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六十二章背后中刀

    “谢谢吕先生这段时间的帮忙,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吕奇骏笑了笑:“那你还跟我这么见外,直接叫名字吧!”

    “好,吕奇骏!干杯。 ”赢心举起酒杯,两个人相视一笑。

    天气越来越冷,阿莎跟郑格格每次休息都窝在保姆车里喝红茶吃点心。

    “那家人还骚扰你吗?”

    “打过两次电话,最后一次是林暮生接的,之后就再也没打过了。”郑格格靠在毛茸茸的沙发里,“我估计他们重新去找配型了。”

    阿莎眯了眯眼:“林暮生都走了快一个月了,还没回来?”

    “没有。”

    “给你打电话吗?”

    打电话啊!郑格格心里百转千回了一圈,一个电话没打过,但是却隔三差五的让手下回来,带走自己做的菜。

    阿莎看着她:“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咔擦!”郑格格手里的饼干碎了。

    她慌慌张张的丢进垃圾桶:“没有,我怎么会喜欢他,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可是我觉得他挺喜欢你的。”阿莎意味深长的说。

    郑格格突然就冷静下来了:“他喜欢的是你才对吧?”

    她不是傻子,从林暮生要住进阿莎的房子,并且像巡视一样把房间每个角落都摸了一遍,甚至不嫌弃阿莎那粉色系的房间,一个大男人还睡到卡通猫的床上。

    这是喜欢一个人才有的表现。

    “那是以前。”阿莎摆了摆手,“你知道男人有时候蠢话连篇,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郑格格打断她的话:“我们是朋友。”这句话她在心里又说了一次:只是朋友

    “下雨了!”小花拉开车门,“突然好冷。”

    正说着,万倾思的电话打过来,说已经在路上了,让阿莎不要自己出去,他进来接她。

    “顺路送你回去吧!”阿莎站起来穿上外套。

    郑格格没拒绝,只是从包里拿出伞:“要不我们散步出去?”

    阿莎看了眼外面,影视城里烟雨迷离的,景色比往常多了几分颜色。

    “好!”

    郑格格非常后悔自己这个提议,看着病床上的阿莎,和跪在万倾思跟前求饶的郑柯凡,她心里不断的喊为什么不是自己受伤,如果自己的反应在快一点

    谁也没想到李秀丽能混进来,郑格格跟阿莎刚出了剧组,李秀丽就拦着她们。先是哭着让郑格格同意救他儿子。郑格格自然怒斥了她一通,结果她扑通跪到郑格格脚下,抱着她的腿。

    郑格格正想挣脱的时候,阿莎突然抱住她,她只听到李秀丽狰狞的声音。

    “那你就去死吧!给我儿子陪葬。”

    “闭嘴,不许吵。”万倾思眼里含冰,“把他丢出去。”

    万一踢开郑柯凡,掐着他的脖子把人丢出去了。

    “少爷,小姐醒了!”小花喊了一声。

    万倾思的目光一直盯着阿莎,见到她睫毛动了动,便俯下身子:“阿莎?宝贝?”

    “医生怎么说?”阿莎的目光慢慢变的清明,发现自己正趴在病床上。

    />

    “右肩膀被刺了一刀,三公分伤口,你别乱动。”万倾思见她想翻身,赶紧拦住她,“我抱你。”阿莎侧躺下来才舒服的出了口气,“幸好是右边,要是左边,我都不喜欢朝这个方向睡。

    郑格格浑身颤抖站在病床前:“阿莎我以后会离你远远的,再也不会出现,这一刀,你说怎么还都行。”

    万倾思目光冰冷的看着她,他刚到片场就看见阿莎倒在他眼前,背后都是血。那种感觉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了,好像整个世界都坍塌,又好像恨不得毁灭了所有的东西。

    如果没有阿莎,这个世界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你吓到她了。”阿莎挠了挠万倾思的手掌心,“这不是格格的错,如果当时被刺的是我,我相信她也会扑上来的。”

    万倾思抿着嘴:“她害你受伤了。”

    “那你要怎么办?”阿莎的声音带着赌气,救自己的朋友,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是我的错。”郑格格的声音好像被什么碾碎了,“万总怎么惩罚我都可以。”

    阿莎手扶着床就准备坐起来。

    吓的万倾思赶紧按住她:“你干什么?不能动的,伤口又裂开怎么办?”

