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六十三章用了这个会变成蒙牛

    进了基地,赢擎苍气势汹汹的把万倾思叫走了。

    “没事。”陈欢一点都不担心自家儿子,“让你爸出出气!”

    阿莎还想跟去,辛晴瞪了她一眼:“赶紧坐到那边,让我看看你伤哪了。”

    肩膀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结痂,浓稠的鲜血凝成黑色,看上去狰狞恐怖。

    “阿莎!”辛晴抱着女儿开始哭。

    “只是看起来可怕,其实没事的。”阿莎赶紧安慰辛晴,不然一会让赢擎苍看到,万倾思又得挨揍。

    六六抱着个电脑坐在旁边,抬起头仔细看了看:“还有三天就能结疤了。”

    “你怎么知道的?”阿莎有些惊讶。

    陈欢撇撇嘴,一脸羡慕嫉妒。

    万老板从一个小门里走出来:“六六现在的水平快赶上欢欢了,尤其是生物研究这一块。”

    “她现在看的东西都是我18岁才懂的,她可才11岁!”陈欢捏了捏六六的脸,眼底闪过一抹担心。

    六六一脸认真的说:“这里我的智商最高,所以我会自己解决问题,妈妈你别操心了!”

    陈欢捂脸,还我那个可爱聪明的女儿

    阿莎本来想戳戳六六的包子脸,结果听到她的话,默默的缩回了手。

    一直到吃午饭时,赢擎苍和万倾思才出来,还是辛晴去叫的。

    “爹地!”阿莎看到万倾思后瞪着眼睛,这下手也太重了。

    万倾思脸上好几处淤青,嘴角也破了。

    “没事!”万倾思摸摸她的脸,“迁就老人嘛。”

    辛晴不动声色的捅了赢擎苍一下:“伤哪了?”

    “晚上给你看。”赢擎苍咬着牙说,“这死小子下手都是看不见的地方。”

    果然呵呵,辛晴抽了抽嘴角。

    在基地呆了三天,也不知六六给阿莎用了什么药,她的伤口很快结疤了。走的时候,她还给了阿莎一瓶舒凝胶。

    “这是清宫秘方特制的,可以让你变的和蒙牛一样。”

    阿莎一愣,什么意思?

    陈欢捂着额头:“六六的意思是,肤如凝脂。”

    “呵呵呵!”阿莎憋着笑,抱了抱她,“谢谢六六,等我变成了蒙牛,就挤奶给你喝!”

    六六瞟了她一眼:“那我会把你关起来,解刨了研究。”

    万倾思抱起阿莎就上了飞机,还在她耳边悄悄说:“有了奶也是先喂我!”

    阿莎红着脸跟大家再见,六六转头对辛晴说:“看,我哥一定说了奶要给他喝,所以阿莎姐脸红了。”

    “走吧,赶快做你的研究去!”陈欢受不了的拉着她离开。

    回去以后,阿莎就进了剧组,虽然万倾思不建议,恨不得让她休息到过了年,可阿莎不能让她影响整个剧组的进度。

    “林暮生又走了?”

    “嗯。”郑格格在卸妆,离上

    次阿莎受伤又过了一个多月,林暮生来来回回的每次来呆两天就走。一开始还见阿莎,后来就连她都不见了,就跟郑格格呆着。

    阿莎冲她一乐:“还不相信他喜欢你?”

    郑格格捏了捏手里的梳子,这是林暮生送她的。送的时候说是别人送的,他一个大男人用不上。可后来她看了网上的新闻,是在一场拍卖会上被人拍走的。正宗的紫檀木,上面镶嵌着宝石和顶级碧玺。

    这是喜欢吗?她骗不了自己,林暮生的确对她不一样。可那又怎么样,人家没表白,难不成自己要去问吗?

    “你们两个明天晚上记得早点来啊!”导演林栋跑过来,“过完圣诞节电影也就杀青了。”

    也不知道谁发起的,明天是圣诞节,晚上有场宴会,都是娱乐圈的人,剧组也收到了请帖。

    “你去吗?”郑格格问。

    阿莎点点头:“去吧,有些人好久没见了。”她挑着嘴角,笑的意味深长。

    晚上洗完澡,阿莎拿着手机发了条短信。万倾思看见收件人的名字脸就沉下来了:“干嘛给他发消息?”

    “告诉他明天有宴会啊!”阿莎捧着万倾思的脸亲了一口,万倾思哪那么容易让她离开,按住脑袋,就堵上了她的嘴,手也开始不老实。

    阿莎气喘吁吁的推开他:“要是他明天来,不就代表他也喜欢格格吗?”

