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六十七章愚蠢的林暮生

    “呜”她刚要开口,就被男人堵住了嘴巴。.

    林暮生使劲勾住女人的舌头,腰部越发用力。很快,郑格格便双手环上他的腰,任由他放肆的带着自己攀上顶峰。

    阳光透过纱帘照进来时,林暮生醒了,他看着怀中的女人,目光无比温柔。昨晚是醉了,但是他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手在女人的身上慢慢游走,他心里的想法慢慢坚定起来。

    “早啊!”看到郑格格睫毛动了动,林暮生亲了她一口。

    郑格格睁开眼,迷茫的眼神慢慢变的清明,伸手就要推开身上的男人。

    林暮生抱住她:“别动,让我再抱一会,你是第一次,我可以忍着。”

    “我”

    “对了,我抱你去洗澡!”林暮生想到床上肯定一片狼藉了,先去清理了然后抱着他的女人换个房间,等一会再继续!

    可当他掀开被子时,看到床上什么都没有,脸就沉下来了。

    “你的第一次给谁了?”

    看着突然暴虐的男人,郑格格一愣。

    “说!”林暮生觉得自己像个小丑,昨天晚上身下的女人明明很生涩,明明他感觉到那里该死的紧致,可为什么没有处女的落红?

    “昨晚到底是不是你的第一次,还是因为其他运动让处女膜破了?”林暮生想到那东西骑自行车也可能会破的。

    郑格格看着他:“你很在意我是不是处女?”

    “不是。”林暮生握着拳,昨晚他那么温柔,那么克制自己,就是怕伤到她,结果她竟然不是第一次?自己不是她第一个男人?

    这让他无法接受。

    “我调查过你,过去二十二年你没有男人,也就是进了星光之后的事。说,到底是谁?”

    郑格格坐起来,被子顺着她的肩膀滑下去,露出布满吻痕的胸口。林暮生眼底划过一抹幽黑,正想伸手去碰,就听见她说:“你又不是没有过女人,你不是处男,凭什么要求我是处女。”

    “该死的,那些都是玩玩!”林暮生让自己的目光离开她的身体。

    郑格格冷笑道:“那你也可以把昨晚当成玩玩。”说完她站起来,就这么光着走进浴室里。

    “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林暮生声音低沉,透着一股危险。

    “要吃饭,就去楼下,不然就走吧,我要去买菜了。”郑格格关上浴室门,下一秒,门就被一脚踹开,林暮生冲进来将她压在墙上。

    “既然是玩玩,那我总得玩够了再说。”他眼里不带一丝温暖,直接让自己进入郑格格的身体,按着她的胳膊开始用力。没有任何前戏的进入,让郑格格下面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双手被锁在背后像是快要断掉,她咬着呀,一声不吭。

    “叫啊,你昨晚不是叫的很开心吗?叫给我听!”林暮生渐渐沉醉在女人美好的身体里,完全忘记控制力道,等他清醒过来结束时,发现郑格格的手腕已经一片淤青。

    他吓坏了,赶紧把人翻过来,却看到瓷砖墙上一片血红,郑格格的额头已经磕伤了。

    “你”他一把将人抱起来,冲到郑格格的房间把她放到床上。

    林暮

    生不知道该怎么办,郑格格虽然睁着眼睛,可是却像死了一样。

    “格格,格格,你说句话。对不起,我太不冷静了,你跟我说句话!”

    无论他怎么叫,郑格格都没反应。林暮生头脑发昏,完全不会思考了。他拿出手机给阿莎打了个电话,让她赶紧过来。然后看到郑格格头上的血,想起来应该先包扎。

    一扭头看到郑泽站在门口。

    “你把我姐怎么了?”

    “我”林暮生心虚的低下头,郑泽冲进来看到郑格格头上的血,挥拳就要打林暮生。

    郑格格却突然动了:“我没事。”

    “姐!”郑泽推开林暮生,“我去拿纱布。”

    阿莎和万倾思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郑格格头上缠着纱布靠在床上,郑泽怒气冲冲的瞪着林暮生。而林暮生一身颓败的低着头。

    “你打她了?”这是阿莎第一个反应。

    万倾思看了眼郑格格:“恐怕不止打了这么简单。”

    “小泽,你先出去。”郑格格看了眼自己的弟弟。

    郑泽摇头:“不,我要留下保护你。”

    阿莎走过来拉他:“你放心,我在这里,没人敢欺负你姐。”

    “出去吧!”郑格格对他笑了笑,配上苍白的脸色,效果一点都不好。

    郑泽吸了吸鼻子,慢慢走出了,路过林暮生跟前时还狠狠的剐了他一眼。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阿莎踢了脚林暮生,“你装什么死。”

    “你也走吧。”郑格格开口了,“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如果你愿意,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如果不愿意,我会把钱都还给你。”

    她看着阿莎:“能不能先借我钱?”

