说:“我先去换衣服。”

    “我也去。”

    白起看着两个人走进去哇哇大叫起来:“喂喂!把客人一个人丢下合适吗?”

    “也没有客人是自己开门进来的。”万倾思换好衣服出来冷冷看着他。

    “啧啧!白起笑了笑,“我有个消息,应该能顶的上你这瓶酒的价值”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