    “他现在就喜欢。”万倾思躺下,手在她腰上摩挲着,“不过就是不知道只是一时的兴趣,还是会娶她。”

    “格格的性子那么刚烈,不会允许自己的丈夫以后在外面有别的女人的。”阿莎叹了口气,“偏偏林暮生那个身份”

    万倾思冷笑了一声:“他爸当初可以娶了三个老婆,就连沈公子的爷爷当初都有好几房女人。”

    “咦?那怎么都没见过?”阿莎好奇的问,印象中沈家只有父子俩。

    “被沈霸天杀了。”万倾思淡淡的说。

    阿莎吸了口气:“亲兄弟?”

    “也算不上,同父异母而已。沈家只能有一个当家,当年沈霸天有三个兄弟,还有两个妹妹。斗来斗去,他赢了。”万倾思拍了拍阿莎的脸,“这没什么可惜的,别说以前了,就是现在,那些人都会生好几个孩子。”

    “站在那么高的位置上,无乱是权还是钱,都舍不得放开,自然希望有一个优秀的继承人。选择不同的女人,就代表会有不同的基因。”

    “这就和古代的帝王一样,总能挑出一个延续自己的辉煌。”

    阿莎点点头:“像我家,爹地妈咪什么都不需要我做,而成成和望望就要承担接手公司的压力。”

    “对了,说到成成”万倾思顿了下,“万四说,他对基地的训练很有兴趣,暑假的时候完成了当年我们的训练科目,成绩比你好!”

    阿莎没说话,她希望哥哥和弟弟以后都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正走神着,突然胸口一阵刺痒。

    “不许咬!”她拍了下万倾思的脑袋。

    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她压在身下,万倾思抬起头,舌头舔了舔嘴角:“别动,多吸吸就有奶了!”

    “万禽兽!”阿莎想推开他,手已经被举过头顶,腰被高高的抬起来,她嘤了一声,扬起了脖子。

    第二天去晚宴的时候,阿莎给郑格格打电话,果然听到林暮生在那边喊。

    “我送她过去。”

    嘿嘿,她得意的冲着万倾思挥挥手机,“怎么样?那家伙果然来了!”

    郑格格的心情却很纠结,她看着林暮生把自己准备的礼服丢到一边。

    “穿这件!刚刚从海港那边送过来的。”

    “有区别吗?”郑格格接过他手里的裙子,和自己之前准备的颜色一样,都是银白色。

    林暮生看着她进去换衣服,守在门口说:“当然有区别,你那件露那么多,现在是冬天,也不怕感冒了。”

    在里面换好衣服的郑格格无语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银色的薄纱层层叠叠的布满整个长裙,胸口处是一片莲花造型的水钻,高束腰的款式,让她一米七的个子越发高挑了。

    “有区别吗?”推开门,她自己选的是件鱼尾裙,简单大方,只是背后镂空有一层透明的纱。“我觉得的这件更不保暖。”

    林暮生不知道从那弄出个黑色的貂绒披肩:“披上就暖和了,再说晚宴里面有空调的。”

    明明你刚刚说怕感冒的,郑格格还想说什么,男人又匆忙跑进房间。她看了眼裙子,突然发现,这条裙子只露出了手臂,其他地方遮得严严实实,难道这才是原因?

    她马上摇头,郑格格!不许自作多情!

    “来,带这套!”林暮生拿着个盒子走出来,在她面前打开。

    里面是一串黑色的珍珠项链,每一颗都很大不说,灯光下还反射着莹润的光泽,一看就不是普通珍珠。

    “这都是天然的,之前拍卖会上”林暮生顿了下,“拍卖会上有个朋友拍下哄女人的,结果后来又看不上了,就丢给了我,我留着也没用,就带过来给你。”

    郑格格本来想接过来自己带上,结果林暮生一边说,一边绕到她身后,指尖划过她的脖颈,带着温凉的触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身后的男人好像身子突然紧绷了一下。

    “咳咳”林暮生退后几步,“你看,很合适!”

    “谢谢!”郑格格冲他笑了笑,“我们走吧!”

    晚宴星光荟萃,明星大腕都来了,阿莎坐在写着自己名字的座位上,万倾思在她不远处跟别人应酬。看着自己左边的位置,她眼睛亮了亮。

    “你那边是郝圆,她怎么还没来?”郑格格化了妆都是副冷冷清清的模样,配上那串黑珍珠,气质高雅脱俗。

    阿莎努了努嘴:“那不,来了!”

    郝圆慢慢走过来,看到她旁边是阿莎时也不意外,她们都是一个公司的,肯定会坐在一起。

    “玫景姐,好久不见,听说你前段时间受伤了?”郝圆微笑的坐下。

    虽然上了很浓的妆,但依旧看的出来她的状态不太好,眼袋严重,皮肤也干巴巴的。

    “我没什么,倒是你”阿莎看了她一眼,“是每天看恐怖片吗?脸色这么差,还是被什么人吓的?眼都有皱纹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