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六十六章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很意外的,阿莎接到了唐悦的电话。

    她按照约定的地点来到了咖啡馆,唐悦优雅坐在那等她。

    “喝咖啡?不怕生出异形吗?”

    唐悦的笑容龟裂在脸上:“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

    阿莎坐到她对面,要了杯咖啡:“那你是来告诉我,你的梦想终于实现了,你要做温家少奶奶了?”

    “你竟然知道?”唐悦有些意外,“谁告诉你的?”

    “我跟你未来的大伯关系不错。”阿莎挑了挑嘴角,“他貌似不太喜欢你?”

    她跟温品堂这么熟?这种事情温品堂竟然都告诉她。唐悦心里吃了一惊,她自然不会知道,万倾思在背后做了什么。镇静下来之后,她摸着肚子笑道:“明天我就去京城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呢!”

    “飞两个小时就到了,你以为你要移民月球吗?”阿莎露出讥讽的表情来,“再说了,话别说那么死,万一哪天没混好,你还得回来。”

    唐悦脸一沉:“玫景,我跟你算不上仇人,你为什么就见不得我好呢?”

    “我是好心提醒你,你现在还没嫁给温品玉呢!”阿莎顿了下,“就算你真嫁了,也可以离婚。”

    “哼,我至少能嫁,你呢?”唐悦一脸怨毒对她说,“你连嫁给万学长的机会都没有。听说之前你受伤了?这就是代价,赢家不会放过你,等哪天万学长对你没兴趣了,你也就混不下去了。”

    阿莎点点头:“说完了?那我走了。”

    “等一下。”唐悦拉住她,阿莎推开她的手,“有话快说。”

    “赢心吃鸡蛋过敏,有机会的话,你可以报仇。”唐悦站起来,“就当是我走前送你的礼物吧,”

    阿莎后退了几步,让她先走,看着唐悦趾高气扬的离开,她忍不住摇了摇头。

    唐悦,你的悲惨生活才开始呢!

    事情都解决了,阿莎就开始准备过年。原本是想让郑格格跟她弟弟到家里来人多热闹点。结果林暮生说他给郑泽联系的医生正好从国外回来了,让郑格格带着郑鸣到海港城去。

    “他不过是找个借口跟你一起过年而已。”阿莎往郑格格的行李中装了几件首饰,“如果他带你参加宴会什么的,别心疼,使劲买衣服。”

    郑格格却一脸无奈:“我不想去。”

    “你害怕?”阿莎看了他一眼,“如果你不去亲眼看一看他的世界,又怎么能知道你们适不适合?”

    “我”郑格格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莎叹了口气:“他虽然没有开口,可是意思很明显了。你以为三合会是谁都能去的嘛!”她拍了拍郑格格的肩膀,“你怕什么?你又没和他怎么着。去看看,觉得行,就努力在一起。不行,就当去朋友家玩一趟。”

    不管郑格格再怎么忐忑,第二天她还是被接走了,还是林暮生亲自来接的。万倾思对这个结果倒是很高兴,这样就没人能破坏他们的二人世界了。

    结果赢擎苍又打电话过来,让他们回基地过年。

    “你妈咪想你了!”一句话就搞定了阿莎,他们只好做飞机回去,顺便把放寒假的成成带上。

    成成一路上都在兴奋,尤其是自打他知道基地训练的最高纪录保持者是万倾思时,对他这个姐夫的崇拜就到了顶点,非要缠着他到了基地训练他一回。

    “好,到时候不许求饶。”万倾思点头答应。成成敬了个礼,“保证不求饶!”

    结果几天后,他是从训练场爬着出来的

    六六见到万倾思第一句话是:“我的药好用吗?”

    万倾思很隐晦的点了点头:“太好用了。”

    “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六六不死心的问。

    阿莎在旁边说了句:“完全不需要,已经很好了。”

    六六点点头,万倾思和阿莎刚要松一口气时,听到她又说,“果然你们的智商有问题,明明我已经做出来升级版的了。”

    “”

    “阿莎,我们去吃饭”

    “好!”

    在岛上住了几天,万倾思就想带阿莎回去。赢擎苍却用辛晴舍不得女儿一直留着阿莎。最后万倾思答应他,自己会去辛氏临时上班,才得以脱身。

    “你看见了吧,你爹地多卑鄙,他自己想陪妈在外面玩,就让我去做苦力。”回去的路上,万倾思不遗余力的黑赢擎苍,“回头让那个假赢心把资料都偷走!”

    “呵呵!”阿莎笑道,“她最近几个月不是偷了不少东西吗?”

