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六十章和赢心的约会

    最近s市的老牌家族企业收回了海外的投资,把重心放回了国内,吕家是生产保健药品的,辛氏打算明年跟他们合作投资药厂。 ..

    赢心跟着莫妮卡去见吕家的人,到了约定的地方惊讶的发现竟然是之前在订婚宴上扶了她一把的斯文男人。

    “赢小姐?”大概没想到会见到她,对方也一脸惊讶。

    莫妮卡眼珠转了转:“吕先生和我们家小小姐认识?”

    吕奇骏笑了笑:“订婚宴上有过一面之缘。”他绅士的拉开椅子,“没想到赢小姐这么年轻就已经开始打理公司了。”

    “吕先生不也一样嘛!”三个人坐下后,赢心俏皮的眨眨眼,“既然我们算认识了,那合同方面就请你高抬贵手喽!”

    “哈哈!”吕奇骏看莫妮卡说,“莫小姐你们今天这是打算狠狠宰我一刀吗?”

    莫妮卡看了赢心一眼,后者一脸兴奋的看着她。

    “吕先生要是这么容易被宰,也不会一从国外回来,就接手公司了。”莫妮卡把合同掏出来,“客道完了,我们开始说正事吧!”

    回去的路上,莫妮卡看着赢心:“既然你跟他认识,那这次的合同我就交给你了,回头改好了你约吕奇骏出来谈。”

    “就我一个人吗”赢心忐忑的的问,“我怕谈不好。”

    莫妮卡拍了拍她:“谁都有第一次嘛,不怕的。那个吕奇骏看起来不错,肯定不会为难你。”

    晚上赢心躺在床上,这么久了上面都没打电话,她决定自己汇报一下。

    “喂!”赢心的语气带着得意,“我现在已经自己谈合同了。”

    “对,是辛氏明年的主要项目。”

    “好的,等定下来,我就把项目计划内容发给你。”

    对方大概夸奖了她,赢心笑眯眯的听着,突然表情又变了。

    “他最近每天都回赢家看我的,那些报纸太夸大了,毕竟是他们公司的艺人,吃个饭也很正常呀!”

    赢心越听,眉头皱的越厉害:“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丢掉电话,她愤愤的走进浴室里,一把扯掉身上的睡衣,少女光滑白皙的身体倒影在镜子里。

    “这么美的身体,这么美的脸。万倾思,我就不信你不动心!”

    人是种很奇怪的生物,科学家曾经做过实验,把一个人关在黑屋子里,绑住他的双手放血,让他亲耳听到自己的血滴落在水里的声音。

    但那其实都是假的,他并没有被放血,听到的就是水的声音。结果几个小时候再进去看他,那个人就已经死了。

    这是一种很强烈的心理暗示,当一个人扮演另一个人久了,就会认为自己真的是那个人了。赢心现在就是这样,她已经忘记了曾经的自己,认为自己就是赢家大小姐。

    这让她心里的和贪念再也无法隐藏,第二天万倾思来赢家的时候,她主动说想跟他谈一谈。

    “寻寻哥,为什么不去我房间非要来花园?”赢心抱怨道,“你看,有蚊子。”

    万倾思在喷泉后面坐下淡

    淡的说:“马上就到秋天了,蚊子不咬人,你想说什么快说,不然一会真咬了你,你会过敏的。”

    会过敏?赢心一惊,资料上只说赢心吃鸡蛋过敏,怎么她被蚊子咬也会过敏吗?

    “所以我才说为什么要到这么来嘛!”她假装在原地跺了跺脚,手也在身上到处划拉。见万倾思没反应,只好接着说,“寻寻哥,我回来这么久了,你都没陪我出去玩过,我们明天都不工作出去玩一天好不好?”

    万倾思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半秒过后:“好,明天我们去泡温泉。”

    “真的?你有空?”赢心原本想着,这么说他一定会拒绝吧,然后她趁机说那今天留下来陪她,结果万倾思竟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没空也可以抽出空来。”万倾思站起来,“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赢心看着他的背影,低低说了声好。

    阿莎窝在沙发上玩游戏,看到万倾思回来瞟了他一眼:“怎么这么高兴?”

    “呵呵!”万倾思将手里的炸鸡放在她跟前,又拿了罐可乐,“明天你去拍温泉的广告吧!”

    阿莎接过可乐:“不是下个月才拍吗?”

    万倾思拿起电话:“因为我明天要跟赢心约会,你得去保护我的贞操。”

    “呸!”阿莎看着他跟电话那边的人说明天去拍广告的事,心想,突然这么说,广告公司的人肯定得加班。

    安排好后,万倾思拿起块炸鸡喂她:“她比我想的要聪明,这段时间一直在辛氏活动。我以为她放弃我了,谁知道竟然要和我出去玩。”

    “你太坏了。”阿莎指控道,“明天赢心看到我还不气死啊!”