    “可以。”阿莎点点头,“可是你们之前不是钱的问题吧,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郑格格摇摇头:“林暮生,请给我最后的尊重,你走吧。”

    林暮生抬起头,满眼的痛楚吓了阿莎一跳。

    “我先走了,你帮我照顾她。”林暮生慢慢走到床前,不管郑格格愿不愿意,把她的脚从被子里拿出来,从自己脖子上摘下来一个挂着玉锁的项链。

    “这是林家祖传给媳妇的,不管你认不认,你都是我媳妇了。”他把项链在郑格格脚腕上缠了几圈,那玉锁竟然是活的,锁上以后就打不开了。

    郑格格就慢了一下,林暮生就把玉制的小钥匙给踩碎了。

    “我先走了。”他转身离开,就连万倾思给了他个幸灾乐祸的笑容,他都没搭理。

    等到阿莎听完郑格格讲的,又看到她手腕跟额头的伤时,打电话把林暮生骂了个狗血淋头。骂完以后她喝了一大杯水,这才问郑格格。

    “不过我也好奇,你真有别的男人?”

    郑格格叹了口气:“没有,只有他。”

    万倾思为了让两个女人说悄悄话,一个人出来给她们买午餐。结果接到万二的电话,说赢心跟吕奇骏去酒店了。这段时间他们俩一直暧昧,但去酒店还是头一回。

    “我马上过去。”万倾思调转

    车头,想起早上阿楠的电话,决定先去趟辛氏。

    阿楠和莫妮卡正在办公室里看股票,辛氏的股票从上周开始下跌,速度很快。

    “怎么回事?”万倾思一进来就问,“你们干的?”

    莫妮卡指着电脑:“你看,收购股票的是同一个人。”

    “他已经收购了辛氏百分之八的股份了。”阿楠冷哼了一声,“这么明目张胆的,把我们当傻子了吗?”

    “吕家?”万倾思皱了皱眉头,“怪不得赢心跟他去了酒店,她想利用吕奇骏。”

    莫妮卡得意的笑了笑:“我做了那么多假的投资计划给她,她能忍到现在动手,已经不简单了。”

    “不对啊!”阿楠突然喊道,“又多了一个人,他收购的速度更快。”

    “啊?”莫妮卡吓了一跳,“不会吧?我就准备了百分之十给她玩,多了赢擎苍回头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万倾思沉思了片刻:“百分之十的股份是空的?”

    “是的,但是超过的话,就真的动了辛氏。”莫妮卡急了,“给阿苍打电话,让他回来!”

    “我去找赢心。”

    酒店里。

    赢心满足的躺在男人怀中,吕奇骏温柔的抚摸着她,赢心蹭了蹭主动把嘴送上去。

    “累不累?”吕奇骏感觉到他下面被女人握在手里,顿时眼光一热,“再来一次!”

    “好啊!”赢心主动张开腿

    等两个人再次停下来,男人把一份文件交给她:“这是辛氏百分之十的股份。”

    “给我?”赢心惊喜的问,“这是你买下来的啊!”

    “本来就是为了你!”吕奇骏温柔的说,“我希望你能和万倾思解除婚约,然后嫁给我!”

    赢心把头埋进男人怀里,她原本的计划是勾引吕奇骏买下辛氏的股票,然后她在想办法拿过来,没想到这个男人会直接送给自己!

    “我我要想想。”她做出一副感动的模样,“主要是我爹地,我怕她不同意。”

    “好!”吕奇骏看着她,“你去跟他说,如果他不同意,我再去跟他谈。”

    万倾思看着赢心跟吕奇骏相拥的走出来,万四在旁边咔嚓咔擦的拍照。

    “马上发给记者。”

    “是!”

    这边林暮生正坐在角落里发呆,他下午一回来就接到一个政府宴会的邀请,心不在焉的被手下送过来,之后他就一直坐在这里。

    要怎么才能让郑格格原谅自己呢?他锤了脑袋一下,其实郑格格是不是处女他不介意。他介意的是竟然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郑格格还有个男人可现在他想通了。

    自己之前还那么多女人呢!就算郑格格有过别人,可现在她是自己的,以后也只会是他林暮生的。早在医院帮她的时候,自己就爱上她了。

    “林老大!”一个女人打断他。

    林暮生侧目一看,皱了皱眉头,是那天喝醉酒跟他上床的女人。他突然心里一颤,伸手在那女人胸上捏了一把,然后顺着她裙子的曲线移到臀部,又在她屁股上捏了几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