    万倾思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的?”自己没跟她说啊。

    “上个星期跟莫妮卡吃饭,她告诉我的。”

    “莫妮卡绝对是个人才。”万倾思点点头。

    为了让赢穆海早点上钩,需要不断的给赢心公司的计划,好让她传给赢穆海。但是这些计划又不能对辛是造成太大的影响,却还要看起来很重要。

    连阿楠都不知道,莫妮卡是怎么做出那种看似重要,实则无用的计划书的。反正是不停的让赢心去做,甚至之前跟吕家的合作,她都留了一手。

    “莫妮卡姨姨要是个男人不见得比你们差!”阿莎想到每天被欺压的阿楠,嘿嘿了两声。

    其实莫妮卡那么聪明,应该早就知道阿楠很爱她吧。一个男人心甘情愿的放纵你的脾气,任你对他撒野,这不是爱是什么

    阿莎他们回来没多久,郑格格也带着弟弟回来了,郑泽的手术定在了三月初。

    “我说让她住在我那吧,也就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她非要回来。”林暮生抱怨。阿莎盯着他看了半天,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唔你看出来了?”林暮生趁着郑格格在厨房做饭小声说,“我觉得她有些不对劲。”

    “格格吗?哪里不对劲了?”

    林暮生一脸严肃:“初二那天我带她参加了个酒会,后来我可能喝多了,跟一模特上了床。”

    “你”阿莎恨不得掐死他,

    “后来呢?”

    “问题是我明明记得那天晚上是郑格格扶我回的房间。”他皱着眉头,“我对那个模特一点记忆都没有,可是郑格格也说我和人家上床了。”

    “现在格格不理你了?”

    林暮生瞪眼:“她干嘛不理我?”

    “她她知道你跟别的女人上床没反应?”这下轮到阿莎瞪眼了。

    “没有啊!”林暮生的表情有些奇怪,但是他很快又说,“我下面要说的才是重点,她在海港城的时候,被一个地产商追求了,对方条件还不不错,可是她竟然拒绝了!你说她是不是很奇怪?”

    阿莎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林暮生。

    “你那是什么眼神?我说错了吗?对方条件真不错,人我也了解,绝对是个好男人!”

    “啧啧!”阿莎摇了摇头,“以后你哭死都不冤。”说完白了他一眼,去厨房看郑格格去了。

    林暮生一个人坐在那自言自语:“唉,我就知道她不会答应人家,那个人跟她其实性格不合适。”说完他又想到了什么,眼中划过到阴冷。

    等回去再收拾那个模特,自己肯定没碰过她,竟然敢说假话。可是为什么郑格格也说自己和人家上了床呢?

    晚上回去,阿莎把林暮生的事讲给万倾思听。

    “他是在害怕。”万倾思搂着她,“他无法保证自己以后不变心,毕竟他之前有过很多女人。”

    阿莎在他怀里蹭了蹭:“真可怜,他们俩一个逃避,一个害怕,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

    万倾思将她抱到自己是身上:“在床上不许想其他人。”他顶了几下,“乖,今晚你在上面!”

    出了正月就是情人节,也是阿莎那部电影上映的日子,同时也是郑格格的私家菜馆准备开业的日子。为了错开首映礼,就定在了第二天。

    阿莎作为明星亲自剪彩,网上有很多种猜测,都是关于郑格格为什么刚入行,只拍了一部电影就退出娱乐圈的。其中大部分都说她是傍上了有钱人,做了小三,人家送了间饭店给她。

    对此郑格格都当看不见,从现在开始她的人生进入了新阶段。她会好好的打理餐馆,等下个月弟弟成功做完手术,她会送弟弟出国念书,从此姐弟俩再也不用担惊受怕。

    那天晚上大家为了庆祝都喝了不少酒,万倾思带着阿莎先回去了。郑格格已经把家搬到了餐馆后面的小楼里,林暮生的手下来接他时,他却死活不肯走,自己跌跌撞撞的跑到小楼,一头栽到郑格格的床上。

    “那就麻烦郑小姐照顾我们老大了!”手下都是猴精,一看着架势就知道自己老大是想吃了人家,直接拒绝了郑格格让把人抬回去的意见,转眼就走了个干干净净,走前还不忘记给林暮生换上睡衣。

    郑格格只好给他盖上被子,然后自己去洗澡。她也喝了不少酒,泡了个澡之后更晕了。因为林暮生睡了她的房间,所以她睡在旁边的客房。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在自己的衣服,身上到处都是痒痒的,小腹还一阵阵热浪袭来。

    等到感觉有东西进来时候,她终于清醒了,一睁眼就看到林暮生的脸。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