    万倾思捏着她嘴角的肉沫吃进自己嘴里:“要的就是她生气,不然怎么逼她露出破绽,最好是把事情弄大,这样赢穆海才会跟她联系。”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久都没联系了,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抓到赢穆海,万倾思要逼他们出来。

    第二天阿莎坐公司的保姆车去了溶洞温泉村,一路上周娜都在唠叨。

    “大老板搞什么,现在拍戏的时间都不够用了,他还要占一天拍广告。”

    阿莎闭着眼睛养神,昨晚被万倾思压在餐桌上要了两次,当时不觉得,现在腰一阵阵酸痛。

    小花在给她按摩肩膀,看着掩在衣服下面的吻痕,暗暗替自家少爷的勇猛叫好!

    “娜姐,这个问题一会下车你可以问他。”

    周娜一顿:“什么?老板也在山上?”

    等到下了车,准备开拍时,周娜看到万倾思领着个女人走过来。她吸了口气,看来今天会很精彩

    “玫景小姐!”赢心笑着打招呼,心里却把阿莎骂了个狗血淋头,怎么会这么巧?她偏偏今天在这拍广告?赢心没有怀疑是万倾思故意的,因为他们是昨天晚上才做的决定,玫景就算知道了,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跑来。

    再怎么说,拍广告怎么也得准备一周吧!

    如果她仔细看看工作人员一个个黑青的眼圈没准就会发现真相,他们可是熬了一晚才准备好了所有东西的。

    />

    阿莎正在最后定妆,看到她露出怯怯的笑容来:“赢小姐,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跟寻寻来玩啊!”赢心扭头看了看走过来的万倾思。

    然后她就看到一个人影扑过去。

    “倾思!”阿莎把头埋进万倾思怀里,“你不是说今天要开会吗?”

    万倾思嘴角抿了抿,手扶在她腰上,刚捏了一下,就觉察到怀里的人儿身子一抖。

    “腰怎么了?”他赶紧问。

    阿莎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疼”

    昨天晚上做的!万倾思瞬间明白了,后悔昨天没留意。

    “别拍了。”他抱起阿莎对赢心说,“她不舒服,我送她到车上去。”

    赢心黑着脸,所有的人都在看她笑话,尤其是玫景的那个经纪人眼里有熬不掩饰的得意。

    “寻寻哥!”她眼圈一红,不就是装可怜吗,她也会。

    万倾思被她拉住,皱着眉头说:“一起来吧。”

    当赢心看到阿莎的保姆车时,又被刺激了一把。

    她知道大明星都有自己专用的车,可玫景这个也太夸张了吧?

    里面的东西都被换掉了,全是粉嫩的颜色,到处都是毛绒娃娃。她来赢家的时候补习过那些世界名牌,认得出里面的东西小到一个沙发垫,都是顶级私人订制的那种。

    万倾思对这个玫景还真是下了功夫。

    “少爷!”小花拿着个热水袋,万倾思接过来敷在阿莎的腰上,“是不是很疼?要不我们今天不拍了。”

    阿莎白了他一眼,这都是谁害的。可表面上却眯着眼睛一脸幸福状的看着万倾思说:“倾思,不要紧,工作重要!”

    “玫景小姐到底怎么了?”赢心没好气的说,现在没人,她也用不着装给谁看。

    阿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捂着脸不吭声了。

    赢心脸一沉,她是什么意思?一副含羞带臊的模样想说什么?

    “下次我会小心,不那么用力了。”万倾思一句话,让赢心彻底崩溃了,她捂着嘴,指着万倾思。

    “寻寻哥你,你竟然这么羞辱我?”眼泪顺着指缝滑下来,赢心悲愤的喊道,“我是你的未婚妻,我一直处处忍让,你就算是玩玩而已,也不能让我看见啊!”

    她捂着脸哭起来:“你太残忍了,呜呜呜爹地”

    阿莎真想一针扎哑她,叫爹地叫的那么顺口,这是想威胁谁呢!

    “唔,我只是情不自禁。”万倾思一点都不内疚,手继续在阿莎腰上按摩。

    赢心咬着牙,死死盯着阿莎,正想开口,就看到导演正往这边走。她心思一转猛的扑过去,手正好压在阿莎的腰上,阿莎吸了口去,一把推开他。

    万倾思大怒,正要把赢心踢下车,就看到她往旁边桌子上倒去,桌子上有小花给阿莎倒的咖啡,刚刚冲好的。

    “啊!”赢心惨叫一声,咖啡浇了她一脸。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