    “你不原谅她嘛,那我就起来一起求你啊,求你原谅我的朋友。”阿莎瞪着他,万倾思叹了口气扭头对郑格格说,“没事,你先回去,郑家的人我会自己处理。”

    郑格格还想说什么,小花拉着她出去了。

    病房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传来阿莎怯怯的声音。

    “对不起,我错了。”

    “你错哪了?”万倾思低着头,握着她的手。

    阿莎用腿蹭了蹭他:“明知道你吓到了,还惹你生气。”

    万倾思没吭声,阿莎吸了吸鼻子,刚刚她没注意,等郑格格她们走了,她才发现万倾思的手一直在抖,亲眼看到自己受伤当时他是什么心情,阿莎能理解。

    因为如果今天受伤的是他,自己怕是早就失去理智了。

    “抱抱!”她嘟着嘴说。

    万倾思轻轻的抱住她的腰:“你吓死我了,以后再也不许受伤了好不好?”

    “好!”阿莎又哭又笑,“给我擦脸!”

    “这事得瞒得死死的。”万倾思去卫生间拿了块毛巾,“要是让妈知道,会急死的。”

    阿莎乖乖躺着不动,等脸擦干净了才说:“偷偷处理了吧。”

    “嗯,李秀丽已经被送进监狱了,她一辈子都别想出来。”万倾思倒了杯水,拿了根吸管让她吸着喝,“至于郑柯凡,他的公司我先不动,等你彻底好了再说,不然容易被你爸发现。”

    阿莎哭丧着脸:“我得住几天啊?”

    “最起码一个星期。”万倾思捏了捏她的鼻子,“不想住?”

    “不想。”阿莎嘿嘿了两声,“三天吧,三天就出院,你帮我换药就好嘛!”见万倾思还犹豫,她又说,“住在医院里太容易引起注意了,万一被记者拍到怎么办?”

    万倾思帮她盖好被子:“行了,后天就回家,我去安排一下,剧组那边就说你发烧了。”

    阿莎被接回家的时候,看到郑格格正在厨房忙碌。

    “你不生她气啦?”

    &nb

    sp;  万倾思把她放到沙发上:“她不是你唯一的朋友吗?难不成我还弄死她。”

    “阿莎!”郑格格端着一个砂锅走出来,“马上就好,我做了骨头汤,还有阿胶炖黑鱼,都是补血的。”

    万倾思把餐桌拉到客厅的沙发旁边,抬起头说了句:“谢谢你。”他看着郑格格。

    郑格格吓了一跳:“不用不用,我也只会做这些了。”

    三个人坐下准备吃饭的时候,门铃响了。

    万倾思在猫眼上看了一眼,又走回来:“流浪猫。”

    “”

    阿莎眯着眼睛:“多大的流浪猫才能够得到我们家门铃啊!”

    “我去看看?”郑格格大概知道是谁了。

    果然,打开门林暮生就冲进来。

    “阿莎你怎么样了?”说着他就要去摸阿莎的肩膀。

    万倾思伸手推开他:“你是赶着饭点来的,装什么装。”

    林暮生一屁股坐在郑格格的位置上:“胡说,我知道阿莎受伤就赶来了。”

    “她是三天前受的伤。”万倾思冷笑着说。

    郑格格帮林暮生盛了碗饭,林暮生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倒是阿莎笑咪咪的问:“你现在是不是没有格格吃不下去饭!”

    “是啊!”林暮生一本正经的说,“谁都没她做的好吃。”

    万倾思给阿莎夹了几筷子菜,“快吃,不然一会都让猪拱了。”

    “你说你自己呢吧!”林暮生喝了口汤,“郑家的事你处理好了?”

    “吃饭。”万倾思瞟了他一眼。

    原本这件事万倾思让人压了下去,可谁知道几天后郑柯凡却突然出现在新闻里,哭诉他的妻子被万倾思陷害进了监狱,一时间满城风雨。

    之后,又有人爆出阿莎因为招惹了赢家的大小姐,被人报复受伤住院。网上还有一张她被送进医院时的相片,虽然看不清脸,但人们都认为就是她。

    当天晚上,赢擎苍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万倾思,你给我解释清楚!”电话那边传来怒吼,还有女人隐约的哭声。

    阿莎一听就知道是辛晴在哭,她急了:“爹地,我没事,你让妈咪别担心。”

    “你现在在哪?”

    “在家呀!”

    辛晴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阿莎,你等着,妈咪马上就回去看你,马上就回去!”

    “妈。”一直没说话的万倾思开口了,“阿莎没事,我们明天就回基地。”

    当天晚上,他们就上了飞机,阿莎睡了一晚上倒也没什么不舒服,清晨到了小岛,一降落就看到辛晴和陈欢等在那,旁边还站着六六。

    “阿莎!”辛晴迎上来,想抱她又不敢动,“你哪里受伤了?”

    陈欢上来就给了万倾思一脚:“比你爸还没用,怎么保护你媳妇的?”

    “我没事!”阿莎一手拉一个,“我们进去再说。”

    六六抱着她的腿:“阿莎姐姐,你想我了没?”

    阿莎想抱她,万倾思却先她一步将六六抱起来:“叫嫂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